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133章 谈判

倪建国听到敲门声,一条腿走去打开门,江之寒站在那里,面色平静。

倪建国要去关门,江之寒已经卡住门,站了进来。

他说:“我是来道歉的。”

倪建国冷笑道:“不用了。”

江之寒说:“好吧,那我是来谈判的,事情总要解决吧,就算是对手也需要坐下来谈。”

倪建国恨死了江之寒这种和他平起平坐说话的态度,一个十几岁的小毛孩,自以为是谁呢?

江之寒走进屋里,等倪建国坐下,自己在他对面坐了。

倪建国说:“有什么话就快说吧,我没什么太多和你说的。”

江之寒心里想,也许有些人就是一认识就相互厌恶,如同自己和倪建国一样。他吸了口气,说:“前天晚上,我不该动手的。你是倪裳的父亲,又是我的长辈,你也有权力管教她,我动手,是我的错。不管你愿不愿意听,我要向你道歉。”站起来,深深的鞠了个躬。

倪建国说:“我知道了,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江之寒看倪建国油盐不进的样子,心里叹了口气,说道:“无论我说什么,大概你都会认为我在花言巧语。不过,我还是要很诚恳的说,不管你怎么讨厌我,我们有一个可以谈的基础,那就是我们都不希望倪裳受到伤害,希望你相信这一点。”

倪建国冷笑着不说话。

江之寒说:“既然是谈判,大家就说出自己的条件来。你想要什么,说出来听听,我也许能够做到呢。对于我,我的要求很简单,我希望你能让这件事情过去,不要在外面给倪裳带来任何的困扰。如果你能满足我这个要求,我会认真的考虑你的任何条件的。”

倪建国说:“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会去你们学校反映情况的,不给你一个开除也要你一个留校察看。你找黑社会的人,挡的了我一次,挡不了我第二次。”

江之寒说:“这样对倪裳有什么好处?”

倪建国说:“你不用担心倪裳,她已经答应我和你断了往来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要让你为你做的付出代价。”

倪裳答应倪建国和江之寒断绝往来的条件,其实就是要父亲不再追究此事。倪裳担心的是倪建国会让七中严惩江之寒,但她没想过倪建国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而江之寒担心的是倪建国不管不顾的扩大事态,让倪裳受到伤害,但他没想到这种想法从来不在倪建国的心中。

所以,彼此太在意对方,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

江之寒说:“我老实和你说吧,你让七中开除我,是绝没有这个可能的。七中的几个校长……我们家都有私交。”

倪建国心里跳了跳,面不改色的说:“难怪你有恃无恐,可以随便乱来了,是不是很得意呢?”

江之寒说:“不信的话,你可以旁敲侧击的去试试。你不就是担心倪裳和我在一起么?我可以答应你,和她断了往来,条件是你不要在她面前再提那晚的事,不要再逼她,也不要去外面同任何人讲。”

倪建国冷冷的说:“关键是,你在我这里,没有任何可信度。”

江之寒说:“我可以调出三班,不再和她在一个班。”

倪建国不说话。

江之寒说:“说吧,你想要什么?”

倪建国说:“你离开七中。”

江之寒沉默了半晌,问:“如果我不答应呢?”

倪建国说:“我会让倪裳转学。你们在一个学校,我不放心。”

江之寒说:“你就这么狠心?她的高考你不顾了么?”

倪建国说:“我为的就是她的前途,她的高考。我会尽力让她去一个好的学校的,去不了实验中学,也争取进一个区里面的重点中学。”

江之寒问:“你有没有考虑过,到一个新的环境,要适应,有各种的变化要去应付,会影响到她的生活和学习。”

倪建国说:“那都是因为你的原因。两害相权取其轻,相比和你在一个学校比,我宁愿选择让她转学。”

江之寒低下头,沉默了很久,抬起头说:“好,我答应你。”

倪建国冷笑道:“我可以相信你?”

江之寒也冷笑道:“过了期末,你不就能看到了?我希望这个学期剩下的几个星期,你让倪裳好好的准备考试,把这件事情彻底的翻过去。过了期末,你会看到我的动作的。”站起身来,连最后的客气也不想保持了。

走到门口,江之寒回过头,嘲讽道:“你还挺看重我的,为了说服倪裳,宁愿自己从高处跳下去自残。既然你这么看重我,就请遵守我们的约定吧!”关了门,扬长而去。

倪建国的脸僵了僵,嘴里咒骂了一声。但他想要的,不是就要得到了么?

※※※

江之寒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第二节课和第三节课之间的课间时间了。

刚走进教室,就被薛静静叫了出来,去了屋顶花园一个角落处。高中部的学生们,有一队人在打羽毛球,有几个人在踢毽,几个女生在玩走格子的游戏,更多的人,则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笑着。江之寒看着热闹的人群,心中的孤寂却更重了。

薛静静担忧的说:“你们俩怎么了?倪裳今天找到我,一定要我答应和她换座位,说我答应了她就去和张老师说。”

江之寒苦笑着摇摇头。

薛静静急道:“前两天不还好的很么?两天不来学校,生了场病,怎么就这样了,你倒是说话呀。”

江之寒说:“她不用调换座位了,你帮我把她叫出来,说我和她爸都谈好了,让她出来一下。”

薛静静看了他一眼,转身去找倪裳。过了六七分钟,倪裳一个人走了过来。

江之寒开门见山的说:“你也不用调座位,我都和你爸谈妥了。”

倪裳抬起头,很惊讶的看着江之寒。早上那个悲伤欲绝,暴怒如狂的男孩儿消失了,他又变回那个沉稳而又自信的江之寒。倪裳在心里对自己说,我还真是看不透他。

江之寒说:“你爸答应我,这件事到此为止。我答应他……转学。他不放心我们在一个学校。所以,你不必换座位,搞的如此引人注目,不是什么好事情。”

倪裳张了张嘴,终于什么也没说。虽然她舍不得江之寒转学,但心里以为放弃追究他的责任,让他转学已经是父亲能做的最大的让步了。

江之寒心里一恸,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可不可以说一句,不要走。

江之寒侧过头去,看着别处,“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这两周,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至少表面上维持着。期末考试,好好考吧,别让人疑神疑鬼的。你要是退步太多,我会重新考虑我的承诺的哦。”说完,不再理倪裳,自个儿回教室去了。

江之寒回到教室,看到倪裳的抽屉边露出一个衣角,他翻开一看,正是那件藏青色的夹克。江之寒抿着嘴,想了想,把衣服拿出来,塞进自己的书包里。

倪裳踩着上课铃走进教室,打开抽屉拿自己的教科书。她转过头来,疑惑的看着江之寒。

江之寒面无表情的看她一眼,说:“衣服我拿回来了。有些幼稚的话,听过就忘了吧。”趴在桌子上,肆无忌惮的看自己的课外书,不再理倪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