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45章 楚明扬的努力

楚明扬旅游回来,在家休息了两天,打电话约了薛静静出来。两人现在的关系比朋友更近一些,似乎比恋人要远一点,还处于若即若离的阶段。

楚明扬约的是南郊的动物园。

中州有一个小小的动物园,以前吸引游客的明星是一只长颈鹿,一只东北虎,和两只熊猫。后来,长颈鹿老死了,老虎也不知所踪,就剩下两只衰老的熊猫,成天在地上滚得灰扑扑的,把身上的黑色和白色都混了起来,全没有国宝的气势。

总之,去动物园的人是越来越少了,除了周末热闹一下,小学生的春游去光顾一下,平时的动物园,可以用门可罗雀来形容。

薛静静对楚明扬选择动物园很是好笑,楚明扬的解释是,这儿人少,又清静,绿化又好,就这三样,中州就难找这样的地儿。

在动物园门口碰了头,薛静静看见楚明扬背着一个大包,还提着一个,一副出远门的样子,歪着头问:“都是什么呀?大包小包的。”

楚明扬神秘兮兮的说:“进去就知道了。”买了票,领着薛静静往里走。楚明扬说,反正动物园没什么好逛的,不如找个清静的地方,坐下来打发时间。

薛静静自从和倪裳要好以后,就习惯了站在她的阴影里面,看到朋友如何的光彩夺目,如何的顾盼生姿。老实说,薛静静长的还不错,身材尤其好,但在倪裳的旁边,好像很自然的就被大多数人所忽视,很多时候如同一个透明的存在。不管多么大公无私的女生,这样的情形下也难免回家照着镜子,对着镜中的自己叹息几声,为什么我不是她?

薛静静倒是没有对倪裳心生怨恨之情,但有时候有些失落是在所难免的。自从江之寒小集团形成以后,薛静静开始注意楚明扬的原因。她发现楚明扬站在江之寒的身边,就像自己一样,是一个绝对的配角。但不一样的是,楚明扬站在那里,好像从里往外的开心,毫不介意老大的光彩压住了他。对此,薛静静有些好奇,难道男生真的要更大度一些?难道男生之间的友谊真的更牢固,可以克服心里的虚荣?

后来两人更加熟起来,薛静静发现楚明扬并不是装作那样的,他很喜欢和她说老大如何身手敏捷,又如何才智聪明,又如何在球场上威风凛凛。有一次薛静静忍不住问楚明扬,做他的朋友,你不会感到有压力么?楚明扬给了她一个很有哲理的回答。

他说:“就像任何电视剧都只有一个男主角,天赋和机遇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所以,即使演个男配角,也是件高兴的事。更何况,我和老大确实有非同寻常的友谊。”

那时候,薛静静第一次觉得,这个表面喜欢咬文嚼字的男生,其实心里很是豁达开朗,对他慢慢有了些好感,两个人开始走的近了。

楚明扬骨子里是有些罗曼蒂克的情调的,所以对江之寒的有一套东西他最喜欢模仿。譬如今天,他就找了一处树荫下的草坪,把包打开,铺上塑料布,把各种零食小吃,还有饮料拿出来,从另一个包里拿出来一个手提的卡式收录机,放上磁带,靡靡之音就悠扬的传了出来。

两人坐在树荫下,享受着夏日里难得的清凉,吃吃东西,说说话,很是惬意。

楚明扬讲了讲自己出去旅游的事,薛静静说了些家里的琐事,话题转到学校和同学身上,很自然的就谈到了两个人的好朋友:江之寒和倪裳。

楚明扬说:“老大转校去了四十中,你知道么?”

薛静静吃惊的张大了嘴,“四十中?我知道他转校了,可他怎么会去四十中呢?”

楚明扬说:“他说,仓促之下也很难找到别的学校,手续也是很麻烦的。”

薛静静说:“可是,他挺厉害的呀,为什么就去了四十中?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据说很乱的。”

楚明扬说:“正因为他厉害嘛,才不在乎去哪里,是人才哪里都埋没不了的。我也坚信这一点。”

薛静静仍然在那里说:“可是,四十中,也太糟糕了一点吧。”

楚明扬说:“难道倪裳不知道么?”

薛静静摇摇头,她前些日子才见过倪裳。薛静静心里想,要是倪裳知道江之寒为了她,去了四十中,还不知道怎么难过呢。

那天薛静静去见倪裳的时候,第一眼是吓了一跳的。倪裳瘦了不少,眼睛深陷下去,倒有点像少数民族的姑娘的眼睛,下巴完全变成尖尖的,身上少了那种倪裳独有的,通常可以去感染别人的活力。

薛静静是知道倪裳和江之寒有了矛盾,但她恪守着朋友之道,倪裳不说,她也没有问过详细的缘由。

在高二这一年,倪裳来往的最多的,当然就是江之寒和她共有的这个圈子。这里面的女生,伍思宜是虽然表面很热情,对她有些若有若无的敌意的,而且来往也不多,就是一起逛过两三次街,吃过几次饭而已;温凝萃在倪裳的心里,是江之寒的朋友更多于是自己的朋友,所以这样的心事也不愿和她说;阮芳芳呢,倒是和倪裳越走越近,但她这段时间被自己的事所困扰,很久都没有见过了;冉晓霞相对来讲不那么熟悉。剩下的,倪裳最好的朋友和倾诉对象就只剩薛静静一个了。

自从春城回来以后,倪建国的神情更为阴沉。有时候倪裳看父亲的眼,仿佛能从里面看到以前从未看到过的一丝丝恨意。倪建国和白冰燕的冷战还在继续,卧室的温度大概已经在0度以下。往常遇到这样的情形,倪裳扮演的是那个把炉子点燃,把父母拉回到一起的角色。而这次,她只是在角落里沉默着,想着自己的心事,家里就象是一个冰窟。

这样的日子过久了,谁也不会受得了。倪裳也不例外。她把薛静静叫来,也是要找个宣泄的渠道。

倪裳大概讲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当然和江之寒很有默契的,她只是说约会被父亲发现了,他很震怒,一定要他们分开。最后提出的条件,是要两个人不能在一所学校,所以江之寒选择了转学。

薛静静听完,跟着叹了回气,说:“他……毕竟是真心喜欢你的。”

这句话,仿佛是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一把锁,旋开了一个阀门,没有任何征兆的,倪裳扑到她的怀里,撕心裂肺的哭起来。

薛静静被吓到了。倪裳哭的如此的凄惨,如此的大声,如此的长久,她的肩头很快湿透了。象很多高二三班的人或者整个高二的学生一样,薛静静见惯了倪裳镇定自若,谈笑风生,象小老师一样的样子。作为倪裳的好朋友,她也见过私下里更多彩的倪裳,大笑的她,哀愁的她,调皮的她,难过的她。在那个临江的餐馆前,她第一次见到黯然落泪的她。

但薛静静从来没有想到,她会见到这样的一个倪裳,失去控制,毫不在乎形象,只是一味的痛哭。

倪裳哭累了,在薛静静的怀里轻轻的说了几句话。

薛静静想起倪裳的悲伤,那哭声这么久了似乎还回响在耳边。她失了一会儿神,有些忧愁的说:“要是倪裳知道了这个,不知道怎么伤心呢?她一心想着江之寒要考一个好的大学。”

楚明扬说:“你别忘了告诉倪裳这件事。”

薛静静说:“为什么要告诉她?不是让她更难过么?”

楚明扬说:“迟早是会知道的,你以为,她不会一直在想吗?”

楚明扬又说:“我希望他们能重新在一起,你一定也是这么希望的吧。所以呢,我们要做一些事,来帮助他们。”

薛静静问:“我们能做什么?”

楚明扬说:“听了老大和我说的,和你同我说的,我知道倪裳的父亲是打的什么主意。他想的就是,两个人远离了,慢慢的感情就淡下来,就会断了来往。我呢,偏偏要不让他得逞。首先呢,我要去同老大讲,倪裳这些天是如何的伤心难过,你要去同倪裳讲,老大为了她做出了多大的牺牲,让他们知道两个人实际上都是很在乎对方的,这份情意不会因为远离,就消失了。”

楚明扬想了想,又说:“然后呢,我要想法找到一两件事,把他们长久的联系起来。”他很肯定的对薛静静说:“我一定能找到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