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86章 第一个高手【下】

江之寒顿下身形,对面的三位回头一看,也停了下来,运动服大个子恭敬的叫了声,“王大哥”。

王大哥问道:“怎么回事?”

运动服大个子张了张口,不知道怎么说,地上的哈少文已经叫起来,“王老大,这小子仗着有两手,欺负我们篮球队的人,下手可狠了。”

王大哥看着江之寒,“你有什么解释的?”

江之寒也在打量着对面这位,大概一米八五的身高,方方的脸,五官端正,眉毛出奇的粗,倒是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江之寒本不想解释,但看着这位王大哥的样子颇为正派,心想他去演一下萧峰倒是挺合适的模样,便简短说道:“地上这两位,无故调戏我的朋友。”

诸葛雄在地上叫道:“没有的事,不过夸她们两句,TMD不识好歹。”

王大哥深知这两位的为人,眉头皱了一下,温言对江之寒说:“如果他们出言不逊,我替他们道歉了。”

江之寒愕然的看着他,王大哥扬了扬他粗粗的眉毛,“不过你下手也够狠的,练过几年吧?”

江之寒冷笑道:“一个打三个,还要留手的功夫我还没学会。”

王大哥温和的笑了笑:“他们即使有不对的地方,你已经惩戒过了。不过我好歹被他们叫一声老大,下面的人被打翻了,不能不表示一下。”

江之寒重新打量了这位王大哥一番,看他的气度架势,应该不是简单的身强力壮,应该是位练家子。

这时候倪裳已经拉着阮芳芳走了上来,说道:“并不是我们想打架的,他不过是自卫罢了。这到头来,总有个是非之分吧。”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如果哪里伤着了,我们可以付看病的钱。”倪裳才目睹了江之寒的身手,还有些惊心动魄的感觉,但她直觉的觉得眼前这个人比其他人危险很多,不由自主抢着说话要替江之寒推掉这场战斗。

王大哥看了一眼对面的两个女孩,笑着对江之寒说:“冲冠一怒为红颜,呵呵,到底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又对倪裳说:“你放心,我们会点到为止的。”

江之寒也是傲气之人,看着这位王大哥一副吃定了自己的样子,心里不由也有些恼火,嘴上冷哼了一声。

王大哥瞧过来,问:“切磋一下,如何?”

倪裳还想再说话,江之寒摆摆手,对两个女生说:“回到刚才站的地方去。”

第一次在他的人生里,江之寒面对着师傅以外练过功夫的人,心里岂能没有一些期待?虽然头脑清明,江之寒心里却有一把火慢慢烧起来,有战意浓浓的涌出来,他微笑说:“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王大哥还是一副悠闲的样子,“希望我们不要让彼此失望。”

江之寒摆了个起手的架势,说:“江之寒。”

王大哥收起笑容,“王义宁,请出招吧。”

江之寒一看王义宁的架势,就知道他是师傅以外第一次遇到的高手。不过杨老爷子虽然手把手的纠正过他的姿势,对他示范过招式,却从来没有真正和江之寒对练过。怎样和真正的武者交手,江之寒心里其实没底。

江之寒盯着王义宁的眼睛,余光瞟着他的肩。王义宁却没有任何发动的痕迹,双手垂在身侧,静静的等待着江之寒的出手。

江之寒调节了一下吐纳,让内息周身回转了一圈,轻呼一声,已经发动起来。他的第一招,还是侧身竖掌去攻王义宁的左侧。王义宁随手一封,速度比刚才几位快了何止一倍。不等两掌相交,江之寒踩着步法,转身去攻王义宁的右侧。王义宁不为所动,站在那里,还是准确的一伸手,就封住了江之寒的进路。

江之寒深吸一口气,内息转的越来越快,转眼间已经急风暴雨般的攻了七八掌,但每次都无功而返。王义宁无论是眼光,速度,角度,拿捏的都恰到好处,没留给对手一丝漏洞。旁观的几位篮球队的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感情刚才这姓江的小子并没有使出全部的身手。

江之寒一轮猛攻以后,退了开来,微微有些喘息。

王义宁微笑道:“就这些?”

江之寒答道:“轮到你了。”

王义宁叫一声好,挺直身体,仿佛一下子又高大了几分。王义宁不紧不慢的踏步前进,走到跟前,一拳平实无华的向江之寒胸前推来。

江之寒侧身让过,脚底踩着步伐和对手周旋,一边观察着他的招数。王义宁打的是一套招数简单的长拳,但配合着手腕的变化,身形,和步法,倒也生出很多的组合变化。他身高臂长,一套拳打的绵密严谨,江之寒找不到任何破绽,只能一味的闪避。

王义宁突然大叫一声,“老是闪避,有什么意思”,速度陡然快了两分。江之寒原以为自己个子更小,占有速度的优势,所以想凭借灵活的速度,慢慢周旋观察,寻找对方的破绽。没想到,对手一开始并未使出全力,这一加速,完全出乎江之寒的意料,一时拳头已经递到眼前,失去了退后的时机。

江之寒临危不乱,吸气侧身,反手去切王义宁的颈动脉,用的是围魏救赵的伎俩。王义宁却是正等着他这一招,回拳横挡,终于结结实实的和江之寒对了一下。

江之寒只觉一股大力推来,不由退后了两步。按照江之寒的力量,退开一步就可以了,这多退的一步却是要自然的消去对手的进势。王义宁一招占优,不给江之寒任何喘息躲避的机会,一拳一拳的招呼过来。江之寒躲避不及,每次都伸手硬挡。连挡了十一二下,身子已经退了二十几步,一直退到了比倪裳二人站的地方还要后面很多。

王义宁突然收住拳,往后跳了两小步,笑道:“就这样了?这样可是打不过我的。”

江之寒心头大恨,他每次都多退一步,就是要消去王义宁的力量,待他攻势已竭的时候,好反守为攻。没想到打到一半,这家伙突然收拳退后,自己也只好收住势头。

江之寒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说道:“想要点新东西?我有一套近身的擒拿功夫,你看好了。”

说着话,江之寒斜斜冲上前去。王义宁想要见识江之寒的近身擒拿,也就不再封住外围,任江之寒到了身前。下一刻,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江之寒双掌如蝴蝶般翻飞,对准的是王义宁的肩,肘,腕三处的关节要害。王义宁从未见识过这样精妙的擒拿手,只能仗着多年苦练,眼快手稳,处乱不惊,苦苦防守。有两三次,他的关节要害都被江之寒的手搭到,靠着自己的力量胜过不止一筹,险险的逃出掌握。

江之寒这几周正好突破了擒拿手的瓶颈,手法精妙,不可与几周前同日可语。他第一次全力使来,只觉得内息跟着转动,全身舒畅不已,忍不住高呼酣战。

王义宁苦苦抵挡了二十几招,终于被江之寒拿住了手腕,虽然全力翻腕,免除了关节被卸的噩运,却被江之寒趁他力气用老,顺势一带,斜刺里被带出去三五步,差点没有稳住身形。

江之寒并不追击,笑呵呵的看着对手,并不说话。

王义宁夸道:“好精妙的手法,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零比一,我们再来过。”

王义宁冲上前来,还是那套长拳,这一次使出来却又是不同。他的出拳不是每一次都向前猛冲,而是加上了一种往回带的力量。一收一放,深得张弛有道的精髓。江之寒被他回带的力量所束缚,不能像上次那样靠身体的后退来消解力量。江之寒几次咬牙前冲,想要冲破他的外围防守,近身施展擒拿的手法,都被严密的封了出来。

这一次交手,虽不像刚才近身搏斗那样精彩纷呈,却更是惊险刺激。江之寒被王义宁的拳法所束,被迫用手硬挡他的进攻,几分钟的工夫已经硬挡了数十下。渐渐的,江之寒只觉右手已经麻木肿胀了。趁着江之寒行动稍缓的空当,王义宁一拳捣在他肩上。江之寒吸气后缩,好不容易化去了八分的劲道,但还是被这一拳打的退后了五六步。

篮球队几人刚才已经看的呆了,虽然知道王老大能打,但这样惊心动魄的打斗却是从未亲眼见过。这时候,几人总算回过神来,齐齐喝了声采。而这边,倪裳握着阮芳芳的手,指甲已经掐到她的肉里也不察觉,阮芳芳吃痛,也忍住不叫,只觉得心怦怦的跳的越来越快。

王义宁收住手,说:“一比一。你如果没有办法近我的身,施展你的擒拿手法,就不用比了。”

江之寒活动了一下手臂,运气周身回转了两个循环,觉得麻木的手臂慢慢恢复了知觉。他看着王义宁,说:“这话却说的太早。”脑袋却快速转着,要想一个制敌之策。

王义宁笑道:“休息好没有?我可要来了”,跨前几步,一拳捣来。

江之寒伸左手去格,临到最后,却翻腕去抓王义宁的手腕。王义宁这一拳带着大力,却是不怕江之寒的擒拿,直直的捣了过去。江之寒拿不住他的手,但他的本意其实也只是要阻一阻王义宁拳头的速度,趁着这一减慢的功夫,江之寒吸气往回缩了缩肩头,竟然有肩头硬扛了这一拳,虽然拳头只是堪堪的触及肩头,剩下的不过一两分力道,江之寒还是觉得一阵剧痛。

江之寒拼着硬挨一拳,趁王义宁一错愕的间隙,另一只手已经准确的擒住了王义宁失去了动能的手腕。王义宁丝毫不惧,另一只拳头用力捣来。即使江之寒两手能卸开王义宁的右手手腕,王义宁的左拳如果打实了,足可以把江之寒打倒在地,断几根肋骨。

对于王义宁的围魏救赵的招数,江之寒早已料到,实际上他等待的就是这一刻。他拉着王义宁的右手一带,身子跟着转开去,堪堪的避开了王义宁的左拳,但还是免不了被擦到了肋部。同时,王义宁右手一翻腕,也脱开了江之寒的掌握。江之寒忍住疼痛,他连施两次虚招,拼着被击中两次,为的就是让王义宁双拳都用老,把正面的空当露了出来。

江之寒趁着白驹过隙的一瞬间,已经起欺到了王义宁身前,双手翻飞,使出了自己最拿手的近身擒拿手。王义宁并不慌乱,回臂与江之寒对攻,但三十几招以后,终于还是被江之寒抓住了一个破绽,虽然最后时刻逃过了关节被错开的命运,胸前却被江之寒拍了一掌。

江之寒稳住身体,不可抑止的大声的喘息着。他肩头右肋被击打的地方都很疼痛,体力也已到了极限,毕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长时间的凶狠的对打。拼着被两次击打,虽然成功的近了身,但最后的战果其实很有限。

王义宁手抚着胸口,揉了揉,笑起来:“不错不错,是个狠角色。算是二比二吧。不过再打下去,输的会是你。”

江之寒的确已经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心机用尽,体力耗完,才堪堪打了个平手。他点了点头,承认对手的判断。

王义宁问道:“你练了多久?”

江之寒说:“大半年。”

王义宁叹道:“我已经练了十年了,有个好师傅还真是有用。”无论是力道,眼光,经验,王义宁都稳胜江之寒不止一筹,但江之寒擒拿手的招数精妙,却是王义宁所学的东西跑马都赶不上的。王义宁今天并没有使出全力,但大半年的练功就能逼出他八成的功夫,还让他两次被击中,心里难免会有些感慨。

王义宁拍拍手,说:“什么时候到中大来,去历史系或者十五栋,说我的名字,就可以找到我。”

江之寒说:“今天承蒙留手,等我再练一年,一定再来讨教。”

哈少文嚷道:“老大,就这么算了呀。”

王义宁瞪他一眼,“你还想怎样?我打了他三拳,每一拳都比你挨的那下只重不轻。”向江之寒点点头,出了校门走了。哈少文和诸葛雄虽然心有不甘,但见识了刚才的比武,也知道自己的份量,嘟囔着跟在后面走了。

倪裳跑上来,顾不得阮芳芳在旁边,抓着江之寒的手,问:“你没事吧?”

江之寒给她一个安慰的笑,旋又皱着眉头,说:“有几处硬伤,虽然没什么大事儿,但应该会疼几天的。”转头看了一眼阮芳芳,说:“陈文石去叫老师了吗?我们还是快回吧,免得事情闹大了。”

江之寒和倪裳阮芳芳往回走了两三分钟,远远的看见陈文石骑着自行车冲在前面,后面跟着李老师和另外一位不认识的老师。

江之寒笑着对倪裳说:“没想到李老师还会骑自行车呢。”

倪裳说:“李老师不是在中州长大的,所以会骑车也很正常,你还有闲心去想这些。”

大家会合在一起,难免解释一通。好在没有出什么头破血流的事情,这件事很快也就偃旗息鼓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