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98章 山水总相逢【上】

江之寒反思自己到目前的成功,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个是机会抓的准,说的利害一点,就是战略方向把握的好。不可否认的是,这一点基本上是江之寒的贡献。江之寒也认为这是自己的强项,应该继续做更深入的工作。这三个月来,江之寒其它商业理论方面的学习抓的不算紧,心里想着如果读这个专业,可以进了大学再好好补课。但在公司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和可能进入的新领域方面,他从来没有停止过思考和调查。对于江之寒,现在有两个烦恼。他已经看好了不少的方向,觉得每个都可以大展一番拳脚,选择太多有时候也是个幸福的烦恼。而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他没有多余的资金,即使有了想法暂时也只能是空中楼阁,纸上谈兵。

在这个阶段,连锁书店和学校食堂都能每个月稳定的产生利润,贡献净的现金流。这一部分钱,江之寒基本上都重新投资到正在筹备阶段的高档酒楼上,这个项目是很吞钱的。封店事件以后,江之寒和母亲商量,今年暂不考虑再增开分店,实际上第三个和第四个分店的盈利率现在远远比不上市区和北山区的分店。江之寒也在反思是不是扩张的稍微太快了一点。在连锁书店这个分部,江之寒提出的策略就是巩固现有的基础,优化供应链的管理,降低营运成本,和进一步加强和中大客户的关系。

根据这个指导思想,江之寒重新调整了连锁书店的管理层,除了历蓉蓉仍然统领所有事物以外,他指定肖虹为销售经理,冷倩作营业部的经理,沈鹏飞为采购部的经理,并任命了四个分店的店长。

销售经理这个职务,江之寒本来是属意小倩的。找她谈了一次话,小倩坚持说,虽然其他人现在拿到的单子加起来可能还不如她的多,那毕竟有些运气的成分在里面。说起销售技巧,肖虹还是强于她的,更不用说管理方面的才能。江之寒认真和她谈了两个小时,回去又斟酌了很久,最终决定尊重她的意见。

相比书店这边的重新洗牌,饮食分公司,现在在文翰公司的名下,注册法人是用的江永文,江之寒的父亲的名字。这一块,江之寒全部交给程宜兰和肖邯均来打理,相信他们的日常营运管理的能力和经验远胜于自己,他定时会去开会和了解情况。按照江之寒开玩笑的说法,他就像是家族企业想要培养的第二代接班人,提前到他们这里来实习和学习经验的。

经过激烈的辩论以后,管理层决定先推出粤菜酒楼。因为粤菜的很多食材需要在外地采买,还需要空运,到了以后的保存也有很多特殊之处,所以各个方面需要的投资相当的大。在这个项目上,江之寒最后决定踩踩刹车,把开张的日子往后推了一些,等着资金更充裕的时候再正式开张。

江之寒手里大多数的钱,包括银行的借贷,都投入在股市里面。而股市还在欣欣向荣的上涨,他没有任何理由现在把钱抽出来。在他的判断中,股市初始的牛市以后,可能制造一定的泡沫,或者进入不确定的盘整阶段。在那个时候抽出一部份甚至全部的钱出来,投入到现在的项目上,恐怕会是更好的时机。

高档酒楼虽然还在准备中,江之寒已经发现这是一个很吞钱的项目,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如果真想要建一条街,还必须招商进来。这一方面,程宜兰一直在利用她的关系到处跑,可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具体的结果。

除了战略方向找的好,江之寒总结另外两条成功的因素,一个是营运的效率比较高,一个是各方面的关系摆的比较平。

说到营运效率,这多半要归功于下面负责日常事务的人,譬如历蓉蓉和肖邯均。但江之寒意识到,公司规模小的时候,可以进行一对一或者一对几个的具体管理。当公司扩张到一定规模,这一套东西就不行了,从量变到质变,整个管理结构可能需要大的调整,而专业的管理人员会是更迫切的一个需要。江之寒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但目前还没到那个阶段,所以这个事情应该可以缓上一缓。

这最后一个因素,也就是建立一个宽广的关系网,来支持公司的运作,从销售到应付突发事件到和政府机关处好关系。江之寒从一开始,多多少少从直觉,书本,以及其他人的传授中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有意识无意识的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工作。但越往前行,他越感觉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件事情,就像荆教授经常提到的中国国情。中国最大的国情就是做事要靠关系,否则不管你有再天才的主意,再完美的产品,也注定要栽在一些不起眼的小事上,譬如这次的封店事件。

有了这样一个正确的认识,江之寒决心更加主动,更加积极的来构建这个关系网,为我所用。一个关系网的建立,不能靠一时一地的努力,还需要长期的重复的去维护去经营。而在纯粹的利益合作关系以外,一定的私人关系一定是有利无害的,就如同当时江之寒对小倩说的那样。

※※※

郭阿姨是江之寒在银行这面目前唯一的重要奥援,所以他精心的维护着和她的关系,尽力给她一些回报,让她感觉彼此的连接是对双方都有利的。

但说江之寒接近罗心佩,完全是为讨好郭阿姨的缘故,确实是冤枉了他。正如江之寒以前对石琳说的一样,作为独生子女的他,最想要的就是一个姐姐,然后就是一个妹妹。如果说温柔可亲的石琳是他心目中完美的姐姐,那么卡通漂亮的罗心佩就是他心中一个完美的妹妹:漂亮,乖巧,调皮但其实不乏懂事,任性但不招人厌烦,天真活泼,总是能给你带来活力和欢笑。

因为这个原因,江之寒喜欢宠溺这个小丫头,有时候跑跑腿去帮他买一些稀奇古怪的小东西,有时候配合她撒谎把她带出去四处神游闲逛一圈,有时候陪她做一些超级幼稚无聊的游戏。久而久之,小丫头就有些腻上他了,一周至少会打两三个电话,而且有时候电话长得历蓉蓉会很疑惑的来问是哪家的姑娘,是新交的女朋友?

江之寒敲开门,罗心佩嘟着嘴,一言不发,就转身上楼去了。

江之寒换好鞋,跟着她上楼,却发现被锁在罗心佩的房间外面。

他敲了敲门,没有反应。

江之寒说:“小姑奶奶,谁又惹到你了?”

罗心佩沉默的抗议着。

江之寒不耐烦的说:“要造反了你?快开门。”

威胁无效。

江之寒引诱她说:“上次那个海报我帮你买到了,你不要,我可走了。”

罗心佩说:“走好不送。”

引诱无效。

江之寒噔噔噔下了楼,自己去冰箱里拿了杯橙汁儿,打开电视,找了个体育台,看起足球来。

过了大概二三十分钟,江之寒听到鞋摩擦地的声音,这是罗心佩独有的走路坏习惯,喜欢把毛绒拖鞋使劲擦在地上发出噪音。江之寒不理她,自己又斟满了一杯橙汁,欣赏起比赛来。

罗心佩蹑手蹑脚的走到江之寒身后,一把抓过杯子。江之寒作出大吃一惊的表情,罗心佩咯咯笑了两声,又沉下脸,说:“我家的橙汁,没有我准许不能喝。”

江之寒瘪瘪嘴,“说吧,谁惹着你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