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102章 两个密码【上】

第二天早晨,江之寒提前半小时去了学校。昨天和温副校长打过电话,温副校长让他今天早上去家里谈一谈。

虽然肖邯均已经正式向温副校长汇报过了,但那是正规的工作关系和工作渠道。江之寒这边,却有私人的情谊在里面。现在私下里江之寒都改口叫温副校长温叔叔,而不是称其职务。

开门的是黄阿姨,江之寒道歉说:“不好意思,黄阿姨,这么早就到家里来打搅。”

黄阿姨笑道:“你这孩子,这么客气干什么?”对着书房叫,“老温,小江来了。”招呼江之寒坐下,寒暄道:“你起的挺早,有没有吃早饭?一起吃吧。”

江之寒礼貌的说:“谢谢黄阿姨,我已经吃过了。”

温凝萃穿着一身碎花的长袖睡衣和睡裤,打着哈欠走出来,“这家伙可变态了,早上四五点钟就爬起来。”

黄阿姨斥责道:“怎么穿着睡衣就出来了,没见家里有客人么?一点儿都没有女孩子的样子。”

温凝萃嘟囔道:“谁叫有些人大清早的就跑来作不速之客?”自个儿去洗漱间刷牙洗脸去了。

黄阿姨问:“这么早起来学习吗?”

江之寒老实的回答说:“倒也不是,你知道我一直在和一个老师傅学点拳脚吐纳之类的东西,所以每天需要早起练功一两个小时。按照传统的观念,早上的空气比较好一些,会让练功更有裨益。”

黄阿姨说:“你说起这个,我倒想起来了,上次顾望山的妈妈学了一套养生的东西,好像挺有效的。”

江之寒说:“黄阿姨您有兴趣也不妨试一试,练了以后应该对改善睡眠,增强体质,还有保持青春都有些用处。”

黄阿姨笑着说:“还保持什么青春,女儿都快二十了。不过如果能对睡眠有帮助的话,我倒是想要试一试。”

江之寒说:“您看起来很年轻啊。这样吧,改天我让温凝萃拿一份练习的东西回来给你。有什么不清楚的,你告诉温凝萃,我随时可以过来帮你参考一下。虽然比杨老爷子差的太多,我对这个入门的东西基本还是掌握了的。不过呢,这个关键是要坚持,如果开始了,一定要每天不间断。其实也花不了多少时间,据我的经验,如果你每天花半个小时练习这个,再少睡半个小时的话,精神反而会好一些。”

黄阿姨站起身来,说:“那先谢谢你了,我还要上班,就先走了。”

江之寒站起身来,和黄阿姨道别。

这时候,温副校长走出书房,和江之寒打了个招呼,又对妻子说:“今天晚上争取早一点回来,我有个大学同学和他爱人要来拜访一下。”

等江之寒坐下,温副校长说:“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你来干什么。”

江之寒觉得有时候还是要发挥自己在别人眼里还是半大孩子的优势,很直接的说道:“温叔叔,你可得为我们作主啊。在学校除了你,我们可是谁也不认识。”

温副校长喝了口茶,不动声色的看着他。

江之寒说:“温叔叔,老实说,在承包之前我们最怕的就是这个人事问题。我在国营大厂里出生长大,我干姐姐的父亲现在执掌着一个厂的生产。俗话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路。吃大锅饭的地方的各种弊病,人浮于事,好吃懒做,指令不通畅,勾心斗角,什么样的都见过了。虽然合同上我们有人事的处理权,但那些不是合同制的员工,我们能做的其实有限了。其中有几个人,我是宁愿把他们供在家里,白给他工资,也比放在这里,当一个定时炸弹的强。以前的日子,大家都觉得食堂是个累赘。现在才好起来一两个月,就被人惦记上了,还要往里面塞人。你说……这算怎么回事呀?”

温副校长听完江之寒的抱怨,说:“小家伙,你说半天也没什么新意嘛。你说的东西小肖经理都和我讲过了。我是告诉了他的,只要是正常的人事调动,学校就会坚定的支持,决定权还是在他手上的嘛。”

江之寒挠挠头:“您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温副校长说:“五月初还会有一个后勤系统的卫生大检查,我已经和小肖说了,食堂这一块是重点之一,让他务必要落实和抓紧。你的鬼点子多,有什么好的想法和他多交流交流。”

江之寒本来就只是来诉诉苦,凸显一下和温副校长间的亲密的私人交往,并没有别的什么事情,于是站起来告辞。

温副校长问道:“昨天凝萃和你们一起出去了?”

江之寒点头,说:“是啊,有一个同学过生日。”

温副校长说:“她回来的很晚,而且是一个人走的。你们应该想到女生一个人太晚了回家是有危险的,再怎么样都应该两三个一起的。你怎么连这个都想不到呢?再这样,以后晚上不准出去了。”

温凝萃已经收拾好了,斜挎着书包走出卧室,撒娇说:“爸------,你也太小看我了。一个人怎么了?江之寒这样的,我也对付得了。”

江之寒忍住笑,对温副校长说:“温叔叔,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虽然凝翠她坚持说一个人走也行,我们不应该任着她的性子的。”

温凝萃狠狠的瞪了江之寒一眼,温副校长摆手说:“下不为例。”

温凝萃和江之寒走出宿舍楼。

温凝萃说:“喂,江之寒,谁同意你叫我凝萃的?”

江之寒说:“突然觉得叫全名很生分呢。你不觉得吗?这样叫不是很好吗?凝翠……凝……萃!”故意拖长了声音。

温凝萃扑哧一笑,“你好恶心哦……我说,你不是靠这么死皮赖脸才把倪裳骗到手的。”

江之寒呵呵笑着说:“要想学我的秘诀,那得交学费的。哎,三个月速成哦,好好考虑一下,不管对方多么高傲冷漠,一定有效的。”

温凝萃白他一眼,“懒得和你废话。哎,阮芳芳这么傲气一个女生,陷入情网了也这么可怜。”

江之寒问:“她昨晚没事吧?”

温凝萃说:“能有什么事?不过那个样子,我见犹怜啊!我说,你这人不厚道,干嘛把人家找去看你们甜甜蜜蜜的呀?”

江之寒说:“当时确实考虑不周到,本来是想,朋友这么多,热热闹闹的,可以让她散散心。”

温凝萃叹道:“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就注定被伤害。”

江之寒说:“也许明知道要被伤害,她也愿意试一试。”

温凝萃跺脚嗔道:“笨蛋,没有人愿意被伤害,再喜欢也不会愿意被伤害。”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自己。

走进教学楼的时候,温凝萃不经意的说:“昨晚我爸和我妈说了,总务处的吴处长居然想把手伸到我管的地方来,我要让他好看。在我的一亩三分地,除了老宁,谁要插手,想都别想。”

有了这个消息,江之寒心里更是安定下来,温凝萃这个内应还是很不错的,他笑着说:“有内部消息记得告诉我,我答应过你的,嫁入豪门的时候,给你包一个大大的,大大的红包。”笑着和温凝萃告别,上了三楼。

中午吃过午饭,江之寒去了肖邯均的办公室,和他约好了要见见新来的三个退伍老兵。

推开门,人都已经在屋里了。

肖邯均一一的给江之寒介绍,第一位叫毛文龙,第二位叫方卓,第三位叫楼铮永。又介绍江之寒说:“江之寒,我已经给你们介绍过了,他名义上是老板的儿子,实际上就是老板。”

三人看着十六七岁的江之寒,不知道该叫什么,叫老板么?

江之寒好像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笑着说:“叫我之寒就好了。”见大家都不说话,说:“难不成叫小江?好像还是之寒比较亲切一些。”指着肖邯均说,“不是工作场合,我都叫他肖哥,你们大概也私下里也叫他肖哥吧。”

楼铮永说:“私下里是叫肖哥或者肖排长的,不过工作的时候还是要叫肖经理。”

江之寒说:“没错,公私还是要分开的。肖哥已经说了,工作上如果你们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他会像在部队上一样严格要求你们的。”

肖邯均说:“既然之寒都这样说了,你们就这么称呼他吧。正式场合再另说。”其实正式场合叫什么,他心里也没个数。

江之寒笑道:“放心,正式场合你们是见不着我的。”大家都笑起来,觉得这个小伙子还是很没有架子的。

肖邯均说:“之寒,再怎么说你也是老板,他们新来了,你还是要说几句要求。”坐在椅子上的几个人都挺直了腰板。

江之寒说:“那我就随便说几句吧。工作上的事情,肖经理是全权负责的,你们只要听他的指挥就好。你们都是从部队里下来的,我相信你们的纪律性。在这里工作,除了踏实肯干,严守纪律以外,我再补充一点。就是要多看多想,除了自己本职的工作,有什么好的想法,什么好的建议,要多和我们交流,不要怕说错,就怕不说。这一点,和部队里可能会有些不同。”见江之寒讲起话来头头是道,三人都更加用心的听着。

江之寒站起来,说:“不知道肖经理有没有和你们提过,把你们招来,是希望你们能够在员工中树立榜样,带起好的风气,尽量消除那些好吃懒做的大锅饭作风。我说的直白一点,你们……是自己人,是我们的人,我们需要你们去带动,去改变这里的工作态度和工作作风。”

江之寒挥了挥手,说:“肖经理说我是老板,但这个食堂的成长,他花的心血比我的多,多很多。如果说这个食堂有三分是我的,至少有五分是他的。我希望,你们能把这个食堂当作你们的,它的成功就是你们的成功,它做好了,你们的待遇,生活上各种要解决的困难,我们都不会坐视的。在这里我也不许什么空头的承诺,但有一点,我们是绝不会亏待工作认真,做出贡献的人的。关于这一点,你们可以和肖经理打听,我一定是说话算话的。”

三人都已经站了起来,楼铮永看来是当中领头的,他说:“我们一定会好好工作的。”

江之寒挥手让他们坐下,说:“好了,公事就说到这里吧。本来说好,你们一来就给你们接风的,但上个周末实在是没有空。如果可以的话,就安排在这个周末吧,地方嘛,肖哥,你来定。”

肖邯均笑道:“还定什么地方,就在食堂小餐厅!吃自己的,肉烂了还在锅里。”大家都哈哈笑起来。

肖邯均指着楼铮永说:“小楼是侦察兵出身,拿过全师比武的第三名,立过二等功,文的武的都很来得,一向在战友里威望很高。”

江之寒肃然起敬,说:“军人是国家的脊梁,越是危难的时候越显出价值,我一向是致以最大的敬意。当然,我们这里虽然工作没有那么神圣,前途也是很光明的,大家不要有屈才之感。”又引来一阵笑。

江之寒看看表,说:“中午还有一点事,我得先走了。”和几个人道别,走出办公楼,倪裳还在篮球场边坐着等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