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125章 雷雨夜【上】

中午的时候,江之寒去了肖邯均的办公室,照例的还是泡好的一杯花茶。

肖邯均说:“之寒,我知道,你总是担心我有情绪。不过你是多虑了,我是个直性子人,如果我觉得我能力更强,可以胜任,我是不会退让的。但实际情况是,程经理确实有更多的经验,而且我看能力也很好,我才主动提出来让她来统领新开发这个项目。”

程宜兰正式决定加入公司,黄阿姨也拿出一笔钱,正式的成为了公司的股东之一。经过讨论,最后还是决定由程宜兰来担任饮食服务分部的经理,肖邯均任副经理,同时兼任食堂的经理一职。

江之寒想着,再是大公无私,心胸宽广的人,如果有新人一加入,就跳到自己头上,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怨气。他跑过来,想推心置腹的和肖邯均谈一谈,没想到还没开口,就听了这一番话。

肖邯均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是老人,她是新人,一来就到我上面去,难免会有些情绪。不过说老实话,我这个老人,也就老大半年而已。”一番话,说得江之寒也笑了起来。

肖邯均说:“公司发展的很快,出乎了我的意料,恐怕也有一点出乎你的意料,虽然你肯定是我们当中看的最远的。我从没什么管理经验到一来就被任命为食堂经理,是一种破格的提升。而程经理,从一个国营大单位的销售经理跳到我们这里来做部门经理,从某种角度来说算是屈尊了。她能想的开,我怎么会想不开?”

江之寒见肖邯均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也不想画蛇添足,再多说什么,只是说:“你说的对,我们这个事业发展的比你我想象的都要快。肖哥,你是一开始就和我一起创这个小小的事业的,而且实际工作还都是你在做。所以,这个公司就像是我们一起抚育长大的婴儿一样,希望有一天它能有所作为。”

※※※

下午放学,江之寒先送了倪裳回家,然后自己跑到杨老爷子家,被骂了几句,还是死皮赖脸的住了下来。

一夜无话,起床的时候江之寒和老爷子打了个招呼,老爷子吩咐他盘腿做好,练一遍升级版的吐纳内息。江之寒练完一套,感到神清气爽,站起身来,看墙上的钟,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他推开门,四处看了看,老爷子已经人去楼空。

江之寒苦笑了一声,收拾好书包,往学校走去。

到了学校,江之寒看见倪裳眼睛红红的,就笑她:“你爸才走一天,你就哭鼻子了?”

倪裳说:“才不是,昨天没有睡好。”

江之寒问:“怎么了?”

倪裳说:“昨天晚上,打雷闪电好厉害!那个雷就像是在头顶劈开的一样!”

江之寒摸摸下巴,“昨天什么时候打雷了?”

倪裳说:“半夜一两点钟的时候吧,你不知道么?”

江之寒说:“我倒下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五点了,谁会知道在打雷?”

倪裳嗔道:“你是猪吗?那个雷响的就像是在耳边炸开一样,我看呀,你睡着了,就是有人把你抬去卖了,你也不知道!”

江之寒侧头看看倪裳,说:“你害怕打雷呀?”

倪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从小到大最怕两件事,一是老鼠,二是晚上打雷。”又说:“昨晚雷打的那么厉害,我爸今天一早就给我打电话了,知道我肯定吓的不轻!”

江之寒问:“你一晚都没睡着?”

倪裳嗯了一声。

江之寒微笑道:“别怕,今天我陪你,你爸不是明晚才回来么?”

放学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倪裳说要去吃食堂,江之寒阻止她说:“难得你家一天没人,我还从没去过,今天我们来点特别的,买菜回家自己做好不好?”

倪裳点点头,上次温凝萃的生日,她因为外婆的病缺席,后来听温凝萃说了好多次江之寒做的菜很好吃,自然是想尝一尝的。

江之寒两人去了一个离倪裳家蛮远的市场,买了几样鱼肉小菜,倪裳说道,不要买多了,最好两顿就能吃完,免得明天父亲回来露了马脚。

回到倪裳家里,江之寒稍微打量了一下,倪裳的家比江之寒家要大,有三个卧室加一个厅,但比伍思宜家要小不少,里面的家具布置也不过中档。江之寒四处看了看,最后去了倪裳卧室,却是这里面装修布置的最好的。

父母留给倪裳的卧室居然是三间卧房里最大的,比夫妻两人的卧室还要大。卧室的墙刷成非常漂亮的浅蓝色,除了一张睡床以外,主要的家具就是靠窗的一个书桌,一个小巧可爱的梳妆台,再加上一台钢琴。

江之寒赞道:“好漂亮的卧室,比我的强多了!钢琴为什么不摆在客厅,要摆在卧室呢?”

倪裳说:“爸爸说,这样更便于练习。”

江之寒倒头躺到床上,闭上眼睛,空气里有一股少女甜甜的体香。江之寒满足的吸了一下鼻子,叹息道:“好舒服,躺下来就想睡觉了。”

倪裳打他的腿,“大懒虫,快起来!我肚子饿了,等着吃饭呢!”

江之寒爬起来,进了厨房,因为倪裳说不要做的太多,他晚上准备做三样菜,一个豆瓣全鱼,一个家常豆腐,一个炒空心菜。倪裳乖巧的在旁边打杂,好奇的看着江之寒把豆腐切成很薄的一片片,在锅里盛满油,把豆腐放进去两边炸黄,取出来,再把猪肉片放进去,加上蒜,葱,糖,和豆瓣,翻炒一下,把豆腐放进去,加点水,慢慢把味道熬进去,俗称两面黄的家常豆腐就做好了。

倪裳歪着头,很是赞叹:“好复杂哟!你怎么学会的?”

江之寒说:“看人做过,自己再看看菜谱,就好了。其实这个比解题简单,你想想啊,每次都是同样的流程,同样的配料,同样的时间,没有人给你在哪儿设一道陷阱什么的。开始的时候,可能火候调味不是很完美,多尝试两次就知道轻重了。”

倪裳摇头说:“还是好复杂。”

江之寒吩咐倪裳帮他再切一点姜,葱,和蒜,好做今天的主菜:豆瓣全鱼。倪裳听话的在旁边又是洗又是切的,不时的还偷吃一口做好的豆腐,嘴里说“好吃!”

江之寒微笑的看着女友,觉得心里很温馨,老爷子远走的惆怅这时也慢慢消散了。他笑着对倪裳说:“有点夫妻过家家的样子哦。”

倪裳甜甜的笑着,说:“脸皮厚,谁和你是夫妻?”

两人嘻笑了片刻,终于做好了菜,摆上桌子,并肩坐下来,开始吃饭。倪裳看着江之寒,很享受这一刻,和心爱的人一起做饭,一起晚餐,有三分的浪漫和七分的幸福。

江之寒转眼看去,读出倪裳眼里的爱意,他调笑说:“看到了吧,嫁给我是不会错的。像我这样又会赚钱,又会做饭,还是四不青年的,现在已经很稀有了。”

倪裳说:“哪四不啊?”

江之寒说:“就是不嫖不赌,不抽烟,不进歌舞厅啊。”

倪裳打他一下,说:“你恶心死了,还嫖啊赌的。”

吃完饭,江之寒洗了碗,便坐下来。倪裳转身进了卧室,从自己衣橱的最底层翻出来一件藏青色的夹克。走到客厅,她把夹克抖开,说:“嗯,上周末陪爸爸去买衣服,看见过季的大减价。这一件我看上了,便偷偷回去买了下来。本来准备生日的时候送给你的,但算了吧,放在家里太久好危险。嗯,穿上试一试。”

这是倪裳给江之寒买的第一件衣服,倒是一个意外之喜。江之寒接过衣服,穿起来。衣服长度很合适,但稍微有点大,十七岁的江之寒的横向发展还没开始。

江之寒说:“挺好的,我很喜欢。”

倪裳偏着头,绕着他走了一圈,仔仔细细上下看了个遍,最后说:“我喜欢这颜色,不过大了点”,咯咯笑了两声,说:“没关系,这样就可以穿个十年八年的,以后长胖了也没有问题。”

试好了衣服,两人坐下来,江之寒就说,从来没有真正听过倪裳弹钢琴。倪裳说道,我的水平很业余的,不过还是拉了江之寒去卧室,让他坐在旁边,弹了一首“致爱丽丝”。老实讲,江之寒是听不出好坏的,不过看着美少女谈钢琴,总归是一等一的享受。一曲完毕,江之寒轻轻的鼓起掌来。

倪裳侧过身来,很有风度的微笑点头致谢,又坐好,弹了一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弹完这一曲,倪裳站起来鞠了个躬,调皮的说:“我会的可不多,再弹就要露馅了。”

江之寒把她拥进怀里,坐在床沿上,一只手摩挲着她黑而柔顺的头发,说:“我做了两个菜,就换回了一件衣服加一场个人演奏会的待遇,真真是赚大了。”

倪裳咯咯娇笑着,说:“那罚你唱首歌,把差的都抵回来。”

江之寒说:“这个嘛,我倒真会唱几句。”略略改了该词,唱道:

深夜房间里四处静悄悄

只有风儿在轻轻唱

夜色多么好心儿多爽朗

在这迷人的晚上

夜色多么好心儿多爽朗

我的心上人坐在我身旁

默默看着我不作声

我想开口讲但又不敢讲

多少话儿留在心上

长夜快过去天色蒙蒙亮

衷心祝福你好姑娘

但愿从今后你我永不忘

今天这个晚上

但愿从今后你我永不忘

今天这个晚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