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91章 风之裳【下】

公车到了七中校门外,倪裳跟着拥挤的人群挤下车门,一步跳到人行道上,整了整有些被挤皱的衣服,掠了掠头发,往校门走去。

倪裳这些天心情很不错,前些时间去拍风之寒的平面广告,第一次被两三个人围着,化妆,打粉,整理发型,摆姿势,调灯光,被两个相机对着咔嚓咔嚓的照了一下午,有几分紧张,但更多的是好奇和好玩的感觉。文翰饮食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程宜兰是一个看起来知性而优雅的中年女人,对她客气中还带着几分亲切,给倪裳的第一印象非常的好。

江之寒以某种形式重回她的生活,倪裳说不出为什么,忽然间又有了那种被百般照顾,千般宠爱的感觉,虽然江之寒其实并没有像以前那样为她做太多的事,反而只是请她帮忙,每周一次找她请教几十分钟的疑难问题。

上周六的时候,倪裳甚至第一次去了江之寒暂住的四合院,同他讨论了半个小时的问题,还拿起江之寒最头疼的政治书和生物书,抽问了他半个小时,顺便取回自己借出去的笔记,换上新的一份。

江之寒并没有留她吃饭,对此倪裳暗自松了一口气。她没有忘记父亲暑假提出的不要见江之寒的禁令,但心里说服自己说,我并不是要去和他回复以前的那种关系,只是尽心的帮助一个同学和朋友学习而已。对于能在学习上稍尽一点力,对江之寒有所帮助,倪裳从心里往外感到高兴。

倪裳走进校门,前面七八个走在一起的小女生,看起来像是初三或者初二的学生,看见她就指指点点的,叽叽喳喳的小声议论起来。

在七中,很少的人能有超越班级以外的知名度,能够让其它年级的很多人认识你,就是更加困难的一件事。但倪裳无疑是学校里最知名最风云的人物之一,走在校园里引人注目并不是第一次。

倪裳继续往前走,碰到好几拨看到她就兴奋的转头来看的人。她有些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什么东西粘在上面了?又低下头看看穿的外套,难道是扣子扣错了不成?

倪裳皱着眉,很困惑的走进高中教学楼,上到三楼,推门进了三班的教室。一刹那间,读英语读语文的声浪消失了,就像收音机被突然拔掉了电源,几乎所有的人都抬起头来,齐刷刷的看着她。

倪裳张了张嘴,眼睛扫过大家,把疑惑写在脸上。然后,她看到薛静静,快步走到好朋友身边,低下头,低声问:“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么?”

薛静静眼里满是笑意,“你还不知道?你成了大明星了呀!”

倪裳不知所云的看着她。

薛静静说:“你真不知道呀?”回头问:“谁有报纸?”两三只手举了起来。

薛静静就近拿过一份报纸,翻到第五版,递给倪裳。相对其它的版面,第五版格外的空旷。在上面一半,只有短短一行字:

哪里有最精致最美味的生日蛋糕?

后面是一个夸张的大大的黑色的问号。

在版面的右下方,一个少女睁着美丽无邪的大眼睛,微微嘟着嘴,一副很想知道答案的模样。

倪裳“啊”了一声,拿着报纸呆在那里。她原本以为自己拍的照片,大概会印在什么宣传的小传单上。即使登在报上,不过是豆腐块一般的大小。可手里的报纸,整整一个版面,印入眼帘的,除了那个大大的问号,就是自己的美丽写真。

薛静静拉了拉倪裳的手,羡慕的说:“好漂亮哦。你真是……保密保那么好,都没同我说过。”

倪裳苦笑了一下,小声说:“不是的,唉,我也说不明白。反正呀,又被那个人算计了。”说着,忍不住笑起来,跑回自己的座位,坐下来,一时有些痴了。

倪裳原本也算学校的大名人,但今天她才真正体会到做真正的名人的感觉。下课的时候,有好多高一高二,甚至初中部的学弟学妹跑到教室门口来探头探脑,最后是被班主任张老师沉下脸轰走的。张老师轰走了看热闹的学生,却把倪裳叫到了教师休息室,那里坐了整整一屋看热闹的老师。

很多老师都和倪裳相熟,向来喜欢她的成熟懂事又有礼貌,于是玩笑的赞美的声音不绝于耳。

“倪裳,没看出来这么有明星相哦?”

“倪裳,照片照的真好。我的幼儿园的小儿子都喜欢上了,快来签个名。”

“倪裳,这次又替我们七中争光了。”

“倪裳,我到处给人说,这个小姑娘是我们学校的,成绩又好,又是班长,还是学生会主席。”

“倪裳,这是哪家店呀?大家都在猜,快来给我们讲讲答案。”

一时间,倪裳被轰炸的头晕脑胀,不知道该回谁的话。

等到喧闹的声音渐渐平静下来,年级组长杨老师,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妇女,教政治的,才拉着倪裳的手,问:“来,给老师们说说,这是哪家店?大家都很好奇哦。”

张老师附和说:“是啊,这个广告打的好,有新意,这几天不仅是报纸,电台也在出这个谜语。大家都等着今天或是明天给出答案呢。好大的手笔!”

倪裳有些发懵,说:“我连报纸都是才看到,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

英语文老师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老师,才毕业没几年。她拿出五份报纸,把它们摊开,放在倪裳面前的桌子上,倪裳看过去,原来从周一到周五,江之寒他们已经连包下了五天报纸的整个第五版,每一天都有一个问题,问的是他们要主打的一样食品,从法式面包到港式糕点。而每天都配有一个人像,有一个中年家庭妇女,有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有一个外国的少女,还有一个慈祥的老太太。这最后一天,也就是昨天周五版,上面用的就是倪裳。

第一天的时候,由于包下了整个版面,而晚报因为题材比较活泼,销量早就超越了呆板的日报,稳居中州报纸销量的第一位,所以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从第二天起,每一天好奇的人和注意到的人都在增加,再加上电台点歌和交通节目里的配套广告,大家的好奇心都被吊了起来。

到了周五,悬念已经到了顶点。虽然大家知道这是个广告,但还是想知道是哪家店哪家公司打的广告,纷纷猜测不是今天就是明天就会有答案,因为电台里好像是这样暗示的。

倪裳想了想,敷衍说:“我只知道是一家叫文翰的公司,别的我也不清楚耶。”

这一句话显然不能满足老师们的好奇心,接下来的问题纷至沓来:

“倪裳,他们是怎么找到你的?”

“倪裳,说说拍广告是怎么样一个感觉?”

“倪裳,这是在哪个摄影楼拍的?”

……

原来老师们的八卦心比同学们还要强,倪裳感慨着,还好上课的铃声救了她。物理李老师叫上她,说:“跟我去上课了。”倪裳感天谢地的跟在李老师身后,出了教师休息室,把一屋的喧嚣抛在了身后。

这一天的倪裳注定是忙碌的,稍微认识的人都跑来恭喜两句,玩笑一下,而她认识的人实在是不少。

苟朴礼乐颠颠的跑来,鞠躬道歉说:“我真是瞎了眼,这容貌这气质,别说在高三,就是放眼全校,那也是说第二,没人敢居第一的。”

自从霍天雄事件后,倪裳对苟朴礼冷淡了许多,不过她还是礼貌的说:“年级里好多女生,打扮一下,再找个好点的摄影师,照出来都会比这个好。”

阮芳芳跑来拉着倪裳的手,凑近了,说了句:“我见犹怜。”

倪裳娇嗔的打了她一下。

阮芳芳眨眨眼,笑道:“看你这么开心,我有一个直觉,这件事和某个人有关。”

倪裳脸红了红,不答她的话。

阮芳芳说:“我不要做刨根问底惹人烦的人。”娇笑着跑开了。

唯一的知道很多内幕的人是温凝萃,因为程宜兰是她阿姨,她母亲现在也经常参与到文翰公司的业务中去。

中午吃过饭,温凝萃拉了倪裳,到篮球场边说悄悄话。

温凝萃说:“没想到那家伙拉了你的差,一定是剥削你的劳动力,没有给钱吧?”

倪裳有些害羞,她脸红了红,说:“怎么会?我是要了工资的。”

温凝萃拉着她的手,由衷的说:“好漂亮哦!真的,倪裳,我是女孩子,看了都喜欢的不得了。”

倪裳脸愈发红了,她谦虚道:“你要是去拍,一定比我更漂亮的。我在那里的时候,一直有些不自在。”

温凝萃抱了抱她,说:“真的好漂亮,我都被迷住了耶。”被倪裳轻轻的打了一下。

※※※

星期六是答案公布的日子,星期天是“风之裳”开张的日子。

店门口放着两长排恭贺的大花篮,八千八百八十八响鞭炮以后,特邀的嘉宾纷纷入场了,旁边的人行道上站满了里三层外三层的老远跑来看热闹的民众。程宜兰和肖邯均站在门口,和客人们寒暄着。江之寒拉上楼铮永,在二楼找了个靠窗的位,坐下来享受美味的甜食和热饮。透过窗户,看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江之寒手托着脸,微微的笑起来。

风之裳糕点屋的这个开头,至少是轰轰烈烈的,被中州人民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晚上的时候,江之寒先接到了倪裳的电话。

倪裳有些责怪的语气,“你怎么不告诉我是这么大的广告啊?”

江之寒笑道:“怕你索要更多的劳务费啊!”

倪裳说:“今天好烦,在学校被问了一天,回到家又被问了一晚上。不过……我妈说,照片照的很好。”

江之寒说:“你怎么说的?”

倪裳说:“我就说,因为店在学校旁边,他们的负责人偶然在学校里看到我,就叫我去试试。”

江之寒呵呵笑了笑,“说的完全是真话。”放下电话,心里有几分安慰,没有了江之寒,小丫头终于学会说谎了,而且是看似全是真话的谎言。

接下来是温凝萃的电话。

温凝萃说:“很好的广告策划哦,我妈在家里夸了你一个星期了。”

江之寒说:“我其实是拾人牙慧了,这并不是全新的主意。类似的东西有人做过了,不过在中州这是第一次,这就足够了。说到底,无非是古为今用,洋为我用罢了。你知道,我们这里商业发展的晚,相关的一切,包括广告营销也开展的晚,所以借鉴一下别人以前的东西,其实有很多是可以简单模仿,就会有很好的效果的。”

温凝萃问:“怎么,准备开始战略反攻了?”

江之寒说:“什么意思?”

温凝萃说:“别装傻,我说倪裳呢。”

江之寒沉默了一下,说:“是的,我重新回来了。不过……这次是以朋友的身份。”

温凝萃问:“真的吗?”

江之寒说:“真的,我想通了,即使以朋友的身份,我也可以关心她,照顾她,让她开心一点。直到有一天……她找到愿意照顾她的那个人。”

温凝萃哼了一声,“好伟大哦!鬼才信你!”

挂掉电话,留下拿着话筒一脸苦笑的江之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