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95章 做嫁衣送人情

温凝萃开门的时候,看见江之寒绑的严严实实的腿,不禁笑了起来,“没事吧?”她问。

江之寒说:“就是流点儿血,能有多大个事儿?”

温凝萃说:“你也是真拼命哦,流这么多血还要上去踢点球,我看倪裳气坏了,你就等着迎接雷霆之怒吧。”

江之寒叹息一声,很不甘心的样子,“可惜还是没能带来胜利。”本来江之寒是准备亲自上阵守门的,但腿上的伤和倪裳冰雪般的目光还是阻止了他的疯狂举动。江之寒虽然踢进了点球,但三班踢失了三个点球,包括脚法最好的张纪周,最终一球之差输掉了点球决战。

温凝萃笑道:“我理解你,打球的时候,就是一心想赢下来,其它的都顾不得那么多了。”

江之寒想起初识温凝萃时她最后时刻的强力防守,不由笑起来,说:“理解万岁。”

温凝萃说:“自己打球,感觉就会深一些。”

江之寒在沙发上坐好,问:“温叔叔黄阿姨呢?”

温凝萃说:“他们让你等一下,下午他们一起去军区去了。”

果然不出江之寒的意料,黄阿姨最后决定找的合伙人是顾望山家。

过了二十几分钟,温副校长夫妻回到家,看见江之寒的样子,惊讶道:“这是怎么了?”

江之寒说:“踢球受点外伤。”

两人坐下来,黄阿姨开口说:“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找顾望山家里来合作这个事情,你有什么意见么?”

江之寒笑道:“没有没有,全听黄阿姨您的安排。”

黄阿姨说:“这个星期,顾望山父亲找人去各个城市都跑了跑,记录了一下情况,他们初步也选定了几个城市来操作。所以,我们考虑由他们出面来操作,你这边的钱,可以加股进去。你看怎么样?”

江之寒思索了一下,说:“我没有问题。不过关于操作的事情,我还有些想法,能不能先同他们沟通一下?”

黄阿姨笑道:“那是自然的。既然这个事情是你提出来的,你当然有权力参与进来。顾望山的父亲不好自己出面,他委托的是一个贸易公司代理,明天安排好你去和贸易公司的经理谈一谈。”

江之寒点头应是,又问:“黄阿姨温叔叔,您们还有什么要吩咐的没有?”

黄阿姨说:“我们初步商量的结果,顾望山家作为一方,我们这边合起来作为一方。我们考虑的是,双方至少都要派出一个代表,我们这边的代表还是由你来指定吧。”

江之寒推辞了一下,终于还是答应下来。

他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黄阿姨说:“你不是说兵贵神速么?如果明天能把一切都谈妥了,下个星期就可以开始。他们那面,交通工具比较方便,人手也充裕,随时都是出于待命的状态。”

江之寒又问:“如果到时候交通工具,操作人手都由他们来出面,我们是不是需要付给他们一定的费用?”

黄阿姨说:“这个事情,我们没有具体谈过。按理说,这个点子是我们这边出的,也算是免费和他们分享。他们操作的时候出一点力,也是应该的。”

江之寒道:“这个事情,可能还是要黄阿姨您来掌舵。”

黄阿姨笑着说:“也不是什么大事,你自己就做主就好。我想……顾望山父母那边,应该不会太斤斤计较的。如果到时候有什么事情,你给我讲一声好了。”

周日上午十点钟,江之寒来到约好的地点,市中心一栋大厦的十楼。

敲门进去,自我介绍了一下,就有职员领着他去了走廊顶上的办公室。进了经理室,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位头顶微秃的四十岁男人。秃头男人听了江之寒的自我介绍,态度不冷也不热,坐在椅子上,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他好像有些惊讶江之寒的年轻,说:“哦,是黄主任介绍来的吧。你们这个事情,我交给许经理全权负责。这样,小夏,你带着他去一下许经理的办公室。”

江之寒心里想,顾司令的代理人架子果然有几分,站起来笑着告辞,跟着小夏下了一楼,去许经理的办公室。

许经理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几岁的漂亮女人,江之寒的第一印象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风情万种。和楼上的经理形成鲜明的对比,许小姐很是热情,先是绕过办公桌,主动和江之寒握了握手,又恭维道:“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

江之寒手里还留着许小姐小手绵软的感觉,嘴上谦逊了两句。

许小姐开门见山的说:“这个项目,由我来负责,以后有什么事情,你直接找我就行了。”

江之寒点了点头。

许小姐递过来几页纸,说:“这是我们拟好的一个入资合同,你看一看。”

江之寒心里暗道,好直接好强势的开始哦,拿过合同,仔细的读了起来。翻到第二页,见上面写着,入股方需要将利润的三成提交给贸易公司,其实就是交给顾司令,作为贸易公司这边各种费用的补偿,眼皮不由跳了一下。

老实说,如果只负责出资,其余部分都全扔给顾司令这边负责,三成利润也不算太离谱的喊价。但昨天黄阿姨的意思,好像是顾司令这边不太会从中抽成。

江之寒把文件放到桌子上,笑着说:“这些东西我还真不是太懂,不过我想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我们这边,还是要黄阿姨他们最后来拿主意,我不过是帮他们跑跑腿。这个东西,我可不可以拿一份回去,给他们看看?”

许小姐说:“当然,不过我们想要尽快的启动这个事情,你这边的资金什么时候可以到位?”

江之寒昨天和温凝萃父母已经交流过这个事情,他说:“我们第一笔资金已经到位了,随时可以从银行帐户打过来。接下来,应该还有后续的第二笔资金,不过这个不会影响项目的开始。我们完全可以一边操作,一边往里补更多的资金。”

江之寒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说:“这是我对具体的执行操作可能遇到的情况写的一个东西。”递给许小姐,说:“我想开始之前计划的尽可能周详总是好的。我想到的几个主要的问题,譬如说各个交易点每天能够容纳的流通量是多少?对于单个人的交易量是否设有上限?如果我们的资金足够多,两个交易点之间不能完全消化,我们可能还需要更多的交易点。大概来说,就是这方面的小事情的一些考虑。”

许小姐接过去,看了几分钟,抬头看江之寒的时候,在礼貌的笑容下似乎多了几分尊敬。她站起来,说:“好,我们再约一个时间,在出发开始执行之前,最后通一下气,再把合同签了,好不好?”

江之寒心里想,这个许小姐倒有几分军人的作风,说话做事不拖泥带水,直奔主题,也不拖沓,便站起身来,和她道了别,回头去找黄阿姨。

江之寒心里盘算好了,反正是替人做嫁衣,做人情,为何不把一份人情拷贝一下,送给尽可能多的人。反正这个事情,进来的资金也是多多益善。他列了一个单子,把可能拿的出一万以上的熟人都写下来。有了顾司令这边出面来组织,有了标准化的合同可以签,想要加入进来的人应该会更多吧。

我们改革的设计师说,要自己先富起来,再带领大家致富。自己还没有富起来,已经在带领大家一起致富了,这个境界还是真高呢,江之寒心里这样夸自己。

黄阿姨看了江之寒带回来的东西,放下来,脸上没什么表情。江之寒仔细想要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却完全看不出来。

黄阿姨把文件放在沙发上,说:“三成利润也不算离谱哦。”

江之寒点头,斟酌着说:“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

黄阿姨笑了笑,说:“这个东西是你发现的,到头来还要让三成利润出去,没有想不通么?”

江之寒说:“要是我自己去操作的话,成本会更高,可能到头来赚不了什么钱。所以呢,我还是赚了。”

黄阿姨点头,“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你还小,点子又多,这个时代好,赚钱的机会多的是,不要太拘泥一些小的进出。”

江之寒恭敬的答应了。

黄阿姨看似不经意的问:“今天去顺发贸易,是和谁谈的?”

江之寒说:“先见了他们的经理,应该是老总吧,门上写的是总经理室。他连姓名都没有介绍,就打发我去见的许经理,一个很年轻的女的。她说,这个项目由她全权负责。”

又和黄阿姨讨论了半个小时左右具体的事务,江之寒就告辞出来,忙着一家一家去拜访自己名单上的人。

这件嫁衣既然做好了,希望靠着它能多送出几份人情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