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103章 两个密码【下】

江之寒拉上倪裳,往自己家里走去,随口和倪裳聊着天。

倪裳眼睛亮亮的说:“侦察兵唉,我小时候最崇拜的就是侦察兵了。”

江之寒说:“那赶快崇拜我吧,我现在是侦察兵的老板了。”引来几下拳头。

到了家里,倪裳心里有些扑通扑通的。她只来过江之寒家几次,每次过来都会被江之寒狠狠的轻薄一番。

倪裳问:“专门叫我来,有什么事呀?”

江之寒说:“你不觉得缺点什么吗?”

倪裳睁着漂亮的大眼睛,“缺什么?不觉得呀!”

江之寒说:“人家送水晶送雕饰送香水,你就没想过我送什么吗?”

倪裳说:“你昨天花了那么多钱买了蛋糕,订了酒席,不是礼物么?”

江之寒说:“笨蛋,蛋糕吃下去就没了。过几年,你看到那挂饰,还会想,哦,这是谁谁谁过生的时候送的,而蛋糕早就不见了。”

倪裳依偎到江之寒怀里,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柔声说:“不会忘的,会一直一直都在这里的。”

两人静静的抱了一会儿,江之寒松开她,说:“我有两件礼物,你要先看好的,还是先看差的。”

倪裳笑道:“还有好坏之分啊?”

偏着头想了一会儿,“你这家伙,经常说反话的。我就先看你说的好的吧。”

江之寒打开抽屉,拿出一个淡蓝色的精美盒子,递到倪裳手里。倪裳小心翼翼的打开,只见一串白色的珍珠项链躺在里面,每一个珠子珠圆玉润,更难得的是十七颗珠子都一般大小,一般色泽,一般形状。

倪裳“哇”的轻轻叫了一声,说:“好漂亮!”

江之寒帮倪裳戴上,说:“十七颗珠子,代表着你走进第十七年的人生。而且,珍珠最配你了,光华内敛,高贵典雅。”

推着倪裳去照镜子,只见镜子里的少女眉如青山,眼含桃花,肌肤粉致,绛红色的毛衣衬着白色的珍珠,真是无一处不美,无一神态不美。

倪裳很陶醉的看着,过了半晌,叹口气,说:“可是……这个我怎么能带家回去呀?”

江之寒说:“告诉他们是你的女朋友买的几块钱的地摊货好了。”

倪裳嗔道:“你以为他们是傻子么?”

江之寒说:“那悄悄藏起来好了。”

倪裳说:“只有这样了,我房间里有个抽屉是上锁的,爸爸妈妈从来不会去翻看。”

倪裳偏着头,撒娇道:“好了,我要看差的那样了。”

江之寒说:“要有心理准备哦。”

倪裳甜笑着说:“我准备好了,保证再差也不皱一下眉头的。”

江之寒从抽屉里拿出一薄本装订好的小册子,倪裳接过来一看,封面上有行书写着:“倪裳和江之寒的岁月”

倪裳笑着说:“你的字什么时候写的这么好了?”

江之寒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这个,其实是描红的,严格来说不是自己写的。”

倪裳翻开封面,是一幅简单的铅笔画的素描,一对少男少女牵着手,站在山上,近处是树木山峦,远处是影影绰绰的城市的建筑,右下角写着十七岁。

倪裳依偎在江之寒怀里,问:“你画的呀?”

江之寒说:“这可是在王箫的指导下,我千辛万苦才完成的,还被他从头到尾奚落了几天,说我完全没有艺术天赋。”

倪裳柔声说:“画的挺不错的。”

翻开下一页,两人站在一起,远处是一座宏伟的大城,正是倪裳最想去的地方:高原之城拉萨。右下角写的是二十岁。

倪裳憧憬道:“二十岁的时候,我们真能一起去那里吗?”

江之寒肯定的说:“一定的。”

倪裳有些不舍的看了好久,才翻到下一页,上面画的是一栋房子,面对着大海,被草坪和野花包围着,在房前的长廊上,两个人坐在摇椅上,看着大海。右下角写着,三十岁。

倪裳轻轻的念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翻开下一页,只见两人背着背包,四周是不同的景物,埃菲尔铁塔,大本钟,大峡谷,斗兽场,雅典卫城,不一而足。

倪裳轻声的说:“四十岁才去周游世界吗?”

江之寒笑道:“二十岁时没钱,三十岁时没空,五十岁以后也许就懒得去了,所以四十岁挺好的。”

倪裳翻开下一页,只见上面有一群人坐在屋里拍合照。

倪裳问:“哪两个是我们呀?”看到右下角写的是六十岁,嗔道:“老头老太是我们啊?你怎么一下子从四十岁跳到六十岁?二十年就没有了耶。”

江之寒不好意思的说:“画画实在是太难了,允许偷偷懒嘛。”

倪裳偏着头,看了好久,又问:“怎么会有这么多?一,二,三,这有十几个呢。”

江之寒说:“这是三代同堂啊。”

倪裳很较真的,“那也没有这么多呀。”

江之寒说:“我们多生几个,最多不过去做超生游击队。”被倪裳拧了一把。

来到最后一页,上面是两个老头老太,拄着拐杖,互相搀扶着,老态龙钟的走在江边,右下角写着,一百岁。

倪裳笑道:“你好贪心哟,要想活到一百岁。”

江之寒说:“现在医学科技日新月异,到时候说不定我们能活到200岁呢。”

倪裳看着画,向往着说:“要是真能这样就好了。”

转过头来,紧紧的抱着江之寒,把头深深的埋在他怀里,含糊不清的说:“这是我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了,谢谢你……亲爱的。”

过了好一会儿,倪裳抬起头来,很傻很天真的问:“那下一辈子怎么办呢?还要在一起吗?”

江之寒被她逗笑了,“你想的还真远哦。”

倪裳拧他一下,“下辈子就想去找别人了吧。”

江之寒说:“怎么会?还会在一起的。”

倪裳为难他:“那要是到时候不认识对方了呢?”

江之寒说:“那怎么办?”

倪裳逼他说:“你点子不是多吗?快想一个出来。”

江之寒想了好久,说:“看见这个画册了吗?”

倪裳“嗯”了一声。

江之寒说:“这个画册,暗含着一个密码,从头到尾,就是——”

1720304060100

记住这个密码,下一辈子相遇,就像特务接头一样,我们就合上了。

倪裳耍赖道:“要是这个密码也忘了呢?”

江之寒恼火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说:“你说的没错,这么重要的事情,一定是要有个备用密码的,这个备用密码呢……嗯,就是今天你这个日子年月日六位再加上这个珍珠的数目17,后面再加上我的生日,多少,对,有十四位。记住了?你十七岁的生日加上十七,再加上我的生日。”

倪裳腻声说:“好复杂哦。”

江之寒用手在虚空里抓了一把,像做法的人一样念念有词,然后把手放在倪裳的胸口上,停了一阵,说道:“好了,我已经把它们都灌进你的心里去了,再也抹不掉。即使名字忘了,相貌变了,形体没了,它们都还会在那里。”

倪裳紧紧的抱着江之寒,抱的那样紧,好像要把自己揉进他的身体里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倪裳突然咯咯的娇笑起来。

江之寒拧着她的脸蛋儿,“傻笑什么?”

倪裳说:“我突然想到一个场景,下辈子我正和我妈走在路上,然后走过来一个人,对我说1720304060100,然后我就对我妈说,妈,我要嫁给他。大家一定会以为我疯了吧。咯咯……呵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