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100章 意外之得

按照自己拟定好的计划,这些天江之寒一一拜访了他想要送出人情的人,最开始是林师兄,接下来去了石厂长家,戚处长家,然后是明矾和小芹姐。他甚至给伍思宜也拿了一份材料过去,还让林师兄带了一份给刑警队的张队长。

江之寒最后一个来拜访的,是母亲的老同学郭阿姨。

今天晚上约好的是来给罗心佩辅导功课。说是辅导功课,其实更多的时候江之寒是随意和小姑娘聊聊天,他根本就不相信一两个星期来一次,真的会对功课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更何况郭阿姨是给罗心佩找了专门的家庭老师的。每周有两到三天,放学以后,罗心佩都要到家庭老师的家里或是在自己家里接受专业的辅导。

罗心佩蹦蹦跳跳的开了门,第一句话问的就是,“上次你带的那套漫画书没有完耶,有没有把后面的给我带来?”

江之寒苦笑着说:“那就是我们卖的所有的了,最新的我那里也没有。”

罗心佩嘟着嘴,“好讨厌哦!我正看到最关键的地方,就没有了!”把拖鞋擦在地上,发出很大的声音。

江之寒教育她说:“小丫头,走路要有走路的样子。”

罗心佩做个鬼脸,“你把书给我拿来,我就改!”

江之寒说:“你妈呢?我今天有事找她。”

罗心佩说:“我妈在打电话,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完的。”

江之寒问:“你爸呢?”

罗心佩瘪瘪嘴,“又出去了。”

拉着江之寒去楼上她的卧室,关上门,说:“我妈经常打电话打一两个小时的,为这个,我爸老和她吵。”偏着头问,“你找我妈什么事儿?”

江之寒逗她说:“告状呀,把你平时怎么撒谎,逃课,抄作业什么的都告诉她。”

罗心佩不屑道:“切,你告诉好了,我才不怕。”

江之寒坐下来,天南地北的和罗心佩胡侃。罗心佩给他讲班上的趣事,说自己的好朋友上个星期收到了一封情书,不知道怎么办,想要退给那个男生又不好意思,最后还是自己自告奋勇去承担了这个艰巨的任务。

罗心佩说:“我什么也没说,把信放到他桌子上,就这样……”说着,使劲的像个拨浪鼓一样摇摇头,很是可爱的样子。

江之寒问:“这是什么意思?”

罗心佩嗔道:“你好苯,这就是说,不成的意思,不成不成……”

江之寒被她可爱的样子逗的笑起来,问:“你别告诉我,你没有收到过情书哦?”

罗心佩红了脸,像个小苹果一样,她说:“没有啦,就是没有,因为他们都把我当哥们儿,说我的性格和男生一样。”

江之寒饶有趣味的点点头,拖长声音说:“是么?没看出来。”

罗心佩赏了他两拳,嗔道:“本来就是嘛,我很豪爽的,很讲义气的。”

江之寒揉了揉鼻子,继续逗她说:“他们说把你当哥们儿,说不定打的是别的主意呢。”

罗心佩红着脸,“我不理你了,才不是这样的,就不是。”

正和她笑闹着,罗心佩突然收起笑容,一手抓过一本书,翻开了,甜甜的问:“之寒哥哥,这道题我不懂,能不能给我讲讲?”

江之寒愣了一下,下一刻他也听到了脚步声,心想这个小丫头耳朵好灵,对敌斗争经验很丰富。罗心佩向门口努努嘴,把参考书递过来,然后很乖的斜过身子,和江之寒看一本书,作出认真问问题的样子。

郭阿姨推开门,看到女儿在认真学习,很开心的招呼江之寒:“之寒来了,辛苦了。”

江之寒回过头去,招呼道:“郭阿姨好。对了,郭阿姨,我今天有点事和你说,你等会儿有空吗?”

郭阿姨说:“有空的,你和小佩讲完功课,我在客厅等你。九点钟好不好?”

江之寒答应了,等郭阿姨出了屋,向罗心佩竖了竖拇指。罗心佩给他一个得意的笑容,就像一个分享了秘密开心着的小孩儿。

江之寒下了楼,在郭阿姨对面坐下。

郭阿姨问:“是不是上次你妈提到的那个贷款的事?”她最近听厉蓉蓉说,书店的大方向是江之寒来掌舵的,心里对这个小家伙倒是很有几分好奇。

江之寒说:“倒也不是。”把自己整理好的材料递过去,说:“您看看这个。”

郭阿姨拿过去,看了几分钟。她虽然是搞信贷的,对银行金融着一块儿好歹比一般人懂行很多,看着看着,眼睛就亮起来。

郭阿姨把材料放在桌子上,问:“这个,是你弄出来的?”

江之寒点点头。

郭阿姨颇有些刮目相看的神情,笑着说:“早就听你妈说,你很能干,果然是了不起!”

江之寒说:“郭阿姨您过奖了,这也是有些运气偶然发现的。对了,您有兴趣入股吗?”

郭阿姨说:“当然,可惜呀,我买这个房子花了不少钱。现在又不给个人买房贷款,所以只好一次性都付了,身边余钱也不多了。”

江之寒说:“是这样啊。”

郭阿姨说:“不过,我认识几个朋友,应该很有兴趣。”

江之寒说:“那也好,不过这个也不宜让太多的人知道,毕竟……消息泄露太多,恐怕机会就没有了。”

郭阿姨说:“当然,这个我是有分寸的。对了,这个顺发贸易公司来主持操作,和你是什么关系?”

江之寒说:“郭阿姨您不是外人,我就和你实说了,不过不好同别人讲的。顺发贸易公司,其实是军分区一个高级将领的代理人,我一个好朋友是他的儿子。所以……你知道,军队来操作这个事情,几麻袋的钞票运来运去的,用军车运,又安全又有效率,是吧?”

郭阿姨眼睛愈发亮了,拉过江之寒的手,说:“了不起,真是了不起。”停了片刻,说:“好,我一个星期内筹一笔钱,看能筹到多少。”

江之寒笑道:“那就多谢了。”

郭阿姨笑道:“这是什么话,应该是我谢谢你嘛。”又问,“你都找了几个合作的人?”

江之寒说:“都是最信得过,最亲近的人,市公安局的两个领导,我妈一个知青同学,现在是市里的处长,还有就是晚报社和大学的两个领导。”

郭阿姨沉吟了片刻,说:“上次你妈说那个贷款的事情,我去了解了一下。这样吧,你写一份申请报告上来,把你们这个的固定资产和商业计划写的漂亮一点,我再帮你润润色,去争取一下。我不能保证贷的下来,不过应该还是有些希望的。多的不说,争取有十万块左右。”

江之寒很诚恳的道了谢,心里想,这就是投桃报李了,或许是长期投资?郭阿姨发现自己这边的能量,远远超过她的预期,所以很主动的来示好了。几十年前的同窗情谊,终究还是比不过现实的因势利导的。

郭阿姨主动提出贷款的事,是出乎江之寒的意料的,也算是今晚一个意外之喜。如果能搞来十万块,自己可以全投到国库券这个项目上,收入就会比现在多很多。他很开心的哼着歌,回到家里。刚到家,就接到伍思宜的电话,和他约好了明天下午见面。

第二天下午放了学,江之寒出了教学楼,就看见伍思宜亭亭玉立的站在篮球场边,她正对着的那个场地,几个小子打的特别带劲。

江之寒走过去,和她打声招呼,小声开玩笑说:“这几个小子我和他们打过,今天怎么象打了兴奋剂一样哦。”

伍思宜白了他一眼,说:“请我吃饭吧。”

江之寒说:“没问题呀,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

伍思宜嗯了一声,“我给你送钱来了。”

江之寒笑道:“拜托,是我主动帮你赚钱好不好?”

伍思宜说:“你要多少提成啊?”

江之寒笑道:“你就看着赏好了。”

伍思宜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说:“那还不对我好一点?”

江之寒笑道:“没问题,做牛做马都行。说吧,大老板,你准备出多少钱?”

伍思宜简短的说:“十万。”

江之寒大吃了一惊,“十万?”

伍思宜俏皮的眨眨眼。

江之寒想起来伍思宜的父亲在银行里的职位好像要比郭阿姨还要高上不少,家里有钱也不是奇怪的事儿,还是问道:“你的钱?还是你父母的钱?”

伍思宜说:“我未来几年的生活费,这次先预支了,可不许亏掉了哦。”

江之寒有些不可置信的摇摇头,两天之间,可能就多了二十万的投资。二十万呀,老爸老妈工作了二十多年,也没挣到这么多钱。一眨眼的功夫,就变了出来。这个世上,何时何地,都不缺有钱人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