《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03章 交换秘密【中】

江之寒轻轻哼了一声,“总是说你不会搞人际关系,或者是没有领导罩着吧。”

车文韵清脆的笑了笑,“你还真是个妖孽哦。宁校长说,你和其他老师的关系处的不好。为什么呢?他们无非是嫉妒你,嫉妒你的才能,嫉妒你的相貌。我咬了咬嘴唇,宁校长好像呆了呆,他说,其实,我……才毕业的时候,和你很相像,都是一心想要教好书,都是被老一辈的老教师所嫉恨。我能走到这一步,你知道是为什么吗?我摇摇头,宁校长说,是因为老校长全心的信任我,栽培我,保护我,才让我走到今天这个位置。”

天下的故事其实很相似,不过是改一改细节,不断的重复。江之寒大概知道下面的是什么,但他还是对细节很感兴趣。

车文韵说:“宁校长忽然在我面前站起来,我吓了一跳。他有些激动的说,我对这个学校有很深的感情,它就像是我的儿子。我一心想让它起飞,成为中州最好的中学。我需要的,就是最好的老师,而你……就是那样的人。你年轻,你漂亮,你肯干,你聪明,你有高学历,你具备一切的条件去成为中州英文教学中最闪亮的那一颗明珠。他忽然俯下身来,双手按住我的肩,说,而我……可以给你百分之一百二十的信任,栽培你,保护你,让你不受任何苍蝇的骚扰。相信我,我们在一起……奋斗,可以有一个无比美好的前途。”

车文韵又喝了口酒,“我当时有些慌,想要甩掉他按在肩上的手。这时候,他忽然又坐下来,抓住我的双手,很诚恳的说,你不要慌,你听我说。你丈夫是和你同届的同学,现在在科技处作翻译是吧?我没想到他对我的事情了解的那么清楚,茫然的点点头。他说,有句古话,叫怀璧其罪,你听说过吗?我点点头。他忽然松开我的手,坐回去,说,你就是那块璧,美丽的摄人心魄。而你的丈夫,他没有能力保护这样名贵的东西,总有一天,你会被这个社会毁掉。我呆呆的看着他,脑子里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说,我可以保护你,我有这个能力。而且我和其他的人不一样,我不仅看到你的美丽,我也了解你的抱负你的才能,可以让你梦想成真。”

车文韵叹口气,“可怜我当时,连他的许诺是什么都没有听清,完全的懵掉了。校长怎么会跑来和我讲这个?那就是我想的全部。他看着我,说,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你了,我觉得我应该晚生二十年,但终究还算是有缘份让我们在一起。文韵,相信我,我会好好保护你,疼爱你的。我涨红了脸,说,校长,你是喝醉了吧?你知道自己在讲什么?他喃喃的说,是啊,我是喝醉了,我是喝醉了,忽然扑上来抱住我,亲我的脸。我吓傻了,一时没有反应,直到他亲到我的嘴,我才奋力的把他推开,站起来,差点绊在椅子上,摔在地上。我还能感觉他的唾沫在脸上,心里忽然很恶心想吐,整了整衣服,开了门跑出去,一气跑回宿舍,坐在床上,好久才回过神来。”

车文韵道:“那时候,我还住教师宿舍,两个人都没有分到房子,工作的地方又隔的远,就各住各的宿舍,周末再聚一聚。我想给我丈夫打个电话,却想到他出差在外,根本就没法找到他。现在,大家说起什么价值观,大都付之一笑。那个时候,我还是真有我的价值观,但好像一下子崩塌掉了,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怎么向来尊敬的校长是这样?我躺在床上,一晚上都没有睡着,流了不少的泪,甚至想到他的话,我……真的会被这个社会所吞噬掉?这个社会有这么艰险?我又不求什么,又不要拿自己的相貌来换取什么,不过是想好好教书,就很满足。”

江之寒挥手叫了两杯新的鸡尾酒,默默的推给她一杯。

车文韵说:“第二天早上,我起了床,好象感觉自己很脏,他亲过的地方还残留着异味,跑去洗了澡,洗了很久。到了第三天的晚上,我终于联系上了我丈夫,在电话里向他哭诉了一通,心情终于好了些。我丈夫很气愤,叫我去告他,让他身败名裂。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听他的。接下来那个星期一,我写了一份很长的材料,去了王书记的办公室。一直以来,我都不喜欢这个王书记,大腹便便,看起来就像是不学无术的官僚,而且每次讲话都冗长而空洞。可是,我实在也想不到别的人可以找。难道不是只有书记才能和校长算是平起平坐的吗?”

车文韵喝口酒,说:“没想到,王书记见了我,很热情。听完我讲的,严肃的说,小车,这可是很严重的指控,宁校长在这里,甚至在整个中州教学界都是德高望重的人物,你要对你说的负责哟。我说,王书记,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担保。王书记说,好,好,你放心,党委党委,是有监督学校领导的道德的责任的。在我们这个社会,王子犯法,也与民同罪嘛,是不是?你反映的情况,我会通过适当的渠道向上一级领导反映,你回去耐心的等待。如果有人来找你了解情况,要如实的陈述,知道了吗?”

车文韵说:“于是,我就回了宿舍。那个春节,过的很不开心。一整个寒假,我没听到任何动静。但开学刚一周,我就发现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先是在教师宿舍里,很多人对我指指点点。一转背,就听到嗡嗡的议论声。慢慢的,我就听到些流言,当时有一个和我比较要好的年轻女老师,姓夏,常常来和我讲。有人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看她平时那个模样打扮,就知道不是什么守得住寂寞的人。也有人说,吃不准是勾引人家宁校长不成,造谣诬蔑呢。还有人说,长那个样子,自打她第一天来七中,我就知道是个祸害,总是要弄出些事情来。这样的祸水,早一天走大家早一天安宁。我听了以后,心里非常难过,大家怎么没有基本的是非观?倒是一个劲儿的指责我呢?”

车文韵说:“又过了一个星期左右,好像连学生们也听到一些风声。上课的时候,就有时候听到下面嗡嗡的议论,一转头,大家又不说话了。走在教学楼里,我好像是个怪物,每个人都不那么友善的看着我。我去找了王书记,他说,小车啊,为了你的事,我可是四面楚歌。等到上面的领导下来找你谈话,你可要好好的反映你的情况。我谢过他,咬牙挺着,一心等着调查组来还我清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