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112章 食堂内外的老鼠

自从寒假以来,江之寒去杨老爷子的家里愈发勤了。开始的时候,是为了请教功夫,擒拿手的功夫比以前学的要复杂许多,单靠自己领悟是远远不够的。到了后来,有事没事江之寒喜欢往老爷子家里跑,心里已经把他当作像去世的外公一样,有了亲人间的那种感情。

虽然老爷子生活规律,生性洒脱,无论是品茶养花,都充满着生活的情趣,江之寒总觉得他一个人独自守着一个四合院,妻子早逝,膝下无子,是一件有些凄凉的事情。江之寒去的多了,慢慢的把四合院也当成了一个家,有时候周日坐在里面附庸风雅,品品茶,安静的一坐就是一下午。老爷子笑说,你这个年龄,这个耐性倒真是难得,不像十六七岁的小孩,倒有些像六七十岁的老人家。

杨老爷子虽没上过正规的大学,但涉猎的东西还是很广的。从中医到诗词古文,都颇有些造诣。受楚明扬的影响,江之寒也读不少古书,从文心雕龙到古文观止,从三言两拍到明清小说,都囫囵吞枣的看过。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向杨老爷子讨教,才发现他这方面的造诣很深。两人常常在四合院的天井里,泡上一壶茶,从日落西山说到月上枝头,江之寒每次都感觉获益匪浅。

这个周一的清晨,江之寒由于有个疑问琢磨不透,一大早就跑到杨老爷子家里去请教,然后从那里直接去了学校。第三节课刚下,江之寒就看见陈振中在教室门口向他招手。江之寒心里咯噔一下,难道食堂出了什么大事?肖邯均可是从来没有在上课的时候派人来找过自己。

※※※

周六的时候,由于前几天接到消息,下周一会有上面卫生检查小组下来检查学校清洁卫生,食堂毫无疑问会是一个重要的目标。肖邯均这一个星期以来,都把厨房和餐厅的清洁当做头号大事来抓,减少了每天供应的菜肴品种,腾出多余的人手,力争不要有任何的卫生死角。

星期六上午,肖邯均接到温副校长的通知,检查组提出中午就在七中食堂用餐,而且点名要吃平时老师同学们吃的家常菜,标准是四菜一汤的工作餐。这两个月来,七中食堂声名鹊起,私下被很多人评为市区中学当之无愧的第一。

为了这个临时安排的工作餐,肖邯均伤透了脑筋。左思右想,还是打电话向温副校长具体请示了一下,温副校长在电话里说,晚上学校领导还会在市中心商业区的酒店宴请检查组领导,所以中餐的要求就定为家常菜,中州特色菜,不要用太名贵的食材,但味道一定要保证。

有了这个指示,肖邯均找来吴老师傅,商量了好一阵,总算定下来菜谱:

荔枝全鱼

魔芋烧鸭

蒜泥白肉

椒盐茄饼

鲜蘑鸡块汤

小吃是蟹黄小笼包

周六的下午,肖邯均召集食堂所有的职工开了个短会,重点强调一下这次卫生检查的重要性,又具体的落实了分包责任制,食堂的每一个部分,每一个角落,都落实到具体的负责人身上,出了差错唯他是问,不仅是这个季度的奖金全部泡汤,还要考虑内部的纪律处分。

晚上营业结束以后,肖邯均还不放心,带着陈振中,楼铮永等几个亲信又巡查了一遍,才锁了门离开。

楼铮永出了食堂的门,正想着怎么打发周末傍晚的时间,就看见江之寒和一帮同学在篮球场上打球。楼铮永跑过去加入他们,一起玩半场3VS3的对抗。

打了没几分钟,江之寒就发现楼铮永是个高手,身体素质特别的出色。江之寒这边,顾望山和陈沂蒙身高都和楼铮永差不多,但单防他的时候,总是被他用力量硬吃。无论是背身还是正面的上篮,两人根本抗不住他,毕竟十六七岁还在长身体的时候,论力量和成年人颇有些差距。

江之寒好胜心起,主动轮换去防楼铮永。楼铮永很快发现江之寒的身体素质,尤其是力量,比那两个小伙子强了太多。楼铮永连续两三次正面硬突江之寒,他不仅脚步跟的上,力量对抗上也不差,让楼铮永最后出手的时候有些难受。楼铮永换成背打,拿了球撅起屁股往里面挤,江之寒一只手搭在他后腰上,倒是使出了老爷子传授的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要诀,和楼铮永对抗。更让楼铮永难受的是江之寒的小动作,每次他翻身跳投前那一下,江之寒似乎都能预判到,在他腰背上的手会使出暗劲,来影响他腾空后的平衡感。

最后,楼铮永不得不使出自己的绝活,就是突破结合十四五尺左右的跳投。他的跳投很准,江之寒一时间也拿不出什么办法来防守。这一场攻防对抗,成了今天这场比赛的焦点,到头来靠着精准的手感楼铮永还是略微占了上风。

断断续续打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对抗,大家都大汗淋漓,舒畅的收工了。江之寒衷心的竖起大拇指夸赞楼铮永,楼铮永哈哈笑着说,你是我遇到最难缠的防守,再打几次你把我琢磨透了,就更糟糕。江之寒邀请说,一起去买杯可乐喝,楼铮永说自己喝不惯那个,还是喝泡的茶比较好,和江之寒他们说了再见。

楼铮永想起自己的茶杯还放在食堂厨房里,便回头往食堂走去。刚上食堂的斜坡,迎头遇到了左冷芒。

左冷芒原先是在采购处上班的,前两个星期被肖邯均调离了岗位,去了厨房,这段时间一直在闹矛盾。肖邯均私下告诉楼铮永,本来做采购的,在卖家那里拿点回扣,只要不过分,大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但肖邯均上任以后,作了详细的市场调查,把各种蔬菜肉类和调料的价格都规定了一个明确的范围,不能任了采购员自己报的,这能拿的回扣的量就少多了。开始的时候,肖邯均在温副校长的支持下,调走了原先几个负责的不听话的人,还是震慑住了左冷芒,规规矩矩的做了一段时间。后来肖邯均把这一块基本上都交给陈振中负责,左冷芒又开始打起自己的小算盘。

左冷芒想出来的办法其实也不稀奇,你不是规定了一个大概的价格范围嘛,我也有对策。他专门跑去买一些刚刚过期或者过期一阵的不那么新鲜的食品,可以拿到更低的价,差价都进了自己的荷包。陈振中发现以后,是警告了他几次的,但事情不算太严重,他打的又是擦边球,倒也不能把他怎样,只能向肖邯均汇报备案而已。前几个星期的时候,左冷芒买回来的豆瓣酱,打开一看里面都霉掉了。借这个事情,肖邯均果断的把他调离了原来的岗位,从此之后没看见他的好脸色。左冷芒是学校的正式雇员,不是合同制的,一下子肖邯均拿他也没太多办法。

左冷芒看见楼铮永,鼻子里哼了一声,抬头看着天,从旁边走了过去。楼铮永站在那里,回头看了他一眼,心里有些迷惑:这家伙这些日子走的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路子,天天迟到早退,反正你扣完了我的奖金还是要照发工资的。怎么今天这么晚了,还在这里晃悠?

星期一一早,楼铮永就去了食堂。比他来的还早的是吴老师傅带的两个徒弟,他们俩不仅要预备早上的糕点食物,今天还要提前做些前期的准备,中午的时候要招待检查组,食堂提供的菜品比平时也更讲究。其中有一个提前准备的,就是预先熬一锅猪骨头汤,中州这边叫高汤,做很多菜用它来代替白水,会鲜美很多。

楼铮永四处看了看,就回自己的地方工作去了。六点多的时候,楼铮永瞥见左冷芒进了门,心里疑惑道,这家伙,还真是早到迟退了,难道是因为这两天检查组要来的原因?楼铮永埋头忙着自己的事,大概到了八点钟左右,抬头看见左冷芒从旁边走过,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嘴里好像还轻轻的哼着句小曲儿。

九点半的时候,肖邯均来到二楼,和大家打了个招呼,四处巡视了一下,停下来问楼铮永:“怎么样?今天不会出差错吧?”

楼铮永回答说:“应该不会吧。”待到肖邯均走了,楼铮永不由想起这几天左冷芒的奇怪之处,这家伙明明是在一楼干活的,和上面的人说不上关系多好,一大早跑到二楼来转悠一圈干什么?楼铮永越想越觉得有几分蹊跷,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事情不太对。

楼铮永作过多年的侦察兵,心思缜密,而且有一种天然的直觉。他放下手里干的活,跑去找吴师傅的两个徒弟,问:“今天早上都有谁到二楼来转了转?”

两人说了五六个名字,除了左冷芒,都是平时这个点在上面做事的,或者经常上来打招呼聊天的。

楼铮永又问:“你们早上都做什么了?”

两人说:“馒头包子和糕点呀。还熬了一锅高汤,盖着呢,吴师傅中午做饭的时候要用的。”

楼铮永皱着眉头想了想,走到放高汤的地方。因为食堂的用量很大,所以熬汤的锅是用一个很大很深的锅,盛满了一个人根本是端不动的。楼铮永打开锅盖,往里瞧了瞧,不知道加了什么料,汤的颜色很浓,看不出什么异常,拿来一个大汤勺,搅了搅,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楼铮永心想,我这个斗争的弦还是绷的太紧了。

十点一刻的时候,所有人都开始疯了似的忙碌起来。吴师傅已经到了,去里间换衣服,准备开始亲自切菜摆盘,开始初期的食物准备。

楼铮永在自己的工作间做事,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踏实。他放下手上的活计,犹豫了一会儿,想起江之寒说的话,在这个地方要多看多说,多提意见,不要怕担事。楼铮永看到自己的活儿差不多要干完了,就走出去,过了一会儿,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空置不用的大锅,叫来方卓,说要把高汤腾到这一个空着的锅里面。

方卓抱怨说,大哥,我忙着四脚朝天呢,你这是做的哪门子无用功?楼铮永在这几人里威信颇高,他说少废话,两分钟就干好的事,和方卓一起抬起锅,把汤倒出来。汤倒完了,方卓看了一眼原来的锅,叫了一声,险些吐了出来。

※※※

江之寒和陈振中一起快步往食堂走。

江之寒问:“出什么事了?”

陈振中低声说:“有人在熬汤的锅底不知道怎么黏了只小老鼠。”

江之寒睁大眼睛,“什么?!”

陈振中说:“具体的事情,我不是全清楚。是铮永发现的,现在知道的人还不多。”

江之寒心里着急,三步并作两步到了肖邯均的办公室。

肖邯均看他进来,示意陈振中关上门。

江之寒急着问:“有人要搞鬼?”

肖邯均点头说:“完全是肆无忌惮的招数啊,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这么下作的事情,真亏他们想的出来。”

江之寒问道:“知道是谁吗?”

肖邯均说:“九成是左冷芒这家伙了,前不久才被我从采购处赶了出去,不过应该还有人配合吧。”

江之寒说:“今天先得应付过去,别出了差错,别的事,我们可以慢慢算账。”

肖邯均说:“你放心,现在只有振中,方卓,铮永,吴师傅的小徒弟,和你我知道。我已经吩咐吴师傅的小徒弟不动声色,再熬一锅汤,味道差点无所谓,赶快弄好了放在那里,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江之寒问:“具体是怎么回事?”

肖邯均冷笑道:“应该是高汤熬好以后,放在那里,有人往里面锅底黏了只死老鼠。这个嘛,真是够无聊的,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呀,难道是要撕破脸皮和我们大干一场?”

十一点四十五的时候,检查组的领导们到了,先在一楼巡视了一番,就上了二楼。看得出来,检查组的同志们对于七中食堂的改革很感兴趣,有两位还站在橱窗外面,看吴老师傅在那里现场操作,进行烹饪。七中食堂的透明橱窗和现场操作是独有的特色。负责后勤的温副校长,总务处的吴处长,和宁校长都在一边作陪。

肖邯均抱着手,站在操作间背后的阴影处,面色阴沉。

吴师傅正在操作,在他旁边当助手的是他的小徒弟和另外一位叫傅斯林的。小徒弟正忙着切姜蒜,吴师傅示意要用高汤,肖邯均看见傅斯林揭开高汤的锅盖,拿起大勺,深深的沉下去,使劲的搅动了几下,脸上不由浮出一丝冷笑。

傅斯林搅了几下,吴师傅侧过头来,皱眉说:“还磨蹭什么,搅来搅去有什么用?赶快把汤舀过来。”站在后面的肖邯均冷冷的笑了一声,转身走开了。

江之寒逃掉了第四节课,还好是李老师的课,他对自己还算纵容。坐在肖邯均的办公室里,江之寒拨通了林志贤的电话。

大概把情况讲了一下,电话那边的林志贤说:“这事儿,可大可小,说大了,是归刑警队管的。你现在和张队长不是还挺熟么?我和他现在关系也很好,等一下打个招呼,让他马上派人来。”

林志贤又问:“你们有嫌疑人了,是吧?”

江之寒介绍了一下情况,说:“有动机,在现场,举动很不寻常,应该九成就是了,只可惜没有当场抓到任何证据。”

林志贤冷笑道:“证据?那倒不用了。只要你确定是他,我们会让他开口的。光要证据,我们的审讯室是拿来干什么的。这些人打的算盘,我不看也知道几分,恶心到你,只要你没有捉贼捉赃,就抵死不认,再要有人稍微护着点,你就拿他没太多办法。不过呢,到了我们这里,这个算盘就打不通了,让他老实说话的方法是很多的。”

江之寒问:“我要做什么吗?”

林志贤又说:“你先不要声张,就当什么事没发生过。等到张队长和我派的人到了,你悄悄把人指给我们认一认。到时候,我们行动突然一点,突然把他拘回去,多半震慑的效果更好,也可以暂时隔绝他和外界的联系一段时间。如果有人问到你,你先一推三不知,明白吗?”

江之寒说好。

林志贤嘱咐道:“如果只是小瘪三想要恶心你,问题不大,我这里会好好修理他的。如果他是有人指使的,你自己也做点准备。我给你说,七中水很深的,如果真是有人要恶心你,我不一定能够摆平,但如果能让下面的人开口,抓住他们的痛脚,即使不能拿他们怎么样,至少要剐两斤肉下来,要开什么条件,你自己先好好想想,到时候我再帮你合计合计。”

江之寒很诚恳的感谢他。

林志贤说:“你跟我客气什么?出点子做生意什么的,我不如你,所以我听你的。与人斗这些事情,你远不如我,记得拿不准多来向我请教。我说之寒呀,既然人家这样的招数都使出来了,反击就要狠辣一点!”笑着挂了电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