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92章 足球联赛风云

上午的时候,江之寒被班主任张老师叫到教师休息室。张老师说:“过两个星期,我们年级要组织一次班级的足球比赛。要知道,进了高三,整整一年你们都要收起心来,不会再有这样的活动。高二下学期,主要的文体活动还剩下两项,一个是红五月的歌唱比赛,另一个就是这个足球比赛。”

张老师端起茶杯,喝了口水,继续说道:“本来这个事情呢,应该是体育委员邝君来负责的。但他上个星期摔了手腕,应该是不会参加这次比赛。邝君的妈妈也来找过我,希望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学习上,上个学期他的成绩不是很理想。我问了一下倪裳和几个班干部,平时踢球踢的比较多的男生中,就数你的学习成绩比较好。这一次的事情,就让由来负责,你有什么意见吗?”

江之寒摇头说:“我没有意见,都听老师您的安排。”倪裳告诉江之寒,张老师对他颇有些不满的地方,所以有机会表现一下他还是不会当面拒绝的。

张老师拿起一张纸,戴上眼镜,看了一会儿,递给江之寒:“这是比赛的时间安排表和注意事项。下个星期要抽签,你代表班级去一下。我呢,给你提几点要求。第一,你们可以组织训练几次,但有一个原则,不能影响学习,必须是课外时间。第二,上学期操场上发生过恶性的伤人事件,你也是当事人,知道的比我清楚。所以不管是训练和比赛,要注意安全,安全第一。我不想看到谁因为这个缺胳膊少腿,要请假影响了上课。其它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请示一下倪裳,她解决不了的再来找我。”

江之寒恭敬的答应了,退出休息室。他知道,足球赛这个东西,在张老师的心里完全没有分量。运动会还可能是她全面考核的一部分,足球赛不过是一般的课余活动而已,所以取得什么成绩她完全不在意,不要出纰漏才是头等的大事。

江之寒回到教室,拿着参赛通知仔细读了一遍,向倪裳抱怨说:“星期三打一场,第二个星期一打一场,星期六再打一场。这是什么概念,十天三赛,这未免也太密集了。安排比赛的懂不懂足球?”

倪裳笑他:“就你懂。”

江之寒说:“你一看就是外行,这样的比赛明明就是杯赛体制的,和世界杯一样类型的,还叫什么联赛,联赛是每周一场,要打大半年的。”

倪裳白他一眼。

江之寒又说:“班长,张老师让我有事请示你。可不可以考虑拨点钱让我们买身队服啊?”

倪裳笑道:“你倒是想的美呃,运动会开幕式穿的服装,还有歌咏比赛穿的服装都是自己解决的。张老师能给你们经费买队服?”

江之寒听听也有道理,倪裳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着他说:“难得看你对集体活动这么热心,一副跃跃欲试的兴奋样子。”

江之寒说:“你就不懂了,纵横绿茵场是每个男人的终极梦想之一,要不要我给你讲讲86年世界杯和88年欧洲杯的故事?阿根廷的马纳多纳,还有欧洲杯上的三剑客,那都是何等华丽的存在?”

倪裳站起身来,笑道:“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你就趴在这里继续做梦吧。”

江之寒对足球的兴趣起始于父亲的影响。父亲平时是一个稳重少话的人,个性失于平淡,但每当看足球比赛的时候,不时会有握拳吼叫这样的激情表演。很小的时候,江之寒就觉得足球这个东西有奇特的魔力,能让父亲一改平时的形象,热血沸腾。刚刚开始懂事,大概就是进入小学一年级之后吧,江之寒就经常跟随父亲看电视里的足球比赛,最开始的时候家里没有电视机,还跑到邻居院子里去。后来买了电视机,看的次数就更频繁了。

江之寒还记得有一年,中国足球队对阵西亚的一支劲旅。比赛开始的晚。上半场结束的时候,中国队已经零比二落后,整个四十五分钟都在被动挨打,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中场休息的时候,已经是江之寒规定的睡觉时间。他上了床,正睡的迷迷糊糊,被父亲从被窝里拉出来,很激动的说,二比二了,二比二了。江之寒睁着睡眼,看了最后二十五分钟的比赛,中国队宜将剩勇追穷寇,再进两球,最后完成了一个四比二的大翻盘。父子俩在深夜的房间里击掌相贺,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样酣畅淋漓的胜利,在以后的岁月里,中国队大概每十年只能奉献一次。而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的时候,中国国家队就像一个高傲任性,懒惰轻浮的女友,偏偏还相貌丑陋,任你百般呵护,万般柔情,却从来不肯给与任何回报。

江之寒喜欢看球和踢球,一部分的原因就是看球的时候感觉和父亲离的特别的近。这几年以来,父亲看球时的激情也慢慢少见了,让江之寒更怀念那些儿时的黑夜,父子俩一起盯着屏幕,为了一个进球或者被进球而振臂高呼或者扼腕叹息的时刻。

自从上学期开始,江之寒几乎每个星期都和班里的人,或者其它班的人踢一场球,既可以锻炼身体,又是他喜欢的活动。江之寒以前没有认真练过足球,所以球性不好,假动作,带球过人什么的都不在行。但他现在凭着5000米冠军的耐力,和一身练过功的身体,在场上是越来越吃的开,尤其是在一群本身水平很次的业余选手里面。江之寒最拿手的有三样,一是全场不惜力的奔跑,二是势大力沉的远射,三是抢点的意识。这几个月,江之寒琢磨着自己要练带球技术,大概太晚了一点,就把精力都放在苦练远射上面,效果还是很显著的。

接受了任务,江之寒就开始行动起来。当天下午,他就召集了平时经常一起踢球的人,数一数也就十三四个【班上一共不过就二十七个男生】,除去有伤缺阵的邝君,一共就十二到十三个人,刚够凑齐十一个上场的选手,还能带一两个替补。

星期五下午,是第一次集训的日子。大伙儿聚到一起,江之寒就说了两句。江之寒说:“虽然我们高二的足球水平据说很烂,上次整个高二联队打一个高一六班还被削了个一比四,简直不是烂,是相当的烂。”一伙人都笑起来。

江之寒说:“不过矮子里面挑高个子,我们既然参加了,就要争取个好名次。去年比赛,我们第一轮就被淘汰了,虽然输给的是后来的冠军,但也很丢脸。今年好好干吧,争取一个好名次。”江之寒自从流星般崛起后,虽然和大家交往不算多,但无论是学习还是体育,男生们都还是比较服气的,更重要的是大家每个星期都在一起踢球,慢慢的也有些感情。

江之寒说:“既然张老师让我来负责这个事情,我就把鸡毛当令箭,来好好的调度一下。平时大家踢着玩,我在旁边看看,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最大的问题是TMD每个人都想当前锋。”江之寒爆了句粗口,但说的是大实话,一群人都哄笑起来。

江之寒很严肃的,“虽然不想当元帅的兵不是好兵,我也很理解大家都有一颗成为范巴斯滕和马纳多拉的心,但正式比赛的时候,总不能球在哪儿,一堆人就一拥而上,或者说七八个人都呆在前场,还有四五个在禁区里等着捡漏。”看着有几个笑的开心的,就是经常干这种营生的。

江之寒接着说:“虽然都想做前锋,但最多我们只能有两到三个前锋,后卫怎么也要四个,还得有人做守门员。今天呢,我们就搞个小测试,一个是大禁区边上三个点的定点射门,再一个是半场的带球推进。大家都睁着眼睛看清楚,谁比较适合做前锋和中场核心,没有轮到的就安心的回去做后卫。我们都要做革命的一块砖,需要往哪里搬就往哪里搬。”

其实大家在一起踢的多了,谁的技术好心里都有数,所以真正站出来比试的也就四个人,最后选了两位做前锋,一位被安排打右边卫,另一位身体素质特别好但球性也一般的打了中后卫。

江之寒推销他的足球理念,就是球队的中轴线是最重要的。如果打菱形中场的话,中轴线就包括守门员,两个中后卫,后腰,前腰同时也是组织核心,还有一个中锋。班里公认技术最好的张纪周打了前腰,陈沂蒙当了中锋,而江之寒跑动范围广,身体素质好,又有一手远射的绝活,就打了后腰,既可以帮着构筑中卫之前的第一道防线,又可以压上去抽空冷射。

江之寒的分工基本上是符合每个人的特点的,绝大多数人都心服口服。平时训练没有整个大场可以用,只有横向的小场。江之寒就把队伍分成两组,自己领着四个后卫,对抗陈沂蒙和张纪周领衔的攻击线。江之寒要求大家做些最简单的练习,比如边路传中和横向的倒脚。除了几个水平高一点的,其他人首先要改掉的陋习就是球在哪里人就不由自主往哪里冲过去,乱成一团。位置感和最基本的战术纪律是江之寒主要要求的训练内容。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不到两个星期,仓促之下很多东西也没法提高,但江之寒想的是,其实大家水平都比较烂,只要稍微有些章法,应该就是很大的优势。他划定了五个训练日,除了今天下午以外,星期六下午一次,下个星期的周二,周四,周六各一次。周四的体育课已经答应改为自由活动,足球队的就可以拿来练球。

至于啦啦队的组织,就交给倪裳去办。因为足球比赛不同于运动会,不需要强制观看的。江之寒自己能叫的动的,屈指数一数,大概除了自己小集团的人,可以再加上个吴桃。他也动员参赛的人都叫上和自己关系好的,当然最大头的任务还得依靠倪裳的威信和个人魅力。

周末的集训,除了一个请假的,就余承智没有来。自从运动会后,余承智似乎对江之寒就有些不满。这一次,江之寒安排他打左后卫,他索性装伤也懒得装了,说自己学习太忙,没法参加训练,就脱队了。江之寒没有办法,只好把替补的龙问水提起来当左后卫,又把不怎么踢球但和自己关系很铁的楚明扬强拉了来作替补。

训练的内容还是大同小异,江之寒可不敢想象一个多星期能真正改变什么,只能让队伍稍微的提高一下战术纪律。训练完了以后,陈沂蒙和张纪周都主动要求留下来加练射门。江之寒叫住其他的人,说:“我想起件事情,大家说我们去统一买套队服如何?这样看起来比较精神。”

陈沂蒙和楚明扬带头说好,也有几个附和的,但人群中也有两个叫道,没有钱,免费的我就要。江之寒笑了笑,说:“那我先去看看,如果有价格合适的,再和大家商量。”

傍晚的时候,江之寒到书店找了沈鹏飞,麻烦他去帮忙看看队服的事。沈鹏飞跑进货跑了半年多,几个大的批发市场都熟悉的紧。沈鹏飞当然一口答应,问江之寒有什么要求,江之寒说,没别的,穿着别烂就行,主要是价格便宜。

新的一个星期,江之寒的事情也不少。他一边要组织三次集训,一边要准备还有不到一个月的省物理竞赛,自从参加了奥校培训以后,江之寒对此兴趣倍增。虽然不认为短期内自己能有质的提高,还是抽出了很多时间和倪裳,阮芳芳,陈文石,还有苟朴礼组成了一个学习小组,每个星期天都有半天的集中,平时也有两到三次的集中讨论或是学习。

食堂那边,一副蒸蒸日上的情景。倪裳就一度嘲笑江之寒,说你坐在食堂里看进进出出的人,一副开心的样子,比看我还要甜蜜。江之寒哈哈大笑,说我的就是你的,你如果想到这个,也会甜蜜无比的。

在食堂这个项目上,江之寒现在有三重身份。一是老板;二是肖邯均的顾问,负责对未来作一些规划,对现在的经营情况作一些评估,角色比较象他在书店经营中的角色;三呢,则是一个见习的学员,跟在肖邯均身边努力学习一些日常的经营管理的常识,积累经验。很多东西,肖邯均本人也是边做边学边摸索,所以多一个人一起探索也是件好事。

书店那边的事,江之寒已经完全没有精力管了,都丢给了母亲。他还有繁重的课业,庞大的课外阅读计划,和日复一日的练功锻炼占据着每天的时间表,有时候他恨不得分出两个分身来完成这一切。

七个班抽签,除了卫冕冠军二班取得首轮轮空的资格,其它六个班第一轮捉对厮杀。江之寒幸运的抽中了文科班七班。回来告诉倪裳,倪裳笑道,七班一共只有十二个男生,要凑十一个,那得每个人都上场了。你们要是输了的话,呵呵,会被人笑死的。江之寒把这番话转述给队员,最后他说,如果这都输了,我们可以一起从教学楼上跳下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