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01章 酒吧的下午

江之寒推开台球室的门,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曲映梅坐在江之寒的专座上,轻轻吹了一声口哨,说:“好不容易劝财迷的老板娘开了暖气,你就跑来享受来了。”

江之寒拿起球杆,说:“那我们来贡献点收入吧,打三盘,谁输谁掏钱。”

曲映梅娇笑道:“东风吹,战鼓擂,这个年代谁怕谁?”站起身,走过来接受江之寒的挑战,“输的人,还要请饮料,请晚饭,请喝酒。”

江之寒发觉自己越来越容易被不同的女子所吸引,譬如说曲映梅,她打台球的时候就散发出惊人的娇媚:趴下身子,翘起臀部,随着球杆一路看过去,整个身体的美妙曲线一览无余。

两人打了两局,一比一。到了决胜局,江之寒正要打一个进底袋的关键球,曲映梅忽然说:“你和雯雯,发生了什么?”

江之寒眼皮跳了跳,说:“不要干扰我打球。”走过去,架好杆。

曲映梅说:“平时你一周不来,她就要打听。最近这么久不来了,从来没听她问起过,很反常哦。”

江之寒正准备打球,只好停下来,说:“期末了嘛,大家都知道很忙啊。”

曲映梅很有深意的点点头。

看见江之寒正要击球,曲映梅忽然又说:“你撒谎的时候,左眼皮会跳一下。这个秘密,我免费送给你,记得欠我个人情。”

江之寒心里跳了一下,球击歪了,还送给曲映梅一个很好的位置。

曲映梅笑道:“果然有奸情。”很轻松的进了最后三个球,一杆清了台。

江之寒摇摇头,坐下来,问:“雯雯姐呢?”

曲映梅哎哟一声,“连姐都叫上了?”

江之寒说:“难道她不比你大好几岁?”

曲映梅说:“哎哟,连这个大秘密她都告诉你了?”

江之寒不耐烦道:“你还是少说两句吧。沂蒙是不是不在家?为什么我放了假给他家打电话,几次都没人接?”

曲映梅淡淡的说:“被他爸弄到别处去封闭学习去了。”

江之寒问:“去多久?”

曲映梅说:“一整个寒假吧。”

江之寒说:“那岂不是很久都见不到了?”

曲映梅说:“有什么关系。”

江之寒侧头看了看她,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小心的问道:“前段时间,听说发生了些事。到底怎么回事啊?”

曲映梅忽然生起气来,“你一个男生,干嘛这么八卦啊?走,去喝酒,今天输给我的。”

江之寒冷冷的说:“自己去吧,回来拿发票报账,我给你钱。”

曲映梅哼了一声,说:“不服气再打一盘,你赢了我们算抵平,你也不用请客了。你输了……愿不愿意,都得赔我去喝酒。”

江之寒勇敢的应战,然后可耻的输掉,被迫去当了陪酒男。

曲映梅找的酒吧,据她说是新开不久的,很多老外喜欢光临的地方。她说道,对老外咱不敢兴趣,但要来见识一下老外的品味是个什么样。酒吧的名字就很奇怪,只有一个字,叫湘,据说是指中州的古名。

两人对酒都不算行家,就随便点了两杯鸡尾酒。

曲映梅嘻嘻笑了两声,“别丧气了,我有一年天天泡在那里练。你才打了多少次,水平就和我差不多了。再练两个月,我恐怕打不过你了。你说,什么事情都压人一头,又有什么意思?”

江之寒恼火的当然不是输掉了赌约,而是输掉了赌约被迫来当陪酒男。

他也不搭理曲映梅,自顾喝自己的酒。

曲映梅忽然指了指门口,“哎,看见三个老外了。喂,旁边那个女的好漂亮好有风情!”

江之寒翻了下眼皮,忽然抬起眼看了一眼,等那四人都走出了门,才收回眼光。

曲映梅笑道:“看晚了吧,只看到背影。那侧面的曲线,啧啧,我见犹怜哦。”

见江之寒终究是不理她,喝口酒,叹了口气,“这么小气!我给你说还不行吗?陈书记跑到我们家,告诉我父母有一个词叫门当户对,还有一个词叫癞蛤蟆不要想吃天鹅肉……哈哈,我还没看出来哦,他儿子哪一点长的像天鹅?”

江之寒抿了抿嘴,看着曲映梅不说话。

曲映梅说:“现在是不是该我冷下脸,不理你了?”

江之寒招手又叫了两杯酒,举起来无言的和她干了一杯。

他说:“越老越势力,有时候想起还真是件凄惨的事。”

曲映梅说:“最势力的,其实是混的倒上不下的人,不是吗?”

江之寒深有同感的点点头,沉默的和曲映梅喝酒。

曲映梅说:“现在改玩深沉了?这是失恋综合症的第几期呀?”

江之寒淡淡的说:“有时候忽然不太想说话。”

曲映梅瘪瘪嘴,“这句话深沉的很有味道,我喜欢,呵呵,来,干一杯。”

江之寒问:“工作怎么样了?”

曲映梅说:“反正还有半年,再找找吧。实在不行,随便在那里混着,总饿不死我。喂,江之寒!”

江之寒看着她。

“我还是有几分姿色的,不是吗?当个售货员应该会有人要吧?”

江之寒不由笑起来,“姿色是够了,不过这脾气,当售货员估计够呛。”

曲映梅说:“干嘛问我这个?你能帮忙啊?”

江之寒说:“如果到时候你找的不理想的话,我可以试试看能不能帮忙。不敢打保票,但会尽力的。”

曲映梅看着他:“干嘛帮我?”

江之寒说:“我高兴啊。”

曲映梅扑哧一笑,“讨厌死了,一下午都在装深沉!”

这时候,江之寒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推门进来,而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拿出手机,原来是林志贤的电话。

林志贤问:“约了个时间和崔市长吃饭,你要不要来?”

江之寒帮林志贤和崔市长搭过一次桥,没想到他们关系发展的如此的快,还不得不佩服林师兄的手腕。江之寒想了想说:“我还是不去了吧。”

林志贤说:“成,反正我听说你经常去他家的,也不在这一次。”

挂了电话,曲映梅说:“已经配上手机了?借我用用。”拿过去拨了个号码,说了几句,对江之寒说:“小雪的实习有些事情,我要帮她去处理一下。你要走吗?”

江之寒摇头说:“我再坐一会儿。”

曲映梅站起身,说:“小心不要喝醉,被人拐走了哦。”摆摆手,推门出去了。

※※※

江之寒叫了三杯鸡尾酒,放在桌子上。

车文韵像只猫一样,无声无息的走过来,拉开椅子坐下。

江之寒推过去一杯酒,“这杯看起来颜色不错,试试看?”

车文韵浅浅的抿了一口,说:“怎么走到哪里都碰的到你?”

江之寒说:“也许我们都喜欢去差不多的地方……一个大家眼中的烂校,一个有钱人的家,还有一个外国人喜欢光顾的酒吧?”

车文韵说:“你实在不太像一个高三的学生。”

江之寒笑了笑,不说话。

车文韵悠悠的喝了口酒,问道:“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在某一天,某一个有些特别的日子,忽然有奇怪的某种冲动,要和人说一些事。”

江之寒点点头。

车文韵说:“所以……我们的秘密交换的协定还有效?”

江之寒点点头。

车文韵说:“我最近两年去教堂,虽然不那么信,但开始相信命这个东西。如果会在一个月里,在完全不同的地方遇到一个人四次,那一定是上帝召唤来让我说话的那个人。所以今天,我不是你的英文老师,你也不是四十中的学生。我们……只是两个秘密憋的太久,要相互交换的人,命中注定会在这里遇到。”眼神亮晶晶的,近处看,黑处更黑,白处更白,透出一股惹人怜爱的味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