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97章 投诚的人

城北的码头,这几年被改造成批发市场和展览大厅。周日的二楼,中州市新华书店在举行一场展览和供货会,面对的是中州市各个机关,企业,和事业单位。

沈鹏飞穿着一身休闲西装,没有带领带,让他显得比实际年龄要成熟几岁。他的身后站着的,是他的铁哥们儿付成才,板寸头,黑色皮夹克,大头皮鞋。

沈鹏飞手里捧着一叠纸,是他策划了多天,又请人改正过的书店的产品和服务宣传单。每当有人走出来的时候,他就笑容满面的点个头,递上一份宣传单,再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如果有人愿意和他交谈,他会很详细的给他介绍“三味精品书店”和“三味精品文化用品公司”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沈鹏飞记住江之寒曾经和他说的,搞销售有时候就是大海捞鱼,要敢于把网撒下去,只要功夫到了,收获迟早会来的。

这是一个奇怪的组合,前面是一位笑容满面,西装笔挺的销售员,身后是一个表情冷漠,貌似黑社会从业人员的随从。听说沈鹏飞要来这里发广告,付成才坚持要跟着来,他对沈鹏飞说,那个地方水深的很,你随便跑到别人的场子去发东西,说不定会有麻烦的。

过来过往的人,有些人本来无意接沈鹏飞的东西,被付成才拿眼睛一瞪,大多乖乖的拿了一份,转过拐角才扔到地上去。

付成才嘟囔道:“鹏飞,这个工作真妈的无聊啊,亏你这么带劲。”

沈鹏飞说:“你知道什么叫那个,那个……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吗?”

付成才摇头,“你小子妈的卖了几天书,也开始有文化起来了。”

沈鹏飞说:“简单说吧,就是要知恩图报,有良心,知道吧?”

五点钟左右的时候,沈鹏飞印的一百张名片都已经发出去了,手里还有最后几张宣传单。这时候,一个看起来颇为年轻的,神色中有些不羁的男人走了过来,沈鹏飞笑着递上一张单子,抱歉说:“不好意思,名片刚刚发完了。”

那人拿起单子,很是仔细的看起来。过了好一阵,抬起头来,笑道:“我是新华书店的。”

沈鹏飞收起笑容,眼光锐利起来,身后的付成才跨前一步,并肩和沈鹏飞站在一起。

那人说:“我叫李佐杰,有没有兴趣找个地方谈一下?”

※※※

江之寒刚一脚踏进教学楼,前面走着的曾可凡就转身招呼他。曾可凡搂着江之寒的肩,一起上楼,小声的对江之寒说:“你也太牛X了,上周才让倪裳替你流泪,昨天就和阮芳芳一起打上篮球了。”

对于曾可凡的八卦,江之寒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奇怪了,这家伙初中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啊?

江之寒说:“当我是朋友吗?”

曾可凡说:“什么话?”

江之寒说:“忠言逆耳,做朋友的一定要说,不是吗?可不要生气。”

曾可凡道:“快说快说。”

江之寒语重心长的,“我个人的判断,如果真想追张雅芳的话,做人太八卦一定是会扣分的。”

曾可凡一脸吃惊的看着江之寒:“谁告诉你我想追张雅芳?”

江之寒盯着他:“这个表情你练习多久了?”呵呵笑起来,“这些伪装对我是没有用的。这个事儿,我可爱莫能助,不过是一点小小的建议。”丢下目瞪口呆的曾可凡,上楼去了。

江之寒走进教室,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倪裳早已到了,低着头自顾看着书。

江之寒讨好的问:“昨天有什么事,这么急就走了?”

倪裳装作没听见。

江之寒叹口气,“好了,星期六是我不对。不过你也要想想啊,我们付出了汗水和梦想,还有我的鲜血的东西,总是要想再争取一下,不是吗?”

倪裳抬起头来:“回头看来,其实是我的错。你那个伤,确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江之寒转着眼珠,以他对倪裳的了解,知道必有下文。

倪裳似笑非笑的:“如果真伤的重了,怎么能改天就活蹦乱跳的打篮球去了呢?”是个女孩子,就会吃醋这件事。

江之寒听到倪裳提起这个,倒是安心下来,他长叹口气,说:“萧亦武走了,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倪裳低下头,不说话。

江之寒凑近了一点,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小声的说:“昨天看见阮芳芳,想起我们俩在一起的开心时光,心里真的为她难过,好像能够体会那种悲切的感觉。如果哪一天,我坐在这里,旁边没有你陪伴的话……”

倪裳打断他的话,说:“别说了。”顿了一顿,说道:“我这样说,芳芳听到了可能不会高兴,但断了就断了吧,未必就是件坏事。你觉得,他们之间会有未来吗?”

江之寒摇头说:“我没有权力去判断他们的人生,难道他们的前途不该由他们自己决定吗?”

倪裳哼了一声,说:“我懒得和你说。”

※※※

晚上回到家,厉蓉蓉对江之寒说:“有件事情和你说一下。”

江之寒走到沙发边,坐在沙发的扶手上,帮母亲按摩肩膀。

厉蓉蓉说:“有一个新华书店负责供货的人找到鹏飞,说可以把他手里的客户转给我们,只要我们给他提成。”

江之寒说:“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主动找上门来的么?”

厉蓉蓉说:“不是的。前不久新华书店有个订货会,鹏飞拿了些资料去给书店打广告,他事先也没告诉我,自己一个人去的,连印名片都是花的自己的钱。好像就在那里遇到这个人。”

江之寒问:“他有什么要求?”

厉蓉蓉说:“一成五的回扣。”

江之寒沉吟道:“胃口不小嘛。可是,他把客户介绍给我们,下一次我们不就直接跳过他去找客户了吗?这不是一锤子买卖吗?还有,新华书店那边他怎么交待?”

厉蓉蓉说:“我去了解了一下,新华书店现在似乎给他们这些人基本开的还是固定工资,奖金浮动也就是几十块钱上下。所以就是一锤子买卖,他一次的收入也顶好久了。至于他怎么向那边交待,这些人在里面混久了,应该有很多这样的门道的。”

江之寒想了想,问道:“你说他干嘛不自己开个小店,利用自己的关系赚赚钱?”

厉蓉蓉拍了一下儿子的手,说:“你以为开家店这么容易?再说了,我们现在进的量大了,价格上才越来越有优势。如果是很小的店,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江之寒说:“那还犹豫什么?只要他敢介绍,我们就敢要。这个年代,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我们给介绍人介绍费,也是正常商业行为。和他讲讲价吧,介绍来的客户第一次给他一成的回扣,以后每来一次都给他两分到三分的回扣。”

厉蓉蓉说:“以后来干嘛还要给他回扣?”

江之寒说:“多给他点甜头,还是要细水长流,让他下决心把手里所有的客户都转给我们。我估摸着他不会一次就吐出来的。你想想啊,即使少个两三分的利润,批发的利润怎么说要高一点,而且小倩肖虹她们出去跑,一个月也跑不下来几个单子,交通费人工费这些都是成本。把这些成本省下来,怎么也有两三分了。给他点甜头,兴许这家伙能吐给我们几十上百个客户也难讲呢?”

母子俩商议完毕,江之寒就进了自己的卧房。第二天下午,江之寒特地跑到书店去找了沈鹏飞,把他好好表扬了一顿。

江之寒拍着沈鹏飞的肩膀,说:“无论这次成与不成,你能主动想到跑去做这个事情的勇气和想法,就是了不起的进步,我看好你哦。”

又问沈鹏飞:“最近功夫练的怎么样?”

沈鹏飞很兴奋的说:“我感觉还不错唉。”

江之寒说:“换件衣服,我们出去练练。这附近有个地方,我知道很清静的。”拉了沈鹏飞出去考较略过不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