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73章 纠结

龙耀的出现,对江之寒来说无疑是飞来横祸。他跳下楼的时候,不仅加重了脚踝的扭伤,肩部的伤势更重一些,好在没有断了骨头,但没有两个星期大概是恢复不了的。

好在这个星期厉融融恰好去南边参加一个图书博览会去了,江之寒省下了口舌,不用和老妈解释。由于不愿意单独面对最近一直对自己冷眼相待的父亲,他随便找了个说辞,就跑到杨老爷子的四合院来窝着。

伍思宜是第一次来拜访江之寒的这个据点,她四处看了看,走进屋来,感叹说:“这个院子,再过几年,应该值不少钱。”

江之寒翘起大拇指,夸道:“不愧是行长的女儿,有经济眼光!”

伍思宜这时才注意到,江之寒的左肩有些隆起,走近了,皱着眉头说:“衣服又没有穿好吧,这里怎么隆起来一团?”,伸手来摸。

江之寒抓住她的小手,说:“别!正好你来了,帮我换一下药吧。”说着话,把夹克和衬衣解开了,露出里面的伤口。

伍思宜捂着嘴,轻声叫了一下,“你这是怎么了?”

江之寒怕她担心,敷衍说:“练功时不小心伤到了。”

伍思宜撅起嘴,“你就拿你那套鬼话去哄鬼吧!我也懒得问你。”并不追问,只是轻柔的帮他换药。

肩部和脚踝的伤势其实并不妨碍江之寒的日常生活,但伍思宜知道他受伤以后,便天天跑到四合院来,提着当天买的新鲜蔬菜和肉类,帮他做饭和熬汤。

面对着伍思宜的体贴照顾,江之寒越发的有些不安起来。这个帮他买衣服的女孩儿,这个帮他做饭熬汤的女孩儿,这个身家丰厚却每天跨过大半个市区来见他的女孩儿,让他心里越发的有负疚感。江之寒也曾想象当年喜欢倪裳那样,打起精神,一门心思的对她好,哄她,体贴她,照顾她,做些傻乎乎的情人间做的事情。但那个身影似乎还抹之不去,自己总是提不起精神来。

伍思宜对他越好,江之寒就感到越内疚,而且是双份的负疚,一份是对伍思宜的,另一份则是对倪裳的。对倪裳的这份负疚,除了内心深处的思念,多多少少还有楚明扬的功劳。

高三开学以后,楚明扬每周都会抽个时间,为江之寒送来一份最近一周七中的测试卷,从来没有间断过。坐下来聊一下学习的情况和往日的朋友,对江之寒也是一件愉快的事,而且也是他现在和七中还保留的不多的联系的纽带。

上个暑假的时候,江之寒总说四十中和七中隔的近,随时都可以象以前那样约好一起聚会。但开学以后,他自己被诸多事情所烦扰,又想到高三七中的学习安排一定是非常紧张,回去见老朋友要绕开倪裳也是件很麻烦的事情,所以七中倒真的很少去。受伤后这段时间,连和顾望山一起的打球也停掉了,靠的就是和楚明扬的聊天来更新七中朋友的情况。

楚明扬告诉江之寒,自从他走了以后,去年的八人聚餐已经停掉了。倪裳很多时候还会和薛静静以及自己一起去吃饭,有时候也会和阮芳芳温凝萃约在一起,但大家从来没有一起聚过了。据薛静静说,顾望山在校园里遇见倪裳的时候,似乎有几分敌意,为此倪裳暗地里很是伤心。

楚明扬说,不知道谁传出来的消息,说倪裳开学的时候请辞班长,但是班主任张老师不同意。江之寒走了以后,很多人都想和她同桌,但最后倪裳还是搬到了最后一排,一个人坐。江之寒走了以后,三班的人数正好是奇数,倪裳是唯一一个单独坐的。

楚明扬又说,倪裳现在没有以前爱说话了,但学习更加刻苦,第一次摸底考试考了全班第一,年级里第五,都是她最好的纪录。下课的时候,倪裳越来越喜欢呆在自己的座位上学习或是发呆,很少出教室去活动的。

江之寒听了,心里很烦,迁怒于楚明扬说:“你是花痴吗?一天在那里关心倪裳这样啦,倪裳那样啦,关你什么事呀。薛静静不吃醋吗?”

楚明扬也不生气,“我和静静不是那种关系,不过是好朋友,有时候一起说说比较知心的话罢了。真的,她说,高中毕业,大家说不定就各奔前途了,谈什么恋爱呀。你看,连江之寒和倪裳那样甜蜜的,一转眼不也劳燕分飞了吗?”

江之寒叹息一声,说:“她说的也没错。虽然大家诅咒高考,但适者生存,能考上一个好点的大学,以后的路应该会稍微容易一些。”

楚明扬苦笑一声,“老大,还好点的大学!我想的就是能考个本科就行了,实在不行,专科线上了我也满足。”

楚明扬和江之寒告了别,留给他厚厚的一叠材料。江之寒大致翻了翻,上面的是上个星期的测试卷子。同四十中不一样,七中每周至少都有一份卷子发下来,数学课甚至有一周每天的作业就是一套试题。

江之寒翻过厚厚的考卷,突然手停了下来。在考卷的下面,是一本手写的笔记,那娟秀好看的笔迹,自己再是熟悉不过。

那一瞬间,江之寒的心像是被锤子重重的打了一下。时光仿佛倒流了,他还能记起第一次借看倪裳笔记时的心情,第一次抄她作业的时候心里想的小把戏。江之寒慢慢翻了两页,发现她记的甚至比以前更加详细,不用去七中上课,老师讲的所有精华都工工整整的写在那里,清清楚楚的分门别类整理好,一切宛如昨日。江之寒感到胸口有些痛,合上笔记,把它们扔到了桌子的角落。

在楚明扬的描述里,倪裳在七中一个人孤独着,憔悴着,拼命学习着,仿佛是被遗弃在那里,一个人去面对苦涩的结局。江之寒想起倪裳说过的,男生都是负心薄情的,女孩子还在伤心难过的时候,他们已经转身和别的女孩儿谈笑风生了,这好像是自己现在的写照?他又想起阮芳芳和温凝萃的劝说,只要你耐心的等待,总有一天她会重回你的身边的。可是转念想来,倪裳说的并没有错。倪裳说,你和我父亲,都是表明温和,骨子里记仇的人。随着时间流逝,不但不会化解彼此的怨恨,反而会加深吧。自己对倪建国的不屑和厌恶,随着他一次次的挑衅,愈发的重了,丝毫没有因为时间过去而有所消弱。他?在被顾望山当面羞辱以后,应该真的把自己恨到骨子里去了,恨不得我出门就被车撞死吧?

被笔记本搅起心事的江之寒,晚上怒气冲冲的给楚明扬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问楚明扬,笔记本是怎么回事?

楚明扬说,笔记本是他借来看的,看过以后觉得比试卷帮助更大,所以就一并转借给江之寒了。

江之寒说,下次就不用借笔记本了。

楚明扬不紧不慢的说,同学之间也应该互相帮助嘛,不要太造作了,老大。

江之寒气的牙痒痒的,拿他却没有办法。放下电话,把笔记本扔到房间一个角落里,眼不见心不烦。第二天醒来,却又忍不住把它翻了出来,轻轻拂了拂上面的灰尘,一页一页的翻看起来。

这一周来,江之寒的练功也遇到了大的障碍。他的内息越练越强,急着要把内气和外家的拳招结合的更好,却总是欲速而不达,打到某一招会感到气血翻腾。内气的练习,更多的靠的是领悟。关山河也没有办法,他安慰江之寒说,他的进境比自己当年练习的时候快了已有两倍不止,应该是太急于求成了,最好放慢脚步,先慢慢体会才是正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