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47章 冲突

周二的时候,江之寒卷入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冲突。

傍晚时分,厉蓉蓉难得提前回家,做了饭准备等父子俩回来一起吃,最近生意愈忙,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的时间愈少。

基本准备好了饭菜,江永文还没有到家,厉蓉蓉便抽空去给阳台上的花浇水,说是早上的时候忘了浇。一不小心,把一盆茉莉花碰倒了,摔在单元楼下的坝子里面。那个坝子三面都是印刷厂的单元楼,平时有不少退休的老头老太,或者是无业人士坐在那里聊天,打麻将,或者是打拳。

厉蓉蓉从阳台上往下看,还好花盆没有砸到人,连忙跑下去,想要收拾垃圾。到了院子里,没想到花盆虽然没有砸到人,却不巧砸到了一楼胡家老二放在地上的一个水杯。胡家在印刷厂的宿舍是出名的,父亲以前给厂长们开过小车,因为工伤现在已经提前退休了,靠退休工资生活;母亲是个家庭妇女,而两个儿子呢,大的一个因为打架斗殴,偷盗等不大不小的事情常常进出监狱。搞的久了,倒好像成了他横行这一带的资本:老子经常进局子的,你能把老子怎么样?老二呢,也没有个正经工作,据说是给录像厅作保安,也混街上的社团。有了这样两个儿子,加上他们的妈也是撒泼不讲理的人,在印刷厂这一带就有点螃蟹过街,横着走的味道。

不过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胡家两个小子虽然干过一些混帐事,对厂区里的人倒也谈不上动刀子的地步,做的最多的不过是占便宜,欺负老实人,偶尔会敲诈些小钱财。

比如说,水电局的人来收费,读的是每栋单元楼下面的总表,然后每个月每家轮着去查各个家的分表,然后把钱收上来。通常来说,各个分表的总和总是要比总表的读数要少一些,多的那些钱按理说就是一个单元十几家人平分。到了胡家,他们一口拒绝,说有差错是因为有人偷水偷电,既然不是我们家偷的,我们不摊这个钱。单元楼里的人都说偷水偷电最厉害的就是他们家,不过遇到这样蛮不讲理又横行霸道的,大家都忍口气,吃点小亏就算了。

再比如说,厂里三令五申不准在厂区里私盖小平房,或者临时住房,胡家老二就盖了一个。保安科的人来干涉,胡家老二说,老子结婚了,没有房子住,要不你给我再分一套。拉锯了几次,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让宿舍区的人最痛恨的倒不是这些,而是这两个兄弟白天经常呆在家里,最喜欢的就是在坝子里摆上麻将,搓几圈。他们喜欢叫人打牌,有时候甚至是半拉半扯的。赢了钱,你就乖乖的给吧;输了钱,他们也不说不给,通常是说身上没钱,下个月再给,来个拖字诀,直到拖的没了。时间长了,坝子里过路的人看到他们摆着麻将,一个个像冲雷区一样飞快的走过,被叫住了,通常会连声说,不好意思,今天确实有事,确实有事,改天再玩。

厉蓉蓉到坝子里的时候,胡家老二这天正好输了五十块钱,还喝了点小酒,一开口就要厉蓉蓉赔他一百块,说自己刚才正好就在旁边,受了惊。这显然是一派胡言,花盆落下来的时候,厉蓉蓉从阳台往下看,他还坐在七八步外的麻将桌边。

厉蓉蓉这个人的性格,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她以前经常教育江之寒,说在厂区这样的地方,只要你有道理,不要怕和人吵。相反的,你软一软,退一步,别人就会得寸进尺。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必须要咬紧牙和人斗,才能保护自己。

厉蓉蓉说,惊到你了,不好意思,我陪你20块。老实说,你这个茶杯我去买一个一模一样的,三块钱就够了,其它的是给你买酒压惊的。对于胡家的名声,厉蓉蓉知道的很清楚,并不想完全撕破了脸。

胡老二大概是下午输的太惨,或者是小酒喝多了点,冷笑说,二十块钱是打发叫花子么?

厉蓉蓉毫不退让的说,厂里好多工人一天工作八个小时,就挣差不多20块钱。

胡老二早听院子里的人说厉蓉蓉这一年发了大财,就指着她鼻子骂,说怎么越有钱越抠门,边说唾沫星子边四处乱飞。

厉蓉蓉厌恶的皱皱眉头,转身要走,被胡老二一把拉住袖子,争执起来。旁边有人过来劝说,也被胡老二叫开了。这个时候,江之寒看见母亲老不上来,下来看个究竟,正看到胡老二拉着她的袖子不让走。

江之寒走过来,一把把他的手拍掉,问是怎么回事。厉蓉蓉说了两句,江之寒就明白了,让母亲上去打电话,自己来处理这个事。

厉蓉蓉正在犹豫,江之寒催她快去。这一年来,厉蓉蓉已经习惯了听从儿子的建议,便转身上楼去打电话。

这边胡老二不依了,要阻止厉蓉蓉离开,非要敲出那一百块钱来。江之寒和他说了两句,听他口出秽语,已经不耐烦了,说,一百块钱你就休想了,有本事打我一下。

胡老二看见一个半大小子当面挑衅自己,二话不说,抡拳头就上了。下一刻,便捂着肚子在地上打起滚来。

本着泼皮无赖吃了败仗也不输嘴巴的习性,胡老二在地上大叫道,你敢打老子,你敢打老子,活的不耐烦了!

江之寒这些天折腾融资报告,已经觉得自己越来越有患得患失的感觉,即使荆教授的鼓励能给他一时的安慰,心里还是没有底,情绪烦躁的很。再加上失恋的影响,远比他预计的深久,心里早就憋着些邪火无处发泄。

听到胡老二鬼嚎,江之寒走上一步,补了两脚,冷笑说,想当老子?这两脚,硬生生踢出一颗牙齿来。

胡老二这一叫,把家里正关着门和两个狐朋狗友在看黄色录像带的老大叫了出来。胡老大一看弟弟吃了亏,带着人就冲过来了。

江之寒三拳两脚,把胡老大的两个朋友打翻在地。胡老大眼见不妙,跑回家拿了把菜刀,冲出来要砍江之寒。江之寒退了几步,看准他一个空档,扫腿把他弄翻在地,把菜刀踢开去,又补了两脚。

最后一个上阵的,出乎江之寒的意料是胡家兄弟的妈,年纪应该有五十以上了吧。胡老妈从来没见过儿子们在这一带吃过亏,加上自己也是撒泼撒惯了的,很英勇的冲上来对着江之寒又抓又叫。

对着五十几的女人,江之寒倒是狼狈起来,闪身避过十几下,终究摆脱不了她。胡老妈看见江之寒不敢还手,气势更盛了,一味的猛攻。江之寒被她追的恼火了,抓住她的衣袖,把她带到地上。

胡老妈坐在地上,哭天抢地起来,先是大叫杀人了,后来开始辱骂起江之寒的十八代祖宗。

江之寒本来就火上心头,被她一阵闹还无计可施,心里越发的郁闷。忽然之间,他想到对策,指着胡老妈说,马上给我闭嘴。

胡老妈看他一眼,撒泼道,要杀人了,杀了儿子,要杀我这个老太婆了。

江之寒也不说话,对着还没能站起来的胡老二就是一脚。这一次,把两颗门牙都踢了出来。

胡老妈惊恐的看着江之寒,好像不敢相信眼睛看见的东西。她凄厉的大叫了一声,习惯性的又嚎起来。

江之寒走到胡老大身边,飞起一脚,把他踢了两个转。这一次,胡老妈的嚎叫像被捂住了嘴,一下子消失了。她张着嘴,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俗话说,不要脸的怕不要命的,但不要脸的其实更怕的是能要他的命的。江之寒的行为已经超越了胡老妈那狭窄的思维范畴,所以她只能呆呆的坐在那里,像一个木制的人像。

看着呆若木鸡的胡老妈,地上躺着的四个大男人,还有一丝淡淡的血迹,江之寒却突然觉得有些兴奋的感觉。他四处看了看,坝子角落里已经站了好些看热闹的人。一抬头,几乎每层楼的阳台上都站着厂里的住家户。被他目光扫过,很多人都赶快低头避开。

打完电话下来的厉蓉蓉被惊呆了,十分钟以后,恰好在附近的林志贤带着几个手下出现时,也小小吃了一惊。

林志贤不动声色的问江之寒,你报的案?发生什么事了?

江之寒说,他们敲诈,然后执刀具伤人。

林志贤根本不听胡老妈重新响起的哭诉,一挥手,让四五个警察便进了胡家的门。不一会儿的功夫,搜出来三盘黄色录像带和一支打鸟的枪。

林志贤也不多话,只是吩咐道,全部带回去接受调查,顺便把报案的江之寒也带走了。

※※※

过了三天,林志贤来见江之寒,把事情的善后一股脑的都揽到身上。但是他说道,他有两个要求:一,是要求江之寒暂停他现在的练功,等到他二师兄下次来的时候好好向他请教一番,看有没有什么遗漏错误之处。二,他必须写封信,向春城的杨老爷子汇报这件事情,让江之寒心里有个准备,被责罚应当是免不了的。

冲突那天晚上,林志贤把江之寒拉出去吃饭,语重心长的和他谈了一番话。林志贤问江之寒为什么打的这么重,这样的小事,要学着不要自己动手,一个电话可以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亲自上阵。江之寒解释说,对方太气人,再加上最近压力比较大,练功也不顺畅,好像不太能控制住脾气。

林志贤说,这些人渣,你怎么搞都无所谓,你弄死了我都可以替你摆平。但如果其它场合,你还是控制不住冲动,随便乱用你学的功夫,到时候惹了祸,我对不起杨老爷子的嘱托。如果实在压力太大,干脆出去旅游一段时间,好好的散散心。

林志贤走之前对江之寒说:“你给我那份材料,我已经看了。我那里现在大概有三万块的闲钱,多半是这段时间英模授奖时陆陆续续得的奖金,我这些天跟你嫂子做了说服工作。她本来想拿去存银行的,现在都给你拨过来。”

江之寒笑道:“你这样讲,我压力好大!”

林志贤哈哈一笑,“钱是身外之物!”

江之寒送林志贤出门,便走边和他说,自己可能会出去旅游一周甚至更长,如果后续有什么事,家里让他多照顾一下。林志贤答应了,说最近的派出所和厂里的保卫处,他都打了招呼,110有一个出勤点离这里也不远,让他尽管放心,给胡家一万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报复。

林志贤今天一身制服来找江之寒,外面足足停了三辆警车等着他。他和江之寒并肩走出来,握了手,上车离去,作出的姿态很明显:哪个不长眼的要继续滋事,就是不给我面子。

胡家在家属区这一带称霸已有多年,前几天被江之寒一顿惨烈的暴打,然后又被警察搜家,又被逮捕审讯,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气焰。这些家伙也不是没进过局子,以前进局子就像逛亲戚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是可以拿出来威慑一般老百姓的谈资的。但这一次,胡家上上下下都有末日来临的恐慌,走在路上都不再昂首挺胸,而是畏畏缩缩的。这一带的住家户,对此多半都是心里乐开了花的。胡家兄弟虽然说不上穷凶极恶,但这些年来,小的恶事坏事是做了一堆,受害者也是颇为不少。

江之寒转身回家的时候,可以明显感觉到那些老太太大婶们对自己态度的变化。敬畏两个字那么清楚的写在脸上,包含在身体语言里面。如往日那样热情的招呼小辈一样的几乎没有了,大家或是矜持的笑着,或是有些讨好的笑着,眼光也有些躲闪。他还不知道,背地里大家都议论说,厉蓉蓉的儿子,现在既有钱,又能打,心又狠,还和警察关系铁,千万千万不要招惹到了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