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72章 诀别

江之寒已经两周没来杨老爷子的四合院了。

他推开门,看见林晓正在扫庭院里的叶子。

林晓停下来,问:“抓住了?”

江之寒点点头,“昨天抓到的,不过他的嘴很严啊,连轴审了六十个小时不让睡觉,还是没吐出什么来。”

林晓说:“光是非法持枪就是不轻的罪了吧?”

江之寒说:“毕竟没有打出来呀,还是不一样的。”

林晓盯着江之寒的眼睛,“你想要他怎样?一辈子都关在监狱里?”

江之寒冷笑了声,“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离死这么近,还是拜托你们两位所赐。”

林晓放下扫帚,怒道:“我说过了,我没叫他来打你!信不信由你!”

江之寒指了指正屋,“别激动,进去坐下,我有话同你说。”

林晓和江之寒对面坐下,江之寒问:“那么,你想要他怎样,一辈子都关在监狱里?”

林晓看着江之寒,咬了咬下唇,点点头。

江之寒说:“我可以问问原因吗?”

林晓冷笑说:“我以为你不会问呢?”

江之寒说:“一般来说,我是不打听这样的隐私的。不过这一次,既然我们需要真诚合作,当然我想听听你恨他的原因。”

林晓低下头,沉默了一阵,说:“他趁着我不省人事,和我做了那事。”

江之寒说:“就这个?”

林晓一拍桌子,怒道:“怎么?这个不重要?!在你眼里,我是到处去卖的女人吗?”

江之寒拱拱手,“别激动,我可没这个意思。”停顿了一会儿,说:“你可能需要去把你这头乱蓬蓬的头发都剪掉了。”

林晓不解的看着江之寒。

江之寒说:“他想见你,这是他提出来的唯一要求。他……想见一个因为被他连累,被抓进监狱里去的人,那个人……就是你。”

※※※

龙耀坐在那里,眼里都是血丝。一连一周的无睡眠审判,已经让神经坚韧如他也到了崩溃的边缘。上天保佑,在他崩溃之前,他要见林晓的申请被批准了,可以完成他最后一个愿望。

林晓穿着囚服走进来,并没有带手铐。她那标志性的大卷发被剪掉了,只剩下很短的头发,和一张憔悴的没有血色的脸。

押解林晓进来的警察转身出了门,屋里还站着一个警察,是押龙耀过来的。他咳嗽了一声,说:“三分钟。”自己走到远的一个角落里,点了一支烟。

龙耀看着林晓,把身子凑过来,低声的说:“我把好不容易藏下来的600块都给他了,只有三分钟,你听我说,不要插话。”

林晓有些呆滞的点了点头。

龙耀问:“他们拿什么罪名关你?”

林晓反应好像有些迟钝,过了几秒钟,她才说:“私藏枪支,窝赃,知情不报,还有……还有销赃。”

龙耀叹口气,把头凑的更近,声音更小的说:“你记得我那个记着电话号码的笔记本么?”

林晓茫然的摇摇头。

龙耀扭头看看那个收了他贿赂的警察,急道:“就是那个我天天揣在衬衣兜里的本子,被他们拿走了?”

林晓摇摇头,说:“好像……好像还在,后来有没有被搜走,我就不知道了。”

龙耀说:“如果被搜走了,想办法把它拿回来,给他们钱,多少钱都行,记住了,”用耳语的声音说:“第十页第二行,第十三页第三行。”

他看着林晓有些迷惘的样子,问:“记住了么?”

林晓点点头。

龙耀不放心的说:“你重复一遍给我听。”

林晓说:“十页……二行,三十页,第……二行。”

龙耀说:“你要记住了,一定,知道吗?”

林晓点头。

龙耀叹口气,身体好像终于松弛下来,他笑起来,有些欣慰的样子,“对不起你”。

林晓有些惊恐的看着他,小声的说:“我什么也没说,你……你挺着就好了。”

龙耀绽开一个好像很开心的笑容,“我想通了,就不怕了。”转头对抽烟的警察说:“我好了!”

那警察走过来,指着林晓说:“出去左拐,李警官在门口那里。”

林晓站起身来,往外走,刚走到门口,听到龙耀在身后说:“林晓,脑袋掉了二十年后又是条好汉,那时候我再来娶你。”

林晓身体剧震了一下,她飞快的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眼里遍布血丝,面色有些狰狞,神色却出奇的温柔。林晓避开他的注视,一甩头,转身出了房间。

龙耀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说:“去叫你们领导吧,我有重要的情况要报告。”

※※※

刑警队的张队长坐在龙耀对面,翻了翻手里的卷宗,说:“有什么,说吧。”

龙耀说:“领导,给支烟。”

旁边的小刘看了眼张队长的眼色,递过去一支烟,帮他点着了。

龙耀美美的深吸了一口,说:“真TMD太爽了。”

小刘皱皱眉头,正要出言呵斥,看了眼张队长,又闭上了嘴。

龙耀吸了几口烟,说:“我有个请求,还请领导能够成全。”

张队长说:“你说。”

龙耀说:“林晓,就是和我住在一起那个女的,没她什么事,我做的这些,她都不知情,也不存在什么窝赃销赃什么的。”

张队长平静的说:“你要相信,我们的法律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龙耀说:“领导,你也不用和我说官话了。我老实和你讲,她之所以没有去举报我,只是因为我第一次见面就强奸了她,趁她睡着,还拍了些照片来胁迫她。”

张队长剑眉耸了耸,说:“详细讲讲。”

龙耀说:“具体的我可以写一份详细的东西给你们,还有一个在旁边帮忙的,叫言亚龙,是她当时的男朋友。这些,你们都可以向人求证的,我都会写在报告里。”

张队长问:“照片呢?”

龙耀说:“上次我逃的时候,掉了。”

张队长说:“我们会酌情考虑这个情况的。”

龙耀说:“领导,虽然道上的人都恨你,但据说你的名声在中州警察里是最好的,我就赌上一赌,信你一次。你给我个保证,让林晓出去,我给你你想要的东西。”

张队长说:“我不是来和你讨价还价的,我们刚收到承县公安局传来的东西,有一个伤人致死案是你做的吧,马上就会有人过来指证的。”

龙耀说:“不用指证了,是我做的没错。”

张队长说:“就这个,就够你吃枪子儿啦。”

龙耀说:“我当然知道,不过你们放过一个无辜的女人,不过是举手之劳。我……给你的东西,会对你有帮助的。”

张队长用手指敲了敲桌子,思考了好一阵,说:“如果你这个强奸的事情,经过核实是真的,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

龙耀说:“痛快。”转向小刘说,“你可以记了。”

小刘瞪他一眼,但还是拿起了笔。

龙耀说:“去年春节前,武林区那两起金铺摩托车劫案……是我做的。还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