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65章 余波

这几天江之寒出现在四十中的校园里,迎接他的目光很复杂,有畏惧的,有感激的,也有愤恨的。四十中这一代社会闲杂人员特别的多,和学校里少数的流氓学生勾结在一起,让这一带搞得很混乱。这帮家伙大多数时候也不敢做什么大的坏事儿,无非是小的敲诈勒索,甚至不过是过过干瘾的欺负一下老实的小孩儿,取得一点奇怪的心理满足。对这些事情,附近派出所的人也懒得管,只要不出人命,没有大宗的财物损失,其它的报案基本都是石沉大海。久而久之,小的案件受害者都不会去报,因为知道去了也是白搭,不过浪费时间而已。

自从严打开始,这一带的几位大哥跑路的跑路,被抓的被抓,三角脸俨然已是市面上新的老大。没想到,老大没有当几天,就栽在了江之寒手里,而且栽的很惨。

对于大多数四十中学生来说,当然是乐于见到这帮家伙栽跟头的。不过,学校里也不乏这帮人的小弟和朋友,再加上四十中有一种很奇怪的舆论氛围,凡是找警察来抓人的家伙都是大反派,所以那些敌意的目光也就不难理解了。

江之寒虽然不太在意这些,在学校却是更孤立了。对这个一来就掀起大浪的家伙,绝大多数的人都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由于勒索事件的冲突,现在连林晓和楚婉见了他都翻翻眼,装作不认识。

江之寒这些天在学校里独来独往,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学习或是读自己想读的书,不用担心老师干涉,日子过的还算畅意。

下课铃响的时候,江之寒咬着铅笔头,在想一个问题,浑然没有察觉到。过了好几分钟,他从沉思中醒过来,看看教室,大多数人都出去活动去了,再看看窗外,球场上一片喧嚣。江之寒坐在那里,忽然觉得独来独往的生活也挺适合自己。去年在七中的时候,其实除了最亲近的几个朋友,他和其他人交道打的并不多。江之寒回头看,从骨子里自己还算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人。

江之寒正坐在那里一日三省其身,班长习娟走过来,说:“班主任叫你去教师休息室。”

江之寒走进教室休息室,和王老师打了招呼,在她对面坐下来,发现休息室里坐满了老师,而且大家毫不掩饰的在那里打量着自己。

王老师说:“我这几天在教师进修学校学习,没有及时的关心你这个事情。老师听说前几天有校外的流氓勒索你,是么?”

江之寒回答道:“是的。”

王老师问:“都解决了吗?”

江之寒说:“暂时看应该是吧。”

王老师叮嘱道:“你要小心他们的打击报复,放学的时候不要一个人走,不要走的太晚,有什么事情要来找老师。”

江之寒说:“谢谢老师的关心。”

王老师还是不放心的说:“你一定不要掉以轻心,虽然有几个人被带走了,要防着他们的同伙来找你算账。”

江之寒呵呵的笑了两声,“老实说,我就害怕他们不来找我算帐。”

这话说的豪气了,立马旁边一位正在喝茶的老教师被呛到,使劲咳嗽了几声。

王老师说:“下节课是我的课,教务处王主任要找你,你现在就过去,和王主任谈完话再回来,晚一点也没有关系。”

江之寒出了教师休息室,又去隔壁的三层办公楼见绰号阎王的王主任。

王主任见了江之寒,态度很是和蔼,让他坐下,要他详细讲讲那天的情况。

江之寒想了想,捡他想讲的大概讲了五六分。

王主任说:“平时我们这里报案,难得请到派出所的同志来一趟,你这次,倒是请动了不少的人。我听说,刑警队和110特警队的同志都来了的。”

江之寒敷衍说:“因为他们敲诈的财物数量很大,所以……警察叔叔们很重视。”

王主任看他一眼,见这个学生不肯露出口风,便说:“这一次他们抓捕了十几个人,虽然解决的是你的切身问题,客观上也帮助我们学校解决了不小的治安问题。学校领导想请派出所和公安局的领导同志吃个饭,你可不可以帮忙带个话?”

江之寒揉了揉鼻子,看来王主任这老狐狸根本不信什么警察叔叔很重视这样的话,一心认定自己认识公安局的大人物,才能请出这么多的警力。

他快速的考虑了一下,既然要在四十中混下去,以后自己还想逃逃课什么的,和王主任的关系还是要搞好了,就不再敷衍,一口答应下来。

中午放学的时候,江之寒照例慢腾腾的收拾好东西,才站起来。

楚婉走过来,说:“你等一下。”

江之寒面无表情的问:“有什么事么?”

楚婉放软了声音,说:“可以等一下么,我有事要问你。”

江之寒坐下来,等到教室里其他的人都走掉了,楚婉说:“今天晓晓被派出所的人带走问话去了。”

江之寒看着她,不说话。

楚婉咬了咬嘴唇,说:“那件事,开始的时候是晓晓叫了几个人去吓唬你一下,只是看不惯你嚣张的样子。她说,只要你求求她,她就可以帮你摆平的。可是……后来的事情,真的和她没有丁点儿关系。她还去找了那边的人,不过人家不卖她面子。”

江之寒轻轻哼了一声,说:“派出所的人叫她去干啥?”

楚婉说:“我也不太清楚,昨天就有一个民警到学校来问过话了。没想到,今天直接把她叫到派出所去了。我听晓晓说,那些家伙害怕了,所以乱咬一通,说开始是她唆使来勒索的。”

江之寒说:“说的也不完全错啊。”

楚婉急道:“她怎么可能叫人来勒索你几千块钱呀?”

江之寒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直看到楚婉避开了他的目光,才说:“派出所那边,我可以帮忙打个招呼。不过有一个条件,让她自己来保证,以后别做这些幼稚的事情,纠缠不休。”

下午上课的时候,江之寒注意到林晓已经坐在她的座位上了。放了学,他便耐心的坐在座位上做家庭作业,等着林晓来负荆请罪。在四十中,虽然没有倪裳的家庭作业可以抄,但有几个好处,一来作业的量不多,二来即使不交好像也没什么人来找他。所以,江之寒基本是捡自己觉得有意义的做,从这一点讲他还是很享受这里的新生活的。

等到其他的人都走了,林晓和楚婉走到江之寒前排的座位,面对着他坐下来。

江之寒放下笔,抬起头来,看着她们俩。

林晓冷着一张脸,“你说,只要我保证什么,你就会去派出所打招呼。”

江之寒说:“没错。”

林晓说:“你要我保证什么?”

江之寒说:“保证什么?不要做些无聊幼稚的事来打扰我。”

林晓问:“我做什么无聊的事纠缠你了?”

江之寒冷笑道:“问你自已呀,你自己不清楚么?”

林晓一扬眉毛,“没错!那几个笨蛋是我叫来吓吓你的,没想到有人扮猪吃老虎,很能打哦,而且还会假装害怕,找来几十个条子把人都抓了,心黑的很,不愧是个阴险小人。”

江之寒也不生气,饶有趣味的看着她。

林晓说:“我长这么大,还不知道怎么做保证不再犯这样的事!我就这样了,你怎么着吧?”越说声音越大,“你有本事,就去叫你认识的警察把我抓起来呀。”

林晓倏的站起来,还不解气,一拍桌子,激动的说:“有本事叫人把我抓起来呀,抓起来扔进监狱去,关个几年!反正怎么着不都是你们这些人说了算的么?”

转头叫楚婉,“小婉,我们走!”又对江之寒说:“江之寒,我等着你!”拉着楚婉的手,怒气冲冲的走了。

江之寒被她这通突发的脾气震住了,一时呆在那里,目送着她出了教室。

林晓拉着楚婉的手,一路疾走,走出去好远,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才停下脚步,抱着好友,嘤嘤的哭起来。

楚婉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柔声问:“怎么了?派出所的家伙都说什么了?”见她不说话,只是哭,急道:“你倒是说话呀!”

林晓抬起头来说:“也没什么,就是反复吓唬我,要我说实话来着。”

楚婉问:“就这样?”

林晓轻轻的嗯了一声。

楚婉说:“那你干嘛哭这么伤心?”

林晓嘟嘟嘴,不说话。

楚婉看着她,“你……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那家伙了吧?”

林晓嗔道:“你说什么呀?”

楚婉叹口气,说:“反正呀,我不喜欢他那样的。前几天还装乖乖仔叫你姐姐来着,说翻脸就翻脸,又心狠手辣。这样的人,什么时候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

林晓说:“我听赵庆说,丛林那几个家伙这次可能是栽到底了,江……江之寒在警察那里好像有很硬的关系,而且听说他那天在包里带了两万块,所以现在说是特大抢劫勒索案。”

楚婉张大了嘴,“两万块!天,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过了一会儿,又问:“这家伙又有钱又有人,干嘛没事跑到我们学校来?有病吗?”

林晓叹口气,说:“谁知道呢?”

楚婉说:“你知道我最讨厌他哪点吗?他和我说话的时候,常常带种居高临下的不屑的样子,讨厌死了。”哼了一声,又说:“不过呢,一出手就拿的出两万块的家伙,你要和他好,我也不反对哦。”

见林晓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问:“你还有什么心事?”

林晓长叹了口气,“不是不给你说,说了又有什么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