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52章 状元楼与宫廷菜

古人说,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是很有道理的。出游一趟回来,江之寒觉得心情畅了,心境宽了,几个困扰自己的问题也有了些头绪,比整日枯坐在陋室里真要强上不少。

自从转学事件以后,江之寒和父母的关系冷了下来,在家里呆的时间少了很多【经常在老爷子的四合院打发时间】,去书店的时间也少了。一方面,江之寒最近确实忙于股市这边的事,书店的经营已经不是他关注的重点;另一方面,父亲表现出了他执拗的一面,上次事件以后对江之寒总是不太理睬的样子,而出乎江之寒的意外,母亲也没有主动来找他长谈。

坐在回程的车上,江之寒回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心里不得不承认父母已经是极其开通的人了。试想一下,如果是倪裳跑回家,突然说自己要从七中转到四十中,还不肯说具体的理由,她的父母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把这个事加到任何一个自己的朋友身上,他们的父母恐怕都没有自己的父母那样好说话。

想通了这一节,江之寒越发愧疚起来。他深知母亲是个极要面子的人。如果说起儿子从市里的重点七中转到声名狼藉的四十中,又说不出具体的理由,一定觉得在亲友面前是件极丢脸的事情。父亲恐怕也是如此吧。

回到中州是下午时分,江之寒下了车,就去菜市场买了菜,回家做好了,算好父亲要回家的时候,就给书店打了电话,让母亲也回来吃晚饭。

历蓉蓉最近虽然对儿子有些不满,但儿子毕竟是儿子,出去了大半个星期,心里实在是挂念的紧。放下电话,吩咐几句,就赶回家来,正好和丈夫一前一后进了家门。

江之寒已经摆好了碗筷,端上了做的菜,母亲最爱的鱼香肉丝,父亲喜欢的口水鸡,一盘青菜,一个宫保鸡丁,加一大碗金银蹄花汤。

江永文还是一副扑克脸,没有什么表情。历蓉蓉毕竟心疼儿子,对他说:“别板着一张脸,给你做这么多好吃的,你去问问,有几家小孩儿会煮饭的,别说做菜了,更别说做的不比你差。”

江之寒给父亲倒了一小杯白酒,装作老实的给自己和母亲倒的是桔子汁。

他端起饮料杯子,诚恳的说:“爸,妈,前些天都是我做的不好,害你们为我担心了。这杯酒,”,想起自己喝酒喝惯了,也说顺口了,咳嗽一声,说:“这杯饮料,是向你们道歉的。”说着喝了一口。

江永文沉着脸,但总算喝了口酒。

江之寒说:“爸,我知道说什么都没法说服你。这样吧,我给你一个保证。等到高三上学期结束的时候,我会找温校长要一份七中的考题,拿回来比着时间自己做一份。如果成绩比这一年我在七中的时候差,下学期的时候我一定托关系转出四十中,去一个好的学校。你放心,这一点是可以办到的。”

江永文沉声说:“既然办得到,这一次为什么不去那里呢?”

历蓉蓉在旁边帮腔说:“你也别没完没了的了。儿子已经给你保证了,你就相信他一回。上一年,他看起来在别的事情上分了心,不是成绩还是进步了么?”

江永文说:“期末考了二十一还是进步了?”

江之寒诚恳的说:“期末确实考的不好,我向你道歉了,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的。”

吃过饭,江永文去洗了碗。江之寒本说自己要洗的,父亲冷冷的说:“做饭的不洗碗,这是我们家的规矩。”不再理他。

历蓉蓉拉江之寒进了他的房间,坐下来,说:“终于肯认认真真的道歉了。那么,可以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么?”

江之寒有些不好意思,他说:“妈,你真是世上最开通的妈妈了。真的,经过这段时间的事情,我才更觉得这一点。这一次让你担心,我很是过意不去。”

历蓉蓉说:“你也别给我戴高帽子。换在一年前,我是决不会答应的。现在有些不同,因为我感觉到你长大了,在我眼里已经是成年人了,所以可以处理自己的问题。”

江之寒说:“我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总之事情很复杂吧。说简单一点呢,就是我喜欢上一个女孩子,她很优秀,也很喜欢我。结果……被她父亲发现了。她父亲说,害怕我们早恋会影响到高三的学习,要其中一个人离开七中才放心。如果我不走的话,他就让他女儿转学离开。”

历蓉蓉扬扬眉毛,“所以你就主动要求走了?”

江之寒看着历蓉蓉的眼睛,认真的说:“一直以来我也不是存心要瞒着你。只不过她父母对这个更敏感一些,应该也可以理解,女孩子的家长嘛。她……本来是说,最好过了高中再在一起的,是我坚持,所以才开始谈的恋爱。而且,她比我要单纯好多,所以我觉得让她去承担这件事的后果是不公平的。”

江之寒拉着母亲的手,诚恳的说:“前个春节的时候,你和我说,这世上总有些人,你愿意真心的对他们好,而不介意这样那样具体的东西,或者想着实际的回报。后来我才真正的了解你说的话,我是真心的希望她好,希望她能有一个平平安安,幸幸福福的人生。”

※※※

回到中州,就意味着回到原来的生活节奏。

上午九点半,公司的几个高层在学校食堂旁边的办公楼开会,主要的议题是听取肖邯均关于食堂经营和新项目策划的情况汇报。

肖邯均首先谈到了最近食堂经营的重心:新一年的合同签约和解约。

由于暑假来临,食堂的正常营运已经停了大半。但由于这一学年来,食堂的饭菜深受广大师生的欢迎,很多教师和教师家属都提出希望假期的时候食堂也能提供部分服务给住在学校家属区的住户。同时,高三和初三的学生,还有一个月到一个半月的时间在学校补课,食堂也同时向他们开放。但出乎肖邯均意料之外的是,周围一些厂矿企业,事业单位,还有少数住家户仍然跑来打饭买菜。看见需求如此强烈,肖邯均决定在暑假期间开放整个二楼的营业。

新的人员招聘情况这一部分,肖邯均的精力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方面,他通过退伍兵的一个松散组织,物色了十几个人员,都已经进行了面试。另一方面,他也跑了才成立的简易的人才交易市场,虽然那里应聘食堂工作人员的好像并不多,他也收到了一些材料,而且受江之寒的委托,他还要招聘至少一名财务方面的专业人士,和部分有销售或者管理经验的员工。

本来江之寒和肖邯均最头疼的部分,就是解聘一批以前的雇员,倒是进行的极为顺利。一个原因当然是和宁校长结盟以后,肖邯均得到了强势校长和主管副校长的全力支持,这一次的事没有一个校方的管理人员出来说闲话。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前段时间刑警队张队长对食堂有人投老鼠事件的大力支持,加上现在大家都传开了,肖经理和他的这批亲信都是部队下来的,身手好,路子也野,敢来闹事的倒真是一个没有。找上门送礼和下跪哀求的倒有两三个,有人还是让自己的老婆出面。肖邯均对这颇有些头疼,但总算不是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

话题转到新项目的开发上。

肖邯均提交了一份比较详细的计划书,是关于率先启动的一家店,一楼规划出来是经营各种中高档的点心,同时供应冰淇淋和饮料。二楼则计划开一个环境优雅的茶室。肖邯均在计划书中,对经营的具体品种和计划中项目的执行时间都作了详细的说明。杜姐还提供了一份详尽的成本分析说明,包括内部装修,设备购买,人员聘用,和未来经营成本的逐项分析。

对于要开发的高档餐厅,计划还处于很初期的阶段。肖邯均的团队提供了两个基本的设想:一个是开一家粤菜馆,另一个是深度开发中州历史上的一些特色菜。

关于粤菜馆的部分,一提出来就有很多质疑的声音。有几个不利的因素是一下子就能想到的,虽然粤菜馆可以填补中州在这方面的空白,而且粤菜也名列四大菜系之中,但粤菜的口味和大多数中州人的口味相差较大,是否能吸引顾客要画一个大问号。另外一个是成本的问题,粤菜的食材,包括很多新鲜的海鲜,在中州这个内陆城市是没有的,必须靠空运。这样一来,成本非常的高,能不能赚钱是个大问题。

肖邯均对这些疑问倒也没有作太多的辩护,只是说这个设想还只是在初始阶段,也欢迎各种反馈的意见。他说道,之所以提出粤菜馆这个建议,是因为与中州所属的菜系相比,粤菜馆更容易做成所谓的高档餐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考虑。当然目前中州还没有一家真正的粤菜馆也是他提出这个方案的原因之一。

第二个初步的方案是深度开发中州本地的历史名菜。这个建议是受陈振中的一个邻居老伯的启发,他是作历史研究的。老伯告诉他说,很多传统菜的做法在过去几十年慢慢失传了。据史料记载,中州这个不大的地方,在明朝的时候也出了个状元,当时也是轰动一方,传颂许久的佳话。据传说,状元郎在赴京赶考前,家里在当地的一家酒楼为他饯行,他对那里的酒菜赞不绝口。后来他高中头名以后,酒楼的老板就到处夸耀状元郎是如何青睐自己店里的手艺,自己这个店又是如何沾了状元郎的贵气和文气,一时间酒楼声名鹊起,生意兴隆,冠于中州。

江之寒听了肖邯均的汇报,说:“两个方案都不错,还要继续把它们做的更详细一些。如果我们要做这个传统名菜,就取名叫状元楼就好了。”一众人等都说是个好主意。

江之寒笑道:“赶快去把名字商标抢注了,不要被人动手在前。你这个开发历史的注意很新颖,倒是启发了我。最近看小说和电视剧,发现我们国家的人还是有很深的皇帝情节,总是幻想有一个英明神武,无所不能的皇帝。以前几十年,大家都批皇帝怎样怎样是封建腐朽阶层的代表,现在好像风向变了,大家开始谈历代的几个著名皇帝是如何文成武德,英武盖世。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中,对这个皇帝还是既敬畏又好奇,所以现在才有这么多搞电视剧和文学创作的人拿它来赚钱。我们也可以往这个方向考虑一下嘛。譬如说,做个所谓的宫廷菜如何,皇帝老儿吃的,给你吃,多要点钱,应该不过分吧。钱要的太少了,你自己也不好意思,是不是?”

江之寒看到大家笑起来,就开玩笑说:“要是我们以后做一个宫廷菜,再做一个状元楼,就很齐了。想过皇帝瘾的,请走左;想当状元给皇帝老儿卖命的,请走右,各取所需好不好。”

会议结束以后,江之寒把程宜兰和肖邯均单独留下来,推心置腹的给他们讲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江之寒说:“不瞒你们两个,我最近准备投一大笔钱到马上要启动的股市里面。如果初期的走势符合我们最初的判断的话,还会分步的增加投资力度。你们放心,这绝不是在搞赌博。如果走势和预期的有差距,我们会把资金撤离出来,即使有损失也会控制在比较小的程度,不会伤害到实业这边的开发。”

江之寒接着说:“但和你们摊个底,如果一切进展顺利的话,短时期内,大概至少是半年到一年以内,我们手头的流动资金很多要往那上面投,可以供给这个项目的钱不会太多。当然,程经理,黄阿姨,和我,我们还在努力谈贷款那边的事情,但短时间内不愿意贷款的额度太大。我这样讲,是给你们一个大概的时间线,大规模的开发和营业可能要等到六个月到十二个月之后。但其实这段时间,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这个时间差可能恰好还是合适的。”

程宜兰说:“这边确实还需要一些时间。首先,详细的规划都还没出来。等到方案最后定了,等米下锅的时候,我们会来催你要钱的。”

江之寒说:“我看了一些国外餐馆运行的资料,建议你们也多看看。虽然不能完全照搬,有些经验还是值得借鉴的。譬如,如果要做这个状元楼,要考虑的外部配套有很多,举个例子,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宣传文案?内部装修布置怎么来迎合这个主题?有没有可能通过某些文化演出,文化活动来提高知名度?如果我们要找一些名人来宣传这个,哪方面的人比较合适?总之,这个事情很复杂,你们两位要好好的琢磨一下,做出一个完整的方案出来。”

结束了谈话,江之寒拿着肖邯均给他的详细的计划书,走出办公楼。

走在路上,他随意翻了翻计划书,在第二页的头上,写着规划中糕点甜品店的名字:风之裳。江之寒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把文件合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