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60章 保护费【上】

林晓站在包子巷的头上,看见江之寒皱着眉头,往这边走来,嘴角不由的翘起来。见江之寒走近了,她嘻笑道:“愁眉苦脸的,在老情人那里吃鳖了么?”

江之寒已经看到了她,也许是心情不好的原因,今天又觉得她的卷发特别的难看。本来天生丽质的一个年轻女孩,为什么把自己打扮的乱七八糟?江之寒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只回给他一个冷冷的目光。

林晓叫道:“喂,装酷装到姐姐我面前来了,你有没有搞错?”

江之寒转头看她一眼,自顾往前走。

林晓怒道:“你给我站住!前两天要请假的时候,就叫姐姐,一转眼就给我脸色看了!”

江之寒是自认为一个讲究公平讲究道理的人。林晓前几天确实帮他请假了,而且这两天他发现班里坐的近的几个男生对自己的搭讪都爱理不理,说起来林晓和楚婉是班上真正主动和自己说过话的人。

江之寒停下脚步,勉强挤出一个笑脸,说:“那件事,还没谢你。班主任怎么说?”

林晓走过来,把书包拿在手里,“书包太重了,帮我背一下。”

江之寒看了她一眼,终究还是把书包接过来,拿在手里。

林晓撅起嘴,有点得意的笑了笑,说:“老实跟姐姐讲,你是什么来头?”

江之寒不解的看着她:“什么意思?”

林晓哼了一声,“不要告诉我你没什么来头哦。我去帮你向王老太婆请假,她居然只是点点头说知道了,什么都不问。”

江之寒说:“王老太婆?你是说王老师吗?她才四十几吧。”

林晓说:“她打扮的难道不像老太婆么?未老先衰。”

江之寒问:“她得罪过你么?”

林晓摇头说:“你不明白,在我们这里,老师和学生是天生的对头。”用手比划着,“我们,和他们,你明白?”

江之寒摇了摇头。

林晓说:“你知道为什么现在没几个人愿意理你?”

江之寒扬扬眉毛,“为什么?”

林晓说:“因为你……是和他们一伙儿的。开学第一天,阎王就跑来关心你,从此你就被划出我们的范围了。”

江之寒问道:“谁是阎王?”

林晓说:“教务处王主任,就是那天坐在你后面那个人。”

江之寒问:“为什么叫他阎王?”

林晓说:“我不清楚,不过听说他最狠毒的事迹就是一次开除了七个人。”

江之寒笑了笑,“这样啊,看来是个工作认真负责的同志。”

林晓又问:“大白天的,老情人找你去干嘛?约会么?她是七中的吗?”

江之寒笑道:“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忽然又觉得面前的大卷发也不是那么讨厌,虽然还是有些聒噪。

林晓又说:“你敢开学第二天就跑出去约会逃课,大家都议论说,你还是有救的,有可能成为我们中的一员。”

江之寒听了,倒是被她奇怪的道理逗乐了。

下午放学以后,轮到江之寒留下来打扫教室清洁。至于为什么开学第一周就轮到他,大概是在这里不招人待见的原因。和他搭档的很巧,是林晓和楚婉。去年在七中,江之寒总是搭档同桌的倪裳做教室清洁。倪裳对这种事总是极端的认真细致,江之寒开始总是笑话她,后来却慢慢被她同化了。

林晓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除他们两个其他的人都回家去了。楚婉说她今天有事,林晓自作主张让她先走,说反正这里有一个免费的劳动力可以驱使。

林晓从抽屉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点上火,吸了一口,很惬意的吐出一个烟圈。她微微眯着眼睛,看江之寒卖力的擦着玻璃,直把一块玻璃擦的亮堂的可以映出人影来。江之寒见她偷懒不做事,也懒得和她废话。以前和倪裳一起做清洁的时候,他经常自告奋勇要一个人做,想讨好恋人,却从没有被批准过。

林晓看着江之寒手脚麻利的擦了黑板,扫了地,擦好玻璃,最后开始用拖把拖洗地板,自己理所当然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江之寒走到她身边,林晓抽出一根烟,问:“来一根?”

江之寒摇摇头。

林晓低沉的笑了声,说:“忘了你是乖孩子了。呵呵,一班每周的清洁好久没有做的这么干净了。”

江之寒很不喜欢女生抽烟的样子,他皱了皱眉头,从林晓身边走过,不理睬她。

林晓不满道:“小弟弟,帮姐姐我做做清洁,你皱眉头干什么?要知道你现在人缘可不好,没有我罩着你,在四十中可是混不下去的。”

江之寒只顾做自己的事,不说话。

林晓却也不觉得无趣,继续唠叨说:“再说了,前两天是谁帮你请的假,不能一转头就忘了不是?”

江之寒抬起头来,说:“成,我这人最讲公平了。你帮我请次假,我帮你做次清洁,咱们俩扯平了。”

林晓说:“那怎么够?至少今天请我吃晚饭吧。”

江之寒说:“帮忙请个假,就要请晚饭?”

林晓说:“别过河拆桥呵!你想想,这个班上的人,现在谁肯帮你做事?以后有什么事儿,你还不得指望我不是?”

江之寒一边拖着地,一边说:“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啊,我考虑考虑吧。”

林晓把烟头扔到教室角落的撮箕里,眯着眼睛笑起来,一副吃定了江之寒的样子,看起来很开心。

江之寒风风火火的一口气把清洁做完,到外面去最后把拖把洗了一下,就准备收工了。拿着洗好的拖把往教室走,迎面就碰到了上楼的伍思宜。

江之寒有些惊讶,“你怎么来了?”

伍思宜给他一个明媚的笑,“周末了,当然要来蹭有钱人一顿晚饭了。”

江之寒笑道:“没问题,我放好东西就出来,你就在这儿等一分钟。”

回到教室,把拖把挂起来,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对林晓说了声再见,就往外走。

林晓叫道:“喂,想要混掉晚饭么?”

江之寒还算保持着他绅士的本性,说:“改天吧,我今天约了朋友。”径直往外走去。

林晓站起来,叫道:“喂,你给我站住!”

江之寒不理她,走出了教室门。

林晓走到后门,打开走出来,正看到江之寒笑着和伍思宜打招呼。她看着一身时髦装扮,明眸皓齿,体型婀娜的伍思宜,不由站住了脚,心里莫名有些自卑混合着愤恨的感觉,咬了咬下唇,眼睛里冒出一丝火来。

伍思宜打趣江之寒说:“有女孩子在后面追你呢。”

江之寒撇嘴说:“别理她。”

伍思宜还在那里评头论足,“长的不错哦,就是头发弄的太糟糕了。”

江之寒说:“得了,别变相夸你自个儿了。”

伍思宜似笑非笑的,“你这家伙,才来一两个星期哦……真是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