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56章 调戏与反调戏

开学第一天,也是高中最后一年的第一天。

江之寒对此倒是没有太大的期待。股市的开启就在眼前,一切的准备工作都进入了最后的阶段,江之寒正在认真考虑派谁去沪宁,代表自己加入执行的团队。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别的问题要担心。

杨老爷子的亲笔信昨天到了,对于投资的事一笔带过,让江之寒全权处理。但对于他练功遇到的问题,杨老爷子倒是洋洋洒洒写了一整张,最后给出的建议是:

修身为先

切忌冒进

有事多问二师兄

由于顾司令打了一声招呼,二师兄关山河在军队的一个下属企业拿到了一个清闲的职位,还被聘请做了军分区兼职的武术教练,偶尔会去顾司令家指点一下顾望山母亲的养生功法。关山河已经在中州安顿下来,但妻子孩子还留在乡下,要照顾年迈的母亲和身体不好的弟弟。

对于家长们谈虎色变的四十中,江之寒倒是没有时间多去想它。在他看来,就算那里秩序乱一点,凭自己现在的功夫自保是足够了。至于说到学习,教师质量差也就算了,主要还得靠自学。再说高三也不学什么新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复习以前的内容。楚明扬主动提出来,以后班上所有的资料,他都会复印一份给江之寒。

江之寒倒是想到一个事情,心里有些兴奋。在七中,即使你成绩拔尖,或者来自特权家庭,一般情况下是不能无故请假的,学校的纪律非常的严格,所以每天六节课加早自修【到了高三还会有晚自修】都是逃不掉的。四十中的情况应该不太一样,如果和校长老师们搞好关系,出勤少一点应该也没有问题吧?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江之寒走在去四十中的路上,学校比七中离家还要近,不过七八分钟的路程。从家里出来右拐,往下走两百多步的阶梯就到了。这条向下的路,据说很久以前有一个包子铺开在边上,非常的有名,就取了个名字叫包子巷。

江之寒沿着包子巷往下走,心里盘算着股市的事情,真说的上错综复杂。转念之间他又想起去年的今日,开完朝会,那个小喇叭给他带来新同桌的消息。然后,那个白色T-Shirt浅蓝色牛仔裤,经常微笑着的女孩儿就出现在眼前,那场景仿佛就在昨天。

分手后的这个暑假,江之寒显然没有悲痛欲绝,什么事都做不下去。他雄心勃勃的准备着股市的开张,也越来越多的在台球室和酒吧一条街那一带厮混黄昏和傍晚的时光,生活看起来还算潇洒如意,又不乏繁忙充实。但倪裳这个名字和她的样子,时不时的会顽强的浮现出来。有时候是楚明扬这样的家伙造成的,有时候是某样东西或者某个地点自然触发的。顾望山讽刺江之寒是“情圣”,江之寒倒也不引以为耻。他倒觉得,自己不需要分手了就赶快把对方忘的一干二净,然后努力营造出我现在很快乐的场景,就是坚强自信的表现。

在江之寒心里,分手了会想念,是很自然的事情。如果一下子都忘却了,岂不是说那大半年的卿卿我我和山盟海誓都是在演戏?

江之寒是全心的投入到这段感情里去,所以他还是忍不住会思念。但渐渐的,他有些不满自己。每次想到倪裳,情绪就会低落好一阵,甚至一整天。难道我真的是“情圣”?江之寒有时候颇有些嘲讽的拷问自己。

想到这些,江之寒有些心烦意乱。他心不在焉的往下走,下一刻他发觉自己左肘撞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练功渐深以后的本能反应,让江之寒极快的往旁边跳了一小步,左掌很自然的竖起来,护在身侧。

江之寒定眼看去,两个女生站在一边。身材高大的那位,烫着一头卷发,最先跳进江之寒眼里的是她的红唇,有些夸张,但不掩性感。这个女子有双长长的眼睛,江之寒第一眼看到就想起一个词,媚眼。

那女子微微眯着眼睛,促狭的笑道:“哟,占了姐姐的便宜,还作出被非礼的样子?!”

江之寒看到自己竖起的左掌,脸红了红,把手放下来,觉得自己的本能反应有些可笑。

那女子看江之寒红了脸,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哟,还害羞了,刚才撞我这里的时候怎么没有害羞?”挺了挺胸脯。

这个地方离四十中的校门已经很近了,江之寒心想,Kao,四十中果然不是盖的,第一天就遇到一个像太妹一样的女子。

那女子看见江之寒脸红了,脸上的笑容更盛了,饶有趣味的上下打量了他一阵,问:“你是哪个学校的?”

江之寒眨了眨眼睛,很乖的回答:“四十中。”

那女子偏头看着他,“看你乖乖仔的样子,还以为你是附近七中的呢。我怎么从来没有在学校里见过你呢?”

江之寒说:“我新来的。”

那女子媚笑道:“小弟弟,你撞到姐姐我了,要怎么赔呢?”

江之寒发现自己成了调戏的对象,心里奇怪的有些兴奋。这一年来,他习惯了是比同龄人成熟的那位,习惯了和成年人的世界打交道而且很多时候被他们尊重和当作成年人来对待。突然发现有个同龄人把他当作小弟弟来对待,对这个游戏倒是有些兴趣。他心里说,就让七中和倪裳都成为过去时吧,我要体会一下四十中的新生活。

江之寒很乖的问:“应该怎么赔?”有些害怕的样子。

那女子偏头看看她的同伴,娇笑道:“怎么样?脸红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江之寒暗自笑了笑,站在那里等待宣判。

那女子回过头来,说:“这个嘛,我还没想好,先记在这里,反正你也跑不掉的。现在呢,先叫声姐姐来听听。”

江之寒说:“可是……你看起来比我还小啊。”

那女子咯咯娇笑起来,“高一的小家伙,嘴巴还挺甜的,还不快叫姐姐!”

江之寒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叫了声,“姐姐。”

那女子很开心的笑了两声,说:“好了,以后在学校姐姐罩着你,再没人敢欺负你!”走过来,往上伸着手揉了揉江之寒的头。江之寒偏了偏,还是没有躲过去。

那女子问:“你叫什么名字?”

江之寒说:“江之寒。”

那女子说:“我叫林晓,记住了么?”

江之寒点点头。

三个人一起往校门走去,那女子介绍她的同伴,“这是楚婉楚姐姐。”

楚婉笑道:“你好福气哦,开学第一天就收了一个帅帅的小弟。”

又问江之寒:“初中在哪里读的?”

江之寒很老实的说:“七中。”

林晓说:“可怜的小家伙,从七中被踢到四十中来了,这前些天有你受的。”

说着话,三人已经进了校门,走上高中教学楼的楼梯。四十中也有一个田径场,就在高中教学楼的旁边,但整个校园比起七中要小很多,教学楼也显得陈旧许多。

林晓一路走过,有不少人和她打招呼,几个看来相熟的女孩儿还指着江之寒,玩笑说,新收的小弟?林晓很得意的点点头。

三人上了二楼,林晓拍拍江之寒的肩,“我忘了,你的教室在一楼,你是哪个班的?”

江之寒笑道:“我先去看看姐姐你的教室在哪里。”

林晓娇笑道:“乖,跟着我吧。”

三人上了三楼,往左拐,到了走廊尽头的那间教室。江之寒抬头看门口的标牌,高三一班,正是自己要进的班级。

林晓说:“我就在这里,记住了?”

江之寒却不停步,随着她往里走。林晓有些诧异的看他一眼,江之寒微笑着说:“进去看看。”径直走进了教室。

讲台上,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正站在那里,手里拿着名册,是一班的班主任王老师。

她看见走进来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学生,心想这应该就是新转来的那位了。这个学生阮校长和古副校长都特地找她打了招呼,自己当然不会怠慢了。

王老师笑了笑,问:“你是?……”

江之寒说:“江之寒。”

王老师说:“我是一班的班主任,我姓王。江之寒同学,欢迎来到我们班。”

江之寒礼貌的点了一下头,说:“王老师您好,还请多关照。”回头朝一脸惊诧的林晓眨了一下眼睛。

林晓发觉自己被耍了,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但转眼间又哼了一声,笑起来,自己走到座位坐下来。

王老师指了指最后一排一个单独的空位,说:“你先坐那里,如果需要,我们以后再调整。”

八点钟的时候,新学年的第一天正式开始了。教室里新来了一位老师,后排一个学生小声嘀咕道:“怎么第一天阎王就跑我们这里来了?真晦气。”

王老师说:“教务处王主任今天也来参加我们的第一节课。”王主任点了点头,径直走到教室最后一排,搬了张凳子,坐在江之寒后面。

四十中高三一班的课堂,没有江之寒想象的那样的嘈杂或是混乱。王老师站在讲台上,做的事情也和四十中的老师没有什么两样。她讲了大概十几分钟高三的重要性,说了些激励的话,最后说:“我们高三一班是学校最寄予厚望的班级,所以同学们要认真努力,不要辜负学校和你们父母的希望。考上了大学,你们的人生会走上一条远为轻松和远为容易的道路,所以为了你们的明天,大家要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努力。”王老师说:“这学期开始,我们班来了位新同学,江之寒同学,请站起来。”

江之寒依言站起来,微笑着点了点头,有人回头看了眼,但没有什么反应。

王老师说:“江之寒同学,你坐下吧。江之寒同学曾经在省里面的物理竞赛获得二等奖的优异成绩,我希望你来到一班以后,能够和其他同学互相帮助,共同进步。”

王主任在江之寒身后叫了声他的名字,江之寒回头看他。王主任是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两鬓有一点花白了。他看着江之寒说:“到了四十中,要更加努力。”

江之寒点了点头,认真的说:“我一定会的。”

王主任向他点了点头,说:“有什么事到教务处找我。”站起身来,走出门去。

下了课,王老师把江之寒叫到教师休息室,单独关心了几分钟。江之寒回到教室,走进门,就看见林晓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楚婉坐在前面一排的座位上。

看到江之寒走过来,林晓哼了一声,“好哇,敢耍我?”

江之寒摊摊手,“我是新来的呀,我又没说过我是高一的。”

林晓问:“你是属什么的?”

江之寒说了自己的属相,林晓说:“所以,我还是姐姐。今天撞了我一下,又骗了我一次,这两个帐我都记下了,你就等着慢慢还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