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99章 山水总相逢【下】

罗心佩把纤细的手指在眼前划了一个圈,往前一指,直直的指着江之寒。

江之寒眨眨眼,用手托着下巴,等她的下文。

罗心佩说:“哼,这两个星期都去哪里了?”

江之寒说:“复习呀,你不要期末考吗?”

罗心佩说:“这个星期打电话没人接,历阿姨说,给你打手机。我哪有号码呀?”

江之寒挠挠头,“忘了告诉你了,拿纸过来,我写给你。”

罗心佩哼了一声,“才不稀罕。”

江之寒笑笑说:“老实和你说吧,这个号码呢,本来只有一个人知道的。最近有些急事,才告诉了其他一些人。”

罗心佩眼睛一亮,问:“是女朋友吧?”

江之寒点点头,“替我保密哦。”

小美女一个跳步,从对面的沙发跳到江之寒身边,半个身子依上来:“你妈不知道呀?”

江之寒摇摇头,“把嘴巴管严点,听到没有?要是说出去的话,哼哼……”

罗心佩嘻嘻笑了两声,“有把柄在我手里了。”

江之寒偏头说:“要讲义气哦。”

罗心佩把头放在他肩上,“叫姐姐出来一起逛街好不好?”

江之寒说:“姐姐生我的气,离开中州了。”

罗心佩长长的哦了一声,“我好喜欢这样的情节哦。”

江之寒哭笑不得。

罗心佩说:“那……有没有照片,我要看。”

江之寒这才想起,自己并没有一张伍思宜的照片。即使以前和倪裳在一起大半年,自己也没有和她一起拍的照片,只有她送给自己的老照片。仔细想起来,过去这一年唯一的一张照片是倪裳过生时,十二个人照的一张合影。

江之寒其实是个摄影爱好者,初中的时候,家里经济还不算好,妈妈就省下钱给他买了一部最便宜的海鸥照相机。江之寒摆弄那个相机,照了不少相片,倒是高二暑假以后,生活一下子繁忙起来,基本上没怎么摸过相机了。

江之寒摇摇头,心里感叹了一下。一年转瞬过去,好多旧事旧景好像被风吹走了,没留下任何痕迹。

罗心佩忽然想起什么,神神秘秘的说:“你今天恰好来了,我这里新来了个家庭老师,好漂亮哦!像影星一样!”

江之寒说:“你又夸张了吧?”

这时候,门铃响起来,罗心佩跳下沙发,抬头看看墙上的钟,“她来了,你看看就知道了。”

一分钟的工夫,一个戴着眼镜的女人跟在罗心佩的后面走进来,看见江之寒坐在沙发上,呆了呆,无意识的张了张嘴,伸出舌头舔了舔红唇,很自然的散发出成熟性感的气息。

罗心佩介绍说:“这是我哥。”又说,“哥,这是车老师。”

江之寒站起来,微笑道:“车老师好。”

车文韵说:“你好,江之寒同学。”

罗心佩叫道:“啊?!你们认识啊?”

江之寒笑道:“车老师是你的老师,也是我的老师哦。”

※※※

江之寒坐在沙发上,翻看一本罗心佩妈妈从香港带回来的财经杂志。半小时左右的工夫,听到脚步声,车文韵下了楼来,走到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

迎着江之寒明亮的眼睛,车文韵似乎有些心虚,不由自主的解释了一句,“给她布置了习题,正做着。”

江之寒问:“橙汁儿?”

车文韵说好。

江之寒到厨房拿了个杯子,倒了大半杯橙汁儿,递给她。

车文韵说谢谢,接过来,很优雅的小口喝起来。

江之寒拿起杂志,眼角余光却在打量对面的女人,她又换了发型,是一个现在很流行的小卷发,成熟之中不失知性的优雅。她的脸上似乎闪着光泽,有一种类似玉石的质感。轻轻吸吸鼻子,有淡淡的香味包围过来。和伍思宜在一起后,江之寒接受了不少化妆方面的科普知识。伍思宜说,西方女人喜欢用比较浓烈的香水,是因为体味较重,需要掩盖。东方的女子,如果真的知道怎么打扮自己,比较适合淡雅的香水。而高级的香水,只需喷一点点,就能留下淡而挥之不去的味道,慢慢的充溢在空间,把你包围起来。

江之寒目光扫过,看见车文韵穿着一双平底鞋,身上是深色调的普通的办公室套装,脸上也没有明显化妆的痕迹。她低垂着眼睑,似乎在享受杯里的果汁。这时候如果有一个丹青高手,一定能捕捉到她文静而优雅的气质。

江之寒在打量车文韵的时候,也在被她暗自观察着。

对面的小男生嘴角带着一抹笑,仿佛洞察一切的样子。从酒吧,到教室,再到罗心佩的家,这还真是奇怪的缘分。车文韵不敢肯定江之寒是否还记得在酒吧外的初遇,那样被羞辱的情形,她是不愿落在一个学生的眼里的。或许他真是醉的太厉害,已经没有了记忆?如果不是那样,在课堂上这个学生平静从容,一切宛如初见的样子,岂不是太深沉太可怕?

车文韵用碎碎的牙齿微微咬了咬下唇,试探着问:“你是罗心佩的……表哥?”

江之寒放下杂志,说:“哦,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的。”

车文韵问:“看起来很熟哦。”

江之寒笑道:“是世交。”

车文韵说:“这样啊……你觉得她怎样才能提高她的英文,有什么建议给我吗?”

江之寒没想到她一本正经的和自己讨论起罗心佩的学习来,愣了一愣,说:“她还是挺聪明的,记忆力也不错,就是不肯下功夫,大概部分是家庭条件比较好的缘故。我想……主要是缺乏些动力的问题吧。只要有动力,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车文韵问:“那你觉得怎么才能找到动力呢?”

江之寒耸耸肩:“也许长大了,懂事点就好了。”

车文韵微微点点头,忽然转了话题,“期末考了年级第一,是吧?”

江之寒点点头。

车文韵说:“你的英文很好。我看你写的文章,词汇量很大,经常阅读外文书籍?”

江之寒点点头,说:“是的。”

车文韵说:“这个水平,就是在以前你在的七中也是很高的了吧?”

江之寒做出乖学生的模样,说:“谢谢老师的鼓励。”

车文韵深深看他一眼,“学校很多老师都在议论,不知道你为什么从七中转到四十中来?”

江之寒啊了一声,笑道:“老师们也这么八卦呀?”

车文韵却是不放过他,这个男孩子在她眼里像谜一样的存在,身手敏捷,醉酒了还能轻易打倒几个人;气质成熟,混不像高三的学生;家庭似乎也很优越,成绩上等,却从一个重点中学最后一年转学到一个声名糟糕的高中。

她问:“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江之寒眯了眯眼睛,很锐利的回击说:“老师是学英文的,西方人最讲究一个东西叫Privacy,尊重别人的Privacy,难道不是一个好习惯?”

车文韵寸步不让的说:“那是西方,我们是在中国。”

江之寒饶有趣味的看看她,低下头想了想,“我其实也有一个疑问。”

车文韵喝口饮料,等着他的下文。

江之寒说:“老师你的教学水平,依我看,不比七中任何一个英文老师差,又这么……漂亮有气质,怎么就沦落到四十中这种地方来教书了呢?”

车文韵身子前倾着,脸色沉了下去,“你……一向是这么和老师们说话的吗?”

江之寒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我是讲究公平的人。所以,如果你想知道我的秘密,就要拿你的苦衷来交换。”

车文韵忽然笑起来,站起身来说:“这样的学生,被赶出七中也不足为奇……”走了几步,没有回头的说:“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