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109章 分班的辩论

周一去了学校,中午吃过饭照例跑去肖邯均的办公室,听他的每周简报。

肖邯均招呼江之寒坐下,起身去了旁边的办公室,一分钟的工夫领进来一位三四十岁的妇女,戴着眼镜,很精明的样子。

肖邯均介绍说:“杜姐,我找来管财务这一快儿的。我和杜姐认识二十几年了,她做帐是一把好手。”

又介绍江之寒说:“我们老板,别看年纪小,却是雄才大略。”

现在江之寒已经琢磨出一个简单的办法,区分肖邯均和他旁边这些人的亲疏。如果是他最亲信的人,他介绍江之寒时就会说,我们老板;如果是次一等的,他会说,这是老板的儿子;一般的属下,他则通常说这是吴老师傅的侄子,在七中读书,和我也很熟的。看来这个新来的财会是不折不扣的亲信。

江之寒站起身来,很正式的伸手握了一下,笑道:“我就跟着肖哥叫杜姐了。食堂越做越好,急迫的需要一个精通财务的人。对了,肖哥,要是可以的话,再把杜姐借到书店那边用一用,待遇再往上调一调。”

肖邯均说:“食堂和书店现在都是一个公司下面的,杜姐现在就是整个公司的财务,不存在什么借用的问题。”

杜姐笑着对江之寒说:“你的故事,我可是听邯均说过好多次,今天总算见到了。”

两人寒暄了几句,杜姐就告辞出去。

肖邯均说:“最近销售不错,基本稳定下来,小餐厅这边增长的幅度比较大,尤其是酒水消费。我们新进了不少高档的白酒,还有一点进口的葡萄酒,没想到学校的人消费能力这么强。酒水可是暴利,我恨不得每人都多灌两瓶。”

江之寒说:“如果小餐厅经营的好,可以考虑找温校长把三楼的一部分租给我们,反正我看几个存储东西的地方都常年空着。不过这个先不用急,我们稳一稳再说。对了,高档酒水消费凡是签字走公款的可以考虑私底下给他们点回扣,鼓励消费嘛,做的不要太过就好。”

肖邯均说:“我们也开始入了宁校长的法眼了,最近两次校务会议他都提到了食堂,颇多赞誉之词。他还叫了我几次去参见学校办公会议,按理说我们是承包出去的,不属于学校管辖。但看他这个意思,过不久应该会把眼光投到这里来吧,希望他的手不要伸的太长。”

江之寒说:“在七中混,想要绕过他,不是很现实啊。”

肖邯均点头同意,“我听温副校长和我交底,中州这几所一流的重点,实验,一中,附中,没有哪个校长的校内的控制力比得上宁校长的,据说现在学校至少百分之七八十的处级和校级干部都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在七中这片天,恐怕教育局局长书记说话都没他管用。”

江之寒说:“是有这么个说法。既然避不开,就等他开条件呗。我倒很想听听宁校长的胃口到底有多大?”

※※※

回到教室,倪裳说:“下午两节课后,办公室开会。”

江之寒说:“我们平头老百姓开什么会?”

倪裳嘻嘻笑着说:“你是群众代表,我推荐的哦。”

江之寒问:“怎么回事?”

倪裳说:“就不告诉你,等会儿就知道了。”

江之寒威胁她,作势要咯吱她。

倪裳害怕在教室里公开和他打闹,投降说:“是关于分班的事啦。学校有人提议,进了高三以后,根据每次的考试成绩,把全年级拉通,一到五十名分在一班,以此类推。第一次分班依据高二期末的成绩,然后高三一年还有三次分班考核,每次考试完毕以后重新调整班级名单。”

江之寒说:“我代表广大群众,坚决反对。”

倪裳歪着头,说:“其实也不是没有好处呀?”

江之寒说:“你难道支持吗?能有什么好处?”

倪裳促狭的笑道:“督促某个人更加努力的学习呀,要不然的话就不能和我一个班了。”

江之寒沉下脸,“你就这么想和我分开么?”

倪裳不理睬他的装模作样。

江之寒又说:“即使我进了一班,我们也没法同桌了吧。”

倪裳说:“我怎么忘了这茬儿?”看起来很是烦恼的样子。

下了两节课,江之寒和倪裳一起往教室休息室走去。在走廊上,江之寒威胁倪裳:“我警告你,不准发言支持分班。”

倪裳娇笑着说:“哼哼,威武不能屈。”

进了办公室,参加今天座谈会的一共有十个人,三个老师和七个学生。三位老师是班主任张老师,物理李老师,和政治王老师。七个学生中有四个班干部,班长倪裳,团支部书记茅依林,学习委员王帅,和生活委员万江,三个学生代表则是江之寒,薛静静,和张纪周。

找了江之寒和薛静静,倪裳多少有些私心。不过这些日子以来,江之寒在班上威望日高,尤其足球比赛之后,足球队的男生【差不多有所有男生的一半】都对他有点马首是瞻的味道,所以张老师虽然不是很喜欢江之寒,也没有出言反对,不过就是听取一下意见嘛。

张老师大概讲了一下分班的提议,和倪裳讲的没什么两样,然后说:“今天找大家来,主要是听取一下同学们的意见。学校是很重视同学们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所以大家就畅所欲言吧。”

出乎江之寒的意料,第一个发言的是成绩很好,但通常不太说话的王帅。王帅说:“我赞成分班。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鞭策,让大家都想去更好的班,也算是学习的一个动力。而且,学习成绩差不多的人在一个班,讨论问题也有益处。”说完了,悄悄瞟了一眼倪裳,被江之寒看在眼里。

张老师说:“好,别的同学还有什么意见?”

江之寒说:“我可以说两句吗?”见张老师点头,说道:“我坚决反对分班。”

江之寒语气坚决,张老师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江之寒继续说:“我来说几个理由吧。先从学生这边说起吧。大家在一起快两年了,彼此都很熟悉,也有了感情。就说学习上的事,同学之间的相互帮助难道不是最重要的么?现在大家有问题,都知道数学化学最好去请教王帅同学,英语物理呢倪裳同学是很好的老师。大家也彼此了解生活习惯,爱好性格,三三两两的走的比较近,学习上生活上有什么烦恼可以互相安慰,互相帮助,考试考的不好可以互相鼓劲。我觉得这样的气氛才是最重要,最有用的。进入了高三,学习任务会空前的繁重,大家一天到晚对着课本,想着高考的压力,除了父母老师的帮助,同学朋友的相互鼓励相互支持是最重要的。重新分班,又要多少时间去调整,去认识新的朋友?”

江之寒扫视了一下对面的三位老师,除了物理李老师微笑着很高兴的样子,他知道其他两位老师都不怎么待见他。江之寒接着说:“那么我们换个角度,从学校的角度来看这个事情。对于我们学校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高考的升学率。王帅倪裳这样的,你把他们放在哪里,都是考重点大学的料,差别不过是去这所还是去那所,分数高一点还是低一点。真正关键的,其实是我和张纪周这样的。”有几个学生就轻笑起来,倪裳低着头,抿了抿嘴,没有笑出声来。

江之寒说:“情况就是这样的嘛。说得直白一点,就是这部分在线左右的同学,是最终决定高考升学率和重点大学升学率的关键。你把他们都扔到一个班,把学习的榜样都抽走了,把可以问问题的高手都送到另一个班去,还无时无刻的提醒他们你们是在一个比较差或者比较一般的班里哦。我想不出来这会有什么帮助?所以呢,我以为,从学校的角度看,分班也是不妥的。”

江之寒最后把矛头指向王帅:“我来反驳一下学习委员的观点。第一,我觉得从这个班进到前面一个班不是什么可以激励人的事情,如果你从第六十名进步到第十名,你在哪里有什么区别呢?第二,作为整个班级来讲,我觉得我们也是可以有很好的目标来激励我们自己的。比如说,平均成绩去挑战一班,这是不是一个好的激励?比如说,我们成绩最好的王帅倪裳,去挑战一班的前三名,这是不是一个好的激励?可以自我激励的因素很多,分班不是其中的一个。而对于学习成绩特别优秀的同学,比如王帅同学,也许一直同和他一样优秀的同学讨论问题,会对他更有裨益,但多和我们这些稍微差一点的同学讨论,其实也是帮助了同学,为集体的利益牺牲一点自己的利益,难道不是值得提倡的好事情么?”

“基本上,这就是我的观点。”江之寒结束了自己的长篇大论,看了眼满脸寒霜的王帅,轻轻的微笑着。

李老师见识过江之寒的雄辩,张老师倒是第一次,心里略微有些惊讶。她转向自己的头号爱将,问:“倪裳,说说你的意见?”

倪裳咬了一下下唇,很可爱又娇俏的样子。她很乖的说:“我基本上是同意江之寒同学的意见。我觉得我们班现在学习风气很好,大家都有一种奋发向上的精神,我觉得进入高三以后,这种气氛应该会更好,我对我们班有很大的信心。而且,我们班的任课老师都特别好,张老师你对每个学生都那么了解,包括他们的长处,他们的弱点,还有他们的家庭情况。换一个老师,要多少时间才能建立这样的了解。要是换班,我觉得对很多同学都会是一个很大的损失,而且我还真是舍不得你和所有的任课老师呢。”

江之寒心里想,得得得,这话说的,够讨巧的。

接下来,张纪周,薛静静,茅依林,和万江都一边倒的支持不重新分班。毕竟,大家对共处了两年的同学和班级都有了很深的感情和一定的归属感。

调研结果,是一边倒的六比一。

下午放学走来路上,江之寒对倪裳说:“王帅这个家伙,居心叵测呀。”

倪裳说:“人家不过是和你意见不一样,就扣这么大顶帽子。”

江之寒若有所思的说:“没看他苦大仇深的看着我的样子么?我的情敌越来越多了。”

倪裳愣了两秒钟,脸红起来,“乱讲,谁像你,一天不想正经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