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46章 融资进行时之二

不知道扯掉了多少根头发,江之寒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投资方案说明。他跑了一趟中州大学,交了一份给明矾,让他看看,如果可能让他父亲评点一下,就是意外之喜。又给了他一份,让他转交给荆教授。

荆教授现在位高名重,事务繁忙,江之寒揣测他多半没有时间看这个东西,也是抱了侥幸的心理,给了他一份,并提了几个问题,让他指点一下。没想到,一个星期以后,明矾让姗姗带回来一份荆教授的回复。在回复上,荆教授写着:

我以为,风险评估部分,不仅很必要,而且应该写的更详尽。

你需要的投资者,和合作者,应该是有远见但又知晓潜在风险的。

我入股8000圆。

江之寒看了,开心的笑起来,信心似乎一下子扩充了十倍。他兴致勃勃的把回信看了一遍又一遍,一天之内至少读了二十遍。按照荆教授的吩咐,他又稍微修改了一下文件,把心目中想了很久的潜在的募集资金的对象一一写下来:

罗行长兄妹

郭副行长家

温副校长家

石厂长家

林师兄

师父

戚处长家

小芹家

明矾是不必说的,由于某种原因,江之寒把陈书记划掉了。其他的人,譬如肖邯均和程宜兰,自己也是可以知会一声的,但他们应该都没有能力拿出太多的钱。

投资这个事情,有一个好处。在某些地方,并没有太多的商业秘密。即使你把意图告诉他们,他们把你抛在一边,自己去买,对江之寒也说不上是什么太大的坏事。市场这么大,是容得下多几个的买家的。大趋势来说,买的人越多,总归是件好事。

晚上的时候,楚明扬前来拜访。两人在庭院里摆开桌子,杀了两盘象棋,一胜一负。收好棋子,便拿出茶泡好,就着茶,聊起天来。

楚明扬说:“老大,以前我总觉得,你们俩在一起,总是你在照顾她,将就她,关心她。这一次,又是你转了学校,为了她能安心读书。想起来,你好像挺委屈的。今天见了你,我看还是倪裳可怜一点。”说起薛静静讲的倪裳如何抱着她痛哭一刻钟的事情,楚明扬开玩笑说:“这两次来见你,你可是一秒钟都没有抱着我哭啊!”

江之寒笑骂道:“你别恶心我了,我其实已抱着很多美女哭过了。你?门都没有!”当时分手的时候,江之寒看见倪裳一滴泪都没有,心里多少是有些挫折感的。听到楚明扬这么说,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朋友不会撒谎来骗他,有些心痛的同时,竟然也有些淡淡的开心。

楚明扬又说:“我昨天和薛静静一起去见过倪裳,她瘦太多了,下巴都尖的我认不出来了。我问她这个暑假怎么过的,她说从春城回来,就天天关在家里看书。我看呀,还是你潇洒,所以也不为你鸣不平了。”

江之寒哼了一声,“我才不需要你替我鸣不平呢。对了,你台球打的如何?我最近打的多了,技艺大涨,明后天有空去切磋一把?”

楚明扬说:“你现在也打台球了?”

江之寒说:“是呀。最近和两个美女切磋台球,进步还是很大的。”

两人说了些闲话,楚明扬看到江之寒书桌上的文件,拿过来看了看,说:“这个虽然不太懂,但好像很有意思,真的能赚大钱?”

江之寒说:“有风险就是了,这个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

楚明扬问:“能给我拿回去好好看看么?”

江之寒说:“你拿一份走好了,我复印了很多份,但记住不要给别人看,记住哦。”

楚明扬很郑重的答应下来。

※※※

楚明扬在灯下看江之寒写的东西,虽然有些一知半解,心里对老大倒是越发的崇拜起来。自己看起来都很费力的东西,居然是他拍脑袋想出来的。

楚明扬囫囵吞枣的看了一遍,又返回去看了第二遍和第三遍,想想可能的收益,心里也很兴奋。可惜家里比较拮据,父母都是老实人,对这个东西多半是不敢出钱的。楚明扬有些懊恼的想了想,忽然灵光一闪,拿起电话,给薛静静打了个电话。

第二天上午,按约好的时间,楚明扬和薛静静一起去倪裳家看她。倪建国看到有同学来,只要不是江之寒,他倒是欢迎的。女儿这些天太沉默寡言,让他开始焦虑起来。倪建国很热情的招呼两人,借口有事,自己出去了,让年轻人在一起说自己的话。

放假以来,倪裳第一次见和江之寒有密切关系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些局促不安【楚明扬在江之寒面前撒了个小谎,他今天之前其实没见过倪裳】。

三个人坐下来,倪裳还是有些高兴,有了朋友,屋里多了些生气。她这些天把自己关在卧室里,其实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因为和江之寒最后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在这个房间,里面承载了太多乐极生悲的回忆。

楚明扬说了些自己出去旅游的趣事,就很直接的说:“我昨天晚上去老大那里了。”

见倪裳不出声,他接着说:“他现在一个人住在他师父住的四合院,很是孤单。”楚明扬安慰了一下自己的良心,又说:“你知道他转学去四十中的事了吧?”

倪裳啊的叫了一声,脸色发白,说:“什么?四十中?……怎么会?!”

楚明扬说:“老大说,他家正好在四十中的辖区,所以转到那里手续比较简单,也比较容易。其他的学校,仓促之间也很难进的。”

倪裳睁大眼睛,里面有一层薄薄的水雾,她有些急迫的说:“不会这样呀。他和温凝萃,还有顾望山这么好,应该能去个更好的学校的。他和宁校长也有关系。”一着急,连江之寒的商业秘密都透露了出来。

倪裳伸出手去,拿起话筒,想要给温凝萃拨个电话,又犹豫了,不知道拨通了该说什么。

楚明扬说:“现在档案都过去了,应该没有办法改了吧。老大说,你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担心的。他说,在哪里,他都能考上大学的,不需要太担心。”

倪裳把手里的话筒放回去,这句话确实是典型的江之寒风格。可是天地良心,江之寒从来没让楚明扬和倪裳说这个来着。

知道了江之寒转校四十中这个消息,倪裳就有些心不在焉起来,虽然尽心的陪两人说话,但时不时的就有些走神。

楚明扬成功的塑造了江之寒的悲剧形象后,从兜里拿出今天想要做的最后一件事。

他把几页纸递给倪裳:“我去的时候,他刚写完这个。整个假期,他就蹲在家里写这个东西,据说头发都掉了不少。你还记得,他以前老说起的股市么?这些就是关于那个的。”

倪裳当然比楚明扬知道的清楚十倍。两人郎情妾意的时候,江之寒不管她喜不喜欢,是给她灌输了很多这方面的入门知识的,关于江之寒的设想和计划,倪裳更是最早的知情人。她拿着这份分析报告,慢慢看起来,心里想,你要的东西,总算有一样来了,应该很高兴吧?

楚明扬看倪裳很认真的读着自己带来的东西,得意的向薛静静眨了下眼。

楚明扬耐心的等倪裳读完了,又说:“他现在最闹心的就是筹不了太多的钱。”

倪裳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说:“难道他不会把现在国库券项目的钱调回来么?加上他在银行的贷款,几十万应该筹的出来吧?”

楚明扬心里咯噔一下,看来倪裳深知内情,自己要露馅,连国库券项目是什么他都完全不知道。楚明扬咳嗽了一声,改口说:“老大说,这个啊,钱是多多益善,而且……也是个好机会。可惜,我家没什么闲钱,要不我也多加点儿进去。”

倪裳沉吟着不说话。

楚明扬看看她清澈又带一点忧郁的眼睛,把目光避开了,落在前面的桌子上,说:“老大给我这个的时候说,这个东西,不要给外人看了,一定记住。但我们朋友圈子里的这些人,静静呀,倪裳呀,她们有兴趣,欢迎她们加入,到时候会有正规的入股的文件证明的。”

倪裳看着楚明扬:“他真这么说?”在心里,倪裳是不太能琢磨透江之寒的,那个家伙可以在早上把衣服扔在地上说最绝情的话,几个小时以后又若无其事的把它拿回去。这样的人,是不可以以常理度之的。

楚明扬硬着头皮点点头。

白冰燕提前了半个小时回家,想要给女儿做顿丰盛的晚餐,今晚倪建国单位有聚餐,是不回家吃饭的。这一个星期以来,她已经顾不得和丈夫冷战,女儿长时间的反常表现让她开始担忧起来,甚至想过要不要暂时和丈夫和解,来解决这边的问题。

到了家,白冰燕惊讶的发现倪裳已经在厨房里忙碌开了。她换了鞋,走进厨房,问:“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

倪裳说:“其实也不难的,不过是同样的程序,同样的配料,同样的方法,做过两次就知道了,也不比解数学题难。”

白冰燕疼爱的摸了摸女儿的头,问:“做的什么?”

倪裳说:“天气热,就做的简单一点。炖的是排骨藕汤,还有一个糖醋里脊,和一个炒胡豆。”

白冰燕套上围裙,和女儿一起做起饭来。

二十几分钟的工夫,菜好了,端上桌,两人对着吃起来。白冰燕很开心的看到,今天女儿的神情要开朗很多。

吃过饭,倪裳去洗了碗,母女俩坐在沙发上说话。

白冰燕说:“我一直都想和你好好谈谈,可是前段时间你说不想谈这方面的事。但这些天,妈妈看见你神情憔悴,心里多伤心呀,你知不知道?”

倪裳把头靠到目前的肩上,沉默了好一阵,说:“我不想说这个,是因为……是因为确实没什么好说的。如果妈妈你要说服我考大学前谈恋爱是多么分心的一件事,或者说太小了谈恋爱,最后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因为两个人都不知道什么是爱,艰难困阻在哪里。如果你想说的是这个的话,爸已经给我说过十遍百遍了。我也没什么可以争辩的,你们说的很可能是对的。而且,我也听从了你们的意思,不再和他往来了。这还不够么?难道一定要把他说成是十恶不赦的坏人,才是认识清楚了问题么?”倪裳说到最后,有些激动。

白冰燕摩挲着女儿的肩,柔声说:“我不担心这个,从小到大你都是懂事的,知道选择正确的路的孩子。就算一时糊涂了,也一定知道改正的。我担心的是,你最近不开心有多久了?有多久没有像以前那样在家里开心的笑了?难道要一直这样?”

倪裳说:“慢慢的我会好起来的,不过……你要给我时间。在你们眼里,我们不过是玩过家家的游戏,不过,即使是过家家,也会恋恋不舍的吧。妈,我不是故意沉着脸给你看的,但是……我有些厌倦了不开心的时候,也要强作欢颜。你知道吗?那样……太累了。”

白冰燕搂着女儿,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倪裳坐直身子,说:“我也正找你有事呢。”

白冰燕说:“什么事?”

倪裳说:“你知道在沪宁那边,股市要开张了么?我有个朋友,他们组织了一些资金,要去投资。我看了专家写的分析报告,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所以,我想找你借点钱。”

白冰燕警惕的问:“朋友?哪个朋友?”

倪裳说:“你还记得外婆生日借车给我们的那个顾望山么?他父亲是军分区的司令,这个……他们也是参与的。”这个半真半假的谎言,倪裳终于可以说得自然无比。没有了老师的教导,小鸟也是可以飞上天空的。

白冰燕想了想,说:“他们有什么内部消息?一定可以赚钱么?”

倪裳知道给母亲普及江之寒说的那些东西是不会有用的,也许特权阶级的光环更能说服她。她说:“任何事总是有一些风险的吧,就算存在银行里,还可能遇到银行倒闭呢。他们应该是有一流的专家替他们分析,而且消息也不是外面的人所能知道的。总的来说,风险较小,潜在收益很大。”

看到母亲犹豫不决,倪裳又推了她一把,“几千块钱,放在银行里,一年就那么点利息。不如拿出来试试,说不定就可以翻一倍,或者是两倍,到时候也可以让舅舅们看看。”

白冰燕说:“那你需要多少钱?”

倪裳说:“既然有风险,也不必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不过至少拿个几千块钱吧,多多益善就是了。”

白冰燕说:“好,我再仔细考虑一下。”

倪裳说:“最好不要告诉爸爸。”

白冰燕问:“为什么?”

倪裳说:“爸爸是最谨慎的一个人,多半不会同意这个事,所以我才私下里找你借钱的。”

从小到大,白冰燕都觉得倪裳和父亲更亲一些,有这样一个机会和女儿分享一个秘密,她还是很愿意接受的。

而倪裳呢,自从听到江之寒转去四十中的消息,心里隐隐对父亲有了些怨气。她猜测,去四十中有可能是父亲指定的条件。父亲多半以为,江之寒去了四十中,自己多半不会再和那么差的学校的男生重新走到一起。而且在那里多半考不上大学,那么一年之后,身为大学生的自己,应该不愿意和高中毕业就去工作的他再往来。倪裳越想越觉得这肯定是倪建国的苛刻条件,但又不愿意去证实。如果父亲亲口承认了,自己多半真的会恨他吧。

人就是这么个奇怪的动物。在江之寒和倪建国的对峙中,倪裳有感于倪建国十七年的抚养教育,有愧于自己大半年来的谎言,选择了站在父亲这一边。而当江之寒成了失败者,黯然离开之后,她辗转反复,思及他的种种好处,竟然长久不能自拔。

虽然倪裳大概知道江之寒现在的财政情况,自己即使从母亲那里借来几千块钱,对他也不过是杯水车薪。不过她一心想要补救爱人,所以想要出一份自己的力。

当你最期待的东西来临的时候,我虽然不能再和你并肩站在一起,总是要尽我之力,略作表示的。这,是倪裳有些傻傻的想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