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134章 流放

期末就要到了,日子似乎和往常一样。

每周几次的八人聚会,现在扩大成九个人,阮芳芳正式加入进来。倪裳还是像往常一样出席,只不过笑容少了些,话也少了些。江之寒仍然谈笑风生着,不过不再和倪裳有亲昵的动作,譬如帮她夹菜什么的。

这天一起吃完饭,江之寒叫住阮芳芳:“有件事和你说。”

阮芳芳和江之寒走到篮球场边的一棵树下,阮芳芳问:“你和倪裳这几天怎么了?闹矛盾了?”

江之寒简短的说:“分手了。”

阮芳芳睁圆了眼睛,“为什么呀?”

江之寒说:“你没问过她么?”

阮芳芳说:“她什么也不肯说。”

江之寒说:“你现在也别问她了,过个一年半载的,再问她吧,如果你到那时候还有兴趣的话。我找你来,是有事找你帮忙的。”

江之寒看一眼阮芳芳,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个文件袋来,说:“我听说四十中的校长是你一个亲戚,对吧?”

阮芳芳点头。

江之寒把文件袋递给她,笑道:“我的档案和自荐材料,告诉他我有多优秀吧!嗯,正常的程序我会走的,不过坚定一下他的信心罢了。”

阮芳芳不可置信的问:“你要去四十中?就为了和倪裳分手的事?”

江之寒说:“有些事说也说不清楚。不过我们是朋友吧,朋友,不就是要相互支持,而不用多问什么。所以,请你帮这个忙吧。”

阮芳芳说:“可是……四十中,在传言中真是很糟糕耶,虽然在大伯面前我们从来不这样讲。”

江之寒摇摇头,“芳芳,你要和他们一样,说起四十中就畏如蛇蝎,就俗了哦。”

阮芳芳说:“可是……”

江之寒打断她,很权威的说:“一,要帮我这个忙。二,要替我保密。”

阮芳芳说:“可是……”,看着江之寒眼睛,下面的话不知道怎么说不出来,乖乖的点了点头,但还是忍不住抱怨说:“我替你保密,又帮你跑腿,以后那帮家伙知道了,一定还会怨我的,真是吃力不讨好的事。”

下午放了学,江之寒约了温凝萃一起去她家。

走来路上,温凝萃问:“事情怎么样了?”

江之寒看着她:“有时候,我觉得被你骗了。”

温凝萃问:“什么意思?”

江之寒说:“你要我给你做榜样啊,又傻又天真的榜样。”

温凝萃笑道:“你做什么傻事了?”

江之寒说:“我答应倪裳她爸的条件,要转学了。”

温凝萃啊了一声,“他提这个条件?”

江之寒说:“可以理解呀。我在七中,在他心中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随时可能把他女儿重新炸成碎片。”

温凝萃问:“你就答应了?那……你准备转到哪里去?”

江之寒说:“急切之间,哪里这么好找,正联系着呢。”

温凝萃想了想,说:“真的要走么?没有别的法子了?”

江之寒笑道:“得了吧,我是受了你的蛊惑,这会儿你别又说其它的了。我今天是去找你爸,让他帮我协调一下,让七中放人。”

江之寒有些自嘲的说:“我这样的,又不是可以去争高考状元的尖子,七中也不会在意。不过保险起见,还是让你爸去帮我打个招呼吧。”

温凝萃低头走路,沉默着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来,说:“之寒,我……也许那天我说的太天真了。这样,对你很不公平。”

江之寒笑道:“你也别反悔了。这件事情,我可真是听了你的劝解才去谈判的,所以,你爸如果有什么保留,你就好好替我争取一下吧。说是因为你的原因,不过是我开的玩笑。这个地方,我突然呆的有些厌倦,想要换个环境。”

温凝萃说:“我爸我妈应该还认识些人,你要去哪所学校,兴许他们能帮上忙呢。”

江之寒说:“也不能什么事情都去找你家帮忙啊。我先跑跑吧,如果联系的不顺利,再来找你爸。现在的关键是,先办好七中转学的手续。”

见到温副校长,江之寒说了自己的请求。

温副校长取下眼镜,说:“转校是个很严肃很重大的决定,你有什么理由这么做?和父母商量好了么?去哪个学校找好了么?我不能做不负责任的事情。”

江之寒说:“温叔叔,父母那边我当然是会去讲的。你放心,他们不同意,我是一定不会做的。至于原因嘛,对不起,是一些私人的事情,不太方便和你说。”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温叔叔,你相信我,不管在哪个学校,我也会好好学习的。不管在哪里,我都能干出一番事情来的。”

温副校长看着江之寒,“我不怀疑这点,不过,你真的想好了么?”

江之寒郑重的点点头,“我知道你不是直接负责教学这一块的,但去打个招呼应该会有用吧,也不是什么大事。宁校长那边,如果一定需要的话,我也可以让肖邯均去打招呼。”

※※※

期末考试成绩下来了,倪裳回到了班上第二的位置,把第一重新让给了王帅。而江之寒呢,考了第二十一,拿手的物理和英语虽然保持了前五的水平,需要记忆很多的生物,化学,和政治却都排在了倒数十名之内,语文和数学也考的不理想,严重的拖累了他的总成绩。

江之寒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去考虑这个问题,因为转学的事,他和父母,更确切的说是父亲,有了一次很严重的冲突。江之寒其实心里有准备,如果自己不肯详细说出事情的原委,又突然要在高三以前从七中转到有名的烂校四十中去,是很难说服家长的。不过这一年来,他习惯了自己作决定,甚至为家里作决定,潜意识里已经有了自己是一家之主的那么点想法。

那天傍晚,江之寒刚把这个事情提出来,江永文就严厉的反对,连他编的理由都不想听。江之寒一再保证说,去了四十中也不会影响高考,但母亲只是沉默着,父亲则是寸步也不肯退让。

两人于是争论起来,一急之下,江之寒就说起上个春节的事。他说,爸,就像你调工作一样,人人都说你应该调,有这样那样的好处,为什么你坚持自己的主意,要留在那里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有自己的苦衷,我那时候可是一力支持你的。

江永文说,我到了四十岁,才可以替自己作决定。你以为,你十七岁,就能成熟到独立决定自己的人生啦?

江之寒带些傲气的说,我觉得我可以的,如果我十七岁就可以指挥一百个人的工作的话,为什么我不可以决定自己的一点事情呢?

江永文气道,是呀,我倒是忘了,你现在一个月挣的钱,比我几年挣的还要多,也难怪不再把父母看在眼里。在你眼里,我大概早就没有资格建议你的决定了吧?一个月挣几百块钱的人。

江之寒听了这话,心里很难过。开始做生意以来,虽然规模越来越大,收入越来越多,厉蓉蓉也提过几次,让丈夫干脆辞了工作,到自己家的公司里来做事。江之寒总是说,公司里也没有父亲喜欢的职位,可以发挥他的专长,为什么不让他在原来的厂里做呢,如果这能让他开心的话。在江之寒的心里,从来就没有用收入的多少来衡量过父亲的价值。有时候母亲有一点这样的倾向时,他还很激动的为父亲辩护过。到头来,没想到父亲用这样的话说他。

这场争论最后谁也不能说服谁,江永文撂下话来,如果需要家长签字的话,自己是不会签的,不过你不是还有你妈嘛。

厉蓉蓉一直没有加入到争论中来,最后她私下对儿子说,如果你需要家长签字的话,我给你签。我不知道你是为什么,我也不支持你这个决定,但我相信你,已经有能力决定自己的人生了。

自从书店开业以后,厉蓉蓉目睹了江之寒成长的过程。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谁对江之寒是有近乎盲目的信任,她一定算头一个。

厉蓉蓉最后对江之寒说,你也别怪你爸。说实话,我也不是太开心。一方面,四十中这样的学校,我们都是极不喜欢的,你没在那样的学校呆过,不知道一个好的学习环境有多重要。另一方面,你再能干,在父母眼里总是孩子。有一天,当我们发现你翅膀硬到不需要我们的时候,心里多少是会难过的,你知道吗?而且,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

拿成绩这天,张老师把江之寒叫到了教师休息室,物理李老师也坐在那里。李老师看到江之寒,温和的说:“这次考的不够好哦。”

江之寒歉然的笑了笑,说:“张老师,李老师,这次考的不好,辜负了你们的希望,真是不好意思。我正好有件事和你们讲一声。这学期以后,由于一些私人的原因,我可能要离开七中,转学了。这两年来,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够好的地方,还请你们谅解。在我心中,你们都是最好的老师。谢谢了!”在两人有些愕然的目光里,站起来鞠个躬,走出门去。

江之寒回到教室,倪裳,楚明扬,陈沂蒙,薛静静,和冉晓霞像往常一样坐在一起。几个人多少感觉到有一些什么事情在倪裳和江之寒之间发生,但却不知道是什么。这一次江之寒考的如此之差,大家见了他就有些小心翼翼的。

倪裳坐在那里,低着头,一味的沉默着,脸色有些发白。江之寒走过去,和几人打了个招呼,说:“我最近有件事急着要解决,今天就先走一步了。等到事情办完,我约大家一起吃饭。”

楚明扬说:“老大,那你要快点哦,我过几天要出去旅游了。”他倒是不担心江之寒考的不好,在他心里,江之寒是个极聪明的,只要努把力,随时可以重回到前十甚至更高的位置。

江之寒打个哈哈,说:“走了也不打紧,我们来日方长嘛。”突然意识到,倪裳和自己曾经说过无数次这个词,来……日……方……长……,心里一下子痛起来,好像不能够呼吸。他深深吸了口气,故作潇洒的挥挥手,一个人走了,留下一个多少有些孤寂的背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