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101章 十六岁的最后一天

江之寒练功回来,天才蒙蒙亮。走到家属区门口,迎头就碰上了小倩。

江之寒惊讶的问:“这么早你就上班了?”

小倩说:“我是提早去排队,好挂一个专家门诊的号。”

江之寒问道:“谁生病了?吴桃家里的人么?”

小倩说:“不是,是有个小孩儿。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上次有个客户的小孩儿,我帮着照顾了一些日子。这有一段时间了,他老说头痛,去了几次医院,怎么查都查不出问题来,所以今天挂个著名专家的门诊看一看。”

江之寒奇怪道:“他家里的人呢?”

小倩说:“他爸爸在外面出差,妈妈工作又忙,又要照顾他。爷爷奶奶好像不在中州,而外公外婆也在外地旅游,家里现在没有别的人。我照看了他好一阵,也有了感情,这个小孩很乖巧听话。所以,我就自告奋勇,今天去帮忙。”

江之寒笑道:“小倩姐真是一等一的好人哦,好人会有好报的。”和她说了再见,分了手。

到了学校,一进大门,江之寒就遇到了肖邯均。

江之寒打招呼说:“今天还真巧。”

肖邯均说:“正要找你,什么时候有空到我办公室来坐坐。”

江之寒说:“看你这样子不是啥好事儿。”

肖邯均说:“不是好事儿是肯定的,虽然也不是多大不了的事,但还是需要跟你汇报一下,以后也许还会有变数也说不定。”两人约好了午饭后的时间。

吃了午饭,江之寒敲开肖邯均的办公室。肖邯均递过来一杯茶,自己点了一根烟,说:“食堂才开始好了一个多月,就有人眼红,盯上我们了。”

江之寒道:“说来听听。”

肖邯均说:“总务处的吴处长前天跑到我这里来,说现在食堂收入这么好,他要给我推荐两个人过来,一个负责财务的,一个搞采购的。他说,摊子铺大了,这两方面最需要人才,他推荐的人无论是人品和专业素质都是没的说。”

江之寒瘪瘪嘴,“他的胃口好大哦,一开口就要两个要害部门。”

肖邯均说:“我虽然是听温校长说过,吴处长算是宁校长的前三号的亲信,但心里难免有些吃惊。严格说来,我们不是他辖下的部门,何况已经承包出去了,更何况上面还有温校长罩着,他凭什么这么嚣张?”

江之寒问:“你怎么答他的?”

肖邯均说:“我也不想撕破面子,所以说的算是很客气。我说,财务这边我已经物色好一个人,这两天就要过来了,是二十几年的老财务。这话倒是真的,没有骗他。采购那边,哼哼,他明知道我们开始专门赶走了几个人,哪里还需要人进来?所以我就说,采购那面现在的人手也够了,谢谢吴处长的关心,以后如果有了空缺,一定让你知道。”

江之寒说:“那他说什么?”

肖邯均说:“我以为自己说的很客气了,没想到他当场就冷笑起来,说了些阴阳怪气的话,还说什么那个搞财务的是宁校长爱人老同学的女儿,让我好好考虑考虑。”

江之寒皱皱眉,“就这样?”

肖邯均说:“我奇怪的是,平时见了他,还是很客气的,忽然跑来这么嚣张的要往里面塞人,不知道是他自己的意思呢,还是受了谁的委派,来探探风头?”

江之寒想了想,说:“那还能怎么办,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我们也不用太过退让。”

肖邯均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反正我也向温校长汇报过了,其它的,管他是什么目的,等他们亮明了,我们再想办法也不迟。”

江之寒说:“成,改天我再去温叔叔那里哭诉一下,他应该不会放任这些家伙跑到他的地盘来撒野的。”便告辞出来。

※※※

四月的中州,终于摆脱了初春残余的冷冽,把盎然的春色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这是一年里天最蓝,草最绿,阳光最温煦的日子。春风拂在脸上,犹如情人的手,微凉的,暖热的,轻柔的,又懒洋洋的。

由于倪裳说,父母可能会为自己过生日,江之寒就把生日的庆祝安排到了生日前的一天。除了平常的八人集团,江之寒还邀请了阮芳芳。曲映梅是不会错过这种热闹的,加上她陈沂蒙家属的身份,来参加理所当然。伍思宜前几个星期打电话约倪裳逛了几次街,也和她熟起来,主动申请来参加聚会。江之寒想了想,给明矾和姗姗打了电话,他们俩说了好久要和倪裳一起吃个饭。

参加的人一共有十三个人,江之寒本来想在一个高档的餐馆订一个包厢。但转念想来,按他对倪裳脾气的了解,她是不喜欢这种方式的,会觉得是无谓的浪费。

想来想去,江之寒还是选择了那家临江的餐馆,毕竟那个地方留有他们俩特别的回忆。江之寒去和刘老板打了招呼,把靠窗的座位拉通,到时候摆一个十二人的大桌。他依照倪裳的爱好口味,点了十七道菜,包括六道冷菜,九道热菜,和两个汤。江之寒特地向刘老板订了三道平常较少吃的水产,一是基围虾,一是河蟹,一是最近最流行的土生小鲫鱼。刘老板说道,土生小鲫鱼他们是供应的,但虾和蟹他们都没进过。江之寒说自己这边会有人送过来,麻烦厨师做一下,刘老板说如果是这样当然没有问题。

江之寒回过头来,假公济私,和肖邯均打了声招呼,让食堂进货的人提前几天去看看哪里有好的供应,到时候一早把东西给刘老板送过去。

这一天放了学,一大伙人浩浩荡荡的往外走,一路上已吸引了很多的目光。上了公车,大家嘻嘻哈哈的随便说着话。江之寒拉着头顶的把手,站在那里,忽然觉得很幸福。自从坐车送倪裳回家以后,他对这一路公车就有一种莫名的喜欢。他望出窗外,斜对面的人行道上,就是他第一次对倪裳说我喜欢你的地方,这一转眼快半年已经过去了。

倪裳仿佛感应到他在想什么,回过头来,朝他嫣然一笑。两人看着对方,从彼此的眼里能读出浓浓的依恋和满足。

到了餐馆,曲映梅,伍思宜,还有姗姗已经先到了。姗姗抱歉说,明矾今天临时开会,来不了。三女都是第一次相见,在大部队来之前已经彼此自我介绍过,正一起说的开心。曲映梅小声取笑江之寒:“看来你很喜欢交美女朋友。”

江之寒笑道:“别这么夸自己。”

曲映梅看着他,“我们是朋友吗?”

江之寒说:“当然。”

三个女孩儿都给倪裳带来了生日礼物,姗姗带来的是一个水晶的兔子,恰好是倪裳的生肖。曲映梅拿出来一串石头做的挂饰,造型夸张而可爱,据她说是去某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旅游时买的。而伍思宜带来的是一盒护肤品,曲映梅仔细看了看,叫道:“这可是极贵的法国名牌。”

倪裳说:“你们的心意我都领了,可是礼物太贵重了。”

曲映梅笑道:“我这个最不值钱,你尽管放心的收下。”

姗姗说:“我是工作了的,这点钱还是花的起。今天正好是第一次正式在一起吃饭,姐姐我连见面礼都省了,两份算作一份。倪裳妹妹只要记得,以后江之寒飞黄腾达了,提醒他不要忘了老朋友。”

倪裳脸色微红,说:“我听说明大哥才是真正的高才生,前途远大。”

姗姗摆摆手,“他倒是自视甚高的,不过认识江之寒以后,他一向自认不如。”看着江之寒促狭的叫,“是么,高二的天才生?”

伍思宜笑着说:“倪裳妹妹,我这个是借花献佛。别人送的东西,不要钱的。我和你说,我的皮肤有些油性,不适合这个。你的皮肤是干性的,正好合适用这个。”停了一下,补充说:“其实你的皮肤已经够好了,不用这个也是让人羡慕的不得了。看看我,有时候还会有小痘痘出来。”

江之寒对倪裳说:“伍思宜说的没错,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就是形容你的。”倪裳擂了江之寒一拳,还没喝酒就已粉脸桃腮。

伍思宜瞟了一眼江之寒,转过脸去看窗外的风景,曲映梅搂过倪裳,小声说:“啧啧,这么好的皮肤,还要用那么好的护肤品,真是便宜了那个家伙。”

一群人闹腾了好一阵,才慢慢坐下来。顾望山叹息着对江之寒说:“这么多的女生,聚在一起,怎么吃得消?”

楚明扬接口道:“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八个女人,已经可以翻天了。”

这时候天色已慢慢黑下来,大河两岸的灯光逐次的亮起来,星星点点,层层叠叠,好一幅美丽的夜景。

曲映梅叹道:“江之寒这人,别的不说,这资本主义情调确实是不少,这真是个好地方!”

江之寒指着姗姗:“我不敢居功,这儿是姗姗姐发掘的,还是她的爱情圣地。”几个女生围着姗姗,叽叽喳喳的问起缘由。

这时候,刘老板笑着进来打了招呼,菜就流水一样的上来了。刘老板还不忘为江之寒表功,说:“这虾和蟹,可是小江专门让人送来的。”

江之寒又要了些酒水和饮料,自己给每个人都倒上。大家吃了起来,菜肴的味道相当美妙,江之寒最爱的是土生小鲫鱼的鲜美。

吃喝了一阵,曲映梅提议说:“咋们也不能一个劲的只是吃呀,这样吧,我提议,每个人就着酒和饮料,对倪裳说一句生日祝福的话。”

大家都说好。

顾望山出奇的第一个举手说:“我说一个吧,主席生日快乐,记得不要再分派我那么多事情做了。”大家一阵起哄,罚了他一杯酒。

楚明扬举起杯子,“班长,我们既是初中同学又是高中同学。五年的同窗情谊,都在这杯酒里面,我干了,祝你一切都好。”

陈沂蒙简单的说:“生日快乐,班长。”一口喝干了自己杯子里的酒。

冉晓霞,薛静静,和姗姗都祝福了倪裳,今天一直很沉默的阮芳芳举起杯子,说:“倪裳,要快乐”,仰脖子喝了一口自己的饮料。

轮到伍思宜,她说:“倪裳,要幸福,要幸福的让大家都羡慕你。”喝了自己杯里的酒。

曲映梅举起啤酒杯,说:“倪裳,要永远这样漂亮,永远这样可爱,还要永远都把江之寒镇压住,不要让他翻身。”大家都笑了起来。

然后是温凝萃,她喝的是可乐。温凝萃说:“主席,我挺羡慕你的,但愿你永远都被老天眷顾,一生都能够梦想成真。”

最后,大家都看着江之寒。江之寒举起杯子,眼睛扫了一圈,最后停在倪裳身上,他说:“但愿年年有今日,岁岁如今夕。”十二个人站起来,碰了杯子,伴着窗外的大江华灯,一起祝贺倪裳十七岁生日的到来。

吃完饭,把菜撤下去,是吃生日蛋糕的时候了。

刘老板的伙计抱进来一个硕大的蛋糕,是江之寒托吴师傅,吴师傅又找他老相识的高级糕点师傅专门订做的,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完工。

楚明扬叫道:“哇塞,这么大的蛋糕,我只在电影里看过,是在哪里买的?”

江之寒回他说:“是找熟人特别订制的。”

蛋糕的左上方是一行奶油写的字:十六岁的最后一天。

右上方写着:生日快乐,天天快乐。

正中间是一幅画,仔细看去,居然是七中的校园景色,矗立的那栋楼应该是高中的教学楼,有一个少女的背影迎风而立,长发飘拂起来,身影婀娜,体态风流。

在主图的下方是一组简单线条组成的小图,第一幅是个课桌,第二幅好像是一叠纸,第三副是跑道,第四幅是辆公车,第五幅是一座山,第六幅是一个打拳的人。

最下面则用奶油刻着今天出席的所有人的名字,只有明矾一个人没在现场。

姗姗笑了笑,看着江之寒微微摇了摇头。阮芳芳轻轻叹了口气,江之寒突然有些后悔邀请她,这样的甜蜜对现在的她难道不是一种反衬和打击?伍思宜垂着眼睑,有些失神。温凝萃偏过头来,看了一眼顾望山。顾望山避开她的注视,看着窗外。楚明扬叫道:“老大,你这样搞,我们以后怎么办?”薛静静横了他一眼,他便闭上了嘴。

曲映梅叹道:“刚说你有情调,你就喘上了。我比较感兴趣的是这几幅小图,大家来猜猜是什么意思?”

倪裳一看之下,就知道这六幅图的含义:课桌是同桌的相识;纸是她给江之寒抄的作业本和帮他做的市场调查;跑道是运动会时的表白;公车是一起约会回家的日子;山是约会时一起爬过的西山,抑或是倪裳家前面两人经常约会的那座小山丘;而打拳的人应该是指奥校里的生活和那次冲突。

这一刻,和江之寒相识以后的一幕幕,像幻灯片一样一页一页的翻过,里面有多少甜蜜和情意,仿佛整个心都盛不下。倪裳忽然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她涩声说:“来,熄了灯,吹蜡烛,吃蛋糕吧。”

楚明扬走过去熄了灯,顾望山和陈沂蒙一起点亮了十七根的蜡烛,微弱的烛光映着窗外的灯光和月光,江之寒凝目看去,倪裳的侧影在摇拽的光影里分外柔美。

倪裳低着头,很虔诚的闭着眼睛。大家都被她感染,不再说话,静静的等她许下生日的愿望。一会儿的功夫,倪裳睁开眼,邀请大家,“我说一二三,大家一起来吹蜡烛。”

灯光亮起来,大家七手八脚的开始分蛋糕。楚明扬切了一大块画着少女的蛋糕,放在江之寒的盘子里,说:“班长只有给你吃了。”大家都哈哈笑起来。

喧嚣总会归于沉静,一切的仪式都结束了,就到说分手的时候。走出餐馆,一钩新月已经挂在树梢上了。

在公车站,几个男生站在一边说话,女生们和倪裳拥抱着告别,说些祝福的话语。一辆公车走过来,载走一俩个人,伴着一声再见而去。

倪裳走到江之寒身边,小声说:“芳芳今天心情不太好,你也没和我说就邀请了她,不应该叫她来的。”

江之寒喝了不少酒,被风一吹,头有些昏。他叹口气,说:“是我考虑不周,本来是想拉她来散散心的,你们又是那么好的朋友。”

倪裳说:“她家住的远,我不太放心,要不你陪她回去吧?我本来是要陪她的,但今天太晚了。”

江之寒张大嘴巴,“啊?”

温凝萃这时候走过来,接话说:“别为难他了,他今天还能舍了你?我正好没事,陪芳芳回去好了。”

倪裳说:“可是你送了她,回家也太晚了,而且还有好长的路。”

温凝萃爽朗的笑道:“你也太小看我了,我经常半夜一人在外面转悠的。”

最后送走了温凝萃和阮芳芳,踏着夜色,江之寒陪着倪裳走上回家的路。

江之寒问:“今天不会太晚了吧?”

倪裳说:“还好,说的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

两人牵着手,走在春天的温柔的夜色里,都不想说话。当倪裳家的高楼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她把江之寒拉进一个路灯照不到的阴影里,轻轻的环着他的腰,温柔的说:“我的十六岁的最后一天,真高兴能有你在身边。”

仰起头来,闭上眼睛,献上一个吻。是一个欲望缺失,但依恋浓浓的绵密温柔的长吻。

贴着爱人的耳朵,倪裳温柔的说:“之寒,我爱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