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116章 拜师

又是一天黄昏,江之寒坐在四合院的天井里,和杨老爷子喝茶聊天。

杨老爷子放下茶杯,说:“之寒,我打算正式收你进门,作我的关门弟子,你意下如何?”

这个消息来的有些突然,江之寒愣了一下,开心的笑起来:“那当然好,我以后就可以叫你师父了吧。”想了想,又说:“嗯,是不是可以学更高深的功夫了?”

杨老爷子慢慢的品了口茶,说道:“就安排在这个周日吧,再怎么简单,也要有一个正式的仪式。”

江之寒点头应是。

杨老爷子放下茶杯,说:“既然进了门,我们这一门的历史多少应该知道一些。”看见江之寒睁圆了眼睛,兴致勃勃的样子,不由失笑,“我们杨家拳,传到我这里已是第十五代了。这一代一代传下来也有三百年的历史。”

杨老爷子问江之寒:“你说,这学武艺,最难的是什么?”

江之寒想了想,说:“应该是创新吧。”

杨老爷子点头说:“没错。除了创始的宗师以外,这十五代的掌门人,多是只能守成的,譬如我。真正能把老祖先传下来的东西拓展创新的只有两位,一位是第七代的掌门,一位是第十四代的掌门,也就是我的师父。”

杨老爷子悠悠的会议道:“我师父天纵之才,不但在中州,当年在南方十省都大名鼎鼎。派里的人都说,我们门派七代出一个天才,真是被应验了的。我师父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也许是他太优秀了吧,老天嫉妒,第一个儿子生下来后竟患有小儿麻痹症,练武的事是想都别想的。过了四年,师父师娘终于有了第二个儿子,一心保佑着要他身体健康,能够传承祖传武学。”

杨老爷子回忆道:“这一次,也许是他们的虔诚祈祷起了作用,二儿子不仅健康的长大了,而且练武以后显出非凡的天赋。我师娘对老二非常的宠爱,连严肃寡言的师父也很喜爱他,说他的天赋更胜于自己,应该有机会把杨家拳发扬光大。二师兄慢慢长大,果然如师父的预言,学武的进境一日千里。二师兄人长的魁梧,武功又好,那时候正逢乱世,就有了心出去闯荡。”

杨老爷子长叹了一口气,“关于师们的不幸,我就不说得那么详细了。总之,二师兄在外面做了些师父不能容忍的事情,师父几次严厉告诫他,但多年来一贯宠爱这个儿子,加上师娘的劝说,关了他两次禁闭,还是随他去了。有一年,师父得知二师兄依仗武艺了得,奸污了邻近地方的两个姑娘。这一次他动了真怒,千方百计的找到二师兄,要用门规办他。二师兄自知功夫还有所不及,便说动了依附的军队里的军官,用热兵器把师父给逼走了。师父回到家,急怒交加,吐了次血,卧病不起。”

杨老爷子接着讲他的故事:“师父的三女儿,就是我的太太,比他的二哥又要小了六七岁。我从小练过一些功夫,但进门的时候已经十五岁了,那时候,师父已经和二师兄翻脸成仇。师父在家里闭门思过,思前想后,觉得自己早年的纵容是二师兄走上邪路的一个关键。对于受二师兄荼毒之人,师父更是负有强烈的愧疚,下了决心要在自己手里替他们找回公道。我进门几年后,师父发了一个帖子,要和二师兄比武。父子对决,掌门人要下帖子挑战自己的弟子了解恩怨,当年在南方武林是很轰动的一件大事。武林中的人向来最恨叛师之徒,但二师兄已经和当官的拿枪的关系颇深,其他的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杨老爷子说:“比武那天,师父下帖子邀了很多人。大家都劝他,说家丑不可外扬,他摇头说,这不关家丑,我要替正道伸张。那一年师父已经五十出头,而二师兄正值壮年,正是体力武艺都登峰造极的时候。”

“那场打斗,”杨老爷子叹了口气,“之惊心动魄是根本没法讲出来的。那时候,二师兄怕武林中人群起而攻之,带了一队带枪的兵回来保驾,但还是一个人上的阵。一场打斗下来,两人都受了伤,但终究是师父输了。二师兄当天扬言道,从今以后,师父只会越来越弱,自己只会越来越强,看在血亲关系的份上,他不愿下手,但自己的事再也不需师父来管教。”

杨老爷子说:“经历了那次争斗以后,师父闭关修炼了一年,出来以后,对我这唯一的关门弟子就更加苛严起来。五年以后,二师兄因为什么事儿,重回老家,向师父索要一本门里的练功册子。师父言道,我们再打一次,你胜了我就给你。当时,二师兄冷笑说,我这五年武功又有大进,而你日渐衰老。拳脚无眼,真的打将起来,我是收不住手的。师父说,你也不用惜力,我今天是会把你当师门仇人来对付的。”

杨老爷子垂下眼,唏嘘了两声,思绪仿佛回到多年前那一幕,“这一次打斗,不比上次,旁观的除了我并没有一个外人。我经历过上一次的观战,心里也觉得师父没有胜算,但师父一向对我极为严厉,我终究不敢出声反对,只能站在一旁,心里想,如果师父受了伤害,自己不管别的,一定要上去拼命。”

“那一场比武,”杨老爷子回忆说,“却是比上一次更加惊险。二师兄的拳路更加威猛,但师父那几年新悟了刚柔并济的道理,对力的理解又上了一层。两人激战了小半个时辰,师父最后连拍了二师兄三掌,他骨头断了,而且……武功也算废了大半。我那时站在旁边,已经呆住了。师父最后下手如此狠辣,我真是没有想到,毕竟……那也是亲儿子,自己含辛茹苦养大了,又授了武功,寄予厚望的。”

杨老爷子说:“二师兄连夜走了,从此再没了音信。师父让我不要把这打斗告诉师母,但从此自己越发的少话了。那个年头,传统规矩还森严的很,武林门派里面尤其如此。虽然大家都收些外弟子,但最顶尖的东西很多是只传儿子的。二师兄走后几年,师父快六十了,我也已成了婚,作了他的女婿。有一天他宣布要传位于我,让我来继承杨家拳的衣钵。”

“消息传出去以后,反对的人很多。师父的两个儿子,虽然一个身有残疾,一个背叛师们,但他声名显赫,想要依附他的人很多。本家的几个杨姓侄儿,也是练武之人。大家都说,宁愿过继一个侄儿作儿子,也不能把绝学外传了。”

杨老爷子接着讲他的故事,“当时我师父说,这些年以来,他反思过去,觉得收徒传位,应是人品第一,努力第二,天赋第三。而论人品和练功的勤勉,其他几人与我相差甚远。但纵然他下了决心,宗族的力量也不是他一个人可以抵抗的,于是他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条件,让我改成杨姓,就当是他的儿子一般。师父当年对我说,这是一个很不公平的要求,但他一心要把杨家拳的技艺交付到一个放得下心的人手上,所以请我能够有所牺牲。那一年,我父亲在外从军,已经很久没有音信了,所以我就回家禀告了母亲。我母亲说,身逢乱世,若不是师父收留照顾,我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情形,所以虽然也有所不愿,终究是答应了师父的要求。”

杨老爷子叹口气,说:“几年以后,我父亲回了家,得知我改了杨姓,打了我两耳光,和我断了来往。师父上门去恳求解释,他也闭门不理,几日后就离家走了,从此不知所踪。为这件事,师父一直觉得负疚于我,我太太也是这个想法。总之,师父百年之后,我还是继承了衣钵。你知道,在武林门派里,生个儿子又不比寻常人家,除了一般的传宗接代的意义,还要继承事业,一代一代传将下去。哎……可惜,我太太,也就是你的师母了,她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生育。你师母对这事耿耿于怀,她觉得我改了姓,作了最大的牺牲,无非是为了继承祖传的武学,但如今却不能传到下一代,让人情何以堪。那时候已是新中国,没有娶妾这一说,她说让我和他离婚,找个人生个小孩。我回他说,笑话,难不成为了这个事,我们这些年的情谊便都统统扔到一边了?这是断断不可能的事情。”

杨老爷子讲道:“为了没有子息这件事,你师母一生都不能释怀,年纪不大就郁郁而终了,临终的时候还拉着我的手让我再娶一个,生了儿子好传承家学。可是我们夫妻几十年恩爱,从来没有红过一次脸,也可谓是模范,我又怎能她尸骨未寒,就另娶新人呢?那几年,我的脾气最是暴躁,总觉得老天待我不公。但慢慢的,我倒是悟了一些人生的道理。既然我师父可以打破传统,把技艺传给女婿,我又为何不可在此之上更进一步,不要有了这所谓的内弟子,和门派之分呢?”

杨老爷子看着江之寒说:“想通以后,我二十几年里收了三个弟子,对每个都倾囊以授,同样的对待。过两天,你就会是第四个,也是最后的一个弟子了。”

这一番讲述,直到月上中天,群星闪烁。江之寒坐在微凉的庭院里,一时还不能从惊心动魄的历史中转回思绪,不禁有些呆住了。

周日是正式拜师入门的日子。

江之寒问过杨老爷子,便选了一身平时穿的白色的练功服穿上,一早就到了师父的住处,从今日起,终于可以不叫杨老爷子,而改口叫一声师父了。

八点钟的时候,师父邀请的几个观礼的都已到了。三个人中倒有两个认识,一个是林志贤林主任,他算是和门派有些渊源的旁枝的挂名弟子,或者叫外弟子,一个是刑警队的张队长,算是门外邀来做个见证的。这最后一位,乍一看就像是个老农,走路的时候有些微跛,江之寒却是从来没有见过。

师父介绍说,这是你的二师兄,叫关山河,等会儿拜了师入了门,再用正式的礼节见过不迟。关山河看起来至少有四十岁的年纪,他在杨老爷子面前执礼甚恭,江之寒在一旁看了,倒是不安起来,觉得自己平时是不是太随便了。

众人进了南屋,仪式正式开始。

师父已经请出了牌位,供在中间。仪式算是简单,杨老爷子点了三炷香,拜了几拜,说道:“今日第十五代掌门杨允杰收第四徒江之寒,愿列祖列宗保佑,他能恪守门规,把我杨家拳发扬光大。”

按照师父事先的吩咐,江之寒跪到蒲团上,磕了三个头。

江之寒跪在地上,杨老爷子开始宣示门规。这门规还算简约,一共只有三条。

第一,不得忤逆师长

第二,不得欺凌弱小

第三,不得作奸犯科

江之寒心里暗赞道,这祖师爷真是一个简单明了,知情识趣的人,要是宣读的是几十条门规,每条都冗长无比,自己岂不是要跪到日落才能起来。

宣读完门规,杨老爷子请每个观礼人上了一炷香,这拜师就算结束了。

江之寒给杨老爷子磕了头,正式叫了师父,又给二师兄行了礼,几人就出了南屋,到正屋坐下喝茶。

杨老爷子见江之寒边走边朝林志贤笑,便打了一下他的头,说:“这一码是一码,小林只是挂名的弟子,你以后还得叫声林师兄。”

几个人坐下,喝老爷子泡好的茶。

杨老爷子问道:“山河,我们这是有五年没有见了吧。”

关山河站起来回答道:“是的,有五年多了。”

杨老爷子笑道:“你站起来干什么?坐下来说话。”转头对江之寒说:“你二师兄在南疆作战时,踩了地雷阵,伤了腿。你们这一代人,能够无忧无虑的生活,不能忘了军人在边疆的牺牲和奉献!”

江之寒对军人向来报有由衷的敬佩,索取的少,奉献的多,讲这话的很多,但真正做到的,这群人是典范。

江之寒问:“二师兄现在住在哪里?”

关山河说:“我就在中州旁边的农村务农。”

杨老爷子说道:“前几年我都不在中州,所以和你二师兄有些日子没有见面了。”

关山河恭敬的说:“这几年,不但我不能在师父面前尽些孝道,师父还每月给我寄钱,作弟子的实在是惭愧!”

杨老爷子摆摆手,“山河啊,这就是你没看通了。钱这个东西,对我来说,不像对世人那么重要。我有吃的,有住的,生活算是没有后顾之忧的。你为国家伤了身体,我偶尔补贴你一些,你不应该放在心上。如果你看不透钱这个东西,我教你的很多东西,你还是悟不透。”

关山河恭敬的说是。

杨老爷子问:“你没有觉得我这些年变化很大么?”

关山河说:“师父修身养性,说实话,和上次见到你相比,一点没有觉得老了。”

杨老爷子哈哈笑笑,说:“那都是小事,我这几年变化最大的就是脾气好了太多了。”指着江之寒,“这个小家伙,在我面前玩笑不忌,换得我收你为徒的那些年,早把他两只手两只脚都打断了。”

江之寒吓得伸了伸舌头。

关山河难得的笑起来,满脸的皱纹都跟着笑容一起舒展,他说:“这样说起来,还是小师弟有功劳,能够侍奉在身边,让您老来开怀。”

几个人说了一阵闲话,林志贤便说,自己在旁边不远的寺庙订了一桌素席,恭贺老爷子收徒江之寒入门。这个寺庙有个很通俗的名字,叫罗汉寺,庙里的素席远近闻名。很多人开玩笑说,那里的青菜味道如此鲜美,是因为仿了红楼梦的做法,所以素菜都是鸡汤煨好做出来的。

在席上,杨老爷子对张队长和林师兄说:“我这个人,不太有很强的门户之见。今天邀请你们来观礼,还有一个原因。将来江之寒的所作所为,也希望你们能帮我看管一二,有不合规矩的尽管指教于他。”

两人都郑重的答应了,林志贤看着江之寒,满眼的笑意,意思是,小子,我现在有尚方宝剑在手,你就乖乖老实听话吧。

一席完毕,宾主尽欢。

走出庙来,杨老爷子对江之寒说:“你不必跟着我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我和你二师兄多年未见,有不少话要讲。”关山河其实昨夜就到了中州,但不愿去打扰师父,自己找了个便宜的旅店将就了一夜,今天一早就赶了过来。

江之寒说:“师兄既然来了,就多逗留两天。一来陪师父说说话,二来也好指教我一二。”和二师兄互留了地址,邀请他过两天到自己家里做客,便和师父师兄说了再见,在岔道口分手告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