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111章 伍思宜的生日【下】

伍思宜看着江之寒,说:“我妈这个对象,是文化宫的一个干事,搞美术的,出出版画,画画漫画什么的,勉强算个艺术工作者。认识我妈之前,也在报章杂志上投个稿,发表了些不痛不痒的东西。自从认识了我妈,现在……呵呵,已经是中州市美术协会的会员。这还不满足,现在正撺掇着我妈赞助,帮他办个人画展呢。这一次去岭南一个边镇小城,说是去采风的,其实还有一个目的,我妈的公司在那里有很大的生意,再加上小城不比中州这样的规模,在那里设法捣腾个画展什么的,操作起来可是相对容易不少。”

江之寒喝了口酒,沉默了一会,说:“所以,……你觉得,他是冲着你妈的钱来的,其实并不爱你妈。”

伍思宜哼了一声,“爱?谁又知道?不过,他的眼神不正,心术也正不到哪里去,我却是知道的。”

江之寒说:“兴许……你不想你妈找男朋友,对他一开始就有偏见呢?”

伍思宜说:“偏见么?我倒是真有的。我最讨厌的就是留着一头长头发,装艺术家气质的男人了。”

江之寒不由笑起来:“谚语不是说,我之毒药,人之蜜糖。你不喜欢这个调调,但你妈偏偏喜欢,怎么办?既然我们年轻人,平常说起来,都不喜欢父母无故干涉我们的事情。将心比心,你妈谈恋爱,也不必按照你的审美标准来吧。”

伍思宜说:“第一印象不是主要的。这个家伙,比我妈小了五岁,结过一次婚,这些也还罢了。他是个聪明人,左手拿了我妈的钱,右手就用它来给我妈买礼物,给我买礼物。我爸是干什么的,干银行的,很小时候我爸就教育我说,傻子拿了钱才藏到被窝里,聪明人,就应该拿去再投资,只有钱生钱,才是正确的道路。他也是个会再投资的家伙,你看,我妈拿了自己的钱买的礼物,高兴的不得了。”

江之寒说:“我没有任何立场替他辩护,但怎么听起来,他不管做什么事,在你眼里都会是所图不良呢?”

伍思宜冷笑一声,“他背后还对我讲,思宜,你是我见过的十五六岁的女孩中最漂亮最有气质的。我说,是么?可是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说过我漂亮呢?你猜他说什么,他说那些俗人都没有发现真正的美的眼睛。”

江之寒呵呵笑起来。

伍思宜看着他,嘴角微微的上翘着,问:“这话听起来是不是太假?我是你见过的最漂亮的十五六岁的女生么,江之寒?”

江之寒摸摸鼻子,“这个么?我最近倒是认识了不少漂亮女孩,你也算是一个。他恭维你,也许夸张点儿,不过就算说你是最漂亮的,也不算离谱啊。”

伍思宜似笑非笑的直视着江之寒,“是么?”

江之寒坦然的说:“当然啦,我又没有什么动机刻意讨好你。”

伍思宜接着说:“他的问题呢,就是把我当作平常的高中女孩儿,说的话做的事看似聪明,反而暴露了本性。我告诉过你,我看人可是很准的。当年呀,我爸升任市行负责信贷的副行长以后,身边的狐狸精就多了起来。我爸为了显示他的清白,有些认识的女人也是会公开介绍给家里的,说是工作关系或者普通朋友。我对我妈说,那些狐狸精,数那个小牛最危险。我妈当时说什么来着,说小牛看起来倒是个清清白白的好女孩儿。结果呢?其他的人不过是过客。呵呵,就是她,让我爸终于决定要抛家弃子,现在正准备着正式迎娶她呢。”

江之寒张了张嘴巴,不知道如何回她的话,最后说:“再怎么讲,你妈比你多吃了二十年的饭,多见了二十年的人,这几年又在商场上混,尔虞我诈见的多了,识人的本领怕是比你更高吧。”

伍思宜冷笑一声,“你知道什么?不是大家都说,当局者迷么。再说了,这个人,几乎恰好是我爸的反面。我爸这个人吧,没有受到诱惑变心之前,对家里还是很好的,工作上能力强,平时话不算多,甜言蜜语更是从没说过,更别说什么浪漫了。而他呢,最拿手的就是这些,正好对了我妈的胃口。自从离婚以后,她一心想的不就是找一个我爸的反面,来证明自己当年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

江之寒看着伍思宜的眼睛,柔声问道:“思宜,问句也许不该是我管的事,你希望有一天你父亲和伍阿姨复婚吗?”

伍思宜看着自己的酒杯,发了一会儿呆,无声的叹息了一口气,抬起头来说:“我想什么又有什么用?他们两个,现在一个是商界的女强人,一个在银行呼风唤雨,春风得意。谁又会放低了姿态,去迁就另一个人?”

江之寒说:“但他们有你呀,也许为了你,也许,你可以是那个胶合剂。”

伍思宜垂下眼睛,不说话。

江之寒说:“我这样讲,可能是太多管闲事了。不过,……如果你真的觉得,对他们来说,最好的不是现在身边的人,而是重新回到以前。你就得有所行动。光这样坐着,你想要的是不会发生的。”

伍思宜突然笑起来,“现在这样也挺好。我告诉我妈,爸上个月给我的零用钱可比你多一倍哟!下个月再告诉我爸,我妈上个月的零用钱可是盖过了你哟。呵呵,让他们攀比吧。你看,他们离婚几年,我买的衣服和化妆品的档次都升级好几次了。”伍思宜好像越笑越开心,侧过头去,有一滴眼泪滑出来。

吃了饭,江之寒申请要洗碗,说总不能白吃寿星的饭吧。

伍思宜摇摇头,说:“我呢,要过一个特别的生日,给自己买礼物,为自己做饭,再自己洗碗,不好吗?前天,我拉了小倩去买礼物,她还以为我是给我朋友买的呢。”

江之寒看了一下表,拍了一下脑袋,说:“不好意思,今天过些时候还约了一个长辈,谈件重要的事情。我得走了,生日快乐,思宜,不要想太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伍思宜向他挥挥手,“你快去吧,别耽误了你的正事。”

听到关门的声音,伍思宜又给自己倒了杯酒,怔怔的发了回呆。她不知道坐了多久,慢慢站起来,把碗筷收拾进厨房,打开水,滴上洗涤液,慢慢的清洗起碗筷来。她做的很慢,也很仔细,每一个碗都洗过两遍,再用软布轻轻的擦干,小心的叠起来。

伍思宜想着自己的心事,一不小心,有个碗掉在了地上,碎成了片。她看着满地的瓷片,好像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后狠狠的对准一块大的残片,踢了一脚,眼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

门铃声在这时响起来,伍思宜没好气的问:“谁呀?”见没人回答,走到门边,从猫眼里往外看,江之寒笑吟吟的站在那里。

伍思宜胡乱的用袖子擦了擦泪水,打开门,没好气的说:“有什么东西落在这里了?”

江之寒走进门来,自己换了鞋,拿出一个小包,说:“生日快乐。”

伍思宜打开包裹,却是一个小巧的漂亮的皮夹。伍思宜哼了一声,嗔道:“没想到小倩却是个多话的人。”嘴角却忍不住慢慢的翘了起来。

前天伍思宜去和小倩逛店的时候,在友谊商场看到一个皮夹一个手提包,她都很喜欢。犹豫了很久,伍思宜还是选了手提包。小倩当时以为伍思宜是给朋友买生日礼物,问她皮夹挺适合她的,为什么不给自己买一个呢?伍思宜摇摇头,没有说话。江之寒借口有事出了伍思宜的家门,想要给她买一件生日礼物,却不知道买什么好。打个电话给小倩,想问问她伍思宜的喜好,知道了这件事,便匆匆的打车去买了这个皮夹。

江之寒走进厨房,看见一地的碎片,笑道:“刚才被你做菜骗到了,结果大小姐毕竟还是大小姐,洗个碗花了几个小时还没有洗完,倒是砸碎了一个。”拿来扫帚,把碗的碎片清干净,从纸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蛋糕,插上两根蜡烛,一根是一阿拉伯数字1,一根是7,笑着对伍思宜说:“别多愁善感了,让我们来过一个一点都不凄凉的生日。”

伍思宜坐下来,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江之寒点上蜡烛,关上灯。

江之寒说:“快许愿吧。”

伍思宜摇摇头,说:“不是要过快乐的生日么?还没唱歌呢,我不要听那首大家都唱的生日快乐歌,你给我唱首别的吧。”

江之寒为难道:“我的声音可不怎么好听。”

伍思宜只是看着他。

江之寒说:“可是,我能唱全的歌两只手就能数过来。唱什么呢?义勇军进行曲?还是两只老虎?”

伍思宜说:“也行啊,都可以的。”

江之寒这下没了辙,苦思冥想了一分钟,说:“倒是真想起来一首,我不一定唱的全,你就将就听着吧。”

他吸了一口气,看着伍思宜的眼睛,认真的唱起来:

你的生日让我想起

一个很久以前的朋友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

他流浪在街头

我以为他要乞求什么

他却总是摇摇头

他说今天是他的生日

却没人祝他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握着我的手

跟我一起唱这首生日快乐歌

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

别在意生日怎么过

伍思宜温柔的说:“唱的很好听呢。”一口气吹灭了两根蜡烛。

江之寒打开灯,问:“有许愿么?”

伍思宜嗯了一声,说:“我许了三个愿,但也许说是怨念更准确一些。这第一个么,希望我妈早点认清画家同志的真面目,和他分手吧。这第二呢,希望我爸不要和姓牛的狐狸精结婚,把她甩了吧。”

江之寒不由苦笑,说:“唉,你这是何苦来着?哪有人许生日愿望是希望别人分手的?那第三个呢?”

伍思宜温柔的看着江之寒,说:“人家说,第三个才是最想要的,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就不灵了。”

在心里面,伍思宜默默的念着,也许我有些卑鄙,但在我十七岁生日的夜晚,伍思宜的第三个愿望就是:

倪裳和江之寒,你们快分手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