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105章 卧轨的人们【下】

石厂长抬起头,惊讶道:“你也在这里?”

江之寒问:“是我们厂的人么?”

石厂长摇头,说:“边走边说。”拉了江之寒一把,往前走去。他习惯了和江之寒讨论厂里的事,下意识的就拉着他往前走。

江之寒转身和小韦打了个招呼,随石厂长往前走去。值勤的警察看他先和110的人在一起,现在又和轻工局的领导在一起,虽然年纪轻轻,也没有人阻拦他。

石厂长小声说:“是印刷四厂的人。厂子的效益不好,快垮掉了。这些天,有传言说,要把四厂并到我们厂,职工要裁掉一半,退休工人的工资也要减少。”

江之寒终于明白石厂长为什么忧心忡忡的了。虽然四厂工人闹事,和他不相关。但厂里的情况刚刚好一点,就把一个快垮掉的厂子并进来,效益怎能好起来?如果政府迫于压力,要平息事态,一个人都不裁,到头来还是厂里的负担,有些饮鸩止渴的味道。

江之寒问道:“裁人和减少退休工资是真的吗?”

石厂长左右看了看,皱眉小声说:“谁知道?那些都是轻工局领导和市里面的决定。我想裁人一定是要裁的吧,多少而已。减少退休工资这个说法,我倒从来没听说过,恐怕是以讹传讹吧。”

石厂长又说:“他们是专门挑了时候的,不知道谁泄露出来,今天省国企发改委的人要下来视察,就是从偃城坐火车过来。”

说着话,一群人已经走进了有人卧轨的地方。

江之寒放眼看去,只见并行的六条铁轨上,都躺着人,一共有三十几个,多数是六七十岁的退休工人,也有几个中年妇女,青壮男工人却是一个没有看到。

四厂的领导已经到了,正蹲在那里作思想工作。

有个胖胖的领导说:“这些都是谣言,不足为信的。大家都快起来吧。厂里的领导保证不会不管大家的。”

躺在那里的老工人大声说:“我不相信你们,我们要见严书记,周市长,柯副市长【分管工业的副市长】,我们要听他们的承诺。”

那个领导劝道:“省里面的领导就要来了,你们有什么话,先把铁路让出来,市里面的领导是会考虑你们的意见的。”

老工人说:“正好我们也可以向省里来的大领导反映情况。”

旁边铁路分局一个干事厉声说:“你知不知道,阻碍铁路交通是多大的罪?”

老工人大声说:“领导,我已经七十三了,本来也活不了几年了。没了退休工资,我就没饭吃。你把我抓进去,我好歹有口饭吃,不是吗?”

现场正闹哄哄的一团,到底是柔性劝说还是采取强制措施,也没人站出来作这个决定。

正乱着,有人叫道:“武警的同志到了。”

江之寒看去,只见两个武警军官一路走来,后面跟着两个战士。铁路分局的几个人显然是认识的,走上前去打招呼,说:“王政委,周队长,你们来了就好了。”

江之寒正朝那边看着,不防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侧头看去,却是林师兄到了。江之寒很简短的给石厂长和林所介绍了一下,两人握了个手,打了个招呼,石厂长就向轻工局那帮人那边走过去。

江之寒看了一眼林师兄,说:“事情闹的很大哦。”

林师兄点点头,小声说:“严书记好像已经接到报告了。武警来了一个中队,还有一个中队已经来路上。如果今天在省里面的人面前闹出来,岂不是给市里面一个耳光?”

江之寒说:“要采取强制措施?”

林师兄说:“总不能一直让他们这样闹下去吧?”

江之寒问:“他们不是提出要见严书记,要他的承诺吗?”

林师兄说:“恐怕没有这个时间。”

江之寒有些嘲讽的说:“你立功的机会又到了。”

林师兄冷笑一声,“在场的这些人,武警的政委中队长,铁路分局的局长书记,哪个不比我级别高?怎么会轮到我?我不过是来打打杂的。”

江之寒叹口气,说:“我倒希望是你。”

林师兄问:“为什么?”

江之寒说:“他们也是可怜人啊。你来主持,至少可以叫执行的人不要太粗暴吧。”

林师兄长叹口气,也沉默下来。

江之寒眼尖,看到远处躺着的几个人,身边有铁链一样的东西,对林师兄说:“他们可是有备而来的,你看到了么?用那么粗的铁链和大锁把自己锁在那里,不是那么好办的。”

林师兄仔细看去,说:“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到,是最外面几个人才有的。”看了一会儿,又说:“主要是老人,还有几个女人。”

江之寒想了想,说:“女人还是女警察去抬比较好吧。”

林师兄看着江之寒,“你倒是想的仔细,和我想的不谋而合。”回头招手叫来小廖和小魏,小声吩咐了几句。

江之寒和林师兄站在那里看了十来分钟,四厂劝说的人完全没有进展,几个轻工局的领导也加入了,看来效果也很有限。

这时候,林师兄的步话机响起来,他拿起来,听了一下,马上挺直了身体,恭敬的说:“是……是……是……是……知道了……保证完成任务……知道了。”

那边武警的黄政委扬声喊道:“110的林主任在哪里?”

林师兄向江之寒点点头,走过去,敬了个礼,说:“我是林志贤。”

黄政委说:“我们刚接到总队的命令,武警部队由你协调,我们今天都听你的指挥哦。”

林志贤微笑说:“刚才市委严书记的指示,请武警部队的两位领导和铁路分局的几位领导坐镇现场指挥,他正往这边赶过来。我负责几个部门的协调工作,为几位领导做个先锋官。”

武警的万队长是个直性子,他大声说:“林主任,你就不要客套了。现场的部门人员太多,需要统一指挥,武警的同志都在这里了,你尽管调度吧。”那边铁路分局的牛局长鼻子里哼了一声,这个小林不就是严书记的亲信吗?这样的级别也来指挥我们。不过今天要是出了事,他的责任最大,他也不愿从中作梗,只希望事态赶快平息。

林志贤说:“谢谢万队长的支持。”

想了一会儿,说:“几位领导,我看我们不能再等,就请武警的同志准备抬人,铁路分局的同志维持一下外面的秩序,把闲杂人等统统驱离。”见大家都没有不同意见,又说:“请武警的同志分成三人一组或者四人一组,麻烦武队长来协调一下,命令一下,就往车上抬人。我们110的同志配合武警同志们的工作,有些工人往身上绑了粗的铁链,需要特别的工具。我另外已经召集了一些女同志,那几位妇女就由她们负责抬离。”

万队长仔细看了看,佩服的说:“林主任不简单,我还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好,我现在去集合队伍!”

林志贤说:“万队长,麻烦你传达一下严书记的精神,执行要坚决,但不要粗暴,尽量不要造成任何伤害。”

万队长答应去了。

林志贤招手叫来轻工局的几位领导。天气不热,轻工局的局长书记们脑门上倒是有了汗珠。这个事情闹下去,严青天能放过他们才是怪事。

林志贤说:“几位领导,等一下部队集结完毕,我需要你们最后进行一次劝说,说的坚决一点。”

轻工局的领导都说,听从林主任的安排。局党委福书记犹豫了一下,说:“林主任,有些承诺不是我们可以随便乱讲的。”

林志贤说:“严书记的指示,一个最主要的精神,国家和政府是决不会放着为国家工作辛苦了几十年的工人不管的,我们的国家还是一个工人阶级当家做主的国家。这个精神一定要传达出去。”

林志贤看了一下表,大概过了十分钟,万队长带着队伍过来了,效率还不是一般的高。小廖和小韦也已回来了,汇报说,特种工具已经到了。

林志贤衷心的称赞万队长:“万队长,您的部队战斗力没得说,不服不行。”翘起大指。万队长哈哈一笑,“客气了。”

林志贤对着自己的部下,当然不会客气,他说:“你们两人一队,那边绑了铁链的几个人,看见了吗?到时候配合武警同志的工作。你们负责开链,他们负责抬人。”

一挥手,林志贤拿过来一个扩音器,对福书记说:“开始吧,尽量简短点。不要管他们怎么说,把你的话说完就好。”

福书记拿过扩音器,清了清嗓子,大声说:“我是轻工局的党委书记福满楼。同志们,请你们不要轻信谣言,我以我的党性向大家保证,决不会对你们这些为厂里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同志撒手不管!”

把扩音器递给郑局长,郑局长说:“同志们,大家的意见我们一定会认真的考虑,尽量的满足。在这里福书记和我代表局党委和局领导班子,向大家承诺,有什么问题都可以直接找我们。”

有几个人在说我们不相信你们,我们要见书记和市长。郑局长也不搭理,把扩音器交给四场的刘厂长。刘厂长已经在这里劝说了将近一个小时了,他沙哑着声音说:“同志们,我和你们一起工作了二十几年,我也是四厂的一个老同志啊。大家不要相信没有根据的谣言,要相信厂里,局里,和市里是不会不管你们的。你们这样,不能解决事情,只会让事情更复杂呀。”说着说着,老泪纵横,下面躺着的人倒是安静了下去。

最后扩音器到了石厂长手里,石厂长暗自叹了口气,说道:“我是印刷一厂的厂长石家永,我可以给大家一个承诺,那就是如果四厂的同志来到我们一厂,一定会和一厂原来的同志同等对待,不会有任何的区别对待,这一点大家一定要放心。”

林志贤最后拿过扩音器,说:“大家都听到了厂里和局里领导的承诺。你们这样解决不了问题,好好起来反映问题才能真正解决问题。铁路大动脉非常的重要,现在已经有成百上千的旅客被困在火车站,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不便。现在……我们要开始清场,请大家配合我们的工作。”

人群比刚才安静很多,有些人躺在地上,艰难的撑起身体,相互交流着眼神。但还是有两个人,躺在那里大叫着,我们不相信你们,我们要见市长书记,我们要见省里的领导。

林志贤左手指着他们,一挥手,两组武警冲上去,配合着110特警,飞快的把两人抬起来。两人嘶声大叫,但很快的声音远去,进而消失了。

林志贤清走了两个刺头,接着说:“请大家配合我们的工作,晚些时候才有机会好好反映你们的问题。”

一挥手,成群结队的武警和特警冲上来,四人或五人一组往外抬人。间或有几个妇女的尖叫,但总体形势控制的很好,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三十几个人已经被扔到两辆中巴车里面,在五六辆警车的前后护卫下,启动了开离火车站。

武警中队的万队长走过来,拍了拍林志贤的肩膀,说:“林主任有大将风度。”

林志贤说:“今天全靠万队长你的战士有战斗力啊,万队长,什么时候有空一起聚一聚?”

万队长笑道:“好,一言为定。”

江之寒暗自叹口气,随着人群转身往外走。

不远处,铁路分局的局长拿起步话机,大声叫道:“现在已经清理完毕,所有出站列车暂停出站,再说一遍,暂停出站。按照原计划,六辆等待进站的列车,五辆就近停靠城郊西站,另外一辆马上安排进站,一定要保证二十分钟后偃城的338次列车顺利准时进入一号站台。再说一遍,一定要保证偃城338次列车顺利准时进入一号站台。把二号和三号站台暂时清空,暂时清空,现在安排欢迎队伍进入一号站台。”

候车室特别通道的门打开了,两个戴红领巾的小朋友,几个捧着花的美丽少女,和一群官员鱼贯而出。一号站台上,地面一尘不染,才翻新的中州火车站看起来现代时尚,空气里都是繁荣的味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