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89章 校长有请

新年后的第一天上学,江之寒很乖的提前到了学校,决心要开始作好学生了。走进教室里的时候,数了数,很满意自己是第三个就到的。

出乎他的意料,林晓来的居然比他还早。林晓放下书本,走过来,坐在他前排的位置上,问:“物理作业做完了吗?”

江之寒从抽屉里拿出作业本,递给她,“怎么?开始刻苦起来了?”

林晓说:“你不知道吗?今年改革了,寒假前就会举行结业考试。通过的,就能拿到高中毕业证。然后呢,你们这些要考大学的,就一心去准备高考;我们这些要找工作的,也可以专心去找工作了。”

江之寒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考大学,不想去试试?”

林晓摇摇头,说谢了,拿起作业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江之寒读了一阵英语,又背了两篇语文的古文段落,班上的人基本都到了。过了一会儿,班主任王老师走进来,招手叫江之寒,对他说:“去一下校长办公室,宁校长有事找你。”

江之寒愣了一愣,答应了,出了门。

到了校长办公室,第一次看到宁校长,一个脸瘦削,中等个子,看起来很严肃很精神的中年人,看年纪应该在四十到五十之间。

宁校长指了指椅子,让江之寒坐下,颇为热情的笑着说:“好久前就说要见见你,今天总算找到个时间。”

江之寒矜持的看着他,脸上带着微笑。

宁校长翻了翻面前的一份东西,说:“期中考了全年级第三,虽然不错,但是不是应该考的更好一点?”

江之寒诚恳的点点头说:“期中的时候有些分心的事情,所以准备的不够好,争取期末考好一些。”

宁校长说:“昨天和芳芳一家一起吃饭,她又提到你,说你比她聪明多了,好好努力的话,应该成绩不比她差。要知道,她的成绩,在七中也是拔尖的。放到我们这里,会领先第二非常多。”

江之寒说:“那是她谦虚了,在七中的时候她成绩就比我好不少。”

宁校长暗自观察江之寒,见他神情放松,说话得体,确实很成熟的样子,便合上面前的文件,说:“我来四十中,这是第三年了。前年七个上了本科线,去年有了九个,比以前一年两三个是进步很多了,但三四百人的学校,一年考的不到十个,还是有很多提升的空间啊。我们前年还有一个尖子生上了重点线,去年却是一个也没有。今年的话,你要争气哟。”

江之寒点头说:“一定努力争取不辜负校长您的期望。”

宁校长说好,又说道:“我们最近在考虑一件事情,就是根据成绩重新分班。我也想听听学生们的意见,你有没有什么看法?”

江之寒斟酌了一下用词,说:“我倒是有些粗浅的看法。去年在七中的时候,也有这个提议,当时老师找了些同学去咨询意见,我是反对的。我当时反对的理由呢,七中的学习风气足够的好,两年下来,一个班里的同学老师互相比较熟悉,可以很好的相互帮助,实在没有必要打散了重来。”

江之寒看了一下宁校长的眼睛,继续说:“不过在我们这里,我倒是觉得是个好主意。”

宁校长很有兴趣的问:“那你说说看。”

江之寒说:“我这样说,您不要生气。四十中的整个学习环境毕竟和七中不一样。在七中,至少百分之九十五的学生都想要考大学,很大一部分都很有希望。而在我们这里,很多同学开始就没打算考大学,真正觉得自己有希望的比例也要小很多。所以呢,这个学习风气和整个班级的气氛不一样。在有些班级,大家好像习惯了不好好上课,不好好做作业,反而是认真学习的人有时候会被排斥在主流之外。对努力学习这件事,很多人不以为荣,反以为耻。这样下去,是行不通的。”

江之寒停下来,宁校长鼓励道:“继续说下去。”

江之寒说:“所以,如果我们把成绩最好的人集中到一个班,或者是两个班。这些人都是想要考大学,想要努力学习的,整个班级的学习风气就会截然不同。再集中最好的师资力量,把资源都集中到这两个班去,我想应该会有更好的产出吧。”

宁校长点点头,“难为你有这些见解,基本上我就是这么想的。这学期期末,我们会实施这个政策,按照考试的成绩重新分班。”顿了顿,又说:“春季开学以后,有一次物理竞赛。通常高三的都不参加,但我们学校好些年没有人在学科竞赛中得过奖了。我知道你拿过省里面的二等奖。这一次,是市里面的竞赛。到时候,如果不影响学习的话,你去参加一下,争取为学校争个光。”

江之寒爽快的答应下来。

宁校长说:“好,今天就到这里吧。今天谈的很好,回去了要更加努力,以后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来找我。”

见过宁校长,江之寒又接到教务处的王处长的召唤,到办公室来见他。

王处长对他最近一段时间经常无故缺课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很是放纵,江之寒心里还是感谢他的知情识趣的,所以见了他显得很是热情。

王处长招呼他坐下,嘱咐道:“最近要更努力一些,宁校长专门关照过了,要你把精力放到学习上来。”

江之寒说:“前段时间真是多亏了您的理解,现在开始,要集中精力准备期末和高考了,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

王处长说:“那就好,上次拿枪到学校里来打你那个人,我听说抓住了,现在是个怎么样个的情况?”

江之寒淡淡的说:“他案底很多的,吃枪子儿是肯定的,现在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王处长看见江之寒说起枪毙倒像是吃饭喝茶一样淡定,心里不由一懔,语气又柔和了几分。他叹道:“你看啊,我一个管教务的,还花很多时间在学校的治安安全上,拿到别的学校人家都不相信。”

江之寒说:“您这才是抓到要点了。学校太乱了,同学们都没有心思好好学习。”

王处长深以为是的点点头。

江之寒忽然心中一动,说:“我听说现在第一阶段的严打已经快结束了,成果很显著,社会治安也好了不少。这第二阶段呢,据说要进行一些专项的深化整治,王主任您有没有想过,我们学校也可以作为一个专项的试点呢?”

王处长眼睛一亮,“这个主意很好啊,不过……要想争取我们学校作试点,恐怕有些难度。”看着江之寒,“你能有办法?”

江之寒笑道:“这个真不敢说,不过可以帮忙问问。”到了四十中几个月,他终于慢慢的开始感觉到这里是自己的学校,有了些归属感。如果能顺手替它做些什么,也是一件很好很好的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