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95章 教诲

林志贤喝口茶,说:“这个事情呢,难办在这个希主任。他是个老板凳,年龄一大把,从来没有当过权。好不容易提起来,也是发挥夕阳红,往上是没指望的。但这样的人,往往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除了提拔他的人,谁的帐都可以不卖。连老熊这样的人去了,居然都会开口说不,把老熊给气的。现在呢,其它的好办,两千块钱我看你也不在乎,大概就是觉得很憋气。”

看见江之寒点点头,林志贤说:“之寒,我给你讲。在这个社会上做事呢,受刁难是正常的,吃点小亏也是正常的。你我又不是生在某些家庭,可以一生下来就耀武扬威,对吧?在希主任或者姓文的这样的小人物身上,你一定要找回面子,也不是不可以,但折腾起来,付出的太多其实不合算。很多时候,要了里子,比要了面子来的经济实惠。”

林志贤继续教导江之寒:“就事论事,他们能做的极限就是借口查到两本黄书,罚你点款,让你们停店整顿一段时间。但明里暗里大家心头雪亮,这妈的就是故意搞事儿。如果你完全没人也就罢了,只要有人,他不能做的太过火,对不对?但这个鬼办公室有全权处理行政处罚这样的事情,他要是死鸭子嘴硬,一定要你整改一段时间,除非找到直接领导去施压,你拿他也没什么办法。”

江之寒说:“罚款也还罢了,关店太久影响可能不太好,说不定还会被人拿来做文章。”

林志贤摆摆手,说:“这个我当然清楚,不过你的眼光也放的远一点。姓文的这样的对手,不值一提。他动手之前,连你们后面站着的是谁都没搞清楚,就莽莽撞撞的冲上来,虽然在相关部门有些关系,也是成不了事的。但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个书店越做越大,不再是一般的私营小书店,而是直接和新华书店对抗的大家伙。再怎么说,新华书店也是国营的,到处都有些牵扯和关系,各个部门扶持一把是很正常的事。把眼光放长远一点,这才是你需要忧心的问题。”

江之寒点点头,表示受教了。

林志贤又说:“回到眼前这个事情,我讲讲我可以帮你点什么。首先呢,我会把这个信息传达出去,三味不是任人欺负的,做事之前要好好掂量一下。如果对方不是二傻子,应该会规矩一些。然后呢,老熊说了,他咽不下这口气,这几天他找了找人,消防支队的吴政委说,北山新华书店的防火措施长期不合格,他们明天就下去查,好好开个大罚单,再给树个典型。如果对方不听话,这样的机会还很多的,他让我们吐五千,我就从他那里抠一万出来,就这么简单。”

林志贤说:“至于什么时候取消封店的事,我直接帮不上什么忙,你得自己想想法子。”

江之寒说:“小倩认识那家的老爷子在北山好像很有些能量,要不找他帮帮忙?”

林志贤说:“那也好,不过这个事情我是听你说过的,这个关系呢,可以用,还是稍微远了点。我给你个建议……”

江之寒说:“是什么?”

林志贤说:“你不是认识崔副市长家吗?找他去帮帮忙。”

江之寒啊了一声,说:“你不是说这件事不算大吗?找他帮忙……”

林志贤说:“是不是觉得杀鸡用牛刀?”

江之寒笑了笑,说:“而且,我只是和他女儿和老婆比较熟。”

林志贤说:“这个事呢,我得给你说道说道。人情往来,是怎么一个意思呢?就像你过生我送个红包,我升职你还一个,一来一往,大家慢慢熟起来。同样的,你找我帮个忙,我才有机会下次还你一个人情,对不对?你一定想,副市长能求我帮什么忙?那倒不一定。这件事找崔市长有几个好处,你想过没有?”

江之寒说:“他正好是分管文化教育的。”

林志贤说:“对了,这是一个。另外呢,我听说崔市长这个人还是个很正直的干部,你这个事情明显是被人构陷嘛,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来。一般老百姓是找不到地方喊冤,你既然有这个途径,当然要去找找青天大老爷,他应该会很乐意的。虽然是件小事,根本不需要他亲自出马,但他是直接分管领导,随便带个话,比谁都强。从长远的角度,我刚才给你提过,迟早你会面对更多的新华书店这边的反击,明的暗的,阳的阴的,如果有崔市长站在你这边,至少可以保你在中州这块地盘平安无事。按你教我的名词,这绝对是长期投资啊。”

江之寒说:“师兄,受教了。”

林志贤说:“如果他伸手帮了你这个忙,你当然要有所回报。你不是给我说过,股市开市以前,你其实给了他们一份评估报告,建议他们进去,结果崔市长没同意,后来说起多多少少还有些后悔吗?”

江之寒点头。

林志贤说:“现在虽然谈论股市的人不多,但上面的人还是有些知道的。前不久,我老婆和政法委的书记老婆打麻将,说起这个事,大家都说她好眼光。我让她又去提了提,几个领导的老婆拿了不小的一笔钱出来,我刚刚到手,明天就转给你,你帮我投一下。”

江之寒说:“我压力很大呀。”

林志贤深深看他一眼,“我们兄弟,不说空话。我给你交个底,要是你做的好,那是最好。即使亏了,我至少也得返还一两成的收益给他们。你不是说,再烂的市场总是有涨的股票吗?就当是投在那里面的好了。”

江之寒倒是没想到这一招,心里不禁感叹了一回,说:“所以,崔市长如果同意拿钱出来投资……”

林志贤笑道:“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