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93章 仗义为君言

这一周周三,高二足球联赛的序幕正式拉开。第一场比赛,安排的就是高二三班对阵高二七班的淘汰赛。

三班一出场,气势就不一样,为什么呢?每人一套统一的白底黑线的队服,衬得对面的杂牌军非常的不专业。沈鹏飞的办事效率很高,上个星期三就拿了一套样品回来,告诉江之寒,买十套以上,十七块钱短袖加短裤,绝对成本价,不带赚钱的。江之寒摸了摸,质量够烂,不过将就能用。看着样式挺熟悉,问起沈鹏飞,答曰,这是德国国家队真实翻版队服,听得江之寒差点没有一口鲜血吐将出来。

江之寒问了一下倪裳,知道球队里有三四个人确实家里条件不是很好,就自己掏了五十块钱,以班级的名义补贴,当成一套五块钱处理给他们。几个人都很开心,只要踢球的,没有谁不想拥有一套队服。

高二三班以队服整齐先声夺人,而七班的法宝,则是他们的啦啦队。

四十个女生花枝招展,在苟朴礼主持的评比中连年霸占第一的大美女张雅芳的带领下,一副挽起袖子要大干一场的模样,顿时吸引了场上绝大多数的注意力。

江之寒现在的风格是,任何事要干,就一定争取干的最好。他事先找到曾可凡了解七班的情况。曾可凡这个家伙的厉害之处,就是和年级里所有人几乎都认识,各种小道消息非常灵通,连倪裳都承认,曾可凡大概在年级里认识的人比她还多。曾可凡告诉江之寒,七班经常踢球的就两个,大概会打中后卫的诸葛均,身体素质超好,是游泳健将。还有一个就是前锋左盛,带球技术射门技术在整个高二都是能排进前五的,可惜是孤掌难鸣。其他的人,按曾可凡的话讲,除了守门员和另一个中场,都是老弱病残。

比赛的组织者很有意思,找来两个边裁,一个主裁,还在开球前抛硬币决定谁先开球,两边队长开赛前还要握个手,搞的有模有样,整的像一场国际A级赛事一样。

哨声一响,比赛开始,采用的是简缩版本的上下半场各三十分钟的赛制。

七班排出的是五四一的阵容,更多的时候江之寒感觉更像七二一,左盛一个人突在前面,其他人基本都在自己半场。也许是江之寒过分的强调了战术纪律,三班进攻的力量显得有些薄弱,三个前卫加上两个前锋,面对着十个防守队员。而江之寒领着四个后卫,把左盛围在中间,显得很是好笑。

七班的啦啦队开始发挥作用,每一次陈沂蒙的射门或者张纪周的带球被密密麻麻的脚或者身体化解的时候,就听到西边的看台上一片欢呼声。你如果不在现场,光数欢呼声的次数的话,大概会以为至少已经进了十个球了。

七班女子啦啦队的欢呼,大大的振奋了球队的士气。虽然很显然有那么两三个人大概连球都没摸过,经常一脚对准了踢过去还会踢空,但依靠着密集的防守人群,还算层层叠叠有层次的防守队形,以及核心后卫诸葛均的坐镇,三班根本就没有制造出真正的破门良机。

上半场十五分钟很快过去,也就是半场的半场已经在身后了,不仅比分还停留在零比零,场面上也不好看,经常是前场有一个三班的进攻队员拿球,就有两三个七班的防守队员围上去。张纪周作为组织核心,大范围的转移球太少,而显得太粘球,几乎每一两分钟就会在脚下丢一次球。

第一次机会居然是七班的。江之寒看见进攻不力,而对方只放一个人在前场就牵制了五个人,挥挥手,示意两个边后卫往上压,自己也把位置提到了中线以前。就在这时,诸葛均一个四十米开外的大脚,准确的找到了前场右侧的左盛。三班的左边中卫是汪志文,他本来应该保持住位置,把左盛往边路压,等到另一个中卫罗良过来,两个人一夹,左盛基本上就没戏了。但汪志文选择了上去断球,被左盛一个假动作抛在了身后。这时候,罗良已经过来了,他的经验比较丰富,边退边压制住左盛的射门角度,想要把他往边路逼。

左盛一个加速,往底线冲去,就在罗良加速追来的时候,他一个急停扣球,把他晃了过去,前面剩下的就只有守门员了。面对守门员,左盛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没有选择简单的推射,而是往左边一趟,极其漂亮的把守门员也过了。但这一脚趟的稍稍有些大,江之寒已经风驰电掣般的从背后冲回来,一脚把球破坏出了边线。早在长传还在空中的时候,江之寒就全速的往回跑,万幸的是最后时刻左盛个人英雄主义极度膨胀,总算给了江之寒一点时间差。

饶是如此,七班的看席上一片欢呼声,几个女生甚至高声叫起左盛的名字。旁边的看客们暗自摇头,心里都想身在文科班果然是幸福啊。

三分钟以后,三班迎来了第一次机会。右前卫俞峰的长传直接找到了陈沂蒙,陈沂蒙一脚推射,进球了。陈沂蒙刚刚举起手来庆祝,边裁举起了旗子---越位。江之寒看的分明,俞峰传球的时候,陈沂蒙离七班最后面一个后卫足有三米远,他是高速插上抢点破门的。

江之寒冲到场边,摊着手质问边裁:“怎么会越位?差着老远呢?”

裁判别过脸去,不屑于和江之寒争论。

江之寒孜孜不倦的教育边裁,“拜托,你懂不懂越位规则,是看传球瞬间的位置。我们的前锋离着中后卫还有至少两米的距离!”

裁判摇摇头,挥手让江之寒走开。

Kao,这裁判水平不怎么样,派头倒蛮足的,江之寒心里想。可是旁边的七班啦啦队不干了,齐齐的发出一阵嘘声,领头的是一位男士,十二个男生中唯一没有上场的。

“不要输不起!”那个男生叫道。江之寒不由的乐了,我们还没有输呢?不过想想这家伙坐在那里领导着四十人的庞大女子啦啦队,真是艳福不浅。想到这里,江之寒自己不由的也乐了,刚才忿忿不平的气倒消了大半。正好陈沂蒙走过来,搂住他的肩膀说:“再来过,还早呢。”江之寒和陈沂蒙并肩往回走,后面传来一阵热烈的嘘声欢送他们。

江之寒边走边想,被这帮女生一叫,我倒真的失去了风度。一个球算什么?慢慢来总会进的。江之寒把罗良叫到身边,吩咐他说:“你就紧贴着左盛,别的啥都不要管。球来了尽量破坏,不要让他舒服的拿球。如果破坏不了,跟着他跑,把他往外线逼,尽量不要吃假动作,等汪志文上来关他的门。”又嘱咐了汪志文两句。

江之寒观察了一段时间,已经发现七班的右路防守最糟,右边的前卫完全没有位置感,喜欢跟着球跑,而那个右后卫,长的清清秀秀的一个小男生,显然没有踢过球,经常一脚出去却踢个空。

江之寒瞅到一个机会,对方的右路有一个很大的空档,便高速插上去,招手向张纪周要球。张纪周一个漂亮的地面斜传,江之寒接球顺势往前一趟,身前只有那个短发秀气的男生。江之寒也没什么花哨的动作,蛮横的往前一趟,靠着速度压住那男生半个身子,从大禁区肋部切进去,面对出击的守门员,江之寒简单的一脚捅射。那守门员连倒地扑救的动作都没有做,球就进了网窝。

一比零。

江之寒挥了一下右拳,陈沂蒙,张纪周,和另一个前锋卓雅文,都跑过来和他击掌。过了一会儿,俞峰和另外一个前卫华勇也加入到庆祝队列里来。

江之寒边和他们往中线走去,边说:“我们打的太被动了,几个前场的人,要逼迫反抢他们一下,他们右边这几个人特别弱,尽量把球往这边逼。”

重新开球以后,陈沂蒙,张纪周,和俞峰排成一个三角。直冲七班的后场。七班后场的人有个习惯,看到逼迫的人来了,下意识的就要把球传给诸葛均,让他来处理。俞峰冲上去逼抢对方的左后卫,那人忙不迭的把球传给诸葛均,传的力度稍微小了一点,陈沂蒙和张纪周已经双鬼拍门,一左一右冲了过来。诸葛均被封住了传球的线路,眼角余光扫过,只好一脚出球给了他们的右后卫。

江之寒一直在前场逡巡,等待的就是这个时机。球刚一出,他的人已经高速的逼近了那个清秀的小男生。那男生看到冲过来的江之寒,心已经慌了,技术又不好,一停球,停得离了自己足有三米远。这个停球就更像是给江之寒的妙传,江之寒当然不会客气,顺势往前趟球,几乎是在同样的地方,从肋部切进小禁区,这一回是推射。

二比零。

三班的坐席上响起一片欢呼声,江之寒跑过去,左手比了二的手势,又引来一片掌声。倪裳站在那里,白了他一眼,又甜甜的笑着拍起掌来。

走回中线,江之寒远远看到诸葛均走到那男生身边,正比划着说着什么,那个男生低着头不说话。

中场结束前三分钟,又是前场连续的逼抢,江之寒从对方的右前卫脚下抢下球,一马平川的冲向七班的右路底线。这一次,诸葛均已经有所防备,他的位置非常的靠自己的右边,见势不妙就过来补防。江之寒晃过那个清秀男生,面对诸葛均作势往前一趟,等他扑过去让开角度,横传给中路插上的张纪周,张纪周大禁区边上大力射门,角度太正被守门员用脚挡了一下,跟进的陈沂蒙轻松的补射入网。七班啦啦队的喧嚣终于沉寂下去。

六分钟的闪电战,三个进球,比赛失去悬念。

中场哨响,大家都往各自班级的看台走去。江之寒蹲下身来系了系松开的鞋带,起身的时候就一个人落在了后面,忽然听到有人在旁边说:“只会欺负老实人,算什么本事?”

江之寒停下身来,转头看去,只见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眉目清秀的女生站在那里,一脸义愤的样子。女生戴着发卡,穿着件半长及膝的风衣,乍一看江之寒想起的就是五四运动时期的进步青年。

江之寒看着她的眼睛,静静等待下文。

黑框眼镜的女生说:“郑煌龙从来没有踢过球,你有本事去挑战诸葛均呀,干嘛吃柿子找着软的捏?”

江之寒倒也不生气,反而觉得很有意思,他说:“这个,踢球就像打仗哎,找的就是对手的软肋,难道不是吗?”

女生说:“那你也不能太过分了呀,有个词叫胜之不武,你没听说过吗?还有,那个越位球有什么好争的,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江之寒反问道:“那难道不是个好球吗?”

女生说:“确实没有越位,不过你们实力高出那么多,犯得着斤斤计较吗?”

江之寒竖了下大拇指,难得有一个懂什么是越位的女生,“就冲你这专业知识,批评我接受了,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啊。”摆摆手,转身走了。

走回三班的坐席,倪裳递过来一瓶可乐,她给每个上场的人都准备了一瓶。江之寒接过来,说:“好像有研究说,剧烈运动后喝碳酸类饮料不如喝水呢。”

倪裳皱皱鼻子,“知道了,你能不能别一天显摆你什么都懂的样子。”

江之寒看近处无人,小声说:“我不就在你面前显摆一下吗?”

倪裳哼了一声,“刚才和七班的人说什么呢?”

江之寒问:“那是谁?”

倪裳说:“我不认识,面生的很。”

江之寒说:“小姑娘指责我欺负老实人。”

倪裳说:“那个后卫好像姓郑,是挺老实的一个人,平时话不多,但钢琴弹得很好。你确实有点欺负人。”

江之寒夸张的摊摊手,“拜托,我在为班级荣誉奋战好不好。再说了,球场上就是真刀真枪的,还要讲五讲四美三热爱吗?”

倪裳展颜一笑,“可是,同情弱者是很正常的嘛。看你那么嚣张,我都想上去踹你一脚。”说着,嘻嘻的笑起来。

下半场开始前,江之寒把队员召集到一起说,“对手虽然比较弱,我们还得为下场比赛作准备。平时练习,怎么也比不上比赛磨合的效果。所以下半场大家要提起精神来,平时最简单的边路中路的配合,争取能打几个出来。”

下半场开始后,三班的防线压的更上。江之寒觉得边锋卓雅文的位置和陈沂蒙有些重合,把他调回来,让他打左边的前卫,配上右边的前卫俞峰,陈沂蒙一个人突在前面,张纪周在他背后活动,是一个影子前锋,而江之寒和另外一个中场乐天则在中路往前压。

江之寒听了那个七班女生的话,倒是真的乖乖回到了中路,把左边路都交给了卓雅文。不幸的是,十分钟的时候,卓雅文又是在郑煌龙那里打开缺口,左路突破传中给张纪周破门。三分钟后,江之寒在接张纪周开出的角球,一片混战中将球捅进球门,完成了自己本场的帽子戏法。

下半场进行了大概二十分钟,三班打出了今天最精彩的一个配合。俞峰右路传球给江之寒,江之寒面对诸葛均,和张纪周作了一个经典的二过一配合,轻松的突入禁区,面对最后一个中后卫和守门员,把球搓到远门柱,陈沂蒙包抄轻松打进了空门。

六比零。

三班的座位上已经有人离场,失去悬念的屠杀通常不是人们的最爱。忽然间,七班的啦啦队开始一起叫起来,“七班,进一个。七班,进一个!”

在中线开球的地方,张纪周抱怨道:“我要转到文科班去。你看看,我们班的女生都走了一半了,到底是谁在赢球?”

诸葛均和左盛并肩站在中线开球的地方,哨声一响,两人都冲向前场。张纪周看了一眼江之寒,江之寒说:“真刀真枪难道不是真正的尊重对手吗?”说着话,向诸葛均追过去。

两分钟后,张纪周在后场断下左盛的带球,长传到左前场的宽广地带。七班为了进一个球的目标,一改前五十分钟的打法,防线压的极靠前,大多数人都已经过了中线。江之寒拿着球一路狂奔,一眨眼的工夫,那个清秀的男生又出现在眼前-郑煌龙。

在这个瞬间,江之寒在郑煌龙的眼里,似乎读到了一点绝望,和几份倔强。江之寒的脑海里突然闪过那个戴眼镜的女生的模样,个性女生和清秀男孩的配对还蛮有意思的,脚下就缓了缓。郑煌龙一伸脚,误打误撞的把球截了下来。

“郑煌龙,加油!”观众席里响起那个女生的助威声,引领起一片的欢呼。

这次郑煌龙没有一脚长传到前场,他把球往前一趟,全力往前跑去。在他身后,江之寒微微垂下头去,轻轻笑了一下。下一刻,江之寒追了上去,在郑煌龙身后半步的地方吊着。看到江之寒在防守郑煌龙,其他三班的队员也没有过来协防。郑煌龙一路狂奔,带球到了离底线五米左右的地方,江之寒伸脚断球,却断了个空,失去了重心。郑煌龙趟了一步球,传中!

球本来是想传给突在最前面的左盛,却偏了方向,打在一个三班防守队员的脚上,变了向,后排插上的诸葛均不等球落地,正脚背一脚怒射——

一比六。

七班的坐席处一片欢呼声,女孩子们相互拍手相贺,仿佛赢下了这场比赛。

诸葛均搂着左盛的肩膀,一起向郑煌龙走去。两人把手举过头顶,向着他鼓起掌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