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143章 伍家的晚宴【下】

罗行长让服务员上菜,问妹妹和什么酒,罗月娟说白葡萄酒,便要了一瓶。罗行长转头问江之寒要不要喝点,江之寒犹豫了片刻,还是摇头说不用了。伍思宜在一旁看了,低下头抿嘴笑起来。

菜上了,罗行长转过头去,多和妹妹聊起家常来。他匆匆的飞回中州,也没有多少时间和妹妹说话。江之寒在一旁坐着,脸上挂一点微笑,很多谈话是人家的家事,他完全插不上嘴。有些话,倒是他很感兴趣的经济民生方面的议论,换往常江之寒说不定会插上两句,但他只是静静的听着,一个字都没说。江之寒心里想着,以前长辈们都说自己话太少,现在自己有时候大概话太多,真是过犹不及,想着想着就有些失神。

正想着心事,罗月娟和他说话,帮他夹了一筷子菜,江之寒却没有听见。

伍思宜拍了他一下,嗔道:“吃饭的时候,发什么呆?”

江之寒回过神来,见罗月娟的筷子还悬在空中,脸红起来,连忙站起来,双手把碗拿过去,接了菜,有些局促的说:“您太客气了,真是不好意思。”

罗月娟转头笑罗行长,“我们也不要只顾着自己说话了。今天第一次见之寒,把他晾在一边,你看,人家只好自己想心事去了。”

江之寒更是尴尬,摸了摸鼻子,说:“真是太失礼了,对不起,一时不知道怎的就有些失神了。”

伍思宜看着江之寒有些局促的神色,脸上浮现出一抹温柔又心疼的神色,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这以后,江之寒就更有些坐立不安,这顿饭吃得实在有些难过。曾经何时,他以为自己可以在成人的世界里如鱼得水,和他们平等的高谈阔论。但忽然之间,他开始怀疑自己,那里的水如此之深,是不是在他的能力范围内可以应付自如的。想到这里,江之寒的自我怀疑又加剧了几分,脸上的笑容越发勉强起来。

罗月娟试图活跃一下气氛,问江之寒:“有没有喜欢的女生啊?”在香港,十六七岁的少男少女谈谈恋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这个问题倒是击中了江之寒的要害,他苦笑了一声,说:“您不知道,我们这边和香港不太一样,中学生谈恋爱在大人那里就像洪水猛兽,是被严禁的事情。”

罗月娟笑道:“不准没有关系,可以偷偷的谈么,那样更刺激些。”

江之寒跟着笑了两声。刺激倒也未必,摔的粉身碎骨倒是真的。

罗行长接过话去,问道:“你们现在这个公司主要做的是什么业务,准备向什么方向发展?”

说到这些事,江之寒倒是能应付自如。他说:“我们现在主要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卖书和文化用品,有两个分店,市区有一个,北山区有一个,做一般的个人顾客业务,也做单位的集体业务。另外一个方向是饮食方面的,我们承包了一个中学的食堂。现在的一个主要方向是准备开发七中校门附近的产业,初步规划是做一个高档的餐馆和一个比较有自己风格的甜点糕饼店。嗯,大概就是这样,是小生意啦。”

罗月娟接过话说:“什么生意都是从小生意开始做起的。我在香港做一个小的形象设计工作室。做了这么多年,还是属于小生意,我也很满意了。”

江之寒说:“香港的经商风气比这边要好很多,我看过一个深度的专题报道,作者的观点很有意思,他说香港的居民有实干的特质,在世界上都是罕见的。他们不喜欢对意识形态的东西纠缠不清,而更着重于一些实用的方面,再加上肯吃苦,能接触到最新的信息,所以商业发达。世人都以为多半是靠了香港特殊的免税港的地位,其实更多的也许是靠香港人这种特质,才让商业在那里如此的发达。”终于没按捺住本性,江之寒又在长辈们面前卖弄了一番。

这席话倒是对了罗月娟的胃口,她点头说:“说的好,说的好。”

江之寒心里想,反正都卖弄了,何不多说几句,他说:“其实内地现在才开始改革开放,潜在的机会很多,对外来投资的优惠也很多,您可以考虑到这边来投资啊。”

罗行长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大抵是不愿把叙旧变成一次商业的讨论。

罗月娟倒是很感兴趣的样子,她说:“我也想过,不过我可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有一点点储蓄,还是不敢太过冒险。”

江之寒说:“虽然离回归还有些年头,但好像香港现在普遍的主流倾向是持一个怀疑的态度。从投资的角度说,大家都观望怀疑的时候,看似风险大,却蕴含着机会。等到大家都一窝蜂的来的时候,机会就消失了。我看,现在只要是挂一个港商投资的头衔,也许就能要到不少优惠政策。”打住话头,江之寒说:“对不起,班门弄斧了,关于政策什么的,伍叔叔才是真正的专家。”

罗月娟笑道:“我有些心动了,有机会好好在这边考察一下。”

罗行长说:“好了,吃饭的时候,谈谈轻松的事就好了,这些事情,有的是机会说。”好像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江之寒低下头,咬了下嘴唇,心里叹了口气,Kao,老毛病又犯了。可这个做生意的话题,并不是我开的头呀?下定决心,除了应几句简单的问答,这以后倒是闭上了嘴,不再侃侃而谈。

一顿饭吃完,伍思宜倒是基本没有开口说过几句话,只是偶尔和姑姑咬咬耳朵,两人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出了中州宾馆,江之寒不想打扰人家家庭聚会,便赶忙告辞要走。

罗行长要送妹妹去旁边的宾馆楼休息,伍思宜搂着姑姑的肩膀,小声说了几句,又对父亲说:“我和妈说好的,八点半之前要回去。我先走了。”

罗行长沉了沉脸,没说什么。

罗月娟对江之寒说:“天黑了,思宜一个人走我不放心,你送送她。”

江之寒说:“好的,您好好休息。”和两人打了招呼,往外走。

两个人沉默着走在夏夜的路上,江之寒想着自己的心事,心里略微有些挫折感。他一度觉得自己改变以来,大人们都喜欢他,但忽然又有了深度的自我怀疑,好像几个最好的朋友的父亲对自己都不太感冒,心里有些郁闷。

伍思宜问:“怎么了,今天不开心么?”

江之寒说:“怎么会,我只是觉得打扰了你们家庭聚餐,心里有些不安。”

伍思宜说:“我爸爸初见谁,都不会很和颜悦色的,相处久了就好,你不要往心里去。”

江之寒说:“怎么会,你父亲很和蔼呀。”

伍思宜撇撇嘴,“得,别口不对心了。”

走到外面的大路,江之寒举手招了辆出租车。

伍思宜问道:“你不是喜欢坐公车的么?”

江之寒说:“怎么会?我不过是为省钱而已。我想你不是要掐着时间回家么,才叫的出租车。”

两人上了车,一路无话。到了伍思宜的家,从街上往上走还有四五分钟的路。

江之寒说:“我送你上去吧,天太晚了。”

伍思宜点点头,过了半晌,说:“认识你以来,今天好像话最少哦。”

江之寒啊了一声,“是么?我有时候反省自己,最近话是不是说的太多了?”

伍思宜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真的……对你的打击这么大?”

江之寒问:“没头没尾的,什么意思呀?”

伍思宜幽幽的说:“说话也畏头畏尾了,公车也不愿坐了,这些……都是和她分手的后遗症?”

江之寒一下子愣住了。

江之寒沉默着,他现在不喜欢有人在他面前提和倪裳有关的事。这个名字不出现的时候,他可以过很充实很正常的生活。但每当她浮现出来,胸口还是有点隐隐的痛,用心良苦的这么久的喜欢,毕竟不是一阵风,吹过了就消散了。

伍思宜说:“我们不是朋友么?”

江之寒说:“不是那么回事儿,不过有什么好说的呢。难道我要抱着你大哭一场不成?”

说着话,已经上了楼,到了伍思宜家的门前。

伍思宜说:“进去坐坐?”

江之寒说:“不用了,才打扰了你爸,就别去打扰你妈了。”

伍思宜说:“我妈还没回来呢,我不过是找个借口先走,想仔细问问你这件事。”

江之寒说:“你也知道了呀,就是这样的。分手了,结束了,没别的。”

伍思宜问:“为什么呢?”

江之寒说:“很复杂吧。如果一定要简单说的话,是因为他爸。”

伍思宜说:“不能回去了么?”

江之寒说:“很难吧,我……也真的不想折腾了。而且,她的决心很足。我想,没有勉强的必要。”

伍思宜看着江之寒,眼睛亮晶晶的,“心里很痛?”

江之寒笑起来,“痛这么久的话,心脏病已经发作好多次了。好了,我又不是言情书中的纯情男主角。”

他顿了顿,说:“我们是这么好的朋友,你就别怨我没告诉你了。前段时间找你的时候,你不见踪影来着。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不能外传的。”

江之寒吸了口气,说:“为了这次分手,我掉了一滴眼泪。为此,我有些羞愧。所以,我下决心,绝不会为了这再掉第二滴眼泪的。”

伍思宜忽然说:“对不起。”

江之寒以为她在为自己难过,笑道:“好了,不要搞的悲悲戚戚的,倒像是你失恋了一样。晚安,我先走了。”转身下楼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伍思宜定定的站在那里,喃喃地说,对不起,之寒,我的诅咒终于见效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