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107章 功夫在诗外

晚上的时候,江之寒约好了为毛文龙,方卓和楼铮永三个新来的退伍军人接风,作陪的当然是肖邯均和陈振中。

陈振中现在掌管采购,是肖邯均手下的头号大将。因为他经常在外面,江之寒倒是很久不见他了。陈振中性子比较活跃,和江之寒也比较熟,说起上次江之寒让他假公济私送虾蟹的事情,开玩笑道:“听说是有个女同学过生?”

江之寒把食指竖在嘴唇上,嘘了一声,说:“这个,可不能随便乱讲,让我妈听到了就了不得。”看见小老板这么随和,几个人都笑起来,新来的几位也不再那么拘束。

陈振中说:“说正经的,最近我去采购的时候,有几家老板都告诉我,以前食堂搞采购后来被调走的一位,跑到他们那里说了我们很多坏话。”

毛文龙接口说:“这几天,我们开始上班,大多数人还是比较友好,但也有几个人毫不顾忌的在那里说,原来的人都要被裁退了,还在招新人。又说我们和肖排长是战友,所以肖排长是在招自己的亲信,排除异己。”

江之寒看了一眼肖邯均,肖邯均说:“你们好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其它的不用理会。这个情况,也是在预料之中。”

江之寒沉吟了一会儿,说:“在工厂里,我是见过为了十几块钱工资,做出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的人。我们切不可太大意了。”

肖邯均说:“我会注意的,我们几个人,平时会多留个心,每天也要轮流巡查一下。”

江之寒说:“别的不说,卫生最重要,不要发生恶性事故,其它的都不是什么大事情。”

肖邯均说:“我知道了。”

江之寒举起酒杯,说:“今晚就不说这些严肃的事情了,来,喝酒吧。”

当兵的人,又有谁怕了喝酒。于是,杯来盏去,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

※※※

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江之寒为了物理竞赛,最后冲刺了一下。学校也特许参加竞赛的人,这几个星期在一个特别分派的教室晚自修。

延续奥校时的传统,江之寒,倪裳,苟朴礼,阮芳芳,陈文石他们五个人总坐在一起,聂勤勤因为只和两个女生比较熟,也加入他们。

这一天,做完功课,苟朴礼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对陈文石和江之寒说:“我们三个,坐在这里,很遭人忌恨哦。”

江之寒很配合的做着捧哏,问道:“怎么个说法?”

苟朴礼很满意的看他一眼,说:“你看,这个教室里仅有的三个美女都坐在这里。一晚上下来,我只觉得无数的愤怒的眼神射将过来。今晚上啊,我总觉得背上凉飕飕的,转头一看,乖乖不得了,好几道愤怒的眼神,就像段誉的六脉神剑,一道一道无形的,打在我的背上,仿佛衣服都被他们划的一道一道的。”

苟朴礼讲的夸张,连聂勤勤都笑了起来。这几天,把精力都花在复习准备上,江之寒看到阮芳芳的精神好了不少,脸色倒不像前些天那么苍白。

江之寒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是不变的真理。”

倪裳皱眉道:“好难听哟。”

江之寒说:“所以呀,我们这组应该最有效率,做出些成绩来才是。”

陈文石提议说:“不如这样,这一次谁得了奖,就请我们六个人一起吃一顿。要是有几个人得奖,就多吃几顿。”大家都说这个提议好。

倪裳笑着说:“那就加油吧!”

苟朴礼伸出手,说:“来来来,大家握个手,一起加加油。”

几个女生皱眉看着他,苟朴礼说:“几位女士不要矜持了,为了我们崇高的目标,一起加个油。”

于是,六只手放在一起,苟朴礼叫道:“一,二,三,加油,为了我们的饭局。”

一屋的人都扭过头来看他们,阮芳芳苦笑着:“和你在一起久了,多半被人当成疯子。”

走出教室,倪裳和聂勤勤走在前面,小声的说着话。江之寒落在后面,和阮芳芳并肩走着。

江之寒问道:“最近还好么?”

阮芳芳说:“有什么不好的,我还能自暴自弃不成?”

江之寒说:“我不过随便问问嘛。”

阮芳芳说:“上次陪我打了回篮球,我可是到处听到有人在说,回去有没有被倪裳说呀?”

江之寒干笑道:“怎么会?”

阮芳芳似笑非笑的,“你就编吧你。我要是倪裳啊,才不许我男朋友出去和别的女生厮混呢。”

江之寒张大嘴巴:“厮混?!……你……你这是什么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呀!”

阮芳芳扑哧一笑:“和你开玩笑啦。你的深情,我们在生日宴上都看的清楚,大家都好感动哦。”摇摇手,进了自己的教室。

※※※

下午放学去了书店,看见卖文化用品这边拉上了卷帘门,便走到另一边的书店,问:“是怎么回事?”

肖虹笑着说:“那边今天关门盘货,老板盘好货,已经走了。”

江之寒惊讶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妈居然舍得关门半天,回家去休息?”

肖虹神神秘秘的笑着说:“那是有原因的。”拉着江之寒往后面仓库走。

江之寒问:“说来听听,是什么原因?你们出门捡到几千块钱的存折啦?”

肖虹说:“你过来就知道了。”

江之寒走到仓库后面,看见冷倩和小倩坐在那里谈笑着。江之寒开玩笑的叫道:“好哇,上班聊天,要扣奖金哦,快把钱给我。”两人不注意,给吓了一跳。

肖虹笑道:“你不知道了吧?今天小倩替你赚了多少钱?”

江之寒眼睛一亮,“小倩姐拿到大单子了?”

小倩只是笑,不说话。

江之寒问:“有多大?”

肖虹说:“不吊你胃口了,我告诉你吧。北山区文化部门下的所有事业单位,还有制药八厂,钢铁厂,化纤集团,和石化厂四个大型国企。”

江之寒张大了嘴:“所有?”

肖虹娇笑道:“小倩,你看,少东家都给吓着啦。这还只是开始,后面可能有更多呢。”

江之寒问:“一揽子买卖?”

肖虹说:“一揽子买卖。”

江之寒问:“才是开始?后面有更多?”

肖虹说:“才是开始。”

江之寒怪叫一声,跑过去抱起小倩,转了两圈。这个女孩子一直想证明自己,今天总算如愿以偿了吧。

江之寒放下小倩,她已经满脸红晕,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江之寒干笑两声,“呵呵,太激动了。”

肖虹取笑他说:“少东家,你真是见钱眼开呀。”

江之寒摇头叹道:“你们不明白这是多少钱么?而且还会年复一年的回来……”陶醉在其中。

大家笑了一阵,江之寒说:“来,说说是怎么回事吧,小倩姐遇到贵人了?”

小倩有些扭捏的不说话。

肖虹说:“急死人了,你不说,我替你说。小倩呀,前段时间不是有一个客户让她帮忙带小孩儿吗?她就死心塌地的帮人家接送,还帮忙去医院挂号,去菜市场买东西。结果怎么着?人家外公外婆回来,一高兴,萧山和北山区那边的单位都听他们的,就给小倩了。他们具体是什么来头我也不清楚,你问小倩就知道了。总之呀,人家说了,这还是个开始,以后要联系别的地方,尽管找他们。他们还说啊,小倩虽然是做销售的,但人是真好,对他们家小勇也是真的照顾有加。日久见人心,日久见人心哟。”

江之寒问:“就是那天早上去帮他排队挂号的那家?”

小倩点头。

肖虹说:“前段时间,我还笑她呢,说人家啥都没买,你倒好,什么都帮着做。哎……谁想的到,小倩才是聪明人啊,我辛辛苦苦做一个月做十个单子,加起来也没有石化厂一个单子大吧。”

江之寒说:“这可是做销售的最高境界。我替你们总结一下吧。这做销售呢,第一层是基本点,服务态度好,质量不错,有信誉,大家自然会买你的,做回头客,甚至有时候还可以在朋友那里帮你推荐一下。这第二层呢,就是要顾客喜欢你信任你,就算其它的条件不突出,他就认准你这一家了。这第三层嘛,就是和客人能建立起真正的私人的关系,让他愿意全心全意的帮你。小倩姐已经达到这最高层的境界了。”

走出店门,小倩对江之寒说:“你讲的真好,我就没想到这么多。”

江之寒自嘲的说:“得,我那是事后诸葛亮,当初可不是我叫你去照顾他家小孩儿的。”

小倩红着脸说:“我那也是碰巧了。”

江之寒看了她一眼,感叹道:“古人说的好啊,功夫在诗外,功夫在诗外呀。今天又好好学到了一课。”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