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128章 从天堂坠落

倪建国早上给倪裳打电话的时候,在电话里能感到女儿的害怕。从小到大,夏日的惊雷是倪裳最恐惧的事情之一。在电话里,倪建国问倪裳要不要去大舅家住一晚,倪裳说不用了。两个舅舅中,大舅和倪家关系好一些,也不像二舅那样势利刻薄,但总归说不上很亲近。

倪建国告诉倪裳他马上就出发去买第二天下午的火车,大概明天晚上八点钟会到。在火车站排队的时候,倪建国听到旁边的人说,今晚整个一大片地区还会有更厉害的雷阵雨,鬼使神差的,就买了一张当天的车票。其实开会的事情也处理得七七八八了,但在单位倪建国一向是个谨小慎微的人,不肯走错了半步。这一天早晨,出于某种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原因,他买了一张提前的车票,心里诅咒道,去他妈的会,老子要提前一天回去陪女儿。自从妻子愤怒的离开后,女儿已经成为他最后可以抓住的东西。即使要把妻子拉回来,倪建国也清楚,八成还得靠倪裳的召唤。

上了火车,倪建国想着在回家的路上,给女儿买点什么,回去给她一点惊喜。当然,他要坐下来,好好跟她谈谈她和那个叫江之寒的男生来往亲密的事情。虽然有了王帅的告状,但那个叫周舟的男孩,并没有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说实话,倪建国不太相信女儿真正在谈恋爱,因为以前围绕在她身边的男生,在他看来一点不比这个叫江之寒的同桌差。倪建国心想,不管怎样,为了防患于未然,让倪裳调一下座位总不会是件错事。除此之外,还得好好给她敲敲警钟才行。

火车在半途停下了,据说前面有一段由于大雨塌方了。倪建国狠狠的咒骂了几声,也只好靠在椅背上睡一睡,来熬过这难耐的等待。坐在狭窄拥挤的硬座车厢里,倪建国手里虽然拿着一本书,却总是停在同一页,完全看不下去。脑子里翻来覆去想着妻子的出走,和情人的纠葛,女儿可能的早恋,还有单位上的挣扎,心里愈发烦躁起来。

等到塌方清除,火车再上路的时候,已经是六个小时以后的事了。到了中州,不是原定的八点钟,而是午夜两点整。

倪建国叫声倒霉,这么晚连公车都很稀少了,他招手叫了辆出租。好不容易到了家,上了楼,倪建国拿出钥匙,打开门,他动作很轻,害怕惊醒了熟睡中的女儿。

走进门来,他一脚踩上了什么,借着楼道微弱的灯光,他看见一双运动鞋。他蹲下身子,把鞋拿起来仔细看看,是一双男士的阿迪达斯的跑鞋,看起来像是年轻人穿的,式样很新潮。倪建国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自然浮现出那个叫江之寒的男生的样子,这段时间的委屈不顺,一股脑的涌上心头,拳头已经捏得青筋暴露。

※※※

倪裳经常在江之寒面前说父亲怎么怎么好,殊不知这其实起了反作用。没见到倪建国之前,江之寒对他有很高的期望。一是爱屋及乌的缘故,二呢,他觉得倪裳的性格如此之好,教养和父母的言传身教一定是很重要的原因。

三次见到倪建国,他给江之寒留下的印象一次不如一次。如果说公车上第一次的冷遇,江之寒还觉得很自然,除了一点点少年的自尊心,也没有太把它放在心上。但借车事件以后,江之寒越来越觉得倪建国是一个喜欢趋附权力的人。倪建国多次在倪裳耳边提起顾望山,对他和教育局局长儿子的热情,与对自己的漠然无视对比起来,让江之寒这个感觉越发的明显。虽然有时候冷静下来,他也想过,自己从来就没有真正正式的出现在他面前,加上自己又没有一个显赫的家庭,没有道理路上偶遇,人家就会对你刮目相看。但这些日子以来,江之寒习惯了成人,包括很多身居一定位置的人,对他另眼相看。相形之下,倪建国的漠视让他记在心里。

倪裳给江之寒讲过太多倪建国教她的做人的原则,但倪裳讲的越多,到后来江之寒就越觉得她父亲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人,心里潜意识的给他贴上了君子剑岳不群的标签,当然他不会天真的说出来,因为他深知倪建国对倪裳的影响之大,有可能是超越自己的。江之寒采取的态度,就是小心翼翼的躲在倪建国的视野之外,然后等到大学来临,再想想怎么样以一个恰当的方式出现,接近,和得到认同。

江之寒坐起身来,在风雨声中还能清晰的听到钥匙插进孔里声音。有贼?这是他的第一反应。但很快他推翻了自己的想法,那个人开锁的声音很轻微,进了门,似乎还开了门厅的灯。没有贼,会进门开灯的吧?

爸爸说,他出去买明晚的车票。倪裳的话浮上心头。下一刻,江之寒心里一沉,知道这是比贼远远糟糕的情形。

江之寒脑子里空白了大概两秒钟,接下来,他轻轻捂住倪裳的嘴,把她摇醒,在她耳边说,“有人进来了,可能是你爸。”

话音未落,有一声咳嗽声传来,倪裳能听出来是她爸的声音,在江之寒怀里不知所措的点了点头。

一道闪电掠过,强光透过了厚实的窗帘,照出少女苍白的脸和惊惶的神色。

江之寒紧紧抱了她一下,附在她耳边,小声说:“我的鞋,在门口……别慌,我爬过去睡到另一个房间……记得要坚持说因为你怕打雷,让我睡在另一间屋陪你的。切记切记!!!”一边说,一边飞快的穿好了衣服,无声的两个健步跳到窗前,推开窗,跳到外面狭窄的露台上,把窗带回来,黄豆般大的雨点带着风打在他身上。

又是一道闪电掠过,一瞬间照亮了周围的景物。江之寒看见自己站在离地几十米的湿滑狭窄的露台上,垫脚站在几盆花之间。饶是艺高人胆大,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江之寒双手使劲抓着靠窗台的墙壁,两间相邻卧室之间的露台,有两三米左右的距离。这本不是什么难以跨越的难关,但在这个几年来中州最凶猛的雷雨之夜,江之寒也不敢有丝毫怠慢。他仅用双手紧紧的抓住墙壁,身子悬空了,往另一边移去。终于,他的脚踩到了实地,心里松了口气,翻上窗台,推了推,谢天谢地,还有一扇没有完全关上。江之寒推开窗,跳进我去,才发现短短的几十秒钟,自己全身已经淋湿了。他暗叫一声糟糕,赶紧跳上床,拿起枕巾,使劲擦试自己湿掉的头发和衣服。

倪裳把自己裹在被子里,身体不由控制的颤抖着,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干什么,一时担心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一时又想起江之寒翻出了窗外,这可是几十米高的地方,在这个雷雨的夜晚,如果不小心……心里抓紧了,没有了主意。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是父亲的声音在叫,“小裳”。倪裳要为江之寒争取多一点的时间,装作没有听见。终于,敲门声传来,很重的敲门声。倪裳咬了下嘴唇,坐起来,问:“是爸爸吗?”声音颤抖着。

十分钟以后,倪裳穿好了衣服,和父亲并肩坐在沙发上。江之寒扔掉湿了的外衣,穿着件短袖,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倪建国铁青着脸,说:“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江之寒看到倪裳坐在对面,全身微微的抖着,像寒风中娇弱的花朵,心里疼了一下,说道:“倪叔叔……”

倪建国粗鲁的打断他,说:“我不是你的倪叔叔,我也不想听你说。倪裳,你来说,是怎么回事?”

倪裳苍白着脸,咬着嘴唇,说:“我太怕打雷了,所以……所以,就叫他来陪我一下。”

倪建国冷笑着说:“我教的好啊,什么时候我教的你,害怕了要找一个男同学回家陪你过夜的?”

江之寒坐在对面,担忧的看着倪裳,在这么多年父亲积累的威严下,江之寒发现她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更别提撒谎了。江之寒坐在那里,却没有一个“犯罪者”应有的觉悟。按理说,他是那个晚上趁父母外出,跑到女孩家和她亲热的男生,被半夜回家的父亲抓住了,应该害怕,应该惶恐,应该求饶。但他没有,他只是忧心忡忡的看着女友,心里为她难过。

江之寒看倪裳的时候,倪建国也暗中观察他。坐在对面这个半大的男孩,被自己深夜回家抓住,却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眼里不是恐惧和惊慌,只有担心和一点点的……对,一点点的愤怒。

倪建国看的很准,江之寒的心里确实燃烧着怒火。他想着倪裳说的话,一心以为这是倪建国故意设计的陷阱。他一定是在哪里听到了什么流言,才借这个机会提前返回,想要抓个现行。据江之寒所知,从偃城回来的火车根本就没有晚上十一点以后到的。上次替母亲买票,江之寒仔细研究过列车时刻表。江之寒心想,这真是一个阴险的家伙,跑回来,还故意等到半夜,才回家来“抓奸”。江之寒这样想着,其实多少是有些冤枉了倪建国。

倪裳低着头,坐在那里,头快抵到膝盖上了,像一个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正等待宣判的罪人。倪建国看看女儿,又看看对面的男生,心里的火气越来越大。他注意到江之寒的头发有一点湿和乱,沉声问倪裳:“你老实说,他刚才在哪里?”

倪裳身体抖了一下,低头说:“我……让他睡在外婆睡的房间。”

江之寒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个小妮子真是没有真正撒过谎的乖小孩。

倪建国说:“倪裳,你抬起头来,看着我。”

倪裳慢慢的抬起头来,脸色还是那样的苍白。

倪建国一字一句的说:“我再问你一遍。你……如果不说实话的话,就是在咒我……明天……出门……就……被……车……压死!”

倪裳没想到父亲说出这样的话,“啊”了一声,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身体像得了疟疾一样摆动起来。

江之寒坐在那里,一时也呆了,没想到倪建国祭出这样狠毒的誓言出来。他张了张嘴,却是没发出声音来。

半晌,倪裳哽咽着,说出平生以来最难的几个字,“他……在我房间。”

江之寒心里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想要补救,“倪叔叔,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倪建国恨死了对面这个小男孩从容不迫的样子,也许在潜意识里江之寒代替了他以为的顾望山成为倪裳的男友,让他的某些隐秘的希望破灭,也是一个原因。也许妻子的出走和最近单位上的不顺是火上浇的那把油。也许,这些天来,他迫切的需要一个事情来宣泄自己的愤怒与不甘。

倪建国厉声说:“你是听到我进来才爬到另一间屋去的吧,真是一个做贼的好料啊!怎么没有被雷劈下去摔死呢?!你家祖传一定都是做贼的么?”

在江之寒的设想中,他想过了倪建国的暴怒,也想过如果自己挨他几拳一巴掌,可以消一消他的怒气的话,为了心中最心爱的人,也就认了吧。

但听到这两句话,他却控制不住自己,抬头盯着倪建国,眼里冒着怒火。

倪建国嘶声吼道:“看我?我说的错了么?小贼崽子。”这些天所有的怒火和不快都爆发出来。你敢进我女儿的房!你敢上我女儿的床!倪建国心里狂叫着,眼睛已经红了,猛的站起来,一巴掌对着江之寒扇过去。

倪建国的动作在江之寒的眼里,像是慢动作重放的一样。有小半秒的时间,他想过是否让他打一巴掌,但最终本能的,江之寒侧身避了一下,把那只手闪了过去。倪建国狂怒之下,追上来又是一巴掌,这一次江之寒无路可退了,他的背靠着沙发。江之寒抬起手,挡了一下,又一下,又一下。他的自尊心熊熊的燃烧起来,打哪里不能让他打了脸。

倪建国一腔怒火,却发泄不出来,心里的狂躁已经沸腾了,早已失去了理智,跟上去踹了一脚。江之寒心里叹息了一声,这次他没有躲避,任那脚踹在自己的小腿上。

那边,倪裳抬起头来,惊叫了一声,想拉住失控的父亲。倪建国反手给了她头一巴掌,嘴里说:“我这么多年,白教了你!”倪裳被打得跌坐在沙发上,一时呆了,十七年来父亲连骂也没骂过她一句,在这个雷雨夜却动了手。

江之寒硬挨了一脚,原以为可以稍微平息一下倪建国的愤怒,没想到倪裳为了拦阻父亲,被他一巴掌扇倒在沙发上。

这一瞬间,江之寒能听到砰的一声,自己胸口里有什么东西爆炸开来,你敢打她?你居然……打她?不行,我不允许!

下一刻,江之寒已经像只猎豹一样从沙发上腾空而起,他闪电般的伸出双手,左手抓着倪建国的右手,右手抓着他的左手,把他扑倒在对面的沙发上,把他的两只手按在沙发的靠背上。靠着最后一丝神志的清明,江之寒只是压着他的手,没有进一步的攻击。

倪建国使劲挣扎着,手像被箍在铁环里,丝毫动弹不得。他拼命的使着劲,却没有任何的效用。终于他想到曲起膝盖,撞向江之寒的下身,江之寒岂能容他得逞,曲起膝盖对撞过来。砰的一声,倪建国觉得自己的膝盖快要碎了,一阵剧痛,接着是满心的屈辱。

就这样,他被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制伏在沙发上,一动也不能动,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倪裳哭叫道:“你干什么?快放手,快放手!”用手推着江之寒。

江之寒被倪裳打在身上,却丝毫不疼,他直视着倪建国的眼睛,和他只有不到二十公分的距离。江之寒一字一句的说:“不要打她,不……准……打她。”说着,慢慢的放了手,一步一步退回到自己坐的沙发上,冷冷的说:“没她什么事儿,有什么冲我来好了。”

倪建国看着自己的手腕,上面已经瘀青了一块,他自嘲的笑笑,倒是冷静下来。看着对面的男孩,他冷冷的说:“你就等着被七中开除吧。”

江之寒平静的说:“你想怎么做都行。我还是这句话,她是你的女儿,而且她也没做错什么,不要做任何伤害她的事。”也许是和顾望山在一起久了,江之寒对自己做的很多事情都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他甚至不觉得今天自己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发乎于情,止之于理。因为对爱人的一句承诺,我江之寒就硬生生的克制住了欲望,在最后时刻刹了车。这不是真正的爱情,什么是真正的爱情?相反,你倪建国……才是阴险和卑鄙的代名词。

江之寒毕竟年幼,他一心想着捍卫心中神圣的感情和神圣的爱人,实际上却把事态弄的越来越糟。

倪建国冷笑一声,企图保持着自己的尊严,他说:“怎么样教导我女儿,还轮不到你插嘴。现在,你给我滚出我家去。”

江之寒冷冷的看着倪建国,倪裳满脸是泪,走过来推他,“你走呀,快走呀。”

※※※

门在背后关上。

江之寒不放心,坐在门口,竖起耳朵听了一阵,生恐倪建国又出手打了女儿,但终究他没听到任何的声音。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江之寒站起身来,脚有些发麻。他抖了抖脚,有些迷茫的,下了楼,径直走进瓢泼的大雨中。

又一个雷劈下来,一分钟的时间,江之寒的衣服全湿透了。

他抬头看十楼上的灯光,仿佛有些不相信美梦可以在刹那间破灭,而自己从天堂中坠落。

忽然之间,江之寒满心悔恨。冲动之后,他开始意识到今天的冲突会如何的影响到自己和倪裳的来往,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倪建国在倪裳心目中和生活中的地位和影响。

江之寒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很是幼稚的想,要是我可以把时间往回拨上一个小时,不,半个小时,十分钟,如果我提前离开,如果本来要走的时候没有那个霹雳一样的雷,那该有多好啊!

如果上天赐给我那么一个机会,我愿意不像现在这样出众,我愿意放弃那个出人头地的梦想,我愿意一切都回到以前,我还是那个有几分被动,和几分平凡的江之寒。

只要……

能让我,一直和她在一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