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115章 以退为进

江之寒坐在肖邯均的办公室里。除了两人之外,陈振中,楼铮永,和杜姐也坐在沙发上。看得出来,这三个人是肖邯均绝对的心腹和倚重的部下。

从采购程序,新的人员调配,到日常营运的财务数据,和远程的规划,肖邯均和他的手下做了一次很全面很细致的汇报。江之寒边听,边拿笔在笔记本上写下些什么。

一个半小时后,今天的会议算是结束了。陈振中三人起身出了办公室,顺手关上了门。

江之寒说:“情况看起来很好,比我想象的最好情况还要好不少。”

肖邯均说:“人无远忧,必有近虑。最近,宁校长和他的亲信下属对我们关心的越来越多,很多时候是越过了温校长这个主管副校长。我担心,暑假合同到期的时候,我们调整人员可能会遇到一些压力。现在宁校长那边还算比较委婉收敛,大概是林主任出面解决食堂那件事,让他们意识到,除了温校长,我们也不是没有后援的。”

江之寒说:“我等的就是这个时机。”

肖邯均扬了扬眉毛,问:“你有什么打算么?”

江之寒说:“承包之前,我就多多少少想到了这个状况。那个时候,大多数人把食堂看成一个包袱,所以我们要轻易的就给了。现在呢,食堂经营红火了,开始赚钱了,这些家伙以为这些都是天上掉下来的。回头去看,心里想的多半是太便宜了那些人,为什么当时没开个更高的价?或者是,我们怎么能从中分一杯羹?眼红病,在哪里都是很流行的。”

江之寒接着说道:“有温校长镇着,一般人眼红一下,也是白搭。不过,如果宁校长有想法了,呵呵,有句老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呀。”

肖邯均哈哈的笑了两声。

江之寒道:“既然宁校长惦记上了,我们就得进贡一点好处,不过嘛,这个好处不能白给他。有些人很短视,总是看见了利益才去追逐。我们呢,争取每次都能快他们一步。现在这个时间点,应该是一个绝佳的谈判的时候。一来,有了林主任的震慑和温校长的全力支持,他们提的条件不敢太过分;二来,他们看准了我们的弱点,就是一个多月后的人员调整,可能被阻挠,所以我们表面上妥协一下,也在情理之中。”

江之寒问肖邯均:“在食堂承包这个事情上,我们最吃亏的是什么?”

肖邯均说:“当然是接收了这么几十号人,又没有完全的管理权。”

江之寒说:“没错,自始自终,我们担心的头号问题就在这里。食堂里有一部分人的编制,我们其实管不了,至少我们不能解雇他们,能依靠的只有温校长的支持。你想想,前不久发生的老鼠这件事就是个警示。如果学校有些领导想要给我们点颜色看看,很简单的,找下面的人捣捣乱,我们头就会很大。让出一部分利益给宁校长,我们能有两座大山镇着,学校里想要捣乱的人大概不太会有了。但是,这些钱都是我们辛辛苦苦挣来的,不能白给他。所以,我想要一点交换的东西。”

肖邯均双目炯炯,急切的等待着江之寒的下文。

江之寒说:“左冷芒还在看守所里呢。前两天,林主任给我打电话,说起左冷芒交待是吴处长叫他来捣乱的。不过你猜的很准,姓吴的只是说,卫生检查很重要,争取让他们当众出次丑。如果搞定了,即使你被他们解雇了,我这里保证要你,给你好待遇。至于吴处长是谁指使的,我们就不知道了。张队长的人来找姓吴的回去协助调查的时候,他搬了救兵。那边找了个颇有分量的人来说情,说反正没出什么大事,就不要闹的太大。所以,吴处长当天就放回来了。林主任说,这个事情不是不可以一捅到底,但就算捅个水落石出,也没太大的用处,反而使彻底撕破了脸,不是什么好事情。他建议我利用这个机会好好去谈一下,给他们点暗示,我们其实什么都知道了,不过不想追究。但你总得补偿我们点啥。”

肖邯均说:“虽然有点窝火,不过……也许是不得已的好办法。”

江之寒仰头看看天花板,吐了口气,说:“所以我想,现在应该是谈判的最好时候。我们手里有几张牌,要价就可以高一些。我一直想要的就是学校大门沿街的那几间屋。现在,那几间屋用来当保安的休息室和杂物储藏室,完全是一种浪费。你想想,大门沿着城区的主干道,商业价值很高。而且,我们学校其实离市区最繁华的商业区不过六七分钟的车程。所以,我想的是,把那几间屋都要过来,把面街的墙拆掉,就可以当作店面。最近我得到一个消息,更加坚定了我这个想法。在龙街口,也就是我们学校外面不远的地方,政府决定修第三座跨江大桥,如果进度快的话,两三年就可以竣工。到了那时候,这一块的商业价值翻个几番不是什么大问题。”

肖邯均点了根烟,说:“原来你的目光早就放到别的地方去了,确实在我意料之外呀。”

江之寒说:“把这个要过来的好处是,我们不需要接收任何学校的员工,没有了这个包袱,就可以好好的干一场。”

肖邯均问:“拿来准备做什么呢?”

江之寒说:“既然我们现在做饮食,就把精力集中在这一块,我初步想的是做中高档的餐馆,或者是中州特色菜的餐馆。”

肖邯均说:“如果做高档餐馆的话,装修改建需要不小的投入。”

江之寒说:“没错,不过如果我们能够很低的成本把租约拿过来,就是放在那里等着时机成熟我也等的起。肖哥,这件事情,我叫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的琢磨一下。我想要的是一个长期的租约,至少五六年,最好是十年。作为交换,食堂这边我们可以拿出一点点股份给宁校长,不管是他大舅子还是小姨子,随便弄个名义出来,我们让他不花一分钱参股,每个月收红利就行,但经营决定权还是要保留在我们自己手中。他既然这么想要分这块蛋糕,我就给他一点甜头,但这个甜头不能白给。这个度你要把握好了,谈的时候不要把底牌露的太早。我们主要想要的是那个租约和独立开发的权利,这边分给他的利益,稍微多点少点不是关键。他敢要的越多,在那面我们要的也要同样的增加。”

※※※

江之寒和肖邯均详细地商量了很久细节上的问题,才告辞出来。走在路上,突然想起今天一点半有红五月歌唱比赛的排练。看看表,已经迟到几分钟了。

江之寒快步跑到阶梯教室,倪裳正在台上指挥大家唱歌,还好班主任张老师不在。刚松了口气,就看到倪裳转过头来,批评他说:“江之寒,就差你一个了。要有点时间观念,为什么大家都能准时,就你一个人迟到?”

江之寒伸伸舌头,灰溜溜的走到最后一排自己的位置。陈沂蒙向他做个鬼脸,前排的楚明扬也回头眨了一下眼睛。

倪裳站在讲台上,她从小到大都是合唱的指挥,班里,年级里,以至学校里的大合唱,她都指挥过。今年的比赛,每个班级要唱两首歌,一首必须和军队有关,一首是自选的。张老师把选歌的事都全权委托给倪裳,她最后选的一首是“战士打靶把营归”,一首是黄河大合唱。前两天,江之寒还和她开玩笑,说应该选一首靡靡之音的情歌,然后让男女生分成两个声部对唱。

站在讲台上指挥大家唱歌的倪裳,展现出来的更多的是认识江之寒以前的那个倪裳。她自信,沉着,有条不紊。她微笑,但有距离感。她有着极少数学生能够拥有的在同学面前的威信,可以像半个老师一样指挥他们。

江之寒看着倪裳,一时有些失神。他熟悉的那个温婉的,娇羞的,甜甜的笑着或者撒娇的身影,和前面这个自信的,能干的,带点威严的女孩儿慢慢的重叠起来,分不清哪个是哪个。

※※※

红五月歌唱比赛被安排在周四的下午举行,高中部参加的是高一和高二一共十四个班。不知道什么缘故,这次比赛各方面都搞的很正规,每个班级要求所有的人都参加,而且要配备完全一样的衣服。去年的比赛,男生基本上都是各自回家穿件白衬衫就行了。

有了倪裳这个能干的班长,班主任张老师很开心的当起了甩手掌柜。她把统一采购服装的事情委托给倪裳,倪裳理所当然的拉了江之寒的差。江之寒想到沈鹏飞经常进出批发市场,就把他拉上当参谋,三个人在码头市场逛了整整一个周日,总算把服装定了下来。男生的衣服是深蓝色的衬衣配上浅灰色的西裤,而女生的服装是江之寒看中的,白色的带蕾丝边的衬衣,配上红色的短裙。倪裳盯着江之寒看了好一阵,正看的他毛骨悚然的时候,没想到倪裳没说什么就同意了。

十四个班,按照每个班唱两首歌,再加上上场下场的时间,没有三个小时是结束不了的。学校这次很体贴的安排了上下半场,中间还有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

上半场安排的是高一年级的演唱。中场休息后,下半场却迟迟不开始。江之寒坐在那里,穷极无聊,只好四处看看,有没有穿着制服的漂亮女生。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落在自己的后脑勺上,转头看去,后一排坐着的倪裳正似笑非笑的盯着他,原来目光真的可以是有实质的感觉的。

倪裳讥讽道:“有没有望到什么漂亮女生啊?”,坐在旁边的薛静静和冉晓霞都捂着嘴笑起来。

江之寒讪笑着,顾左右而言他:“怎么搞的,休息这么久还不开始?”

正说着,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走了进来。高中部的三个年级主任走在最前面【高三不参加比赛,但也要列席观看】,躬着腰,像引路的服务员。后面跟着的是满面笑容的宁校长,全没有平时大会发言时的严肃。严校长身边走着这位,中等身材,方脸,倒也有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势。江之寒一眼扫过,看见温副校长也走在人群的后面。是傻子也知道,这八成是有什么大人物大驾光临了。

领导同志们花了十分钟的时间才落座完毕,谦让一阵,寒暄一阵,宁校长走到舞台上,拿起麦克风,洪亮的说:“让我们最热烈的欢迎崔副市长和教育局农局长来参加我们的歌唱比赛。”

三班是第二个上场的。不得不说,江之寒看中的红色短裙还是很有诱惑力的。二十几个青春豆蔻的少女,穿着一色的白衣红裙,是一道无比亮丽的风景。

三班的制服和演唱也许是最耀眼的,但还是没能敌过七班的人气。四十来个女生站在一起,争芳斗艳,一下子就吸引了全场的目光。江之寒趁机好好欣赏了一番,末了也没听清她们到底唱的是什么歌。让江之寒有一点惊讶的是,七班的领唱是那个叫崔玲的女生。她取下了黑框眼镜,涂了一点腮红,江之寒看了半天才把她认出来。

比赛结束,三班拿了第二,仅次于七班。按规矩,当然是让领导们先走,然后各个班依次退场,出了大教室,人群顿时乱成一团,推推攘攘的往外走。江之寒和倪裳,楚明扬,还有薛静静一起,随着人群一步一步往外挪,好不容易到了操场的宽阔地带,不由长出了口气。

江之寒对倪裳说:“第二名不错了,输给文科班,那是非战之罪。”

倪裳笑他:“那是啊,有的人今天看饱了吧,晚上不用吃饭了。”

正说着话,温凝萃走过来加入了他们。

江之寒笑她:“你们今天倒数第一,了不起哦。”

温凝萃不屑道:“关我什么事?”

吃饭的时候,倪裳还是有点不开心的样子。江之寒知道她生性好强,又自觉表现的比七班好,无论服装,声音,还是配合都要高出一筹,对输了比赛总有些耿耿于怀。这次比赛的准备,张老师完全没有管,基本上是倪裳一手组织,从选歌,服装,练习,到组织,都是她一手包办的。付出了辛勤的劳动,对结果当然会比其他人在意很多。

温凝萃搂着倪裳的肩,说:“好了,主席,你指挥的再好,今天也是第二的命。”

江之寒转过头来,问:“这是怎么个故事,说来听听。”

温凝萃说:“看吧,这个喜欢搞阴谋诡计的家伙马上就嗅出味道来了。今天崔副市长亲自光临,学校能不让她女儿的班拿第一么?更何况,她还是领唱呢。”

江之寒问:“是崔玲么?”

温凝萃笑道:“崔玲可是刚转到七中没多久,你倒是谁都认识哦。”

倪裳在旁边接口说:“长的漂亮点儿的,没他不认识的。”

江之寒喊冤道:“她哪一点长的漂亮?”正说着,看见崔玲端着饭盒朝这边走来,赶忙闭上了嘴。

崔玲径直走到他们这一桌,指着空位,问:“可以坐么?”

倪裳惊讶的看她一眼,“当然,坐吧。”

崔玲坐下来,自我介绍说:“我叫崔玲,七班的。”又称赞道:“倪裳,你指挥的真好!”

倪裳笑着谦虚:“你的声音才好呢,很空灵的感觉。”

崔玲瞄了一眼江之寒,说:“不过你们班好像有些东郭先生,站在那里嘴型和歌词都不一样的。”

江之寒心虚的转开话题,说:“上次踢球是我们胜之不武,这次唱歌可是你们胜之不武,所以嘛,这世界上的事情,到头来还是公平的。”

※※※

吃过饭,江之寒拉着倪裳去他家,说要奖赏她今天的超卓表现。倪裳嘟着嘴,说我才不要什么奖赏呢,不过还是没拗过江之寒,被他哄到家里。

倪裳进了门,换好拖鞋,抬头看着江之寒,“奖赏呢?”

江之寒笑的坏坏的。

倪裳警惕的退了一步,不小心背撞到了墙上,她瞪圆了大眼睛,“你要干什么?”

江之寒走前一步,呵呵笑道:“小白兔进了狼窝,再想逃已经迟了。”

倪裳跺脚嗔道:“你现在看起来真的很像一个大灰狼!不用化妆就可以去演反派。”

江之寒一弯腰,揽住倪裳的腰,把她抄起来,往自己的房间里走。

倪裳“啊”的叫了一声,在肩头上不停捶打江之寒的背,“说话不算话的家伙,下次再也不相信你了。”

江之寒把她放在床上,俯身吻将下去,是一个热烈的,绵长的,窒息的长吻。

良久,江之寒抬起头来,说:“这是给你的奖赏,一个吻。”

床上的少女星眸半睁,编好的头发已经散乱开来,恰恰及到肩头。白色的衬衣被揉的乱了,显出几道皱纹,红色的短裙半卷着,露出一半水嫩的肌肤。两条修长的腿并在一起,没有一丝的缝,小腿有着最完美的腿型。

江之寒半跪在床前,欣赏着白衣红裙的制服少女的模样。想起倪裳在台上自信优雅的姿态,看着她躺在这里无限娇羞的神情,那种对比,让江之寒的心里仿佛有一把火在熊熊的燃烧。

江之寒坏笑着说:“刚才是奖赏,现在轮到惩罚了。”

倪裳嘟着嘴,抗议说:“凭什么惩罚呀?我又没做错事。”

江之寒嘴里说着:“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下严厉批评我。”

倪裳笑道:“谁叫你迟到呀!”已经被翻过身来,卷起短裙,在屁股上打了一巴掌。

倪裳“啊”的叫了一声,撒娇说:“好疼哦。”又被打了一下。

倪裳曲起身子,双手搂住江之寒的脖子,在他耳边吐着热气,腻声的求情,“下次再也不敢了,再打一下就不要打了,好不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