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88章 食堂二楼开业

新的一个星期,回到学校上课,对于江之寒来说,头等大事就是周一的下午食堂二楼会正式开业。从谋划布局,室内设计,到设备购买,安装,墙壁粉刷,和清洁,以至人员培训,一共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不是一部分学校拨款被拖延了一阵子,也许还能提前几天。肖邯均和江之寒开玩笑说,这也许比不上五天盖一层楼的深圳速度,但至少也是沿海开放省市的水平了。

中午的时候,江之寒几口刨完了饭,就把饭盒扔给陈沂蒙,自己跑到二楼去“视察”去了。食堂的人现在都知道江之寒不仅是吴大厨的“侄子”,还和承包的肖经理关系亲近,所以江之寒出入食堂工作人员的地方,都是如履平地的。

二楼的格局是江之寒,肖邯均,和找来的设计师一起讨论决定的。由于资金有限,不可能装修的太豪华,但细节之处希望能体现出顾客至上的宗旨,而且显得比传统意义上人们心目中的食堂的档次要高上很多。

整个二楼,被分作了三个区域:工作区,大堂,和小餐厅。工作区是用玻璃割开,外面的人可以看到里面师傅的操作。江之寒和肖邯均经过仔细的讨论整个流程的效率,决定把收费的部分单独分开来。在试营业的阶段,每一顿二楼会提供两到三道冷菜,七到八道热菜,以及两道汤。冷菜是一个窗口,汤是一个窗口,每道热菜各有一个专门的窗口。在点菜窗口,顾客付钱,然后领到一个盖了当天章的号码牌,就可以直接到相应的窗口排队领菜。

除了少数几道需要长时间蒸煮的菜品,炒热都是现场加工的。从窗户看进去,可以看到已经摆盘摆好了的菜品,包括各种组成的蔬菜,肉类,以及调味料,都已经准备完毕。师傅当场做的就是进锅里现炒。因为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一般炒一锅菜也就一到三分钟的时间,而一锅菜可以供应四到八个客人食用。这个设计,要的就是兼顾效率和质量。一方面,让食客看到食物是现场加工的,非常新鲜;另一方面,整个菜品的选择,到准备食物,到最后热炒,都注意到时间效率的问题,算是兼顾了食堂和餐馆的长处。

吴老师傅现在基本不自己上阵,他需要做的就是指挥调配原料,这道工序是标准化的,所有的摆盘都是按照比例一模一样做出来的。当然他还需要训练怎么掌握火候,这也是完全标准化的,不要求太多的专业能力,现在的员工稍微培训一下就可以上阵。当然小餐厅的部分点菜,还是需要吴老师傅亲自上阵的。

在二楼最靠里的部分,用国画工笔画的屏风隔出来一块空间,里面摆放了六张桌子,是可以坐下来点菜的地方。点菜的菜谱大多数是和外面一样,但也有几道比较贵的特色菜,而且这里提供酒水和上菜服务。肖邯均把这部分当作一个实验品,如果销售效果不好,就撤掉并回食堂里,也没有什么大的损失。

食堂装修虽然简单,但有些细节想的比较周到。譬如说,一进门的侧墙上,就有很大的字体的当天菜谱和价格,小字是写的该菜的原料和调料组成,排队的时候就可以看到。收费窗口旁边还有一个小的样品窗口,今天所有的菜都有一盘做好的放在一起展示,可以给食客一个更直观的感受。工作间里不同于外面的日光灯,有一个悬挂的吊灯,造型优美,可以给炒菜的师傅更好的照明。

肖邯均对食堂的清洁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力求不要让桌子显得油污,而地面不要太多的垃圾。平时吃饭的时间,会有一个到两个工作人员拿着扫帚一直不停的在清理。

江之寒浏览了一圈,总的来说感到非常满意,最后还溜进工作间去,把已经做好的小鸡炖蘑菇偷了一碗来偿,味道果然是鲜美。

征求了温副校长的同意,肖邯均还让工作人员去每个教学楼的下面,以及每层楼的公告栏里张贴了今天开张的消息,甚至附上了一份详细的菜单。周围步行距离十分钟的单位,特别是自己没有食堂的单位,肖邯均也找人去张贴了广告。这一个月来,七中的食堂已经打出了不小的名声,很多外单位的人专门跑过来吃。

江之寒和他的小集团的人约好了,今天一起去捧场。因为各个班下课时间不一,有的老师会拖堂,所以就约在篮球场边上集合。今天江之寒他们下课拖延了好久,结果到了篮球场边,发现其他两个人,就是顾望山和温凝萃,还没有到。楚明扬笑说,我们都以为朱老师是磨王,谁知道还是一山更比一山高。

几个人坐下来,最右侧的场子上,校女篮分成两个队,在打公开练习赛,看球的人不少。其余几个场子,今天都很清静,只有寥寥的几个人在玩球。在江之寒左侧这一边的场地上,一个穿着黑色短袖黑色短裤的男生在一个人苦练。他大概已经练了有一阵了,汗水在往下淌。男生的脸庞属于清瘦型的,棱角比较分明,头发虽然说不上是长发,但比一般男生留的要长不少。

江之寒看他练了一阵跳投,在中学也许这个水平来讲是很不错的了,就评价道:“水平还可以啊。”

楚明扬说:“你不会不认识吧?这不就是大名鼎鼎的萧亦武吗?”

江之寒啊了一声,他以前倒是看过两眼,不过哪里还有什么印象萧亦武长什么模样。江之寒四处看看,没见到阮芳芳的身影。倪裳知道他在想啥,说:“应该还没有下课吧?”又对江之寒说:“今天还叫上了阮芳芳。”

江之寒倒是有些惊讶一个奥校培训班下来,倪裳和阮芳芳的关系就一下子很亲密了,像是分享了什么秘密似的。当然他也不以为意,多一个性格其实挺好的美女在旁边,没有男生会介意的。

江之寒看着陈沂蒙和楚明扬:“既然还要等阮芳芳,不如上去跟他活动一下?”他们三人中,现在体育相对弱一点的就是楚明扬,不过他个头也还不错,有一米七四七五左右。

正说着话,阮芳芳的身影已经远远的出现在教学楼的门口,往这边走来。倪裳笑着说:“人家可是天天练的,你们三个上去,会不会被宰的很厉害?”

江之寒说:“反正还要等顾望山他们,横竖无事,不如上去活动一下筋骨。我是不怕出丑的,能够反衬一下萧同学的神武,说不定也是功德一件。”

陈沂蒙和楚明扬现在是唯江之寒马首是瞻,跟着站起来,一起走了过去。楚明扬开口招呼说:“哥们儿,一起玩会儿,怎么样?可以打二对二。”

萧亦武瞄了他一眼,眼光扫过陈沂蒙,最后停在江之寒身上。他拍了拍球,说:“我今天有事,改天再玩。”说着,俯身拾起篮球架上挂的外套,拍着篮球走了。

待他走远,楚明扬撇嘴说:“靠,就喜欢装酷,眼睛都翻到天上去了,有人还吃这一套。”江之寒呵呵笑着,搂着楚明扬的肩膀往回走。

几个女生都笑他们,怎么回事?觉得你们不配当对手?江之寒远远的看去,只见萧亦武走到场边,站在那里和走过来的阮芳芳说了几句话,就拍着球自个儿走了。阮芳芳往前走了几步,又回头去看,视野里只是一个不会回头的潇洒而孤寂的背影。

倪裳介绍阮芳芳给其他几个人认识,大家又坐了好一阵,终于等到了顾望山和温凝萃,一起去食堂吃饭。倪裳挽着阮芳芳的手,走在最后,和其他人隔着几步的距离,“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阮芳芳轻轻的叹了一声,“真想回到师范大学去啊,前几天奥校的时候多开心。”

倪裳牵起阮芳芳的手,不说话。

阮芳芳说:“倪裳,我们其实也认识有一阵了,为什么突然感觉很投缘呢?因为我觉得你真的变了。”

倪裳问道:“哪儿变了呢?”

阮芳芳说:“我也说不好,不过好像很容易让人亲近了。以前的你,会让人感觉到很礼貌很细心,但没有现在这样容易接近。”

倪裳若有所思的,“也许吧,也许我们都变了。”

阮芳芳沉默了一阵,又说:“他可能……学校好像要劝他退学了。”

倪裳当然知道“他”指的是谁,不知道怎么安慰阮芳芳,只是紧紧的握了一下她的手。

一行人到了食堂二楼,只见人群熙攘,诺大的食堂竟是举步维艰。江之寒问:“谁去占座位啊?”冉晓霞拉了薛静静去了,其余几个人分工去不同的窗口打菜。九个人一共打了六份热菜,两个冷菜,和一个汤,往桌子中间一放,聚餐就开始了。

这一桌人有倪裳和阮芳芳两个大美女,加上温凝萃,顾望山,和江之寒这样颇有知名度的人士,坐在一起非常的显眼。江之寒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进出的人群,只觉得每进来一个人,自己的荷包里就多收了三五块,不由得眉开眼笑。

大家都有些奇怪,现在楚明扬和陈沂蒙都改口叫江之寒老大,楚明扬问:“老大,有什么高兴的事儿,你怎么嘴都合不拢啦?说来听听。”

坐在他左边的倪裳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不由低下头去,抿着嘴笑起来。江之寒脸红了红,敷衍说:“我有笑吗?没觉得啊。呃,没什么好事儿,菜还不错,不是吗?”

楚明扬一头雾水,而坐在江之寒右边的温凝萃则是另一个知情的人,她转过头来小声嘲笑江之寒,“你刚才的样子就像葛朗台在数金币的样子。”

江之寒正讪讪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有人拍他的肩膀。抬头一看,正是苟朴礼。苟朴礼叫道:“过分啊,聚餐不叫上我。”放下手中的菜,找个空隙挤着坐了下来。

江之寒说:“你才过分。整个星期六,人影都不见,是不是和大一的姐姐约会去啦?”

苟朴礼很矜持的点点头。

倪裳笑着问:“去哪儿约会了?”

苟朴礼说:“去她家了,还见她妈妈了,一起吃了饭。”

江之寒差点没被嘴里的食物呛住,咳嗽了几声,“你……你也太快了吧,都已经到了见父母的地步。”

苟朴礼得意的说:“你可别乱想,就是去她家作作客嘛。她家挺近的,嗯,她妈也很喜欢我。”

江之寒看了一眼倪裳和阮芳芳,不由摇头苦笑,在苟朴礼面前任何人都不得不败下阵来。阮芳芳虽然满腹心事,也不由笑起来,苟朴礼同学就是这样一个无私的为大家带来欢乐的人。

大家说说笑笑,一顿饭吃了好久。吃完的时候,一大半的窗口都卖光了食物,关上了。江之寒洗好饭盒,把它交给楚明扬,自己就拐到食堂后面的办公室,来找肖邯均。

肖邯均开心的说:“我刚从那边回来,今天应该能全卖掉,至少能卖掉九成五的东西。”二楼这么大一笔钱投进来,开头非常的重要。肖邯均心里还是很忐忑的,没想到开张这天情况比想象的最好情况还要好。

肖邯均说:“今天下午校领导来视察了一下,在小餐厅吃了一桌,评价还不错。”

江之寒问:“都有谁来了?”

肖邯均说:“除了宁校长,校级领导基本上都到齐,摆了两大桌。”

江之寒说:“这几天你太辛苦了,不过看见这样的开头,也总算没有白忙活。”

肖邯均摆摆手,“你和我客气什么?给你打工,可是有奔头的,我一天到晚干劲足的很。对了,温副校长答应下学期给我儿子一个特别的名额,招到七中附小。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你帮我琢磨琢磨。”

江之寒说:“先把这个食堂办好吧,他应该很需要这个。有什么条件,只要是合理的,就和温校长提吧,这个东西,不仅是我们的事,也是他心血的结晶,他不会坐视不管的。”

肖邯均从桌子边的柜子里拿出一瓶半斤装的龙江大曲,问江之寒:“今个儿高兴,要不要喝一小杯庆祝一下?”在他心里,早就不把江之寒当作是未成年人了。

江之寒还没有喝过白酒,跃跃欲试的,“来一杯。”

于是肖邯均又变戏法儿似的拿出两个小杯子,慢慢斟了,举起来,“很多感谢的话我从没说过,这杯酒,就当是尽在不言中。”

江之寒说:“为了明天更好。”一仰头,喝了下去,只觉得胸腹之处就像点了一团火,熊熊的烧起来,劲道可是真足。

江之寒告诉肖邯均,刚才自己看见有一个人进来,就觉得三五块钱装进了荷包的事。肖邯均听了,哈哈大笑起来,说:“我站在那里,看见进来的人源源不断,也是高兴的不得了,有点当老板的感觉。”

这时候,门外有人问道:“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原来是温副校长大驾光临。

温副校长推门进来,两个人都站起来招呼。温副校长看看桌子上的酒杯,问江之寒:“你才多大?就喝白酒了?”

江之寒被校长抓了现行,挠挠头发,“温叔叔……这个,这个……是一时高兴,今天生意不错。”和温家走的近了,私下里江之寒已经改口叫温叔叔了。

肖邯均解释道:“这个是我的问题,真是没想起来之寒的年纪。他实在是太成熟了。”

温副校长坐下来,说:“今天这个头,开的不错。但是,还有很多需要保持。饭菜的质量,食堂的卫生,这些东西,做一天不难,一直保持下去,可是不容易。”

肖邯均连连点头称是,想起江之寒的话,就对温副校长说:“校长,有个事情还要向您汇报一下。”

温副校长说:“你说。”

肖邯均说:“上周五,我们发了这个月的奖金和浮动工资。总体的情况,我已经做了一个报表交给你审阅。和去年同期相比,我们开出的薪水是上涨了不少的,但职工之间的差别也大了很多。下面总会有些抱怨,甚至有几个人跑到办公室来找我谈话,态度很不好,还语带威胁。我不敢说奖金的评定是百分之一百准确,但我们绝对是本着同样的标准进行评定的,包括出勤率,分管领导的评语,部分顾客的反馈意见,和各个部门的绩效评定,关于这个我也写了一份文件给您。我知道,很多职工在学校里面都有些亲戚朋友,所以我希望如果有些传言或者是干扰的话,校长您能够支持我们。”

温副校长说:“只要你们的出发点是公正的,我就坚决的支持。本来呢,你们承包了食堂,经营和职工的报酬按照合同规定是你们的职权范围。现在你们愿意和我沟通这方面的信息,我是很欣慰这个态度的。”

待到温副校长走了,肖邯均对江之寒说:“最头痛的就是人员方面的问题,这里好吃懒做的人真是不少。”

江之寒说:“再忍忍吧,到了暑假合同到期,该开的都开掉。食堂这个事,接收这么多人,确实是一个大包袱。虽然我们开始就料到了,但可能还是估计不足。等到下一个事情的时候,我们是坚决不要这样的包袱了。”

肖邯均眼睛一亮,“还有下一个?”

江之寒笑道:“当然,我已经筹划好久了,就等时机成熟,就可以出手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