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94章 新华书店的反击【下】

下了车,到处打听,好不容易找到区政府大楼一个刚刚挂牌的房间,上面写着“扫黄打非办公室”。

江之寒敲了敲门,走进去,看见母亲坐在那里,正大声和对面的人在争辩,看见他,说:“你来了。”

江之寒看见母亲旁边有个空椅子,也不客气,拉开坐下来,说:“先别说了,回去再说吧。”

对面一个秃头中年男子好像听到很好笑的笑话,哈哈笑了两声,“这里是茶馆吗?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江之寒冷笑了一声,“那么要怎样?”

秃头男说:“交罚款。否则的话,贩黄售黄,可以考虑刑拘。”

历蓉蓉怒道:“我说过多少次了,那两本书是杨维自己进的,和我们书店没有关系。”

秃头男冷笑道:“笑话,他不是你雇的,不是替你赚钱的?”

江之寒拍拍母亲的肩,他知道和这些人是说不清的。

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来。江之寒拿出来,看了看秃头男,“在这里接个电话不违法吧?”对着林志贤说:“说要先交钱,否则刑拘呢。”

秃头男插话说:“交了罚款,也是可能刑拘的。你搞清楚些!”

林志贤在电话那头说:“你不要冲动,有些小鬼很难缠的。我的人已经过来了,是土溪派出所的所长,姓熊。我给他讲了,是我姑姑的事情。你先把你妈领回去,剩下的事回去再说。”

江之寒问:“那罚款?”

林志贤说:“屁个罚款!你等熊所长过来,那边要不给面子,他会打电话给我的。”

江之寒放下手机,秃头男冷笑道:“找谁说情也没用!我们有法必依,执法必严。”

江之寒摇摇头,不禁笑起来。

办公室里的人看见江之寒似乎有些有恃无恐的样子,互相看了看,眼里有些疑惑。

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身材魁梧的熊所长走了进来,和历蓉蓉还有江之寒简短的握了个手,又和屋里几个熟人笑着打了招呼,说:“可能有些误会吧。”

秃头男好像不认识熊所长,一副不买账的样子,说:“我们也是依法办事,有什么事可以上楼找希主任说。不交罚款,我们是无权放人的。”

熊所长沉了沉脸,“罚款是多少啊?”

一个中年妇女说:“两千。”秃头男打断她说,“这个规模的店,是五千。”

熊所长呵呵笑两声,朝江之寒点点头,“我上楼去一下。”

过了足有半小时,江之寒已经坐的眉头皱成一堆了,熊所长走回来,拉了张椅子,坐在江之寒旁边小声说:“好说歹说,要先交两千……哎,虽然他们有我们公检法的人,但这个事好像是文化局领头的,好像是像分管教育文化的副市长直接负责。要不我给林主任打个电话?他现在在政府里人脉比较广。”

江之寒看了看,房间里几个认识熊所长的人都悄悄溜走了,免得尴尬,还剩下两位,当然包括秃头男,看起来像软硬不吃的样子。

江之寒想了想,他倒不怎么在乎两千块钱,本来不爽的是被人耍了。对江之寒来说,最要紧的倒是什么时候能把封的点重新开张,不要造成什么恶劣的影响,甚至被人推波助澜成为扫黄的典型,上上报纸的头版什么的。

江之寒转念一想,林师兄和熊所长出面,对方却咬定不给面子,自己固然吃点亏,这两位脸面更是挂不住。不如交了钱,吃了这个眼前亏,让他们把这个帐记下,慢慢的来算。

想到这里,江之寒一脸感激的说:“麻烦您走一趟,交钱好了,我们倒不差这点钱。”

熊所长拍了拍他的肩,笑呵呵的对秃头男说:“钱……我们交了,呵呵。”

走出门来,熊所长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执意让江之寒母子和小倩上了自己的警车,让司机送他们一程。在这一块儿地界,熊所长虽然不是了不得的大官,但混了二十来年,从上到下人人都给个面子。公检法系统现在正当红,据说是严书记亲信的林主任难得找到自己办事,居然铩羽而归,心里别提多窝火了。熊所长有个外号叫笑面熊,阴人的事他可是毫不含糊。

※※※

这一年来,江之寒和林志贤的合作很有默契。赚钱的事,只要有可能,江之寒总是捎上一把,因缘巧合,林志贤事业起飞的两个契机江之寒都从中出了力,但他从来没有居功自傲。反过来,只要是托付给林师兄处理的事,他也从来没有啰嗦过,在人情世故来往打点上也经常指点江之寒。

说到和相关部门打交道,江之寒深知自己道行还远远不够,很多时候都是依仗于他。回了家,历蓉蓉一直坐立难安,又忿忿不平,江之寒虽然觉得窝火,但还是温言劝慰母亲,让她静等消息,反正着急也是没有用的。

这一等,就是三天。

到了后来,江之寒自己都坐不住了。第二天的下午,又有相关部门的相关人员突击检查了三味市区和另外两个分店,这一次他们倒是什么把柄都没有抓到。

老实说,要论经营合法性,私营书店里大概没有比三味更规矩的。不进盗版书,基本不打擦边球这个路子,是江之寒一开始选定的。靠着在老顾客那里的信誉,广告打出来的名声,以及大客户的进货量,书店才能一直坚持这个路子。换了别家的小书店,走这样的路子是很难走通的。

第三天的晚上,江之寒接到林志贤的电话,约他出去喝茶。

到了茶馆,进了包间,林志贤一身便装坐在那里。

待江之寒坐下来,林志贤笑道:“等急了吧?”

江之寒挠挠头,说:“倒是有点,不过比我妈沉得住气多了。”

林志贤呵呵笑了笑,说:“这个事情,我大概找人查了查,基本有个七八分了解了。说起来,简单也简单,复杂呢也有几分复杂。新华书店北山分店今年改革了,从九月份开始搞一年试点的承包经营,只要上缴固定的利润,剩下的承包者可以提成。这个拿到承包权的人呢,姓文,是有一点门路的。你们北山分店据说这一年抢了人家很多生意,特别是一些常往来的大客户。我听说,在这后面,是有某个老爷子发了话的。这个姓文的家伙,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完全搞清楚里面的门道,上台以后,一心想要搞搞你们,咬上一口。正好,这个希主任是他一个叔伯刚提起来的,再加上人家新机构也需要搞点钱,基本上就是一拍即合的事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