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92章 新来的英语老师

期末考试近在眉睫,一班的英语老师挺着肚子,去生孩子去了。学校其实已有准备,招来了替换的老师,据说下学期也会是她来教。

早自习的时候,班主任张老师宣布了两件事:第一件就是根据这学期期末结业考试成绩分班的事,第二件就是宣布新来的英语老师从今天开始就会来上课。张老师说,新来的老师姓车,是专业水准很高的老师,学校专门从别的学校挖来,要加强高三的英语教学的。

美女,如果能加上一个特别的身份,通常会更有吸引力。影星歌星这样的名人是很多人的梦中情人,除了美貌才华以外,名人的身份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在普通人中,又有两个职业最容易引起遐想:一个叫护士,一个叫教师。

江之寒看过很多有美女老师的小说,但现实生活中,读了十一年多的书,如果算上幼儿园,那有十三年多了吧,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位。百分之九十的女老师都是三十到五十岁的中年妇女,还通常不爱打扮。剩下几个二十几的,最好的不过中等的模样。

所以当车文韵老师走进教室的时候,像所有一班的男同学一样,江之寒张开了嘴,轻轻的感叹了一声。不负多年的期望,终于有一个美女老师走进了我们的真实生活。

车文韵的五官很端正,柳叶眉,丹凤眼,挺直的鼻,小巧的嘴,尖尖的下巴。但比五官更吸引人的,是她流露出来的一种气质。

江之寒觉得自己很难找出语言来形容这种气质,简单的说,就是三十岁的女人比十六岁的少女的优势,在她身上你一眼就能看到。她不是那种丰乳肥臀的性感型的,但成熟,端庄,和诱惑很完美的集成在一起。不是这一刻端庄,下一刻性感,而是每时每刻都能让你在端庄中感受到熟透了的魅力。

车文韵戴着一幅金丝边的眼镜,并不损她的美貌,反而是增添了几分知性的气质。她目光清冽而沉静,缓缓的扫过下面坐着的学生,经过最后一排的江之寒的时候,停了下来,身体微微的一震,收回眼光,低头整理了一下教案。

别的不说,车文韵的英语发音比江之寒经历过的所有英文老师都要好上很多。这个年头,考试注重的是语法单词和阅读,连带着很多英文老师自己发音都很不标准。据说有一个原因,很多年纪大的英文老师是大学学俄文,后来中途改行的。

车文韵的第一堂课,下面偶尔还有小声的议论和讲话声,但睡觉的男生基本消失了,埋头看小说杂志的也寥寥无几,男生们的眼光追随着她米色外套的正面或者背影,目光炯炯的,肾上腺激素分泌的很激烈。

车文韵大概习惯了这种待遇,她脸色平静的专注于自己的课程,今天的主体是评讲上星期的一份测试卷。车文韵说,既然这学期马上要结束了,她就不再最后再来灌输自己的体系和要求,而把重点放在拾遗补阙,和解答疑问上面。等到下学期开始,再来讨论自己的那一套教学方法。

听了大半节课,江之寒就发觉车文韵的教学水平真的很高,丝毫不比七中的英文老师差,他甚至觉得还要好上不少。有一道语法选择题和一道完型填空题,江之寒上周末和倪裳讨论过,都觉得很困惑,在两个很相近的答案中难以选择,不知道为什么其中一个会是正确答案。听了车文韵的讲解,江之寒倒是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车文韵把自己挑出来的自认为比较难比较关键的讲了一遍,看看表,大概还有五六分钟下课,便说:“好了,我就讲到这里。同学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在四十中这样的学校上课,有一个注意事项,就是尽量不要开放性的不点名的提问题,因为一般来说很少有学生喜欢举手回答的。提了问题,却没有人响应,对于老师来说是一件有些尴尬的事情。

车文韵目光扫了一下,只有最后一排举起了一只手,目光凝了凝,说:“那位同学,请站起来说。”

江之寒倒不是要存心在美女老师面前出风头,他确实有一个很不解的语法题,车文韵并没有提及。江之寒站起来,说:“老师,选择题第十一题,答案是选Can,而不是May。可是,我看过不少很正规的出版物,在类似的语境下都是用的May,请问一下,为什么会是Can,而不是May。从语法上讲,我也觉得两个都是说得通的。”

车文韵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你看到什么书上用的是May?”

江之寒说:“有好几本吧,譬如,彼特先生的经济周期循环论,还有我上周看的科学美国人上的一篇文章。”

车文韵扬了扬眉毛,让人感觉两道眉毛真的像要飞入两鬓里去。她说:“是这样的,英式英语里面,严格的从语法上说是用Can的,而美式英语在这个语境下基本是通用的,大概用May的人还会更多一些。你明白了?”

江之寒哦了一声,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心里倒是更敬重了几分,果然是有真才实学的。

车文韵看了眼江之寒:“这位同学叫什么名字?”

江之寒说:“江之寒。”

车文韵问:“你还有什么问题?”

江之寒说:“完型填空第九题,为什么我觉得四个答案都不太对?”

车文韵甚至没有看考卷,带着几分欣赏的神色说:“那道题,确实四个选项都不是最好的答案,最好的答案应该是……”,转身写在了黑板上。

下课铃响起来,车文韵微微一笑,说:“好了,下课了,很高兴认识大家。Nice to meet you.我希望以后我们能更好的合作。See you tomorrow.”深深看了江之寒一眼,收拾后教案,往外走。

江之寒看着她米色外套下腰臀摇拽的姿态,忽然觉得有些眼熟,皱了皱眉,坐在座位上发起呆来。

林晓走过来,轻轻拍了他头一下,“人都走了,还在发呆!”

江之寒啊了一声,抬头看她,“好像有些眼熟的样子,真是奇怪了。”自从有了亲密的身体接触,而且是把自己的第一次奉献给眼前这位姐姐以后,江之寒就和她有一种特别的亲近感,说话向来很随意。

林晓似笑非笑的说:“第一节课,就忙着出风头,给美女老师留下深刻的印象哦!”

江之寒否认道:“才不是那么回事,我是认真的在请教学术问题,你没看出来吗?”

林晓撇撇嘴,“得,我不懂什么叫经济周期循环什么的,反正啊,你就是在想引起注意。”

江之寒笑了笑,懒得理她。

林晓歪头看了他半晌,看得江之寒心里发毛,扬眉问道:“到底怎么了?”

林晓轻笑起来,“真的不认得她啦?”

江之寒疑惑的看着她。

林晓低下头,“好无辜的样子哦,好了,姐姐相信你了。那天晚上,不记得了?”

江之寒问:“哪天晚上?”

林晓揶揄的耳语道:“这么快就把自己的第一夜忘了?”吃吃的笑了两声。

江之寒心跳了一下,那个腰肢扭动的背影,那个被辱骂的女子,一幕幕重新浮现在眼前。

江之寒不肯定的问:“你确定是她?”

林晓说:“我可没有烂醉如泥。那晚,她没注意到我,可我在旁边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停了一下,说:“而且呀,我看她是认出你来了,看你的眼光颇有些不同。”

江之寒眯着眼,想要把两个影像重叠起来,但那晚的红唇和今日的文质彬彬的眼镜混在一起,总有些不调和的感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