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70章 三十六计,跳为上计

林晓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开始的时候她记不得了,结尾却是清晰的印在脑里。

她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被几个人拉到一个偏僻的小巷中,领头的人拿出一个本本,很快的亮了一下,警察。林晓惊恐的看着他们。那人问,认识龙耀吗?林晓本能的摇摇头。那人呵呵笑了一声,从兜里拿出张照片,递过来,好好看看,别告诉我你不认识这个人。林晓接过照片,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那人问,和你住一起?林晓点头。那人说,带路吧。到了楼下,那人问,住几楼?林晓说,4-2。那人说,上去了,别锁门,听清楚了?

林晓上了楼,进了门,回身轻轻掩上门。卧室里龙耀问,谁?林晓大声的回答,是我。走到卧室门口,推开门,朝龙耀笑了笑。龙耀说,回来了?快做饭吧,我饿了。话音未落,林晓感觉自己被一手推到了一旁,几个人从他身边冲进了卧室。

林晓惊叫了一声,跑回客厅,坐在靠窗的椅子上,全身禁不住抖着。里面乒乒乓乓的一阵巨响,两分钟的工夫,有一个人冲了出来,脸上满是血,却是龙耀。他大声叫,快跟我走!林晓坐在那里,一动没有动。龙耀跺了下脚,骂了声婊子,冲出门去。

林晓从窗户往外看,龙耀出现在视野里,他拼命往这片居民区的上面跑。这时候迎面走下来一个人,林晓揉揉眼睛,是江之寒。那家伙还是那样不屑的笑着,一副很讨打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林晓大喊了一声,江之寒。江之寒抬头看过来,龙耀也回头看过来。林晓指了指龙耀,江之寒扬了扬眉毛,一脚把龙耀踢倒在地上。

龙耀大叫了一声,虽然隔了老远,林晓觉得那叫声冲过耳膜,涨满了自己的脑袋。她惊出一身冷汗,睁开眼,原来是一场梦。下一刻,她看见龙耀有些凶狠的眼睛正盯着她。

这一次,并不是梦。

林晓被龙耀盯的发毛,垂下眼去,说:“几点钟了?作了个噩梦。”

龙耀冷冷的问:“谁是江之寒?”

林晓惊讶的抬起头来,发现龙耀的脸色有些不善。虽然认识他以后,龙耀还从来没有动过自己一个手指头,他的狠辣的事迹林晓是听过很多的。她心里有些发慌,问:“怎么了?”

龙耀重复他的问题:“江之寒是谁?”

林晓说:“才转到学校来的一个讨厌家伙。”

龙耀冷笑道:“讨厌到你晚上睡觉后叫他的名字,起床前又叫他的名字?”

林晓心怦怦的跳了几下,赶紧解释说:“是……是这样的。我看他不顺眼,就叫了两个人去吓吓他,结果……结果他假装给了他们保护费,回头叫来几个派出所的警察把我叫的人抓起来了。前天,派出所的人到学校来问我,是不是我指使的。昨天……他们又把我叫到派出所里,威胁了我好久。然后……那个家伙还威胁我。”

龙耀重重的哼了一声,“他威胁你?要你做啥?”

林晓说:“要我认错道歉,以后别出现在他眼前。”

龙耀用左手捏了捏自己的右拳,嘎嘣嘎嘣的响,他问:“怎么不给我讲?”

林晓说:“我怕你听了生气嘛。现在风声紧,那家伙又认识警察,好像还挺能打的,所以我不想你冲动了去冒险。”

龙耀看着林晓,眼神里浮现出几分温柔,他抬头看着天花板,想了一阵,说:“他是哪个班的?”

林晓说:“我们班的。”看着龙耀说:“你千万别冲动,不是什么大事儿,我服服软就好了。”

“服服软?”龙耀冷哼道,“我的女人向一个小屁孩儿服软?久了不出去了,老虎也变成病猫了。这世界真的变天了?你仔细给我说说,从头到尾的说,是怎么一回事。”

林晓低下头去,看着被子,很委屈的述说起来。

吃完早饭,林晓挎上包去上学。出门前,回头叮嘱龙耀说:“你真的不要管这个事,这段时间就呆在家里,哪里也别去。我听说,虽然现在风声松了些,但总是不比以前了。”

龙耀瞪她一眼,“女人废话多!我干什么,要你教?”

林晓撒娇道:“你不答应,我就不走了。”

龙耀恶狠狠的瞪着她,终于眼神柔和下去,说:“自己上学去,老子的事多着呢,要你管?”

※※※

今天下午,全体老师去区里面开会,有一个领导的重要讲话需要全体老师集中学习。相对于教学质量,政治素质显然是更重要的事情。

因为这个临时的通知,下午第二节课就变成自修课。有七八个人干脆就走了,其余的坐在教室里,有在看书做作业的,也有在聊天的,甚至有四个家伙凑在一起在打八十分升级。

江之寒坐在最后一排,拿着一份楚明扬给他复印的七中高三第一次摸底考试的试卷在研究。既然承诺了父母即使在四十中也要考上大学,江之寒还是需要花些功夫的。

江之寒正埋头做着试卷,突然听到一声大叫:“谁叫江之寒?”

江之寒有些恼火被打断,抬起头来,只见一个矮胖的男子,二十来岁的年纪,站在教室门口,很有点指点江山的气概。

教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的人都停住了正在做的事,很多人还回头来看江之寒。

矮胖子一声吼就镇住了场子,很是得意,大声叫道:“叫江之寒的,出来一下!”

江之寒皱了皱眉,这个傻不啦叽的家伙是谁?被逮进去的那些人的小弟或是朋友?江之寒做题正做的入神,被打断了心里很是不爽,坐在那里也不理他。

矮胖子等了几十秒钟,见没有人站起来。他也不傻,看见很多人都看着江之寒坐的地方,便走了过来,眯着眼睛,问:“你是江之寒,耳朵聋了么?”

江之寒坐在座位上,饶有兴致的观察了他几秒钟,不耐烦的问:“你有事吗?”

矮胖子“哈”了一声,“小崽子,还真会装X的。老子找你有事,但老子最讨厌喜欢装X的小X。今天不把你搞的当众叫声爷爷,我跟你姓!”

江之寒很严肃的说:“我爷爷已经过世了。”

矮胖子怒道:“还他X跟我装”,一个巴掌往脸拍过来。

江之寒屁股还坐在椅子上,往后一滑,避过了这一掌,但背已经靠在了墙上。矮胖子追过来,又是一巴掌。江之寒已经站了起来,一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搭上了他的手肘,一用力,矮胖子的右手已经脱臼了。他惊天动地的惨叫了一声,萎顿在地上。

江之寒皱皱眉,又是一个喜欢吠的怂货。

教室里很多人都已经站了起来,就近坐着的有些都避到了别处。这时候,一个个子中等,但肩特别宽,眉特别浓的男人走了进来。以前认识龙耀的人,一眼看过来都很难认出他来。他标志性的络腮胡已经剃的干干净净,脸瘦削了不少,头发留的却是比以前长了。

江之寒盯着这个男人,感到了一丝危险。不过他连持枪的二王都面对过,心里倒是不慌。他眼睛一扫,唯一担心的是对方拔出什么武器,自己没有腾挪的空间。他把手一指,对还坐在自己附近的人说:“全都走开!”大家都乖乖的退到后门,打开门,有些人就避了出去,胆子大的还站在门口看热闹。

龙耀一步一步走近,他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林晓口中这个能打的家伙的本事,走到还有两步的地方,也不废话,突然从怀里拔出一把一尺长的匕首,刺了过来,引起教室里的人一阵惊呼。

江之寒心里一懔,这是一个狠角色,一句话不说匕首就出来了。他一滑步,退了开去。在两排课桌之间,空间非常有限。龙耀跨上两步,又是一个简单的直刺,步法沉稳,手腕有力,看起来像是练过两年的样子。

江之寒看不出大的破绽,不敢冒险去夺匕首,他又退了一大步,却退到了矮胖子的身边。矮胖子瞅准时机,还能动的左手想抓住江之寒,让自己的老大冲上来戳他两刀。江之寒余光早就看到了他,头也没回,一扬手,已经把他打翻在地。

但就是这么一耽搁,龙耀的第三刀已经来了,江之寒的脚步被矮胖子阻了一下,险些没能避过这一下,刀锋离着胸口最近只有两三公分的距离。江之寒又退回到后面的墙壁,他一吸气,纵身跳到了课桌上。

龙耀冲过来,对着他的脚就是一刀,江之寒轻灵的一跳,跃到另一个桌子上。教室里的人跑的跑,躲的躲,把中间六排的课桌都空了出来。江之寒在课桌上腾挪躲闪,龙耀在地上紧追不放。江之寒瞅准一个时机,一脚把一个铁制的文具盒踢向龙耀的面门,龙耀侧身一闪,又有一个方形的东西被江之寒踢了过来,龙耀再一闪,江之寒的脚已经到了,正踢在他的手腕上,匕首高高的飞起,落在了几米外。

江之寒岂肯放过这个机会,跃下课桌,双手翻飞,正是才学的杨家拳,夹杂着擒拿手。龙耀虽然彪悍能打,却远不是敌手,只交手了十来合,已经硬挨了几下。靠着皮厚耐打,硬生生的受了几下,终究逃不过,被江之寒一掌推在肩上,失去了重心,摔倒在地上。

江之寒被他的匕首逼的东躲西藏,心里很是恼怒,走上前去,伸脚去踩他的脸,想要羞辱他一顿。这下却是轻敌了,龙耀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把短点的匕首,一刀往江之寒的脚刺去。江之寒猝不及防,慌忙间一扭身,硬生生的避过了这一下突袭,支撑脚的脚腕好像扭了一下,有些疼。他滑步退开,看到龙耀掉在地上的匕首,机敏的把它捡起来。

这时候,龙耀已经站了起来,他看见江之寒手里拿着自己掉的那把匕首,情知打不过,转身就走。江之寒往前追了两步,觉得脚踝非常的疼痛,便停住了脚步,俯身去检查是否扭着了。

龙耀冲出教室,在一群惊恐的学生之间往楼下走去。眼睛扫过,林晓楚楚可怜的站在那里,眼里似乎有关心,也有失望。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义无反顾的下楼去了。

一班的人,胆子大一点的,慢慢的回到教室里,只见江之寒正没事儿一样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把鞋脱了,揉着自己的脚踝。江之寒抬头对几个家伙笑着说:“不好意思,把你们的课桌踩脏了。”那几个人干笑着,脸上全是敬畏的神色。这场打斗,比传说中能叫来几十个警察的本事,视觉的冲击显然要强很多。

江之寒一边揉着脚踝,一边暗自思量着,那个拿匕首的家伙是谁。要论狠辣,那人比三角眼不知要强多少倍,决不会是他的小弟。难道是他的老大?

四十中也真是个神奇的地方,今天教师开会,教学楼里像是连值班的人都没有。一阵短暂的闹腾后,又平静下来。大伙儿刚才还惊恐的大叫着,现在很多人又若无其事的回到座位上聊天打闹了。

江之寒抬起头来,正看见林晓和楚婉走进来。林晓脸色苍白着,脸上有着惊恐未定的神色。江之寒看了她一眼,她低头躲开他的视线,往自己座位上走。江之寒皱了皱眉头,眼光跟着她移动。林晓仿佛感觉的到他的注视,埋头走到座位上,就拿起本书看起来。江之寒盯着林晓看了一阵,才收回目光,自顾自的揉着脚踝,好在问题不大,只是稍微扭了一下,最初的疼痛以后,似乎没有什么明显红肿的迹象。

下课铃响起来,江之寒也没有抬头,继续研究他的试卷。刚才他仔细分析那个男人的来历,却是没有什么结果。他直觉的判断和林晓有关,但从逻辑上又讲不通。林晓虽然和自己有些小冲突,还远远没到叫人来砍自己的地步。思来想去,江之寒决定放了学就去找林师兄,把这些事情都交给他这个专业人士去判断处理。

突然间,有女生尖叫了一声,江之寒抬头一看,一股寒气直冲脑门。那个男人去而复返,右肩挎着一个大的袋子。那人大叫一声,“都TMD给我滚出去!”,把袋子拉开,拿出一把貌似猎枪一样的东西。

江之寒心里咯噔一跳,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他犹豫了,也许跟着人群往外走是最好的选择,可是连累别人被误伤怎么办?这一犹豫的功夫,教室里的人都过了他的身旁,往后门涌去,把他整个暴露出来。

江之寒心里叹口气,逆着大家跑的方向,几步到了窗口,跳到张桌子上。

龙耀把枪放在身侧,冷笑着看着江之寒。

江之寒看他刚才出刀的狠辣,和去而复返的行动,就知道这个家伙是个不要命的,枪是一定敢开的。就算是把猎枪,被打中了也不是件好玩的事儿。

他心里暗骂了自己两声,应该马上去找林师兄的,坐在教室里装作小事一桩,看起来很酷,真是傻到家的一件事情。这个浓眉宽肩的家伙吃了亏,会马上搞把枪回来报复,完全出乎江之寒的判断,而这个错误的判断让他现在的形势非常的不妙。

江之寒用眼角余光看了下外面,三楼不算太高,下面还有一溜儿花圃,比水泥地好些。他吐了口气,心里难免紧张,今天这局势丝毫不比那天面对二王的时候好,那时候毕竟还有一个持枪的林师兄站在身边。

龙耀看了一阵江之寒,突然就举起枪,江之寒头皮一麻,一个跳步就跳到了窗台上,耳里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声,“不要啊。”

龙耀转眼看去,林晓正对着他摇头,眼中满是哀求的神色。

趁着他一分神,江之寒的眼睛飞快的扫了一眼龙耀和林晓,一咬牙,纵身跳了下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