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90章 风之裳【上】

新的一年开始了,高考的日子也更近了。

倪裳下定决心,不要再悲悲切切的,那不是属于她的性格,要抬起头,把遗憾埋在心间,为了不辜负爱自己的人的期望,去争取一所最好的大学,和一个光明的前途。

放学的铃声响起,周末是唯一一天不强制上晚自修的日子。倪裳从最后一排站起来,找到这一周负责打扫除的小组长,简单嘱咐了两句,出了教室门,和遇到的熟人微笑点头,远远的看见阮芳芳,给她一个明媚的笑,大声说下周见。

下了楼,走在林荫道上。在这个教学楼的内外,和这条林荫道上,充斥着很多的她和江之寒的回忆。与前些日子不同的是,她不再把它们当作负累和一心要规避的东西,而把它们作为往昔岁月甜蜜的回忆,偶尔想起虽有几分苦涩,但更多的是甜蜜。

倪裳终于认识到,自己很难摆脱那个家伙的纠缠。身上背的这个书包,书包里那个卡通的文具盒,参考书里散发着檀香的风景书签,以至文具盒里的派克金笔,2B铅笔,和小白兔橡皮,都是他挑的,买的,送的。难不成,把它们统统都扔掉,连带所有的记忆?

我才不那么傻呢?倪裳皱着挺直的鼻子,微笑着哼了一声,心情忽然更加的好起来,无意的哼起那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一个人走在林荫道上。

“倪裳”,有人在叫她。

倪裳一偏头,看过去,操场边的台阶上,一个男孩儿坐在那里,温暖的笑着。

她的心脏好像忽然停下来,过了好几秒钟,才扑通,扑通,扑通的很大声的跳起来。

江之寒向她招招手,倪裳便像一只木偶一样,身不由己的走了过去。走到近前,觉得脸还有些僵硬,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江之寒像往常一样,把自己的包放在地上,把里面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指了指,示意倪裳坐在上面。他很高兴的看见,倪裳的脸丰润了几分,健康的红晕又重新回来了。同那一起回去的,是活力,自信,和微笑。

倪裳乖乖的坐下来,愣了一会儿,才傻傻的问:“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呀?”

江之寒问:“还好吗?”

倪裳的脑袋里还是有些迷糊,她乖乖的点点头。

江之寒微笑道:“新年第一次见面哦,新年好。”

倪裳心里忽然有些痛,不过她还是保持了微笑,“新年好”,她说。

江之寒递过来一本笔记,“第一件事,是来还你的笔记的。”

倪裳接过来,脸红了红,欲盖弥彰的说:“这……是借给楚明扬的,没想到……他又借给你了。”

江之寒扬了扬眉毛,问:“没征求你同意呀,这小子。”问道:“可以借给我吗?”

倪裳咬了咬下唇,“当然了。”

江之寒很真诚的说:“你知道,高三不学什么新的东西,几乎全都是复习。我前两年都是学的七中的体系,一下子换过去看四十中的复习资料,还真有些不适应。”

他看着倪裳的眼睛,说:“你这个笔记,真的帮了很大的忙,我还没有好好感谢你。”

倪裳其实不太适应江之寒这么客气的和她说话,江之寒以前老怪她,说她和自己说话有时候太礼貌,亲近如他们,说话可以更随意一点的。

倪裳不知道怎么说,面对这个男生,她的清楚思维,上佳口才,镇定风度,似乎总是会打个很大的折扣。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如果可以帮到忙的话,我……很高兴。”

江之寒很温和的笑笑,说:“第二件事,还是找你帮忙的,我累积了大概十几个问题,各个学科的都有。可惜呀,四十中,再没有比我更厉害的了。”有些夸张的表情,逗笑了倪裳。

江之寒说:“可以请您指教一下吗?”

倪裳接过江之寒手中的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十六个问题,从英语到生物,覆盖了几乎所有学科,都是七中的试卷上的问题,几乎全部都是最难的,老师们在课堂上挑出来专门讲解过的。

倪裳看着那张纸,绽放出一个开心的笑,眼睛弯弯的,像一个月牙。

她很高兴的看到,江之寒在很努力的学习。她也很开心的发现,自己还可以助上一臂之力。

倪裳开始她的讲解。江之寒是极聪明的,很多题,他其实只差一个关窍没有想通。所以不需要倪裳从头到尾的解释,只要说通最关键的那个地方,他就豁然开朗了。十六道题,不过半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就全部搞定。

倪裳把纸递回给他,抬头看去,天色已经有些黑了,月亮高高的挂在山坡上,而另一边的太阳已经在山下消失不见了。

江之寒笑道:“最后一件事,还是要找你帮忙,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哦。”

倪裳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心里想,如果每件事我都能帮你,那该有多好。

江之寒站起来,说:“走一走,你就知道是什么事了。”

倪裳跟着他站起来,像往昔一样,两人并肩走上林荫道,往校外的公车站走去。

两人没有说话,倪裳的心里酸酸甜甜的,好希望这段路可以无限的延展。但终究路是有尽头的,出了大校门,江之寒领着她,向右拐。倪裳的心重重的跳了一下,再往前,便是江之寒第一次表白的地方。他,要干什么?

走了几十步,江之寒忽然停下脚步。倪裳想着自己的心事,没收住脚,撞了上去。江之寒轻轻的扶住她的小臂,又很快的松开,指着面前的建筑,问:“天天过路,看见这个了吗?”

倪裳稳住心神,看了一眼还蒙着布的建筑,说:“你……的糕点屋?”

江之寒点点头,“内部装修已经完成,还有两周就要开张了。”

倪裳哦了一声,想不明白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江之寒说:“这是我们想进军高端餐饮市场的一个试点。所以,我们想做一个……对我们来说前所未有的大动作的广告。”

倪裳转头看着江之寒,眼里不知不觉有些崇拜的神情。

江之寒笑道:“还没有想到,我要找你帮的忙?”

倪裳茫然的摇了摇头。

江之寒差点冲口而出那句亲昵的“笨蛋”,终究是忍住了,说:“广告的基本创意是我想的,专业人士稍微加了点工。我们想在中州晚报上做一个广告,做足一个星期,至于形式嘛,中州以前应该还没有人这么试过。我们需要几个广告的模特儿。”

他看着倪裳,温柔的说:“其中有一个,我希望你能帮忙。”

倪裳本能的摇头,“我不行的。”

江之寒像以前那样,很笃定的说:“你可以的,相信我。”

倪裳涨红了小脸,“我……真的不行呀。”

江之寒作出个苦脸,“我现在的资金很紧缺,拿不出大钱来找专业模特儿哦。”

倪裳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说:“可是?”

江之寒说:“你放心,很简单的。只是平面媒体的广告,只需要照一组照片,只占用你一个下午的时间。嗯,最多最多,一个下午加半个晚上。”

倪裳说:“可是……?”

江之寒温言道:“你对着两千人都讲过话,你去市政府礼堂给战斗英模献花的时候,下面全是市电视台省电视台的摄像摄影镜头,也没见你怯场。这样的场面,算得了什么?”

倪裳说:“可是……”看着江之寒恳求的目光,心里像化了一样。她总觉得欠了他好多,如果可以帮上忙的话,为什么要说不呢?

江之寒说:“明天补课吗?”

倪裳摇头。

江之寒说:“有空吗?”

倪裳点头。

江之寒递给他一张名片,“这是项目经理的联系电话,背面是广告公司负责人的电话。如果有事的话,提前给他们中任一个打个电话就好了。如果没事,下午一点,在这个地点。”指了指名片上写的一个地址。

倪裳接过来,傻傻的点了点头。

江之寒说:“记住,找你的公司是这个,和我……可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倪裳抬起头,看见他眼里狡黠的笑,不由得白了他一眼。

江之寒从兜里掏出一个红包,“这,是工资。”

倪裳摇头说:“你不是资金紧张么?”

江之寒笑道:“这点钱,请专业模特儿是不够的,只好请你了。不要觉得少,委屈了。”

倪裳摇头说:“我不要。”

江之寒不由分说,抓过她的手,塞进去。两只手碰到一起的时候,倪裳像只受惊的小鸟一样,颤抖了一下,不知所措的捏着红包。

江之寒柔声说:“哪有免费干活的模特儿?这样回家给你家里也说不通。不好意思,占用你一点学习的时间,就当是放松调剂一下吧。”

倪裳说:“可是……我真的害怕搞砸了。”

江之寒说:“如果效果不好的话,他们不会用的,放心吧,一切公事公办。明天我就不去了,状态要好一点哦,放松就好,照出两张好相片来。”很霸道的嘱咐了两句,又问:“答应了?”

倪裳轻轻的嗯了一声,甚至没有考虑父母是否会反对这件事。

江之寒说:“答应了就不准反悔哦。”

倪裳恼怒的白他一眼。

江之寒说那就这样,道声再见,转身潇洒的走了,留下倪裳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

倪裳一路想着心事,回到家,和父母讲有个食品公司想找她拍一下午的广告。

白冰燕倒是很感兴趣,追问了两句,说:“一个下午的话,就去试试吧。”

倪建国皱了皱眉头,终究忍住了没有出言反对。

倪裳回到自己的屋里,把兜里的红包拿出来,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居然是八张壹佰圆的大钞,比父亲一个月的工资还要高出很多。

她狠狠的把红包扔到书桌上,娇嗔道:“大骗子,大骗子,大骗子。”

终于忍不住,嘴角带出一个甜蜜的笑,趴在书桌上,对着面前的小猪存钱罐说:“小猪,你发财了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