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87章 岁岁年年人不同

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恰好是一个休息日。

校园里静悄悄的,林荫道上来来往往的人寥寥无几。下课铃响起来,上午还在补课的高三学生纷纷涌出教室,匆匆往家赶,去享受紧张的透不过气来的高三生活中难得的一天半假期。

倪裳把上周的各科笔记从活页笔记本中一一取出来,拿一个夹子夹在一起,想了想,翻到最后一页,在上面写道:

新年快乐!

要努力,不要偷懒哦。

在后面画了一个江之寒写纸条时最喜欢画的笑脸。

楚明扬这时候走过来,倪裳把笔记递给他。虽然楚明扬从来没有直说过,倪裳早就知道了他是把笔记拿去转借给江之寒的,为此心里对他倒多了几分亲近。

自从运动会以后,倪裳的精神面貌又好了不少。自信和活力好像慢慢的恢复了,昔日那个能干灵动的倪裳又显出了七八分的影子。作为她现在班上来往最密切的朋友,楚明扬和薛静静对这个变化都由衷的感到高兴。

一个明显的变化就是,倪裳不再忌讳谈到江之寒。私下里聊天时,她偶尔会说,之寒说这个是怎么怎么样之类的话。回头薛静静问楚明扬是怎么回事,楚明扬说,我怎么会知道,大概是老大又施展了什么妙手回春的奇招吧。

薛静静也走过来,问:“一起去吃中饭?还是回家吃?”

倪裳说:“我今天得回去吃,你们俩吃吧。提前说新年好哦!”

薛静静和楚明扬告别走了,倪裳不紧不慢的整理好自己的书籍和文具,背上书包,走出教室,教学楼里已经很清静了。

她走下楼梯,拐上林荫道,到了田径场,跳下台阶,找她熟悉的地方坐下来。台阶很冰凉,倪裳皱了皱眉头,从包里拿出一本书,垫在身下。

倪裳坐在那里,抬头看去,操场上一个人都没有。大概是天气太冷了,人们都宁愿呆在温暖的家里。

倪裳摇摇头,叹口气,好一个凄凉的新年啊。

倪裳把书包放在身侧,四处看了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她双手合十,虔诚的闭上眼,轻轻的自言自语说:“还记得我去年同你说的三个新年愿望吗?这一年,我们的亲友都好好的,外婆虽然住了院,但上天保佑总算有惊无险。我呢,好像每次考试都考过了你哦。可是……我们的第三个愿望不灵了,说是永远……却一年也没有撑过。都怪你这个笨蛋,把它说出来,所以不灵了。新的一年又要来了,我还是许三个愿,好不好?我的第一个愿望,还是和去年一样,愿我们的父母亲人朋友都平安健康。第二个愿望呢,希望你……一定,一定要考上一个好的大学。”

倪裳闭上眼,虔诚的祈祷了一阵,睁开眼来,说:“第三个愿望不能说出来哟,要把它放在心底。也许……还有一点点实现的可能吧。”

※※※

牛冰冰这段时间过得很郁闷,她扳着指头数着日子,想新的一年快点到来,自己能够借此转一转运。

小三上位,是一段极艰苦的血泪史和奋斗史,没有走过这条路的人是体会不到内里的辛酸的。放在十几年以后,只要你上位了,有钱了,不管是不是曾经是小三,没有人会对你指手画脚,只会对你由衷的佩服,因为那是笑贫不笑娼的新时代。现在的中州或是皖城却不一样,封建道德还桎梏着人们的思想,对她指指点点,戳脊梁骨的人还比比皆是。

这也还罢了,她要的是那个男人,他的能干,他的魅力,他的权位,他的财产,他的品味。只要得到了,其它的委屈都可以放在一边。

可是,在小三上位最关键的一步,就像足球比赛的临门一脚一样,忽然出现了纰漏。本来婚期已经初步定好了,准备通知双方的家人,罗行长忽然间推迟了婚期,把它从明年春节推倒了国庆。至于原因,他只是淡淡的说工作太忙。

牛冰冰平时可以温柔似水,可以千依百顺,但这样原则性的问题,是不能不坚决战斗的。对于那个相貌俊朗,位高权重的男人,她深知撒泼胡闹多半只能带来负面的作用,她的武器就是眼泪和冷战。

流了几碗的眼泪,搬出他的房子,不接他的电话,偶然在办公楼让他看到自己憔悴的模样,然后偶尔接他几个电话,在电话里轻轻的哭泣,哀哀的诉说。小牛慢慢的努力着,想要他改变主意,就如当年耐心的接近他,温柔的缠住他,轻柔的打动他的时候一样。只要肯努力,只要有耐心,她坚信自己是一定能达到目标的。

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候,久居上位的罗行长毕竟高瞻远瞩,布局长远,轻轻的一个妙手就化解了她的攻势。罗行长一个电话,把女儿找来自己的城市实习。原本他还担心不能说服伍思宜,没想到女儿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两天后就出现在皖城。

看见罗行长挽着女儿的手,慈爱的替她打开车门,牛冰冰站在窗口,心里紧了一下。伍思宜她在中州就接触过,那时候还是初中生的小女孩就表现出惊人的成熟。罗行长经常在她面前夸耀说,思宜也许成绩不是上等的,但各方面的能力,尤其是为人处事,审时度势,不是一般同龄的小孩儿可以比拟的。

一周以后,牛冰冰得到了一个更糟糕的消息。伍思宜的母亲要暂时来皖城,陪伴她度过实习的这些日子。牛冰冰只觉得脖子上的汗毛一根根都竖了起来,三人合家团聚的场面经常出现在她的噩梦里。

婚期推迟?推迟就推迟吧,眼前有最大的敌人,要悉心的对付。牛冰冰迅速搬回到罗行长私下给她买的商品房,做好菜,脱下围裙,穿上华服,精心打扮好,等待着为悦己者容。

今天是新年前的最后一天,虽然没有农历新年那么隆重,她还是特地叫了两个外卖,自己熬好汤,准备和情人晚上好好的庆祝一下。她正准备着汤的原料,接到电话,罗行长告诉她下午要和伍思宜【也许还有伍思宜她妈?】一起吃个饭,心里就像被猫的爪子一下一下在抓,烦扰的不行。想静下心来,琢磨出一个最好的法子,却总是没法平静。

※※※

伍思宜开心的在厨房里做饭。她妈妈手艺远不如她,只能在旁边帮着打杂。

伍阿姨笑着问:“什么事这么开心?你爸来吃个饭,看你高兴的,没出息的样子。我回家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开心?”

伍思宜皱皱鼻子,“妈,你可要摸着良心说话哟。十回里,我有八回都是站在你这边的。另外两回,那是因为你实在没有道理。”

伍阿姨恼道:“我什么时候不讲道理来着?”

伍思宜笑起来,“我开心的是啊,今天把爸叫来吃饭,让那个小狐狸精在家里难过等待,也让她尝尝我们以前尝过的滋味!”

伍阿姨不屑道:“你爸是个宝吗?还要和人争?谁爱要让她要去!”

伍思宜说:“妈,你就不明白了。我就是要让她知道去夺别人心爱的东西的后果。让她不安,让她烦躁,最后,哼哼,让她失去冷静,撕掉她温柔的伪装,让老爸看看她的真面目。今天说好了啊,要把爸爸灌醉,把他扔到沙发上过一夜,我倒要看看,小牛阿姨的新年要怎么过?”

伍阿姨看着女儿,笑着摇了摇头。

伍思宜脱下围裙,说:“前期做的都做好了,等爸来了,再继续吧。”也不理她妈,擦干手,自己回到自己的卧房,打开抽屉,拿出两页纸,看起来。

江之寒的信,她这两天已经看了不下五十遍了。但每次看,都还是会有温暖的感觉。

伍思宜坐在床上,拉过被子盖在膝盖上,一行一行,一字一字的往下看,她其实都快能背诵出来了。

“真的有这么想我?”,伍思宜轻声的自言自语,有一种冲动去拿床边的电话话筒,但终于还是忍住了,皱着鼻子恨恨的说:“不能这么轻易原谅那个家伙。”轻轻的亲了信纸一下,柔声说:“新年快乐,之寒,要在想我当中从今年过到明年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