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71章 埋伏

沈桦倩告诉过江之寒,做研究的人,重要的是要事先准备,事后总结,才能遇事不慌。江之寒自问不算随机应变能力超卓之人,所以这事前准备,事后总结的功夫,只要有可能,他都力争做到最好。

自从被三角眼带着一帮人在楼下狭窄的甬道里堵过一回以后,江之寒仔细的走遍了四十中的每个角落,对于每条路和每个门都有了个大致的了解。他知道自己的方向感不算强,所以特的多走了几遍。

跳下楼来的时候,江之寒顺着势头侧滚了一下,卸去了一大部分力,但左肩却伤着了,再加上刚才扭到的脚踝又钻心的疼痛起来。他忍着痛,不敢丝毫停留,沿着一条最近的路,出了后门,冲进一个居民区里,拐了好几个弯,才停下来,确认了一下那家伙没有追来,就近找了一个小卖部,给林师兄打了个电话,然后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

十来分钟后,警笛声越来越近,然后越来越多。

※※※

龙耀走到窗前,往下看,那个叫江之寒的小子已经不见踪影。他完全没想到这家伙说跳就跳,完全没有一丝犹豫。他一转身,把枪塞进袋子里,往楼下跑。下了楼,四处看看,不见江之寒的踪影,拐过一个弯,林晓正站在僻静处,一把拉着他的衣袖,着急的说:“你怎么这么冲动?!快跑,不要回住的地方了。那家伙认识很多的警察,真的!那人狡猾的很,说不定能猜到我们俩有关系。”

龙耀看着她的眼睛,问:“刚才干嘛不让我开枪?”

林晓眼里满是眼泪,她说:“你傻呀,不能为了给我出气,手上有一条人命,那是要杀头的呀!”

龙耀伸手帮她抹了下眼泪,哼道:“多不多条命,对我没啥区别。”他做的事倒真是从没给林晓讲过,也以为她毫不知情。

林晓从钱包里拿出所有的钱,递过来说:“先找个地方躲躲,别回家去,过了风头再说。”

龙耀点点头,说:“过一阵,我给你打电话。要是有人监视,你就说回来吧,警察已经走了。如果是安全的,你就说回来吧,条子已经走了。记住没有?”

林晓点点头,又催促说:“快走呀!”

龙耀叹口气,说:“今天是脑子发热了,妈的!”一个跨步冲到旁边的树林里,刨了几下土,要把枪就近埋起来。

林晓说:“我来帮你埋,你快走,真的,再迟就没有机会了。”

龙耀深深的看她一眼,丢下袋子,转身跑出校门,看见正好一辆出租车在下客,跳上去,说了一个地址。出租车刚开到外面的马路,三四辆警车已经拉着尖利的警笛,往里面开去。一会儿的功夫,又有四五辆警车在路上呼啸而过。司机念叨说,操,又出什么事儿了?这么大的阵仗。

这一个星期,龙耀换了三个小旅馆,他的身份证是伪造的,所以难免有些提心吊胆。过了一周,他估摸着风头已经过了,毕竟并没有死人伤人,应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便给自己租的地方打了个电话,没有人接。

试着拨通林晓家的电话,林晓在电话那边说,回来吧,警察已经走了,没人注意到这里。她把警察两个字咬的很重。

龙耀心通通跳了几下,放下电话,走出电话亭,融进夜色里,没有回头。他在道上真正信得过的只有两个人,现在都关在监狱里。剩下的,他能够选择相信的就是这个女子了,被自己骗了第一次,但从来没有怨言过的女子。这一次,她好歹没有辜负自己的信任。

这边林晓放下电话,对坐在屋里的刑警队的小刘说:“他的疑心很大的,就算我这样说了,他也不一定会回来。”

小刘说:“放心吧,我们有耐心的。只要猎人有耐心,猎物总是会跳进陷阱里来的,只是早迟的问题。”

一个星期以后,龙耀又拨通了租屋的电话。这一次,还是没有人接听。晚上的时候,换了一个地方,龙耀又打了一个电话,还是一样的结果。他诅咒了一声,回到自己暂时住的地方,是他临时找的一个下苦力打工的工棚,几十条汉子住的大通铺。龙耀坐在简陋的临时住宅外面的石阶上,点燃一根劣质香烟,吸了几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林晓现是被警察监视,现在又搬出了他们住的地方。难道她是在提醒他,那里仍然不安全么?或者,她不想那个地方暴露?

龙耀的现金快花完了,他有一个秘密的帐户,因为他对数字的记忆很差,他总是把密码写在一个本子上,上面有很多的电话号码一样的数字,一般的人拿到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龙耀通常是把那个本子放在衬衣兜里的,不知道为什么那天离开以后,发现自己把它留在了屋里。别的可以不要,这个东西他是一定要取回的。

接下来的三天,龙耀每天早晚都给出租屋打两个电话,迎接他的总是没人接听的结局。这个周六的傍晚,他稍微化了一下妆,在镜子里看看自己,改变还蛮大的,便到租屋旁边去溜达了一圈,找到了一个隐蔽的不为人注意的地点,可以远远的观察自己的房间。

过了两天,龙耀去了那个地点,在那里蹲了几个小时。天气开始冷起来,尤其是夜色降临的时候。龙耀把自己裹在一件厚厚的外套里,耐心的蹲在那里,耳朵竖着,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他选的这个地点很巧妙,在一个死角里。小区里虽然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却几乎没有人从旁边路过。远远看去,出租屋里黑着灯,没有任何的动静。

一个星期的时间里,龙耀去了三次那个观察点,每次的结果都是一样:屋里漆黑着,一晚上灯也没有亮起来过。他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林晓不再住在那间屋了,警察同志大概也没有耐心天天等在这里了吧?

龙耀趁着夜色往回走,路过那个小区的门口,他一眼瞥见电线杆上贴着一个小广告,他看了一眼,是他住的那栋单元楼四楼招租的。龙耀心里咯噔跳了一下,回到自己现在的住处附近,又拨了那个电话,这一次,迎接他的是忙音―――这个电话号码好像已经被断线了。

龙耀想起来,自从第一次付了半年的租金以后,后来都是每个月提前支付房费的,而且都是由林晓出面付的钱。她即使害怕住那里被监视,也应该知道自己有些东西保管在那里,不应该不付房费和电话费的,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第二天,龙耀冒险去了林晓家附近,碰巧有两个大妈走过,正在议论。一人说,你知道住在这里那个叫林晓的小丫头吗?前两周好像警察来过,她被抓走了?另一人问,为什么呀?那人说,我也不清楚,听说是窝赃。另一人说,那个丫头,我从小看就不安分,不过父母常年都不在身边,没个人管也不是个事儿。两人叹息着走远了。

※※※

正对着林晓和龙耀住的租屋两百米的地方,有一栋单元楼,从这里的三楼品看过去,正对着那边四楼的窗口。小黄坐在望远镜后面,有些百无聊赖,嘴里说:“刘哥,我们已经蹲点一个月了吧,这破事儿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啊?”

小刘骂道:“你妈的天天坐在这里,有补贴,不挨冻,还吃的好睡的好,还想怎样?”

小黄说:“如果他不来,我们就永远的等下去?”

小刘说:“如果那个女孩儿没有说谎,龙耀在这里多半有一定要取走的东西,他是一定会来的。”

小黄说:“刘哥,这是条大鱼吧?”

小刘说:“这是张队长和林主任都亲自交代过的案子,做好了,一件抵别的三件,你能来,就知足吧。”

小黄感慨说:“要是二王就好了,老子抓了他们,就可以飞黄腾达了。”

小刘笑道:“操,你不怕被二王打死?富贵险中求,不是那么容易就来的。林主任可是真枪实弹和二王近距离枪战,把人打死的,你有这个本事?”

小黄说:“说的倒也是。我们电话也拔了,出租通知也贴出去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用?”嘴里念叨着,“快回来拿你的东西吧,再不拿屋子就被人租出去了,东西都拿走了。天灵灵,地灵灵,龙耀你这个烂人快出现。”

小刘骂道:“天天念这个,像念经一样。”

小黄忽然叫起来,“操,我好像看到打火机的光闪了一下。”

小刘笑骂道:“你还真灵,才念完咒语,人就出现了!”

小黄仔细的看了一阵,激动的说:“操,刘哥,是真的,你来看。”

小刘噌的站起来,走过来看了看,把步话机拿出来,对着说:“二组二组,目标已经出现,准备行动。重复一遍,目标已经出现,准备行动,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