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84章 耕田的牛【下】

两人躺在床上,林晓说:“上课时间了。”

江之寒瞥了一眼墙上的钟,回她说:“是课间休息。”

林晓掩嘴笑道:“没错哦,是课间休息。”

江之寒白她一眼,在卧室里的林晓魅惑的指数好像翻了几番,把这样的妖精放在身边,时间久了,谁都会吃不消吧。

林晓问:“饿了吗?”

江之寒的肚子很及时的咕咕叫起来。

林晓娇笑着问:“有吃的吗?”

江之寒懒懒的说:“冰箱里还有牛奶,食品柜第一格有饼干和面包。”

林晓跳下床,穿上内裤,外面套一件江之寒放在桌子上的CK的T-Shirt,摇拽着腰肢,开门出去。几分钟以后,端了一个食盘进来,里面是热开的牛奶,还有蛋糕,饼干,和洗干净的苹果。

她甜甜的笑着说:“来吧,大老爷,吃早饭了。”

江之寒干了一早晨的体力活,已经饿的慌了,也不客气,大口的吃将起来。

林晓随便吃了几口,就坐在旁边,看他狼吞虎咽,居然有很甜蜜的感觉。

江之寒把食物一扫而空,抹抹嘴,看见林晓真空穿着一件大T-Shirt,坐在那里,一低头,便露出半壁春光,居然又有了反应,心里骂自己,果然是饱暖思淫欲。

林晓把盘子放到邻近的桌子上,又走回来,温柔的问:“大老爷,还要什么服务?”

大老爷把她一把揽进怀里,笑道:“吃饱了,可以上下一节课了。”

林晓笑起来,捶他的胸,“你才真是一个小色魔,掩藏的好没有看出来。”

江之寒把手从T-Shirt下伸进去,肆意的把玩她的胸,感受着凝脂润滑的手感,顿时沉迷进去。

林晓温顺的让他轻薄,轻轻的靠过头去,说:“即使只有一天的缘分,即使这缘分是我连哄带骗捞来的,今天也要对我好一点,好吗?”

江之寒看过去,女孩儿的眼神里有三分温柔,七分恳求,心里像陷进去一块,这一刹那好像爱上了她。江之寒双手退出来,捧过她的头,第一次认认真真,温温柔柔的,和她吻在一起。江之寒含着她丰厚的唇,追逐她的灵活的舌,耐心的和她嬉戏着,周旋着。

林晓的呼吸渐次沉重起来,身子却是更软了,好像散发出一阵浓郁的香气。

她喃喃的在江之寒耳边耳语道:“叫声姐姐来听听。”

虽然在美色的诱惑下,江之寒还是保持着实事求是的优良作风,问:“你真比我大?”

林晓说:“你说呢?我留了一级的哦。”

江之寒乖乖的叫了声,“姐姐。”

林晓抱着他的头,说:“不要这么勉强的,要全心全意的。”

“姐姐。”

“嗯。”

“姐……姐”

“哎。”

“晓晓。”

“嗯。”

“晓晓……姐姐。”

“哎。”

林晓满足的叹口气,拉着江之寒的手一路往下,摸到那里,比刚才更要湿润了几倍。她柔声说:“姐姐给你上的最新的一课,女孩子,只有真正情动了,才会完完全全的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开放自己。”

按着江之寒的手,揉动了一下,娇声道:“来吧,姐姐都是你的了。”

※※※

林晓依偎在江之寒的怀里,神采飞扬。

江之寒却有些沮丧。一早晨的时间,他已经兢兢业业的上了四节课了。每一次,在他猛烈的攻势下,身下的女子都会呼叫着举起白旗。可是,不过二三十分钟的课间休息的时间,她又生龙活虎起来,精神比自己恢复的还快。他感觉自己被慢慢挤干了,而对方却越发丰润起来。

江之寒是个好强的人,无论是学习,竞赛,还是踢球,跑步,抑或是比武,做生意,再或是干这事儿。表面上看,自己屡战屡胜,那败的一方却是屡败屡战,愈战愈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晓挑衅的看着江之寒:“我休息好了,不知道有人是不是已经累的不行了?”

江之寒咬咬牙,翻身把她压住。

林晓用手撑着他的身体,柔声说:“好了,我和你开玩笑的,不要啦,做太多会伤身体的,姐姐我认输了。”忽然惊叫一声,嗔道:“你……怎么搞偷袭呀?”引起又一场战争。

时钟指到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江之寒终于认命的坐起身来,摇摇头,接受了苦涩的失败的命运。

林晓张开手,开心的躺在那里,被子被卷到一旁,露出一片夺目的白。她咯咯笑着说:“从今儿起不叫你小处男了,因为……嘻嘻,反正你也不是了。我想了一个新的外号,叫你六郎。”

江之寒警惕的问:“什么意思啊?”

林晓笑道:“一上午上了六节课,不叫六郎叫什么?呵呵……”

江之寒皱眉说:“好难听的外号。”

林晓撒娇说:“不行了,去帮我买午饭回来。”见江之寒很沮丧的样子,柔声说:“傻子,其实你还是赢了,姐姐被你连着欺负了六次哦。不过别相信那些傻书写的,写那些书的人不是骗子,就是处男,知道么?”

她顿了一顿,说:“我问你,见过牛耕田吗?”

江之寒摇头。

林晓说:“唉,城市里长大的小孩儿。那你就想想看,这牛会把田耕坏掉吗?”

江之寒很老实的说:“应该不会吧。”

林晓哈哈大笑,“姐姐今天给你上的最后一课呀,不管你这头蛮牛多厉害,这世上通常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明白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