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98章 以德服人【上】

星期四的中午,吃过饭,江之寒跑到肖邯均的办公室去打一头。最近食堂的经营基本上已经上了正轨,一切按班就步,江之寒来的就相对少了一些。

肖邯均拿出杯子,亲自给江之寒泡了一杯茉莉花茶,说:“别人都喜欢喝绿茶,我爱好的是这一口。这种花茶是我们家乡一个小茶舍自制的,你尝尝合不合胃口?”

江之寒品了一口,赞道:“虽然是外行,但香味口感都很不错,而且很特别。”

肖邯均说:“改天我给你包半斤,拿回家喝。既然你来了,正好有两件事情汇报一下。”

江之寒笑道:“什么汇报?你是逼着我叫你肖总吗?”

肖邯均摆摆手:“你是真正的老板嘛,工作上当然是汇报。第一件事,温校长前几天过来,召集所有人开了个会,讲了话,坚决的支持了我们的工作。就像你那天和我说的,现在这个机构组成比较特别,我就像你说的项目经理,负责平常的事务,也有一些人事的权力,但实际上很多人事调动的权力还残留在学校手里面,所以温校长的支持很重要。”

肖邯均喝口茶,接着说:“第二件事,以前我和提到过的,想找几名退役的战友进来。现在财政上也有这个能力,我准备什么时候把他们叫过来,你看什么时候你有空,来把一下关。”

江之寒说:“哪里需要我来把关?这些事情,都是你职权范围里的,我完全相信你的眼光。我看事不宜迟,越快越好,有什么手续需要协调的,你找温校长和我妈就好了。什么时候他们过来了,不要忘记通知我一声,我请大家出去接个风。”

又和肖邯均交换了些意见,江之寒便告辞出来,转过办公楼,走下来到了篮球场边,看见苟朴礼捧着饭盒,边走边吃。

江之寒招呼道:“这么晚才吃饭?”

苟朴礼说:“下课后问了个问题,就到这个时候了。”

江之寒笑道:“你也恁刻苦了。”

苟朴礼三口两口把剩下的吃完,说:“食堂的饭菜比以前确实好太多了。哦,对了,你的物理竞赛准备的如何?上个星期我们讨论没有解出来哪道题你想出来了吗?”

江之寒说:“倪裳回去琢磨出来了。今天下午不是有我们的研讨会吗?不要忘记了,顺便提醒阮芳芳也别忘了。”

苟朴礼说:“阮芳芳已经几天没来上课,请了病假。”

江之寒惊讶道:“生病啦?”

苟朴礼说:“生病应该是借口吧,我想应该是因为萧亦武的事。”

江之寒问:“萧亦武到底是怎么回事?被开除了还是别的什么?”

苟朴礼说:“你不知道呀,周一你不还和阮芳芳一起打球了吗?”

江之寒揉揉鼻子,“人家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怎么我周一做了件好事儿,搞的每个人都知道一样的。”

苟朴礼哈哈笑道:“你现在可是传说中的人物!萧亦武的事情,大致是这样的。他假期的时候不是参与了一次打群架吗?听说受伤的不少,有几个重伤,好像还死了一个,不是很确切。总之,当时好像逮了好多人,但大多数的人过两天都放了。现在严打开始,那两个打架的团伙都被定性为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很多人又被重新揪出来,秋后算帐。萧亦武应该就是个外围成员吧,反正也受牵连了,虽然还没有起诉,但应该是迟早的事情。学校这边去了通知,说要么他现在主动退学,要么过段时间强制开除,让自己选一样。家里面最后还是选择了自动退学。”

江之寒回到教室和倪裳讲起这件事情。

倪裳的评论是这样的:“总之,萧亦武这个男生就是无情无义之徒。但凡他有一点在意芳芳,就不会去干那些事情。”

江之寒反驳道:“事情应该很复杂吧,我们又不知道内情如何。”

倪裳坚持说:“如果他真的想和芳芳在一起,就绝不会参加那样的事,连边都不应该碰一下。你说成绩不好啊,或者是双方家长不喜欢啊,这些事情从长计议,都不是解决不了的,毕竟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但如果进过监狱,怎么可能有将来呢?”

过了一会儿,倪裳作总结说:“总之,男生就是比较薄情负心一些。”

江之寒说:“喂,这样讲不太公平吧?”

倪裳说:“事实如此呀。”

江之寒说:“那也不能泛泛而言,这和搞性别歧视有什么区别?”

倪裳说:“这才不是性别歧视呢。就像男生生来就比女生力气大,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同样的,男生生来就比女生花心薄情。”

江之寒:“举个例子?”

倪裳哼了一声,“譬如说,两人吵架了。女孩子肯定会在旁边难过好久,而男生呢,一转背,就可以和别的女生谈笑风生去了。”

江之寒伸出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有一点胡子茬冒了出来。倪裳是在含沙射影吗?江之寒想着,嬉皮笑脸的说:“不要这么讲,讲的我很不像男生一样,这样很不好。”

倪裳说:“男生还有一个特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江之寒:“嗯?”

倪裳:“就是脸皮厚,天生脸皮厚,越长大脸皮越厚。所以呀,你尽管放心,你是男生中的男生。”

江之寒偏着头,仔细打量了一阵倪裳,“我说,你今天早上吃火药了吧?”

倪裳说:“我向来如此。”

江之寒呵呵笑起来,“其实我很理解你。”

以倪裳对江之寒的了解,后面一定还有什么花招,她睁圆了眼睛,等待着下文。

江之寒凑过来,小声说:“女孩子,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脾气不好。”

过了两秒钟,倪裳才意识到江之寒是什么意思,小脸涨的通红,把手中的书狠狠的打在江之寒的胳膊上。

让倪裳更难堪的是,江之寒不幸而言中,这几天她的那个来了……

倪裳冷眼不理睬江之寒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才被哄转过来,两人一起去食堂吃晚饭。

江之寒奇怪的问:“最近几次吃饭,好像都不见楚明扬和薛静静,他们两个,最近这么忙么?”

倪裳说:“他们两个……好像经常在一起。”

江之寒瞪大了眼睛,“你是说?他们……在一起约会?”

倪裳说:“我也不确定,但好像有这个苗头吧。”

江之寒兴奋的说:“那敢情好!太好了!”

倪裳好笑的看着他:“人家在一起,你这么兴奋干什么?”

江之寒说:“你这个人觉悟真是低,伟大领袖教育我们了,一个人幸福不是幸福,要带领大家一起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

倪裳嗔道:“油嘴滑舌。”

江之寒说:“你想想啊,我们这个小团体里面,要是顾望山和温凝萃凑在一起,楚明扬和薛静静又好上了,嗯……可惜陈沂蒙有主了,只能委屈冉晓霞了。”

倪裳被他逗得扑哧笑了起来。

江之寒又说:“然后还有谁?对,苟朴礼和阮芳芳。嗯……对了,他们俩配一对好像也不错哦?”

倪裳咯咯娇笑起来。

江之寒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什么这么好笑?”

倪裳忍不住一直笑,笑得喘不过气来,小脸涨的通红,好不容易忍住了,说:“我……呵呵……一想起……呵呵,不行了,好好笑,我一想起芳芳一身白衣,清丽脱俗,然后边上站着一个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的苟朴礼的样子,我就觉得好好笑。乱点鸳鸯谱,讲的就是你这种人。”

江之寒说:“大家都配对了,也不用一天把我们俩揪出来开玩笑,难道不好吗?”

倪裳脸红了红,眨着眼睛不说话。

江之寒又说:“薛静静真是好眼光,楚明扬是没得说。”

倪裳说:“切,你说反了吧,我看是楚明扬幸运才是。”

江之寒说:“楚明扬怎么不好了?长的也不错啊,脾气也不错,各方面都很不错啊。”

倪裳说:“我没说他不好,不过静静身材又好,脾气又好,人又温柔大方,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

江之寒知道今天不宜和倪裳争论,指了指食堂背后的北山坡,转移话题说:“他们俩不会是在这上面约会吧。”

北山坡有个外号叫情人坡,因为半山腰上有几片小的树林,七中和周围单位的小年轻很喜欢去那里幽会。

江之寒说:“什么时候我们也去看看。”由于太接近学校,倪裳一直抗拒去那里约会。

倪裳说:“才不要。”

江之寒想起有人模仿古词写的歪词,不由笑起来。那词是这么写的:

夜醉晚回家,误入北山深处。

呕吐,呕吐,

惊起鸳鸯无数,

纷纷穿衣提裤。

正说着话,江之寒看见一个女孩子满脸惊惶的从北山坡上一路跑下来。他仔细一看,不由嘀咕道:“这也太巧了吧?”

倪裳跟着看过去,惊讶道:“是静静吧?出了什么事?还不快去看看!”

两人跑起来,迎着薛静静过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