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85章 第一个高手【中】

这位仁兄大概一米八刚出头的个头,在中州这个南方城市是罕见的大个了,但在这几个人中却是最矮的。他眼里根本就没看到江之寒和陈文石,笑嘻嘻的停下脚步,说“两位妹妹,是哪个系的?认识一下吧。中大篮球队的诸葛雄。”中州大学是中州这几所大学中唯一的一所重点,学生通常在其他几所高校的人面前有种优越感,大学区里流传的一句话叫“中大的哥哥师范的妹”,被认为是绝配。

阮芳芳蹙了蹙眉,这位小姐是吃软不吃硬的,很是讨厌这种油腔滑调的搭讪。倪裳冷然的说:“对不起,我们不是师范大学的。”说着,拉着阮芳芳的手侧身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那位男生自认高大英俊,再加上篮球场上也曾驰骋风云,在校园里很是受欢迎,情场上也是斩获无数的。这时被一口回绝,又听到后面的嗤笑声,一时觉得下不来台,走了几步,又拦在倪裳身前,说:“不是师范的,也可以认识一下嘛。”这个做派就有点像街头的小混混了。

没等倪裳说话,阮芳芳已经冷哼道:“没兴趣认识你。”

男生的同伴里传来一阵起哄的声音,夹着一声响亮的口哨,看来很享受看他吃鳖的样子。男生越发感到失了面子,忍不住冲口而出:“两位脸蛋儿是不错,可惜都是个飞机场。”高中的女生才开始发育,而阮芳芳和倪裳是纤细苗条型的,客观说飞机场的说法也不算太离谱。

阮芳芳和倪裳粉脸通红,阮芳芳怒道:“还是大学生,什么素质啊?”

那位仁兄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勾搭不上,不如享受一下调戏美女的乐趣,顺便也煞一煞小女生的傲气,“脸红红的,倒又添了几分味道呃。”

江之寒冷声接口道:“管住自己的嘴巴。”

诸葛雄转过头来,看着比自己矮小半个头的江之寒:“哟,还有护花使者呢。不过好像……”上下打量了两眼,“好像毛没长齐。”江之寒此时大概一米七刚出头的样子,在这群人面前是不折不扣的小个子了。

江之寒冷笑一声:“有些人毛虽然长齐了,教养却没长齐。”

中州篮球队的有些人是学校为了体育成绩特招进来的,平时系里就管不太着,在学校也是横惯了的。诸葛雄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位。对着两个美女,他到底还不好动手动脚,毕竟自己再怎么是个大学生,又这么光天化日的。但和人打个架什么的,在诸葛雄这里不过是小菜一碟。

诸葛雄冷笑说:“小子,你嘴很贱耶。不过你知不知道,嘴贱是要实力的。”

江之寒呵呵笑起来,“我正想问你呢,嘴贱之前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诸葛雄怒极而笑,“想在美女面前逞能是吧?爷爷今天就成全你。”

倪裳这时已经退到江之寒身边,看到对面这么多大汉,满脸焦虑的轻轻拉了一下江之寒的衣角。虽然听说过江之寒讲起几次他的英雄事迹,倪裳却从来没见过他动手,心里怎会不担心。她四处望了望,这个时候在学校这个偏远的角落,偏偏除了他们一个人影也不见。

江之寒看了倪裳一眼,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很权威的说:“你们三个,退后几步。”陈文石也是做惯了好学生,初遇这样的情形,一时间也不知所措。阮芳芳虽然一脸寒霜的样子,手里也捏着一把汗。

江之寒待三人退开,调了一下呼吸,两脚一前一后稍微分开,左脚在前,身体重心往下沉了沉,两只手自然垂在膝盖旁边。他深恨诸葛雄当面调戏倪裳,决定给他点教训。虽然对方人多势众,他完全没把握要是他们一拥而上,自己能怎么办,但现在怒火燃烧着,早已顾不了那么多。

江之寒决心好好羞辱下对面这个家伙,才能出了这口恶气,他抬起左手,手掌平摊着,然后曲起手指,慢慢的往自己这边招了两下,“让我见识一下嘴贱后面的实力吧。”

后面诸葛雄的同伴里已有人在叫,好好扁这个小子。诸葛雄其实真正动过手的次数很少,平常依仗的不过是身材高大,力气比平常的大学生大不少而已。他也不会什么招数,冲上来一拳捣向对手的面门。

江之寒还没真正开始学习杨家拳,虽然在步法和吐纳内息上已经练习了很久,对于拳法的特点也有所领悟,真正的杨家拳他还没有学哪怕一招一式。他现在最拿手的是杨老爷子教的一套简化的擒拿手和基本的格斗技巧。但对着诸葛雄,他连擒拿手也不用用,只是平常的招数就应该绰绰有余了。

江之寒眼疾手快,左手搭上冲过来的拳头,使了个“卸”劲,身子跟着一侧,诸葛雄不仅拳头落了空,重心也被带的偏了,往前面扑出去。江之寒侧身一踢,在他屁股上补了一脚,这一下没什么伤害,多的是羞辱的意思。

诸葛雄也算体质不错的,往前跌跌撞撞的扑了几步,稳住了重心,总算没有跌倒在地。观战的人中发出了几声低呼,显然战局有些出人意料。

诸葛雄转过身来,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他也不是傻的,知道对手会两下子。不过关系面子问题,现在示弱是不可能了,更何况自己还有这么多后援呢。诸葛雄平定了一下呼吸,朝着江之寒又冲了过来,这一次他采取了一个别的方法。诸葛雄并没有出拳,只是扑过来抓江之寒的双臂,计划着抓住他的手,凭力气来摔摔跤。

江之寒嘴角撇了撇,任诸葛雄扑上前来,两人双手互擒。江之寒沉住重心,用心感觉诸葛雄的力量变化。诸葛雄用力向右边拉扯江之寒,想把他扳倒在地。江之寒微微弯着膝盖,手上使劲往反方向抵抗着对手的拉扯。

诸葛雄拉不动江之寒,心有不甘,深深吸了口气,把力量用到极致。江之寒感到他力已用老,突然加劲向另一边扭去。趁着诸葛雄使劲抵抗的时候,突然一甩手,摆脱了他双手的纠缠。一松劲,诸葛雄整个劲都落在了空处,不可控制的跌坐在地上。

诸葛雄的几个同伴惊呼了一声,他们意识到眼前这个小子不是好相与的。但四五个中州篮球队的大汉,面对一个人,要是被打翻了一个就灰溜溜走了,传出去会成为笑柄,以后还怎么在这一带混?即使中间有两位平素对诸葛雄的做派很不以为然的,现在也起了同仇敌忾的感觉。

一个穿着白底红字运动服的男生走了上来,盯着江之寒,“会两手就很拽吗?”旁边一位和诸葛雄私交最好的,上前把诸葛雄一把拉起来。诸葛雄样子虽然狼狈,其实并没有受任何真正的伤害。

三个人站了个三角形,面对着江之寒。江之寒心里咯噔一下,要是对方所有的人一拥而上的话,他还真没有把握。毕竟不像面对纵火的那帮地痞那样有真正的大仇恨,或者是面对二王那样生命受到威胁,江之寒不是很情愿出手就是狠辣的手段。但如果稍微留一点手,被揍成猪头的一定是自己。

江之寒回头看了一眼三个同伴,看着倪裳说:“你们再退开些,不要碍手碍脚的。”他和倪裳心意相通,这是暗示她赶快离开。可是倪裳虽然明白他的意思,却怎会愿意抛开他一个人走开。

倪裳他们又远远的退开一段距离,倪裳悄声对陈文石和阮芳芳说:“你们去找找李老师和张老师吧,万一出事就麻烦了。”

阮芳芳摇摇头,说:“陈文石,你是男生,跑的快,快去找老师。我们是女生,他们不敢对我们怎样的。”

陈文石犹豫了一下,“我怎能一个人跑了呢?”

倪裳急道:“你在这里,最多也能扛的住一个人。快去呀,晚了出大事就不好办了。”

陈文石咬咬牙,转身拼命向上课的教室冲去。

中州篮球队的几个家伙看见陈文石转身跑了,也没什么动作。诸葛雄的哥们,叫哈少华的,嘲笑江之寒道:“你的哥们已经跑路了,要不要把两个女生叫上来,我们三对三。诸葛,两个飞机场,你要选哪个作对手?”哈少华算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虽然刚刚看到江之寒露了两手,但自己这边一人多势众,就浑然忘了危险。俗话说,双拳不敌四手,不是吗?

江之寒听到他语带淫亵,勉强压住的怒气再也不能抑制,这几个大学生和街上的地痞流氓简直完全没有区别,于是暗自咬了牙,准备把所有压箱底的狠招术都使出来。

穿运动服的男生在里面最是高大,有超过一米九的个子,他听了哈少华的话,眉头皱了皱,终于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的瞅着江之寒。

江之寒退了几步,拉开了和三人的距离,说:“不是想群殴吗?不要不好意思,就上来吧。”

哈少华和诸葛雄同时哼了一声,一左一右冲了出来,这哼哈二将,倒是心意相通,不打招呼就知道对方想干什么,他们一左一右,想要各自抓住江之寒一只手,接下来就可以让同伴放开手狠揍了。

江之寒的心里已经完全平静下来,神思全部集中在前面的对手身上,其它的情绪统统的都抛了开去。看见两人冲过来,江之寒踩着步子,身形往后退去。一冲一退,眨眼间已经向后移了七八步,离倪裳和阮芳芳站的地方不过几步的距离。两个女生倒是很有胆色,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但不由得握住了对方的手,手心里都是汗水。

江之寒退了七八步,哼哈二将的队形已经乱了,哈少华的速度快一点,在左侧冲的靠前两米。江之寒突然止住退势,一滑步,已经到了哈少华面前,竖起手掌,掌缘劈向他的肩颈处。哈少华没有料到江之寒的速度如此之快,有些措手不及,但还是勉强伸出左手去格挡江之寒的右手。两只手腕一交,哈少华只觉得手腕剧痛,不由退了两步。江之寒哪肯放过他,踏上一步,右手还是照着同样的部位劈过来。哈少华这一次伸出右手格挡,还是吃不住痛,又跳着退开了两步。

江之寒一旋身,反过来对着从背后包抄过来的诸葛雄,他已经试出来,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诸葛雄可能是里面最弱的一个,决心第一个击倒他。

诸葛雄看见江之寒像身后长了眼睛一样,突然转过身来,心里已经慌了大半,右手毫无章法的一拳击了过来。江之寒一斜身,避开他的右拳,已经欺到的身前,不等他的左手有所反应,已经一掌劈在他的肋骨处。这一掌至少用了七成的劲,还是在最后时刻江之寒害怕出大事,最后收了几分劲。饶是如此,诸葛雄也吃不消,痛呼一声,倒在地上,短时间看来是站不起来了。

这时候,穿运动服的大个子已经冲了过来。别看身形巨大,他一点也不笨拙。大个子也没有什么花俏的招数,只是老老实实的一拳击过来,速度却是比刚才两人快了至少两成。江之寒侧身闪过,想要故伎重演,冲到大个子身前,抵消他身高臂长的优势。没想到,大个子早防到这一招,左手已经一拳封住了江之寒的路。

江之寒连闪了几下,也不禁争胜之心大起,不再躲避,双掌向前,和大个子硬对了几下。大个子只觉得手腕手臂处剧痛,但他咬牙不退。江之寒何尝不痛,他正面猛攻了几招,趁着大个子忙于招架,门户大开的空档,斜身避开他的手臂,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前。穿运动服的大个子尽力往后一让,肩头还是被江之寒推了一把,噔噔噔退了四五步。

哈少华在旁边,胆子其实已经寒了。看着大个子和江之寒一阵快打,竟然忘了助拳。大个子一退,他就暴露在江之寒眼前。

江之寒正打的过瘾,哪肯罢休,竟然舍弃用掌,捏掌成拳,模仿西洋拳的招式,一个勾拳直奔哈少华的下颚。哈少华一咬牙,使尽全力举手去格。碰撞之下,力量却远不如想象的大。江之寒这一招却是明修栈道,下面的一脚才是目标所在。哈少华完全不防,被一脚踹在膝盖上,大叫一声就倒在地上。

中州篮球队后面观战的两个人看的大惊,这时候都冲了过来,和穿运动服的大个子合在一处,要和江之寒拼斗到底。江之寒已经放倒了两位,看见对方并没有拔出家伙,心里定了大半。但如果剩下两个家伙有大个子的实力,倒也不是好对付的对手。

正在这时,有人大吼了一声,“都给我住手。”


阅读www.yuedu.info