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96章 我们的敌人【上】

期末考试结束的时候,被封的店终于也解禁了,最后交两千块的罚款算是暂时了结了这件事。为此,江之寒算是欠了崔玲家一个人情,但正如林师兄教导的一样,有时候欠个人情反而是好事,可以有机会更多的往来,加深一下感情。这几天的事,真的印证了他的推断。

考试结束后三天,江之寒回学校看成绩。

一到教室,班主任王老师就热情的招呼他过去,高兴的说:“不错不错,比期中进步了很多,这一次……考了全年级第一!”

江之寒松了口气,这一次大概可以和家里交差了吧。他谦虚的说:“这都要多谢您的指导和照顾啊,才来这一学期,能够很快的适应新环境,全靠王老师的帮助。”

对于这个成绩好又经常缺课,据说背景很深又时常被教务主任和校长点名关心的学生,王老师与其说是喜欢,不如说是尊敬或者敬畏。但这样的学生放在自己的班上,只要不闹事,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前两个星期,江之寒送给她两张金卡和一张兑换券,金卡是三味书店和风之裳糕点店的,需签名使用,可以打八折,而兑换券是一张两百圆可当现金在风之裳使用的。风之裳的大名王老师耳闻已久,周末的时候带着小女儿去了一趟,对于价格她有些乍舌,但买回来的糕点女儿却是赞不绝口。王老师有些头疼,兑换券花完了以后,她可是很舍不得到那里去买东西,不是工薪阶层消费的地方。

王老师笑着说:“宁校长,王主任这些领导,还有我,对你的要求可不止考个年级第一。要把眼光放到四十中以外,争取为学校争光。”

江之寒心想,我可不愿担这么重的担子,笑了笑,没有说话。

和王老师闲聊了几句,江之寒和她告别,在教室里溜达了一圈,和几个相熟的人打了招呼,就准备回家。

楚婉叫住他,“晓晓好像找你有事。”

江之寒坐下来,问她:“怎么样,考的还好?”

楚婉笑道:“不能和你比,大概七八名左右吧。”

江之寒有几分惊讶的说:“不错嘛。”高三一班在年级里相对是最强的,一班的六七名还是有几分希望考上专科大学的。

楚婉笑道:“怎么,认定我是差生么?”

江之寒说:“哪有?林晓呢?”

楚婉说:“她也还行吧,比我差一点点而已。”

江之寒扬了扬眉,很是惊讶,“哦?她……不是说她留过级吗?”

楚婉说:“晓晓很聪明的,留级是因为别的原因啦。”

有人在身后接话说:“干嘛?瞧不起我们留级的人啊?”

江之寒回头,林晓一身红衣,头发长了不少,编了一根小辫子,站在那里,有些尴尬的笑道:“找我什么事?”

林晓说:“我还要去买车票呢,边走边说吧。”

三个人走出教室,林晓走在中间,她说:“我寒假要出一趟远门,来和你说再见的。”

江之寒说:“你什么打算,难道要开始找工作了吗?你成绩不错啊,为什么不试试高考,说不定能考上专科。”

林晓笑了笑,“上了又如何?你来供我上学吗?”

见江之寒不说话,又说:“小婉是要争取考大学的,你好好帮帮她,我看她很有希望。”顿了顿,说:“其实……是来找你借钱的。先说好啊,工作了以后才能慢慢还。”

江之寒问:“要多少?”

林晓说:“三千。”

江之寒爽快的说:“没问题,我等会儿去银行取,下午给你吧。”

林晓朝楚婉挤挤眼睛,“看到没?有钱人哦,三千块连眼都不眨一下。”

江之寒没好气的看她一眼,“你准备去哪里?”

林晓看着远方,说:“南边,深圳附近那一块儿。”

走到校门口的分岔口,江之寒想了想,说:“注意安全哦。嗯,我给你一个我的手机号,有什么事情打电话联系。”

林晓深深看了他一眼,伸出左手。

江之寒疑惑的看着她。

林晓说:“笨,写在这里啦。”

江之寒拿出圆珠笔,在她手背上写下手机号,挥手说再见,转身走了。

楚婉待他走远了,转过头来看林晓:“通过你的测试了?”

林晓眼神有些迷茫,她愣了半晌,才喃喃的说:“是一个自命多情的家伙。”

楚婉轻笑道:“那你还不赶紧行动,把他抓紧了?”

林晓叹口气,“我们不能把目标订的太高了,如果只是借三千块钱,作个朋友的话,这就是他的态度。如果要走的更近,这家伙……翻起脸来,比女人还快。你又不是没见过!”

楚婉看着她,问:“我倒觉得跳楼那件事后,你们俩很默契,而且有种说不出的亲近。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瞒着我?”

林晓挽着她的手,往前走,“能有什么秘密?你就别瞎猜了,不过是有了个共同的敌人,合作了一次而已。”她搂了楼好朋友的腰,说:“这个家伙,无论是读书,还是干别的,都是绝顶聪明的。你要是真想为考大学奋斗一把,就多请教请教他吧。相信我,不会有错的。”

※※※

江之寒回到住处,意外的接到顾望山的电话。

顾望山说:“老地方,缺个人喝酒,快过来!”语气与平时颇有不同。

江之寒笑骂道:“你又不是我老情人,我怎么知道老地方是什么地方?”

顾望山说:“就是上次温凝萃过生日喝酒的地方啦。”砰的挂断了电话。

江之寒推开门,看见桌子上已经摆满了酒瓶,真是形形色色,无一或缺。

江之寒笑道;“你这是开酒业博览会,还是怎的?”

顾望山喝了一杯,看起来已经有几分醉意,说道:“少废话,坐下来喝两杯。”

江之寒和顾望山基本都是属于那种喝酒不上脸,永远不脸红的,所以喝醉了说倒就倒,从来没有征兆的。江之寒看了看他,除了一股浓烈的酒味,判断不出来他到底已喝了多少。

江之寒玩笑道:“有啥烦心事儿,说出来,大哥我替你摆平。”

顾望山冷笑道:“好大的口气,你……给我摆平?!”

江之寒认识顾望山已久,倒也不生气,陪他喝了一杯,“怎么?顾大少是全能的?我一件事也帮不上?”

顾望山看着酒杯,发了会儿愣,忽然说:“江之寒,我不如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