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124章 前奏

江之寒到学校的时候,心情有些不好,一心想找倪裳倾诉来着,却发现她的心情甚至更糟。

江之寒问:“外婆的身体好些了么?”

倪裳说:“外婆是好多了,不过妈妈要出去好长一段时间。”仔细和江之寒讲了母亲要离开一段时间的事。

江之寒叹口气,“怎么这是一个离别的季节么?”也说了杨老爷子的事情。

两人坐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这话,都有些提不起精神来。

倪裳说:“快期末了。”

江之寒说:“是呀,快期末了,又是一个暑假。”

距离那个梦的第一次,已经快一年的时间了。这一年里,发生了多少事,自己的人生又有了多大的变化。

※※※

前天送走了妻子和岳母,倪建国一直处于一种有些狂躁的状态。这一次,妻子没有和他吵,没有嘲讽的笑,甚至没有和他讲道理,但他却感受到了真正的寒意。和妻子娘家的小摩擦,一直贯穿在他们的生活当中,但几十年来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这一次,难道会演变成一个真正的大风暴?

今天和处长谈话,说到要他出去出差两日,倪建国心情糟糕,就有了不豫的神色浮在脸上。处长立马沉下了脸:“怎么,有什么问题么?”倪建国惊醒过来,忙陪笑解释说:“老婆刚好请了事假,陪岳母养病去了。所以想到自己出差,让女儿一个人留在家里,有些放不下心。”处长放缓了语气,说:“这个会很重要,所以才一定要你去。女儿的事情,确实是个问题,要不托亲戚家照顾一下,毕竟不过两三天的时间。”

倪建国走出办公室,心里啐了一口,回到自己的地方,却是没什么心工作。想起今天的日程中有到七中谈一个事情,便拨了个电话,等到十一点半,就出了门。

茹芸接到电话,有些惊讶,两个人中午的约会还是很稀有的。这些日子里,男人对她越发好了,几乎每个月都拿钱过来,言语之间也更是温柔,茹芸也感到滋润起来,厂里的人都说她容光焕发来着。茹芸匆匆请了个假,到家门口买了两份外卖,想到家里还有昨夜的汤,回去把火打开,把汤锅放到炉子上。听到敲门声,茹芸赶快过去开了门,倪建国走进门来,回身关好了门,一把把情人抱起来,就往里屋走。

茹芸轻叫了一声,倪建国已经用膝盖顶开了卧室的门,把女人放到床上,卷起裙子,褪下内裤,像一只闯进瓷器店的公牛,没有任何前戏的,径直进到身体里去。

茹芸皱着眉,叫了声“疼”,两只手抓紧了男人的背。下面还是干干的,男人已经不管不顾的耸动起来。茹芸咬着牙,忍着疼痛,嘶嘶的冷气从牙齿间呼出来。茹芸闭着眼,任他肆虐,过了一会儿,忍不住推倪建国说:“炉子上的汤要烧干了。”

倪建国不理她,一个劲儿的干着自己的事,喘息声和炉子上咕咕的汤烧开的声音混在了一起,茹芸睁开眼,有几分爱怜的摸了一下他的头。

倪建国和七中的教务处长谈了一个小时的公事,便匆匆走出来。明天他就要出差了,今天准备早一点回家,想想有什么生活必需品,好事先买来放在家里。女儿虽然满了十七,在他心里还是小孩儿,什么事都不会做的。他忘了一件事,其实自己也不会做家务,这些年都是妻子一个人在操持着。

按照惯例,倪建国来七中谈公事,完了以后都会去见一下倪裳的班主任,交换一下情况,同时也增进一下感情,每一次他得到的都是超级正面的反馈,所以也很享受这件事情。倪建国看了下表,应该还有时间,就拐到了旁边一栋办公楼,倪裳的班主任张老师的办公室就在里面。

倪建国上了楼,和张老师聊了十分钟,又和物理李老师寒暄了三五分钟,便告辞出来。下了楼梯,到了办公楼的门口,迎面走来一个学生。

那个男生看了倪建国一眼,问候道:“倪叔叔好。”

倪建国仔细打量了一眼,心里搜索了几秒钟,终于想起来他是倪裳同班,成绩向来在一二名的王帅,是班上的学习委员,自己见过两次。

倪建国笑笑,说:“王帅是吧?你好你好,最近学习怎么样?”

王帅看着倪建国,犹豫了一下,说:“挺好的。”

倪建国笑道:“好好学习啊。”挥了挥手,往前走。

“倪叔叔”后面有人叫他,倪建国回头看去,王帅一脸坚毅的样子,他说:“有件事……我还是觉得应该和你讲一讲……”

※※※

倪建国上了教学楼的楼梯,碰到正在上楼的两个老师,一位是倪裳班的语文老师,倪建国认识的。

语文老师笑道:“来看女儿?”

倪建国笑着说:“来办点事,顺便来看看。”

语文老师说:“在上课,要不要我去把她给你叫出来?”

倪建国摆手道谢说:“不用了不用了,就看一眼。”

看到倪建国消失在楼梯拐角处,语文老师向他旁边的人感叹道:“这样的关心小孩儿的父亲,真是哪里找?也难怪倪裳这么优秀又懂事。”

倪建国站在教室的后门,今天不知为何门是半开着的。他从缝隙里看去,女儿正站起来回答一个问题,说的简洁又清楚。倪裳坐下来,她旁边坐着的男生转头说了句什么,倪裳白了他一眼,又甜蜜的笑起来。

倪建国看着那个男生的侧背面,在自己的记忆里搜索着,是他!

这个小子,在公车上出现过,在岳母生日借车时出现过,在物理奥林匹克竞赛的操场上出现过,几乎每一次自己看见女儿,回想起来,他都出现在她的身边!倪建国回想起和倪裳的谈话,她提起过这个人的名字,江……之……寒……

爸,上次阿姨说起那个见义勇为的学生,现在是我的同桌了。

爸,这是我同班的同学江之寒。

不是的,爸,是恰好有人打电话进来,我提起这件事,他给顾望山打的电话。

顾望山和我们班几个男生很熟,他们经常一起打球吃饭什么的。

我们班这次有两个人得了二等奖,所以李老师很高兴,一个是我,一个叫江之寒。

江……之……寒!

倪建国冷笑了一声,还真是多事之秋啊,转身下楼去了。

※※※

由于杨老爷子就要走了,江之寒这些天几乎天天都泡在他那里。最后老爷子烦了,把他赶出来,同他讲,自己走后天不需要他去送,而且家里的电话今天就停掉了,也不用打电话过来。

江之寒有些无精打采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到了家,随便翻了几本书,就躺下来,想要复制前两天的梦境,他做好了准备,一心想等到那个女孩子发出声音。可是这一次,他又失望了。

一觉醒来,外面风雨声大作。江之寒想起倪裳提起过,今天是他父亲出差的日子,一大早就要出发,这两天家里就只有她一个人了。

江之寒翻身坐起来,打了一会坐,练了一阵内功,便看看表,找了把伞,跑进雨中去。

倪裳一早送父亲出了门,看着空荡荡的家有些失神。她拿出牛奶和蛋糕,简单的吃了早饭,锁好门,走下楼去,就看见江之寒撑着伞,站在那里笑着。

倪裳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然后才意识到父母都已经走了,便走上前去,问:“你怎么在这里?”

江之寒笑道:“听说巡逻队都撤走了,这里很安全,我才跑过来的。”

倪裳白他一眼,叹息道:“妈妈走了,爸爸也走了,感觉好孤单哦。”

江之寒说:“不是还有我么?唉……明天我师父也要走了,而且一走说不定就是一年半载。这狂风大雨的时候,说再见还真是有些伤感。”

雨下得越来越大,慢慢的成了一道道的雨幕,隔离了人和周围的空间,四周的景色都模糊起来。江之寒把倪裳拉到身边,在她打的小伞上面再用自己打的打伞遮上一遮。但还是有雨滴夹着风,呼呼的灌进来。

好不容易,两人走到了车站,上了一辆公车,总算松了一口气。雨水打在车窗的玻璃上,模糊了外面的景物,远处的大江也看不见了。

倪裳支着下颚,看着窗外,虽然什么也看不见,她说:“今天的大江,应该是波涛汹涌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