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85章 情场失意,赌场得意

一转眼,这跌宕起伏的一年就要结束了。

股市已经正式开市好几周了,拜明矾的吉言,它并没有剧烈的振动,而是缓慢而持续的往上攀爬着。沪宁股市最开始只有八支股票,很多年后很多人把它们统称作“老八股”。江之寒的分析是,股市初启,个股代表的公司既没有完整的财务报告历史,财报的规范性和真实性也要画上一个问号。所以,他决定针对的是大市,而不是选股。明矾虽然对此有些保留意见,但最终还是服从大股东的安排。

这八支股票中,除了一支以外,江之寒决定都往里面投钱,而且是均分的,因为他要做的就是大市。按照开始设定的策略,开市第一天,就把三分之一的资金投了进去,在才开张的沪宁交易所也算是大户了。

当总体利润达到了百分之八以后,江之寒执行计划中的步骤,又追加了三分之一的资金。短短不到三周,股市的综合指数已经上升了百分之十五,按照计划,这是把最后三分之一也投进去的触发点。

这一次,江之寒有些犹豫。他找来明矾和顾望山,一起商量了很久。最后明矾帮他下了决心,把最后三分之一的钱也投了进去。现在,江之寒手里捏的,只剩下从郭阿姨那里贷出来的钱。

对这一部分资金的使用,他是决定慎之又慎的,暂时还捏在手里。

开市前的最后一个周末,江之寒一日之内不仅和倪裳正式说了别离,还失去了伍思宜;但开市以来,他一直担心的剧烈振荡和开始的疲软,连影子也没出现过,一切都顺利的让人难以相信。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情场失意,赌场得意?

※※※

凭借大战龙老大的威势,借助散出去的一包包红塔山,江之寒奇妙的在四十中站住了脚跟。

虽然除了林晓,他并没有交到一个真正的朋友,不过走在校园里,点头招呼的,笑着叫江哥的人,比他在七中时可多了不少。

这一周来,江之寒开始越来越像一个刻苦的高三学生了。书店的事交给母亲,食堂那边有肖邯均,新项目开发托付给程宜兰,除了每周和他们见面交换下意见,生意都上了轨道,江之寒不觉得自己插手会比他们做的好,日常的营运基本撂下不管,只是思考一些长期发展的战略性的方向。

股市这边,前方的执行小组都有些无所事事了。钱投了进去,几乎每天市场都在不温不火的小幅涨着,偶有回调,也是很温和和短暂的。江之寒还是每天察看数据,和明矾通电话,一周两次的会议,分析短期的走势和长期的各种可能性。总之,一切都规规矩矩的运行在轨道上,江之寒平均每天投进去的时间倒是更少了。

更多的时间,他开始回归到一个普通高三学生的生活中来。上课,看书,做习题,测验,总结,再重复,一遍又一遍。

江之寒曾经承诺过父亲,自己高三的第一学期一定会考好,如果在四十中学不好,就要转到别的更好的学校去。他现在一点儿也不愿意转校,所以不想输掉给父亲的承诺。

下午放学的时候,江之寒第一次加入了一支队,踢了整整九十分钟的大场比赛。像去年一样,江之寒主动申请当了后腰,一场比赛下来,他一个进球,一个助攻,还防死了对方的中场核心,让他愤怒的要抓狂,可谓一鸣惊人,出尽了风头。

因为江之寒看人踢球已经好一阵了,踢球这帮家伙是拿他散烟最多的人,所以关系算是熟络。比赛结束,好些人跑过来恭维几句,说江哥原来是高手,以后踢比赛一定每次都叫上什么的。

江之寒把书包里最后一包烟撒出去,拍拍手,和大家说再见,走到场边,林晓一脸笑意,和楚婉站在那里看他踢球。

楚婉这些天很是疑惑,不知道为什么,仿佛一夜之间,江之寒和林晓的关系就解冻了,两人真的有点像姐姐弟弟一样,言笑无忌。她追问过几次林晓,都被她敷衍过去。

自从那一日疯狂以后,两个人没有再发生过亲密的关系。在江之寒的心中,他们更像两个迷失的路人,相遇时彼此寻找安慰,相互温暖一下身体。那一日一夜之后,虽然心里的烦恼并没有消退,但江之寒不再感到那么压抑,慢慢又有些希望。只要自己努力,伍思宜应该可以回来的吧;即使不能在一起,自己应该会远远的把倪裳照顾的好好的吧。

后来有一天放学,江之寒和林晓一起走出教学楼,顺口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林晓停下脚步,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的说:“以后不要请我吃饭。”

江之寒愣了愣,给她一个疑问的眼神。

林晓说:“如果走的太近的话,我会忍不住缠住你不放的。我知道……那不是你想要的,所以,还是不要自找没趣了。”挥挥手,潇洒的走了。

留下江之寒呆在那里,想起那天离开四合院的时候林晓的玩笑,她说,我只悄悄要了你一次,你却还了六次。记着,你欠我五次,什么时候想起了我是要回来讨债的。

※※※

晚上回家的时候,江之寒意外的接到了罗月娟来自香港的长途。

罗月娟在电话那头笑的很开心,“我天天都在关注沪宁股市,形势很好啊。”

江之寒说:“阿姨,开头是不错,比我预想的要好。但不怕扫你的兴,为时尚早,为时尚早啊。”

罗月娟笑道:“你这么清醒,我就更加放心了。”

自从伍思宜出去实习,杳无音信以后,江之寒第一次找到了她读书的银行职高。整个高三年级都出去实习了,当然大多数都是在中州统一的单位,有伍思宜那样关系的人毕竟是极少数。江之寒散了两包好烟,想要打听伍思宜具体去了哪里。辗转问了好几个人,才问到一个知情的,她说,是罗行长的女儿吧?我只知道她去了皖城,具体是哪个单位就不清楚了。她父亲来打过招呼,具体的没说,我想这里不会有人知道那么清楚的。

江之寒断了线索,郁郁的回到家。过了几天,偶然听母亲提起,说伍阿姨出差回来,就直接去了皖城,要陪伍思宜在那里实习和过新年。不回中州过年了?江之寒听到这个消息,心又沉了几分。

接到伍思宜姑姑的电话,江之寒想到,这是难得的一个可能找到伍思宜的渠道,便勇敢的问:“阿姨,您知道思宜现在怎么联系吗?”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阵,江之寒的心悬了起来。

良久,罗月娟说:“你们吵架了吧?”

江之寒说:“都是我不好。”

罗月娟问:“吵的很厉害吧?”

江之寒说:“她……是挺生气的。”

罗月娟沉默了一会儿,说:“她知道我可能和你联系生意上的事,专门告诉我不能给你讲她在哪里。”

江之寒心里一痛。

罗月娟说:“女孩子是要好好珍惜,好好呵护的,你知道吗?”

江之寒说:“阿姨,我知道错了。我……只是想要机会给她道个歉。”

罗月娟说:“我呢,看你这个孩子不错,就徇私给你个机会。电话号码我是不会告诉你的,通信地址可以给你一个,但你要保证她不同意,你不能拿这个地址去找她。”

江之寒说:“我保证。”

罗月娟说:“那……就好好去认错吧。”忽然清脆的笑起来,“好好写悔过书,我等你的好消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